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在你身后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3 07:11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它在你身后 (一)晚归的室友 李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指针就快要指向12了,可室友张强却还是没有回来。虽然张强以前回寝室也挺晚的,可是却从没像今天这样。就在李洋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
短篇鬼故事:它在你身后

(一)晚归的室友

李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指针就快要指向12了,可室友张强却还是没有回来。虽然张强以前回寝室也挺晚的,可是却从没像今天这样。就在李洋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时,寝室门发出“吱”的一声被人打开了。

就着从窗户透进来的路灯光,李洋看清了来人,正是室友张强。“你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李洋担心地问道。张强僵硬地转过脑袋看着李洋,机械地回答:“我累了,想去休息。”说完,便死死盯着李洋。李洋吞了口口水,张强的目光让他觉得有些莫名的寒意。就在李洋想要说点什么打破尴尬的气氛的时候,张强已经走向了他自己的床,然后躺下睡觉。

看着张强背对的后脑勺,李洋总觉得有些事情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一滴粘稠的液体滴落到李洋的脸上,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沉睡中的李洋终于忍受不了醒了过来,一张鼓起一个个水泡的脸几乎快贴近了李洋,而那粘稠的液体就是从脸的主人嘴里流出来的。

“啊!”李洋尖叫一声,双手狠狠将面前的人推开。李洋惊魂未定地缩在床脚,抱着被子瑟瑟发抖地看着刚刚被推开的人,李洋怎么也想不明白,几个小时前还是正常的张强,现在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没错,被推开的人正是室友张强。

只见张强像只蜘蛛爬在地上,面带凶光,朝着李洋龇牙咧嘴,张强抓过身旁的枕头直接朝张强扔过去。张强侧身躲过后,怪叫一声冲破窗户,消失在黑夜里。

李洋楞楞地看着破损的窗户,如果不是脸上还未干的液体和那张空空的床铺,他一定认为这是一场梦。回过神,李洋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宝贝,这么久不联系,真让人心寒。”轻佻的男声从手机那头传来。李洋忍着想骂人的冲动,怒道:“如果不想我出事,就快点来我寝室。带上你的那套东西。”说完,不等对方回话,就立马挂断了电话。

(二)摊上事

半小时后,寝室门被人敲响。李洋抖着腿下床开门,门框侧倚着一个面容精致的男生。男生一见到李洋,露出一抹笑容:“这么晚叫我来,做什么?”李洋一把将人拉近寝室,语气不善道:“你自己看!还有,说话正常一点!周宁!”

叫周宁的男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当他不经意扫到寝室一角时,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你们怎么会惹上那种东西的?”周宁走到张强的床边,蹲下身子伸出手沾了些地上的液体,放到鼻子下闻了闻。“怎么样了?看出什么了吗?”李洋凑过去问。“这摊液体谁留下的?”周宁紧锁眉头问。“是…我室友留下的。”李洋有些被他的神情吓到,在他记忆里周宁一直都是风轻云淡,没有像今天这样过,“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难道没看到吗?李洋。”周宁略带嘲讽地瞥了一眼李洋。李洋似乎没想到周宁会这么说,不自然地别过脸:“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这世上有一种人,他们的眼睛和正常人有些不同,可以看到阴间的东西。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可以看见鬼。”周宁指了指李洋的眼睛说。

“你说的没错,我的眼睛的确可以看到鬼。”李洋咬了咬牙,无奈承认道,“那晚张强回来,我看到在他背后有一双血瞳。那双眼睛就好像是从张强背脊上长出来得一样。血红的眼球,血红的眼白,总之什么都是红的。不仅如此它还流着红色的泪。”

周宁听完李洋的话,从怀里掏出一个装着朱砂的袋子,然后将朱砂倒在液体上,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朱砂上就冒出滋滋的白烟,半分钟不到,地上只剩下一些黑色颗粒。周宁小心翼翼将黑色颗粒收拾好,淡淡说:“你的那个同学已经被鬼控制了,你好自为之吧。”

一听周宁要让自己独自去面对,李洋紧张地揪住周宁的衣袖:“喂!你让我自己怎么办?好歹也是同学,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周宁叹了一口气:“不是我不帮你,是我没办法帮。有因必有果,你和你同学摊上的事,就必须要自己去解决。你自己保重。我先走了,保持联系吧。”

李洋看着周宁这么坚定的态度,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周宁走后,李洋瘫坐在地上,不经懊悔起来,早知今日当初就不一时逞能答应帮张强的忙了,不然现在自己也不会摊上这样的事情。

(三)事情的起源

第二天蒙蒙亮时,李洋背着一只大背包偷偷出了学校,只身一人前往那个地方。

六芒山中。

李洋气喘吁吁地在树林中行走,突然他在一颗巨大的槐树面前停了下来。

然后眼前一亮,李洋赶紧蹲下身子,双手在树根下挖了起来。不一会,几根白骨就在黑色的土里若隐若现,李洋面色一喜,连忙将坑里的骨头一根根拿出来,然后放到背包里。等装好骨头,李洋又背上背包往前走。不远处,一口被人开了棺的棺材正放在土堆上。

