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坡骇人事件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2-12-23 07:25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我接下来要讲一个到目前为止,我肉眼见过最大的一次“异象”。那还真有点“惊天地,泣鬼神”的味道哩。大约还是1995年,那时还没有发生旱冰场打架事件,也就是上半年。一天深夜,我和另外三位好友相约去后坡“采风”。这三

我接下来要讲一个到目前为止,我肉眼见过最大的一次“异象”。那还真有点“惊天地,泣鬼神”的味道哩。

大约还是1995年,那时还没有发生旱冰场打架事件,也就是上半年。一天深夜,我和另外三位好友相约去后坡“采风”。这三位好友中有一对是恋人,他们数年前结婚的时候还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他俩的名字倒是非常特别--都叫“向前”,好象他俩的相识也是因为这名字而起。另一位好友名叫李俊霖,也是学美术的(我后来旱冰场事发,跑去重庆三峡学院就是找他,就是我旁边带着女朋友的那位帅哥),所以我和他很投缘,那天一直聊到了第二天的凌晨二点钟。

故事发生的地点在这里还要向大家交待一下--云阳老县城后坡路的一条小支路。其实就是条部份可以通车的泥泞小道。我们坐在一座旱桥上,桥面靠山的一侧有根自来水主管道。那管道的直径将近五十厘米,很粗很厚,生铁铸成。管道的下面和两端都被埋在土里,只露出中间一段十米左右的铸铁管身。当时管道前面磊着一堆“条石”(注:建筑物打基础用的长方体石块,一块足有好几百斤重)。我和李俊霖就坐在那堆条石上观星神侃,而那两个“向前”则跑到距我们十多米远的一块草地上谈情说爱去了。

时值凌晨一点过,我与李俊霖聊意仍浓,却突闻背后的那根自来水管如敲钟一般鸣响起来,而且间隔均匀:“当……当……”响到第三声的时候,我们屁股下的那堆条石开始“哧哧”地拱动起来,活象电影里那些僵尸、怪兽准备要从地下冒出来的样子。我俩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跳将起来,转身望着那堆条石和水管。条石立即就不动了,而水管任在鸣响:“当……当……”直响了六、七声后才停了下来。我立即问李俊霖:“你刚刚感觉到了吗?”他也很怀疑自己刚才的感觉:“感觉到了!你感觉到什么了?”于是我回答说刚刚条石在拱动。他傻盯着我快速地点着头:“我也是,我也是!”

这时那两个“向前”也向我们走了过来,边走还边问:“刚刚是你们在敲水管吗?”我回答他说:“我还以为是你们敲的呢?”话虽这么说,但我们四个人都明白--月光下我们都可以看到对方的身影,谁也没有接近过那根管道。只不过那两个“向前”没有看到条石拱动罢了。

我们四个人就围站在条石边,摆谈着刚才的怪事。当时我和李俊霖还开玩笑说:叫“那玩艺儿”出来跟我们见见面,打个招呼哩。李俊霖还说了一些话,不过我一直都不太相信他说的那些——他说他很明显地感觉到是一个人顺着管道横躺在泥土之下,用自己的右手掌敲打管道而发出的声音,意思是告诉我们天太晚了,不要再在这里打扰他休息了。

我们又在那里聊了半个多小时后才动身回家。

第二天,我把一群死党好友都带到那个地方去观看。李小松还用一块石头去砸那根铸铁水管,发出的声音却是“突突”的闷响。那是因为管道的两端都埋在土里,消弱了它的震动。

其实就在我们发生条石拱动事件的那条小路上,在此事的一两年前还发生过一件闹得满城风雨的事件。由于是“民间流传”,所以版本众多,我就捡个主线大概讲讲吧……

我们县老县城公安局办公楼和宿舍楼相距较远,其实根本就不在一个地方,如果走大路大约需要半个多小时,但也有条小路--也就是后坡路的那条小支路。如果走这条小支路顶多只用二十多分钟。于是无论白天或是黑夜,警察们一般都是从这条小路上下班。其实我整个初中时代也都是走的那条路。

说是有晚一位值夜班回家的警察又走上了这条路(还有种说法是他出差回来),走着走着吧,就遇上了一位“故人”(注:已过世的熟人)。“故人”还跟他打招呼,他吓得一溜烟地跑了。刚跑了一段吧,就碰上了那位“故人”的老婆,于是他就惊魂未定地把这件事儿告诉了她。“故人”的老婆就劝他定定神,到她们家去喝口茶压压惊,他说不去了,于是他俩就这么边走边聊。当他们走到审判法庭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路边的台阶上坐着那位“故人”的双亲,并也站起来邀请他去他们家喝茶。他知道那位“故人”的双亲早已过世多年,于是吓得魂不附体,抱头又跑。但却有个人赶上来抓扯他,他头也不回,猛甩开那人后向家跑去……

回到家之后,他就一病不起了。但他的这次“奇遇”却经他家人之口传了出来,最后满城皆知。更令他后怕的是--事后居然有人告诉他说他那位“故人”的老婆也于几个月前就过了世。晕……

其实那位“故人”,我也认识,因为我们家就住在县武警中队旁边,这位“故人”姓罗,是中队队长,小时候经常逗我们一群小孩玩儿,我们都叫他“罗队长”。

这个故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当然这其中可能不乏“群众的集体智慧和想象力”。虽然我并不知道这次事件的真伪,不过后来我亲眼见到了县政府张贴出来的关于此事的《辟谣》布告,就在县人民医院的大门口。

再后来,2002年我在县政府“规划办”打工那会儿,我也向那里面的一些人问起过此事儿(我就好打听奇闻异事,总想弄个明白,甚至找出其中的一些规律),结果他们都没有说那件事儿是假的。我狂倒……

只要是上个世纪90年代在重庆市云阳县老城住过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件事儿吧?当然,那时候的小学生或幼儿园的小朋友有可能不知道。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