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三轮车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2-12-22 08:20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奇怪的三轮车讲述了:这是我曾经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那时候我还很小,那个时候外婆她老人家还活着。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在我不经意间想起的时候,还是会感觉毛骨悚然。这件事情还要从我的一个表叔说起。那是09年秋天的一个黄昏,我们一家人刚刚从田地里干完活回来。

这是我曾经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那时候我还很小,那个时候外婆她老人家还活着。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在我不经意间想起的时候,还是会感觉毛骨悚然。

这件事情还要从我的一个表叔说起。那是09年秋天的一个黄昏,我们一家人刚刚从田地里干完活回来。虽然说我当时才上初一,但我们乡下和城市不一样。基本上小孩子到了一定的年纪都要替家里分担一些活。男孩子一般都会直接下地,女孩子呢?也要负责给在田地里忙碌的家人送水送饭。忙碌了一天,大家都很辛苦,正在我们休息的时候,突然,家里养的狼狗黑子叫了起来。我跑出去一看,原来是村北的表叔来了。

表叔看见我,老远就说:“小生,你爷爷在吗?”

“嗯,在呢?怎么了,表叔。”

“你家的三轮车借我一下,我要去小燕姨妈加拉点东西。”小燕是表叔的女儿,平时和我关系也不错,老是跟着我一起玩。

表叔和我进了客厅,这事情给爷爷,也就是我的外公说了之后,自然是没什么问题。在这里解释一下,因为我父亲是上门女婿,所以我从小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的。

送走表叔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屋里。大人们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着家里的事,我们几个小孩子就开始了各自的学习。当时借车的事,谁都没放在心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直到了晚上九点多快十点的时候,外婆突然说道:“选君怎么还没把车骑过来,都快十点了。”

“哎,可能是东西太多,还没拉完呢!”我外公边吸着烟袋边说道。

我妈妈说:“嗯,等一下不行就先睡吧,明天早早的还要下地呢。”

又过了一会,还是不见表叔来,我们就收拾睡下了。我和外婆睡,我妈妈去了西屋,由于我外公这个人特别怕热,所以就撑了张竹床睡在房顶。一来能吹吹风,二来呢!门前还晒了一些玉米,也能看着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被一阵狗叫声惊醒,伴随着狗叫声的还有很沉闷的敲门声。外婆也被吵醒了,于是我急忙穿上衣服来到了院子,我家黑子正对着大门处疯狂的叫着。我呵斥了它一声,黑子并没有理我,还是疯狂的叫着。

“黑子,别叫了。”我又呵斥了它几声,

可奇怪的是,黑子依然疯狂的叫着,那凶狠的样子,让我竟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是我啊,小生。”门外传来了表叔的声音。

我长舒一口气,这时外婆也走了出来,我跑到黑子近前,用手轻打了它几下,然后它财住了口。但身体还是做出了前扑的姿势。外婆去开的门,而我就在黑子跟前看着它,以防它突然暴起伤人。因为一到晚上,我们这边家养的狗都是在院子放开的。

门开了,表叔从外面进来了,当他进来的那一刻,我和外婆都下了一跳。

“表叔,你是怎么弄的?怎么浑身都是水。掉到河里去了你。”我吃惊的问道。

外婆也诧异的看着表叔。

“这哪是水,是我身上出的汗,你家这车登着实在是太累了。”表叔边说边拧了一下衣角,”只见那汗水就像雨珠子一样滴滴答答的流到了地上。

“不可能吧!我家那车平时小生都骑着到处跑,车链子也是前几天才上的油,怎么可能把你累成这样。是不是你拉的东西太重了。”

“姨姨,我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但刚才我来给你家还车,车上空空的啥都没有,二三百米的距离,我都骑了快二十分钟了,不信车就在门口放着,你让小生骑进来试试。“

听了表叔说这话,我心下也是好奇,有那么夸张吗?随即我便把黑子栓了起来,走到了门外,抓着车把手,骑了上去。一上车,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我又说不出来。当下我也没多想,踩住脚踏板,就把车往院子里骑。我这么一用力,就听到整个三轮车咯吱咯吱响了起来,车头乱摆,也是我年龄太小,怎么用力都蹬不动,试了半天都上部了门前的小坡 。

看我实在蹬不动,外婆才示意表叔过来给我帮忙从后面推一下。车子一进院子,压抑以久的黑子就按捺不住了,又开始疯狂 的咬了起来,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黑子这样过,浑身毛发倒立,龇牙咧嘴,眼睛都变了颜色了,那样子看起来要多可怕有多可怕。外婆急忙过去抚慰黑子,过了一会而,黑子财渐渐的趋于安静,但两只前爪还是不安分的在地上刨着。

外婆看到这里,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煞白,但瞅了我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表叔见外婆脸色不对,还以为是在怪他 把车弄成了这样,于是尴尬的说道:

“姨姨,你看今天也晚了,明天白天我带上 工具过来,给咱把车修一下,应该是车的什么地方卡住了,登起来财这么的费劲。”

听了这话,外婆点点头。“嗯,没事,你先回去休息,等明让你姨夫修一下就行了。”

表叔回去后,我和外婆也回到了屋里。

“小生,你快睡吧!明天还要 上学呢。”

“嗯。”我闷闷的应了一声。

外婆一言不发的坐了一会,然后又打开柜子,在里面翻动着,也不知道在找些什么;我到底是个孩子,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躺在舒服的大炕上,不一会儿就困意袭来。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间我听到了有人说笑的声音,但说的什么我又听不清楚,好像理我很近,仔细听仿佛又离我很远,那感觉十分的诡异。我想抬头看看,可身体一动就感觉浑身无力,想张口说话,却嗓子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手卡住了一样,我只能听到,但一动也不能动,身体冷的好像落进了冰窖。