李洋赶快跑了上去,跪在棺材面前,边磕头边念念有词:“这位鬼大哥,我不是有意要挖你棺材,让你不安生的,而是我室友逼迫我这么做的。你大人有大量,冤有头债有主,放过我吧。”

棺材突然剧烈抖动起来,李洋吓得瘫软在地上。“不放过你,绝对不放过你。打扰我的人,都要付出代价。”嘶哑的低吼声从棺材内传了出来。一张半边皮肤腐烂的脸,深红色的血管在血淋淋的肌肉中跳动,从棺材中探了出来,李洋惊得捂紧嘴巴,他怎么也想不到,张强竟然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张强转过头,冲李洋露出尖牙:“我不会让你们两个好过。我要你们两个生不如死!”“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也是无心之过,我把你的尸骨带过来了,我们也是听了别人的话,才来挖你的棺材。你放过我们吧。”回过神的李洋一边苦苦哀求一边磕头。张强冷哼一声,迅速从棺材里跳了出来,举起尖爪,朝着李洋的心脏刺去。李洋堪堪侧身躲过,尖爪擦过李洋的手臂,划出三道伤口。

张强一看李洋受了伤,更加兴奋了起来。捂着伤口的李洋面带痛苦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手,闭上了眼睛,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我让你自己解决,可没让你来送死吧。”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李洋睁开眼睛一看,一把桃木剑横在自己面前正,而尖爪离自己只有半厘米。“还看什么,还不到我身后去!”周宁冲发呆的李洋怒吼。回过神的李洋连滚带爬地躲到周宁身后,眼看好事被人打破,张强气愤地说:“你是非要插上一脚,是不是?”

“得饶人处且饶人。”周宁轻笑一下,手上使力挑开利爪,顺势往后跳了几步,站住脚跟,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把东西,撒向张强。张强来不及反应,被撒了满头,他愤怒地将身上的小圆球一粒粒抓下来。

周宁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默数三个数后,诡异的事发生了,那些小球着火了,张强瞬间被一团绿色的火焰包围。

周宁拉过已经吓傻的李洋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四)布阵捉鬼

两个人好不容易跑到山下,李洋累得直接趴在了地上,周宁弯着腰大喘气。“你…你不是走了吗?”李洋问。周宁朝着李洋翻了个白眼:“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幸好我在你身上下了一道符咒,你一出事我就有感应,不然你以为我会这么快过来救你?”

“嘻嘻,就知道你不会弃我不顾。对了,刚刚那些圆球是什么?怎么会自己着火?又是你弄的新玩意?”李洋不解道。“什么啊,那些只不过是白磷罢了,吓唬吓唬人还可以,可是实用一点也没有。”周宁叹了口气道,“我们该回去了,那个鬼绝对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它一定还会再回来的。我必须赶在它回来之前布置好一切。不然你的小命不保。”

寝室里。

地上画着一个八卦图,正中坐着李洋。周宁拿着涂着朱砂的毛笔在李洋身上画符咒。“你确定这样有用?”李洋不确定地问。

周宁懒得回答李洋的问题,继续手上的工作。等到将李洋身上都画满符咒,周宁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红线,按照五行八卦的阵势,缠绕在寝室里。

而每一根红线上,都挂着一只精致的铃铛。李洋知道这种铃铛叫做招魂铃,一遇到鬼魂,会发出响声。

忙了一阵的周宁看着眼前的成果,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些骨头怎么办?”李洋指了指角落。顺着手指的方向,一只黑包正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周宁一拍脑门:“哈,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忘记了,真是该打。”

周宁走到角落,打开背包,拿出一根根沾着黑土的骨头,然后又从怀里掏出几张符咒,包裹住骨头。

“待会不管怎么样都要紧紧拿住这些骨头。懂了吗?”周宁面色严肃地看着李洋,然后将骨头扔给李洋。

听完周宁的话,李洋紧紧抓住扔到怀中的骨头,不松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阵凉风吹过,红线上的铃铛突然响了起来。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周宁,张开眼睛,冲着打瞌睡的李洋喊道:“它来了,李洋。别睡了!”

