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皮子的诅咒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2-12-22 08:19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黄皮子的诅咒讲述了:其实我们三峡地区,黄皮子并不多,而且我们也不叫它黄皮子,就叫它黄鼠狼,但由于现在网络发达,东北的“黄皮子”出了名,所以大家都管它叫黄皮子了。这就跟英、美科技曾经领先于全球,结果全世界的键盘都是英文字母一样,道理总是相通的。

其实我们三峡地区,黄皮子并不多,而且我们也不叫它黄皮子,就叫它黄鼠狼,但由于现在网络发达,东北的“黄皮子”出了名,所以大家都管它叫黄皮子了。这就跟英、美科技曾经领先于全球,结果全世界的键盘都是英文字母一样,道理总是相通的。

黄皮子成仙的故事我倒是听过一些,最后还要站在路边“讨口封”一说,给我印象最为深刻。但是,我并没见过真就成了仙的黄皮子,只是有一段与它有关的亲身经历,说来也还有些好玩儿。

我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一个春节,按例又要去农村给已故的老辈子们上坟挂纸。我们小孩一听说要去乡下,那个高兴劲儿啊,手舞足蹈的,只恨自己没有一双翅膀,马上就飞过去。于是,我和亲戚家的哥哥姐姐们一道,提前就出发了,那时候也没有公交车什么的,全程大约有七至八公里路程,全靠“甩火腿”走过去。而大人们还要去买爆竹、香、蜡等,所以就只能在我们后面出发。

接下来这段事情是我大伯黄家强讲给我听的,他说他和我爸爸买了祭品后,突发奇想,并未走大路,而是沿长江而上,从江边向我大舅家走去(对,还是那个与蛇共眠三天三夜的大舅)。途中,他们碰到了一只已经死掉的黄皮子,我老爸来了兴致,非要把它捡起来,说是回家后可以用它的尾巴做支好毛笔(狼毫),但我的大伯却极力反对,并说黄皮子不能碰,而且还是死了的,大过年的,很不吉利。他俩就这样一路争执着,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最后我爸爸还是听从了他哥哥的建议,又把黄皮子给扔在了江边。

同一时间线,我们小孩子已经到了我大舅家,然后我就和杨雄、杨合云两位表哥追打着爬到了屋顶的晒坝上,找来一根竹杆放在晒坝中央,开始比赛跳高。我大舅家虽然只有一层楼,但楼层有点高,约有四、五米的样子,顶上是平的晒坝,用来晒各种粮食的,四周也没有护栏,只用两块砖的厚度围砌了一圈,约十厘米高,刚好齐脚脖子。

我们三个表兄弟数我年龄最小,于是随着竹杆的一次次抬高(难度加大),我就需要更长的助跑才能跨过两位哥哥轻松就可越过的高度。。。我一退再退。。。突然脚后跟一跘,重心后仰。。。就跟多年后坐过的过山车一样,失去了重心,还在空中转了一圈半的样子——“叭叽”一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横向着地。。。把我整个人都摔懞了!有一种五脏俱裂的感觉,却又不是很痛,又或许是痛得过了头,痛觉神经应急关闭了。。。反正我是哭也哭不出来,喊也没有力气。可能楼上的两位表哥也被吓傻了,完全没有动静。倒是旁边大路上几位背着背篓的村民经过时看到了这一幕,大声地叫喊起来:“哪个屋头的娃儿掉下来哒!快去救娃儿!”

还好,这时候我妈妈也已经到了(我爸还在河边“散步”),听到喊声,从屋里跑了出来,见我匍伏在地上,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她跑过来,一把抱起我,我这才感觉到痛,浑身都痛!尤其是左小腿骨,像裂开了一样痛,不!不是像,它的确是裂开了(后来的X光片显示它已完全裂开,还好不是粉碎性的。)躺在***怀中,我的眼泪这才喷涌而出:“哇。。。”

就这样,我那个春节就这样躺着过了。我爸和几位长辈用板车把我拉回了县城,住进了县医院,我一路只能望着天和路两旁的各种树木,那也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沿途的树上有好多的鸟窝呀!要是没摔断腿,我一定会挨个爬上去掏一掏的,我当时真就这么想来着。

这件事之后,我大伯一直都说是我爸爸撞的祸,不该去动那只黄皮子,前几年我去看望他老人家,他仍然保持这一观点:黄大仙碰不得,谁得罪了它,它就会诅咒谁。

其实我个人倒不太相信黄皮子的传说,2013年我在万州区恒合土家族自治乡修路的时候,就去追打过一只黄皮子,还好它跑得快。。。在我的世界观里:一切“牛鬼蛇”都是纸老虎!“神”我倒是非常敬畏的。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