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记起了我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2-12-29 08:33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假如你记起了我我有个高中同学后来考上了军校,现在一所部队大学任教。今年开春时节,有个云南边防部队的同志去他们学院驻训一年,这男孩姓刘,戴副眼镜儿,长得斯文干净。小刘比我同学小三岁,正是精力旺盛有冲劲儿的年纪

假如你记起了我

我有个高中同学后来考上了军校,现在一所部队大学任教。

今年开春时节,有个云南边防部队的同志去他们学院驻训一年,这男孩姓刘,戴副眼镜儿,长得斯文干净。

小刘比我同学小三岁,正是精力旺盛有冲劲儿的年纪,我同学瞅他几乎天天吃住在办公室,要不就泡在图书馆,相比起来他们这些教员,简直懒散得应该拖出去枪毙。

有一天闲聊,我同学问他说你这么拼,不会是想趁学习期间立个三等功回单位加官进爵吧?小刘听了他这话微微一笑说:“哥,不用你说,我也觉得自己在你们这儿跟个异类似的,非常不搭界。可你能想象吗,以前我根本不是这样的。”

小刘毕业于西南一所全国知名的理工名校,第一名考进去的,也是以第一名的成绩特招入伍的,他在一所军校读了研究生,学习专业电子通讯专业。

毕业后小刘被分配到了昆明市里一个部队的机关工作,混过机关的人都知道,一入衙门深似海,那里头可都是人精啊!各种利益关系盘根错节,人与人之间基本上都是勾心斗角,以利相交。

小刘才出校门缺乏经验,又恃才傲物不善巴结。原本怀揣着一颗在军营建功立业实现个人价值的火热心灵,可才干了不到一年,就沦为所在部门的众矢之的。俗话说池浅王八多,在“老油条”们的合力排挤打压下,小刘连着几次评优评先都被黑掉了。最终领导把他发配去了边防连队下属的一个小通讯站,还美其名曰“贴近部队,下连队代职。”

小刘到那个通讯站一看,彻底心灰意冷了。这通讯站地处边远,正经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整个站里就他和一个老班长两个人,成天大眼瞪小眼,低头不见抬头见地盘日子。

这班长姓钱,一条腿有残疾,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钱班长已经年过不惑,按年纪看他早过了退伍复原的岁数。可让小刘迷惑不解的是钱班长每天兢兢业业,天不亮就早早起来调试设备,收发登记文件一丝不苟井井有条,以至于小刘感觉自己完全成了多余的人。

起初小刘混吃等死的状态跟钱班长简直就是格格不入。两个人谁看谁都窝着股火儿,矛盾一触即发。小小一个通讯站动辄变成大型翻车现场,鸡飞狗跳,火药味儿冲天。

忍了有半年光景,小刘终于熬不过好奇心,问起钱班长为什么不复员。钱班长平时根本不搭理他。被小刘突然一问,他瓮声瓮气地回答:“不当兵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干嘛去。”彼时彼刻的小刘觉得这人脑子不大正常,有病。

后来又有一次,小刘问起钱班长的腿是怎么残的,钱班长突然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愣愣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说:“我不过残了条腿,可我的战友……赔上了一条命………”

在那之后没多久,小刘心怀鬼胎地主动示好,掏钱请钱班长喝酒。或许是积压了太多情绪和言语无处宣泄,钱班长在“喝好了”以后对小刘一吐为快,讲述了一段往事。

当年他和战友们一起随连队清理边疆残留的地雷,钱班长不慎踩上了一颗雷,他的班长毫不犹豫用自己的双手按住钱班长踩雷的那只脚,然后逼着他一点点把脚从鞋里撤出来。

钱班长刚撤出脚來那颗雷就炸了,他残了一条腿,班长换给他一条命。

钱班长告诉小刘从那时起他就下定决心,自己有生之年活一天算一天,都是部队的人,不好好干他对不起天上看着他的战友。

打那以后,小刘再也不敢胡吃闷睡混日子了,他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仿佛那些在天上看着钱班长的前辈们也捎带手儿在盯着他。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小刘都快要扎根在这小小的通讯站上了,突然有一天接到当地派出所电话,说有个白族小女孩上山踩草药时踩中了地雷,他们这个通讯站是距离最近的部队驻地,公安部门请求懂排雷技术的老兵紧急支援。

钱班长带着小刘匆匆赶去事发地一看,小女孩基本上必死无疑了,即便是最先进的排雷技术也回天乏术,除非…………

钱班长突然拍了拍兀自手忙脚乱摆弄电台联络基地的小刘,对他说:“这些日子我看出来你是棵好苗子,小子,眼下部队正急需高科技人才,好好干下去,我们老哥几个可都在上头看着你呢!”

说完他摘下自己的迷彩帽戴在小刘头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对着他笑了。小刘惊讶地发现原来钱班长笑起来特别帅气好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钱班长就旁若无人地走进雷区,用当年班长救他的方法舍身救下了女孩。小刘亲眼看着钱班长被地雷炸得血肉横飞,甚至都无法殓葬。

从雷场回来小刘就彻底没了魂,他几乎夜夜失眠,一闭上眼睛就看见钱班长支离破碎的惨状。在被诊断为中度抑郁症后,小刘决定申请转业了。

递交转业报告的前一天夜里,小刘梦见钱班长了,梦里的老钱还是那副德行,拽了吧唧地穿着他那身旧迷彩服,微笑着对小刘说:“小子,好好干,别让我看错了你!”睡梦中的小刘哭了,无声地流了很多很多眼泪。

第二天一早,小刘洗了把脸,发现有一条新的来报记录,时间显示是在昨天夜里,发报人不详。电文是用早已过时的老式军码写的,就三个字:好好干。

在撕碎转业报告的同时小刘做了个决定:这辈子他就是部队的人,活一天,算一天!

我同学听小刘讲完也懵逼石化了,毕业这么些年他头一次觉得自己身上那身军装有些刺痒得慌,让他感到芒刺在背,坐立不安。

一偶然的机会,我同学看到了小刘写在笔记本上的诗:

假如你记起了我,

请不要悲伤,

我已化作山峰的脊梁,

绵延守望着战友的征程。

假如你记起了我,

请不要悲伤,

我已化作翱翔的雄鹰,

俯瞰指引着战友的方向。

假如你记起了我,

请不要悲伤,

我已化作漫天的星辰,

点缀陪伴着战友的夜梦。

假如你记起了我,

请不要悲伤,

我已化作不朽的军魂,

砥砺淬炼着战友的意志,

一往无前,生生不息!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