“你们别在我们家里吵了,从哪里来的都回哪里去吧!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你们这群死鬼来我们家干什么?”这时外婆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家里有鬼?难道刚才听到的声音都是?我不敢在往下想。听到外婆刚才的话,吓得我本来就冰冷的身体瞬间就被冷汗浸湿了。

那说笑声音依然继续着,而且还感觉更高兴了。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响起了二胡唢呐的声音,并且还有人唱起了戏,二胡声,唢呐声,唱戏声搅和在一起,听起来凄凉中又带着哀婉。

突然,我感觉腿上一紧,好像是被一只手抓住了,那只手又冰又硬,吓得我拼命地的缩着腿可不论我怎么使劲。,身子都不受使唤,我越用力越难受,越使劲腿上的那只手就更紧。我不敢动了,任凭冷汗将被褥湿透。

外婆发现了我这边的动静,急忙对我喊道:“小生,别动,有外婆在,你别害怕。”

“丽兰,你别动我小外孙。我知道你死的不甘心,心里有怨恨,但那都是你儿女的过错,你别带着一群死鬼在我们家里折腾。”

“以前,你在世的时候,我们家可没少帮你。丽兰,走吧!别来祸害我们。”外婆说完之后便沉默不语。

过了良久,我感觉腿上一松。随即发现身子也能动了,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网屋子里看。

“别看,眼睛闭上。”外婆猛的喊了一声。

可说时迟那时快,我眼睛已经看清了屋内的一切。当我看清眼前的一幕时,脑子嗡的一声,瞬间就觉得天旋地转。

不大的房间全都是穿的花花绿绿的人,就像以前见过唱大戏的一样,他们手里拿着各种乐器,一个个都踮着脚,又蹦又跳,还有两三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子端着白盘子跑来跑去。听不到一点脚步声,昏黄的灯光下也看不见他们的影子。

此时,外婆就在他们的中间,面前放了一个香炉,香炉内插满了香,正缓缓地烧着,香炉旁还放着一些黄色的表纸,我这时才明白,原来外婆之前找的就是这些东西。在百色的烟雾笼罩下,我发现外婆的面容渐渐变得虚诞起来,竟然和他们变得一样诡异,而且还在对着我笑。

“小生,你是不是饿了啊。你过来,外婆这里有好吃的,专门是给你留的,谁都不给。”外婆说着对那其中的一个穿着绿衣服的小男孩一招手,那小男孩很听话的跑了过去。外婆从那小男孩手中的盘子里拿了一个红彤彤的东西对着我扬了扬。

“啊!”我大叫一声,一头从炕上栽了下去。我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在地上蜷缩着身体。外婆手里,手里竟然拿了一个血淋淋的小孩脑袋。

“小生,你不吃吗?那这个呢?”说着一只手按着那个小男孩的肩膀,一只手抓着他的头,一用力,直接把那小孩的头给拔了下来,那小男孩的头被外婆提在手里,居然还冲着我笑。

“啊。”我实在受不了了,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向门口逃去。

“一群孽畜,我看谁敢害我外孙。”突然一声暴呵。是外婆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一团火光越来越大,最后“砰”的一声炸了开来。屋子里群鬼乱窜,我一下子又摔倒在地,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生病了,一直发烧不退,而且病中一直在说胡话,时不时的还惊恐大叫。几天后,我醒了。是外婆把我治好的。后来,我才知道,表叔第二天也病了,比我还要严重,而且落下了病根子,直到现在稍微一吹风就咳嗽不止。外婆说那是很严重的邪气入身。

我终于明白了,那天晚上表叔为什么会觉得我加的三轮车登起来那么的累。也明白了,我骑上车的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在外婆的讲述下,我知道了所有的真相。

原来,那天下午,表叔借车是去拉小燕他二姨妈加的两个旧柜子,准备回来劈成木条,到冬天当柴火用,而那柜子是小燕她二姨妈婆婆生前用的,听说是早年结婚的娘家给陪得嫁妆。外婆说小燕二姨妈的婆婆生前很苦,儿女和媳妇们对她都很不好,一个人住了一个很破的老屋子,一下雨屋里地上都有积水。辛苦了一辈子,把几个孩子都拉扯大,死后,好几天都没人知道,被人发现的时后尸体都腐烂的不像样子了。离着一米远的桌子上还放着几个硬的不能再硬的馒头。

其实,小燕二姨妈的婆婆年轻时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人长得漂亮,又有一副好嗓子,唱了一口绵软哀婉的好戏,当年还被北京来的一个戏曲名家相中了,但是她并没有跟着去,而选择了留在老家,嫁给了当地的一个小伙子。这事当年还轰动了一时,很多人都不理解。事实证明,她确实错了。结婚后没多久,她亲自认定的男人就变了,好吃懒做,经常酗酒,还时不时的打她。一个冬天的晚上,男人在外喝醉后,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从此就再没有起来。只留下了她和几个孩子,孤苦了一声,最后也没能得到个善终。其实她就是外婆那天晚上喊得那个名字,丽兰。

后面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我看到的那个人并不是我的外婆。外婆说小孩子身子弱,很容易被一些东西影响了心智。当我睁开眼睛的一刻起,就已经进入了那些邪祟设好的幻境。而我最后看到的那团火则是我外婆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太姥姥流下来的一道驱邪符。林中时亲自交给我外婆的,说能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我一命。那天外婆发现事情不对后,突然就想起了太姥姥的话。表面上没有声张,但心里已经提高了警惕,在我睡着之后,就已经做好了一系列的准备。就这样,我逃出生天,保住了这条小命,才有机会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讲给大家听。

另外,那辆三轮车后来就搁置在那里,再也没有人骑过。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