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红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2-12-26 09:23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家住高层的朋友们或多或少都曾被楼上的异响惊扰过,要是再赶上个自私没素质的邻居,那夜里睡觉简直就是辗转反侧苦不堪言。但是,今天我想记录的异响并不指这一类,而是另一种不合常理的响动。我曾经居住在北京双井的一栋

家住高层的朋友们或多或少都曾被楼上的异响惊扰过,要是再赶上个自私没素质的邻居,那夜里睡觉简直就是辗转反侧苦不堪言。但是,今天我想记录的异响并不指这一类,而是另一种不合常理的响动。

我曾经居住在北京双井的一栋老楼里,那楼建筑结构老旧破败得有三十年了,但街坊邻里都是彼此知根知底的老相识。

打从我小时候记事儿起,楼上就住着一个寡居的孤老太太,皮肤挺白,齐耳短发,矮墩墩很有些其貌不扬。

孤老太太平日里寡言少语,但举手投足间谦和有礼。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她看人时,眼珠上总蒙着一层白雾状的翳,而且目光没有焦点,也就是说当她看定你时候,你总感觉她是在看你向身后某一个不确定的点,因而觉得有种难以言喻的不自在。

我印象中孤老太太一直自己生活,无儿无女老伴早亡,晚景非常凄凉。不成想我念大学时,这孤老太太居然也“又见夕阳红”地整出了一桩震惊全楼的“花事儿”。

上岁数的人都有晨起遛弯儿的习惯,孤老太太经常和我们楼里一个老爷子一起散步,估计开始也就是偶遇,一块儿信步走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些家常。后来时间长了不知不觉一来二去的就“心相约”了,直到被楼里其他街坊看到他们散步时手挽着手别提多亲热了,终于东窗事发。

老爷子的老婆凌厉强势,叫来一众儿女对老爷子进行狂轰滥炸式批评教育,逼他划清界限回归家庭。可老爷子兴许被老婆压制太久爆发逆反了,这时候想到的竟全是孤老太太的心酸与不易。老婆越逼他越不忍,终于心里的弦儿崩了,老爷子破釜沉舟提出离婚,不过了!

这个决定无异于火上浇油,老爷子的老婆把满腔怒火投注到了孤老太太身上,于是有一天早晨,当孤老太太又按老时间在楼下徘徊守候老头子时,被老头的老婆带着两个儿子给揍了一顿,孤老太太的大胯骨折了,她从此卧床再也下不了地了。

我每天夜里听到异响就是从孤老太太卧床不起开始。

每天深夜我都会被楼上拖曳大件家具的嘈杂声吵醒。夜深人静就隔了一层天花板,挪动家具伴随着脚步声听起来格外触目惊心。我起初还不在意,但天天如此就显得很诡异了,楼上就是一个失能在床的孤老太太,哪儿来的精神跟力气大半夜的推拉家具啊?当又一次被吵醒时,楼主看了下时间:凌晨两点半左右。

后来我开始侧面打听孤老太太的情况,她摔伤卧床后只有一个保姆照顾饮食起居。在楼下碰见保姆时我也打听过她们有没有在夜间支床挪家具什么的,结果保姆断然否认说不可能,照顾老太太一天很累的,基本上脑袋沾枕头就睡着了。

无奈我只能夜复一夜在凌晨两点半左右醒来,惶恐不安的听着楼上拖动家具的声音被夜色放大到无限,越听心里越瘆得慌,间或还有硬物撞击板壁的声音,始终没听到过有人说话。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孤老太太去世。从她卧床起楼里的人们基本上就没再见过她了,有一天傍晚大伙儿看到救护车来拉遗体,我们才知道孤老太太去世了。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当天夜间我居然没有听到拉家具的杂音,一觉睡到天亮。并且从此以后再没有在凌晨两点半听到那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算起来从那时到现在得有五六年了,我一直也没搞清楚到底是谁制造了那些午夜杂音。

听说年纪很大或者频死的人们会灵魂出窍,我于是大胆猜测会不会是孤老太太的魂魄苦于相思,不甘寂寞,趁着夜深人静想要冲出去看一看心心念念的老头子,却终被困于世俗冷漠的藩篱而不得所愿吧。

孤老太太去世后,我又零星见过几次老头子,由于之前得过一次脑梗,他进出都由老婆跟着,抑或更多是为了监视吧。时隔多年,我始终忘不掉老头子的眼神,凄冷呆滞犹如死鱼,那是只有心亡之人才有的双目。

事到如今我不想评判孤老太太晚年这段荒唐爱情是对是错,是否道德。只是觉得她仿佛一只困居多年的囚鸟,本已凋零了亲情呵护的毛羽,退化了追逐幸福的两翼,直到不期而遇老头子给予她的关爱,重新让孤老太太燃起了冲出牢笼,跟唯一疼爱自己的人双宿双飞的渴望,可惜有缘无分,结局终是惘然。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