站前街往事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2-12-31 12:27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我有个朋友睡觉特别轻,稍微有点儿风吹草动她就会乍醒,而且翻来覆去半天才能再睡着。前些天我们几个人一起练瑜伽,她和我聊起来大学时代一件令她毛骨悚然的往事,也正是从那时候起,我这位朋友笃信这世间有鬼。

我有个朋友睡觉特别轻,稍微有点儿风吹草动她就会乍醒,而且翻来覆去半天才能再睡着。前些天我们几个人一起练瑜伽,她和我聊起来大学时代一件令她毛骨悚然的往事,也正是从那时候起,我这位朋友笃信这世间有鬼。

这位朋友上大学时六个女生住一间宿舍,她睡在头冲着窗户的那张下铺。她们学校毗邻当地火车站,所以宿舍楼下的街道熙来攘往非常热闹。

最初让她感到古怪的是,大一入学以后没多久,她就几乎每天夜里都被楼下叫卖早点的吆喝声惊醒。寂静的夜色里,所有声音都被无形中放大了几分贝,那叫卖声单调苍凉,雷打不动地永远是那么一句:“包子~油条~豆浆豆腐脑来~~”

我朋友说那无数个被吵醒的夜晚,她来来回回都只听到这么一个吆喝叫卖的声音,从来没听见过有人来买。不过当时她并未恐惧,只觉得学校对面是火车站,或许这早点铺子是做夜班火车旅客的生意,倒也不足为奇。

直到有一天夜里她又被吵醒了,感觉到一阵内急,去卫生间方便过后顺手看了一眼手机,凌晨三点一刻。我朋友一下僵住了,什么样的早点铺凌晨三点多就开始叫卖生意了?这也太早了吧。

第二天下课,我朋友去学校对面的小饭铺吃饭,跟老板一番攀谈,人家说从来没再六点钟之前开过板儿,也没听说附近有哪家店铺是夜间经营早餐的。

我朋友心里越发感到狐疑不解,她回去问了一圈同宿舍的人,别人都没听见过午夜卖早点的声音。

神经衰弱的人心里有点儿事就睡不着觉。熄灯后她辗转反侧地躺了不知多久,全宿舍人都沉沉进入梦乡了。突然听见一阵小男孩凄惨的哭声,那声音忽远忽近,哀凄可怜,隐隐约约还听见许多人起哄狞笑的嘈杂声。

我朋友说她们学校宿管相当严格,不可能允许无关人员在深夜进去女生宿舍,打架取乐。她蹑手蹑脚地爬起来,悄悄儿走到楼道一看,阒寂无声的楼道里一团漆黑,早已不见任何动静与人影了。

这一宿折腾,让我朋友越发觉得她夜里听见的异响大有文章。话说那时候她还是怀揣着满腔好奇心,大把精力跟荷尔蒙无处释放的年纪。所以第二天我朋友就在小区四周打探了一天,说白了也就是跟周边商铺的婶子大妈们拉一拉家常。还别说,果真是收获大大地,有!

我朋友从“小脚侦缉队”方面了解到,早在现在这家早点铺子之前,也有一对南方夫妻租了那个门脸儿卖早点。平时就他们两口子打理店铺的大小事宜,没请帮工。做过餐饮的朋友都知道,干这一行真是挣的辛苦钱,南方夫妻起早贪黑维持店铺的正常运转,自然也就无暇他顾,没有精力过多去关注自己的一双儿女了。

他们的女儿当时已经十三岁了,豆蔻年华,风华正茂,却已早早辍学在家协助父母开店。小儿子不到五岁,终日游走于站前街上闲散玩耍,渐渐地就被一群混迹街头的半大小子给盯上了。

那帮小子时常逼小男孩从铺子里偷钱给他们,起初是三块五块的小数额,后来渐渐狮子大开口,动辄上百上百的要。早点铺设施简陋没有监控摄像头,南方夫妻始终认为是有顾客手脚不干净顺手牵羊了,所以加紧防范外人,压根想不到是小儿子偷拿的钱。

父母盯得越来越紧,小儿子很难再拿到大面值的钱了。没钱上贡,那伙街道小流氓就时常揍那个男孩,并且威胁他不许告诉父母,也不能声张。可多年来,长姐一直像母亲般关心照料着弟弟的一切,细心的姑娘很快就发觉了弟弟正面临的威胁。

她带着弟弟去找小流氓理论,可常年混迹社会的人根本没道理可讲。那伙小子对她说要想你弟弟不挨揍,你就替他陪陪我们吧。很多街道上的婶子大妈都见过他们一伙人把姐姐带去背人的地方,不晓得干了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

不到半年,姐姐精神就垮了,整个人变得像傻子一样,浑浑噩噩茶饭不思。南方夫妻没办法,只好把她送回了老家拖人照看。没了姐姐的庇护,小男孩再读沦为那伙流氓勒索殴打的对象。

有一天擦黑的时候,那伙人把小男孩追进一栋废弃的烂尾楼里,因为他已经好几天交不出破财免灾的“保护费”来了,他们几个扬言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小男孩没命似的逃啊,逃啊,直逃到顶楼平台无处可逃…………

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没人说得清楚,小男孩摔死在烂尾楼下,众目睽睽之下,小小的,蜷缩着身体躺在血泊中。围观的人群里就有那帮小流氓,他们坚称那孩子是失足自己掉下去的。南方夫妻去派出所报了警,可一时之间难以找到直接有力的证据和证人。

就在警方展开一系列调查的时候,那对夫妻突然关了早点铺子,去派出所撤案回老家去了。这桩命案就此尘封,成了那条站前街上人尽皆知的悬案。

有一个大婶对我朋友说:“那伙坏小子拍了很多他们闺女的照片,没穿衣服的……啧啧啧……真是造孽啊!见他们两口子报了官,这帮流氓就把那丫头光着身子的照片到处散,我们两口子还收到过一张呢,我亲眼看见的,真是可惜了好好的大姑娘啊……”

我同学说后来她每每走过那条站前街时,总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冷。真难以想象那个小男孩最后一刻内心里有多绝望无助。说来也怪,当她得知这一系列尘封往事以后,竟再没有听到过任何午夜异响。

是那个沉冤待雪的小男孩不甘心被世人遗忘吧,多一个人知道,也就多一分报仇雪恨的机会。

我朋友念大四临近毕业的时候,那伙小流氓与人械斗死伤大半,有命的也都被判刑入了狱。站前街上的老街坊个个拍手称快,“报应”成了那些日子里人人挂在嘴上的词。

我问朋友,你不觉得这报应来得太晚了些吗?她沉吟良久后说:“也许世间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都有着我们凡夫俗子不可见不可知的因果。只有一点是定数,真相或许会隐藏,正义或许会迟到,但伤天害理违背良心的事,无论如何决不能做。时间最能去伪存真,欠下的业债,你迟早要连本带利地偿还。”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