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帮凶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2-12-27 14:19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昨晚在同学群里惊闻我大学时代的第一位班主任吴老师去世了,之所以心里的惊大于悲,是因为我半年前居然全没来由地梦见了吴老师。梦里面我在熟悉的街巷里看到吴老师远远地走过来,步履蹒跚趔趄,好像是中风偏瘫的样子,后面

昨晚在同学群里惊闻我大学时代的第一位班主任吴老师去世了,之所以心里的惊大于悲,是因为我半年前居然全没来由地梦见了吴老师。

梦里面我在熟悉的街巷里看到吴老师远远地走过来,步履蹒跚趔趄,好像是中风偏瘫的样子,后面还跟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男孩面色阴郁,一边骂骂咧咧说着什么,一边一下一下连踢带推的催着吴老师快走。他们俩走过我跟前时就像没看见一般,直直走过去了。

这位吴老师是教现代汉语的,大概十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时,觉得自己理想中的学者形象大概就是他那样的。吴老师身材挺拔高大,带一副玳瑁黑框眼镜,穿着大方,庄重得体,来来去去的总喜欢戴个说灰不灰说绿不绿的钢盔帽儿骑一辆电动小摩托。

我记得大学时代有一天早晨上学,吴老师在学校门口碰见一个同事,人家跟他开玩笑地打招呼说:“吴老,大老远就看您戴个绿帽子呼啸而至。”吴老师当时脸就一黑,没说一句话气呼呼就走了。

后来我才辗转听说,原来吴老师戴绿帽子是有典故的。话说吴老师年轻时一心埋首教学科研无暇他顾,总想着能在学校里建功立业,凭借出色的教学业务水平争得一席之地。吴老师的爱人是区文化馆的京剧演员,眉眼俊俏身段妖娆,在行业内和票友圈里算是小有名气。他们两人原本有个女儿,就在吴老师全力竞争“学院最年轻的骨干教授”那年,老婆又很意外地喜上加喜,给他生了个儿子。

当时学院里就有人私下议论,说吴老师得有大半年以室为家夜不归宿了,况且他老婆一直跟着文化馆的京剧团走穴演出挣外快,这从天而降的大儿子怕不是吴老师的种啊。

与此同时,区文化馆里也有传闻,说是吴老师的爱人跟他们京剧团唱小生的演员假戏真做明铺暗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连他们团领导都快看不下去了。这回可好,生下个孽种直接归到吴老师名下了。

这些风言风语很快陆续吹进吴老师耳朵里,大家发现他自打评上教授以后就开始打老婆了,两口子经常闹得天翻地覆四邻不安。后来他老婆一气之下跟吴老师离婚了,把两个孩子都扔给了他,自己一走了之。吴老师带着一儿一女独自生活,其间有很多热心的同事替他做媒,吴老师都没有答应。

在儿子八岁那年暑假,吴老师为奖励儿子期末考了全校第一,决定带他去什刹海游野泳。原本女儿也吵吵嚷嚷要跟着一起去,吴老师一巴掌乎在闺女脸上,骂道:“去什么去!还有脸玩儿呢!你有你弟弟一半儿的聪明上进,我就要给祖宗磕头烧高香了!”当天下午,吴老师的儿子意外溺水,被救上来时已经没有了呼吸。

吴老师跪在儿子的尸体旁边,嚎哭得声泪俱下撕心裂肺,几乎窒息得背过气去。看着他痛失爱子肝肠寸断的样子,任谁也不相信吴老师能够因疑生恨,对自己养活了八年多的儿子痛下杀手。

事到如今,吴老师斯人已逝,当年的种种是非恩怨也再没人能说得清楚,皆化作岁月的浮尘灰飞烟灭了。我总忍不住想象着那时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吴老师,一定也曾对未来有过最辉煌美好的想象,却因平地而起的流言蜚语彻底轰塌。

人们大抵总爱议论传播他人生活里的不幸,煽风点火添油加醋,极尽渲染之能事,藉此获取几分阴暗的侥幸与满足。殊不知他们没根没据脱口而出的每一个词语,都是恶毒扎向无辜受害者的尖利匕首。

在一幕幕的人间悲剧里,那些信口开河的乌合之众们,全部都是杀人的帮凶…………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