李洋惊得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抱着骨头,在阵里瑟瑟发抖。“既然来了,怎么还不出来,难道还要我请你出来吗?”周宁冲着虚无的空气高喊。

“嘶嘶,你以为用这些红线就能阻挡我?”凄厉的声音忽远忽近。“虽然不能挡住你,不过却能削减你的力量。”周宁拿起早就放在一旁的铜钱七星剑,朝着一个角落刺去。

而空无一物的角落凭空出现了一团黑雾,眼看七星剑就要刺到黑雾。下一刻,黑雾立马朝四周散开,纷纷朝着李洋的方向冲去。可是还未接近李洋,黑雾就被一道红光弹开,摔倒地上。阵中的李洋咽了口口水,看着黑雾消散,室友张强倒在地上。

“那是什么东西?”张强咬牙切齿地问。“其实也没什么的啦,我只是在李洋身上画了一道符,可以阻挡鬼罢了。”周宁淡淡道,“你已经是已死之人,就赶紧离去吧。别留在阳间,危害他人。”

“呵呵,你让我走?我告诉你,要不是他们挖出我的尸骨,让我不能安息,或许现在我早就投胎去了。我告诉你,他们两个的命,我一定要带走!”说完,张强用尖爪划破自己的手臂,将血液挥洒到八卦阵上,李洋身上。

不好,周宁心吓一跳,阵法不能见血,不然就会失效,心下急道:“既然你这么冥顽不灵不听劝导,那就不要怪我了。”说完,举起七星剑朝着张强的胸膛刺去,张强一把扯过傻在原地的李洋做挡箭牌。周宁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卑鄙,硬生生止住了动作。而也就是这一停顿,尖锐的爪子插穿了周宁的胸膛。

血液飞溅到李洋的脸上,李洋大叫了起来。疼痛让周宁的面容瞬间扭曲,尽管如此,他一把抓住张强的手,咬破自己的舌尖,将血吐到他脸上:“李洋快敲碎骨头!”张强发了疯一样挣扎,可周宁死死抓着不松手。

李洋听了周宁的话,强忍住哭出来的欲望,一根根敲碎骨头。每敲一下,张强便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等好不容易,敲碎了所有的骨头,张强像是泄了气的气球,昏倒在地上。

李洋立马上前扶住快要摔倒的周宁,急切问道:“你没事吧。”周宁露出一抹苦笑:“那鬼我已经除了,以后不会再有事了。你以后小心,别再那么傻了。还有,小心,你要小心……”话还没说完,周宁就停止了呼吸。

(五)最后的真相

李洋抱住周宁的尸体,满脸流泪,要不是他周宁也就不会死。轻微的呻吟声传入李洋的耳里,他转过头看。只见本来昏迷的张强皱着眉头,慢慢苏醒过来。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醒来后的张强已经恢复原貌,他疑惑地问李洋。李洋忍住悲伤将这几天发生的事的前因后果,一一都和张强复述了遍。

听完了李洋说的,张强突然阴阳怪气地问:“那个周宁真的死了?”李洋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哈哈,终于死了!”张强疯狂地大笑了起来。李洋一脸震惊地看着张强,然后怒道:“你还有没有良心?周宁是为了救我们两个才死的!你居然…你太叫我失望了!”

张强冷笑一声:“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了。其实这一切都是我事先计划好的。”李洋满脸不敢置信。

“身为阴阳家的人,但却不能看见鬼,这是多么大的讽刺,为了能弥补这个讽刺我找上了你。你的眼睛是罕见的阴阳瞳,我必须的到它。但我知道你有一个懂奇术的朋友,若是我冒冒失失地杀了你,他一定会找到我,为你报仇。所以不如设下圈套,让他为了救你主动去死。”张强的眼里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所以你就故意找我去挖那个东西,然后故意被那个鬼上身?”李洋问。“呵呵,真聪明,现在你的朋友已经死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乖乖把眼睛交给我,二是我自己拿。”张强一边挽起袖子一边走近李洋。

李洋害怕地往后退,唯一能救自己的人已经被自己害死了,难道真的逃不了吗?

“都说了你要小心,你怎么还是这么傻。难道是我的提示还不够清楚?”熟悉的声音在李洋身后响起,李洋兴奋地转过头盯着对方。

“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张强一脸不敢相信。“李洋说死了,我就死了?那也太没面子了。”周宁开玩笑道。

而地上周宁的尸体瞬间变成了一张人形符纸。“替身术!”张强咬牙切齿道。

“身为一个阴阳师,你也真是失败。”周宁讽刺道,“还有,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以身犯险,让鬼上你身。你身上的阳气,早就被它吸取了,现在支撑你活着的只是那一口怨气。”

“我不信!这一定是你骗我的!我不信!”张强声嘶力竭地怒吼。周宁扶起李洋,讽刺地看着快要癫狂的张强:“有因必有果。你为了一己私欲,不仅打扰亡灵,还让它上你身,现在是你该为你做的事,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不!我赢了!这场赌我赢了!眼睛,给我眼睛,那是我的眼睛。我是最厉害的阴阳师!哈哈!我是最厉害的!”下一秒,张强停止了呼吸。他的眼睛瞪得很大,眼中尽是不甘。

(六)后记

“周宁,张强为什么会死?”李洋站在张强的墓碑前问旁边的人。

“自作孽不可活,唉。”周宁叹了口气后,便开始为张强念起了往生咒……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