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鬼话之嘘……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3 06:41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愚人鬼话之嘘…… 四月一日,愚人节。 所有人在这一天都时刻防备着,生怕有人捉弄他们,只是没有人知道,有时候,捉弄他们的也许并不是人。
短篇鬼故事:愚人鬼话之嘘……

四月一日,愚人节。

所有人在这一天都时刻防备着,生怕有人捉弄他们,只是没有人知道,有时候,捉弄他们的也许并不是人。

嘘……

一大早,明宇就已经收到了好几条整人的短信,一般情况下,他都只是笑笑,并不在意,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

但是这封邮件,他皱着眉头,仔仔细细地找了好几遍,还是没能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是恶作剧吗?他思索着,他知道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肯定是无法避免,但是谁会知道她的名字呢?自从那件事后,好多朋友都已经失去了联系,他现在的朋友不可能会知道那个名字的。如果不是恶作剧,那就更加解释不通了,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死人怎么可能突然再次出现呢。而且他问遍了所有人,没有人说有发过什么邮件。

揉揉眉心,明宇盯着屏幕上,那幅诡异的图片,本是景色异常绮丽的大明湖畔,却偏偏在湖中心飘荡着一个黑色的女人。那个女人全身都包裹在黑色中,长长的头发倾泄而下,一张惨白的脸忽隐忽现,鲜红的嘴角似乎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似笑非笑的,再配上那大红色的长指甲覆在唇上,明宇觉得她似乎正在说:“嘘……”而更奇怪的是那句话——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杜惜兰吗?

如果不是那个名字,他只会以为又是那个什么网络达人弄出来的愚人作品罢了。可是,杜惜兰,这个名字,刺得他眼睛生疼,这个他不愿提起,甚至不愿意想起的名字,让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好几年前。

彼时,他还只是一个青涩少年,爱上了风华无双的她,却也是他,以爱的名义深深的伤害了那个人。

少年鼓起勇气的告白,得到了少女的默许,那时,他幸福地想大叫,想向全世界宣布,他恋爱了。他还记得他对着天空大喊杜惜兰,做我女朋友这句话时,杜惜兰羞涩地笑着,小脸通红,那是幸福和期盼的笑容。

只是,他以为爱一个人就是让她只看着他,只想着他,生活里只有他,于是短暂的幸福过后,他开始变得疑神疑鬼。她太过美好,让他的心总是惴惴不安,怀疑,跟踪,追问,最终演变成了一场暴力。

他不会忘记,杜惜兰提出分手时,他的表情,一定很可怕,因为他在她眼里看见了绝望。他恶狠狠地威胁,“想离开我,除非我死,否则你永远都别想摆脱我!”那一天,他把她关在柜子里,不理会她的哀求,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打包藏起来。第二天,他才把她放出来,抱着瑟瑟发抖地杜惜兰,不停地诉说着自己有多爱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她离开。他就像疯了一样地折磨着自己的爱人,虽然他认为那是爱。

故事的结局,也许你已经猜到了,杜惜兰死了,死在他面前。

杜惜兰从二十三层大楼上跳了下来,像只蝴蝶一般在他眼前摔落在地面上,变得破碎不堪。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还记得她的脸上那如同解脱一般无二的笑容,他跪在她的面前,伸手想要再抱抱她,却被警察拉开了。他嚎叫着,一次次地想扑上前,却都被拦了下来,最后,只能给他打了镇定剂才让他安静下来。

明宇醒来的时候,只看到白色的天花板,他不说话,也不理人,只是直直地盯着天花板。整整在医院躺了三个月,他才真正清醒过来,开始新的生活。

明宇背负着所有的骂名离开了那个城市,从此把杜惜兰这个名字埋在心底,这是他的一个结,也是劫。

他长长叹了口气,心里莫名的烦躁,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老是感觉有人跟着自己,但是每次一回头,却又什么也没有,等到他回过头,那种窥探的感觉又回来了。吃饭,走路,甚至是上厕所,他被这种似有若无的感觉折磨地差点精神崩溃。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来不及打招呼,他已经第一个冲了出去。站在人群中,他才松了一口气,挤在人流中,他又回想起了那个女孩。奇怪,已经好久没有想到她了,今天却不知怎么回事,不由自主地总是想起她。那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她是不是也总是感觉有人在看着她,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她是不是也被吓坏了。恍惚间,明宇感觉背后也有一个脚步声,总是若有若无的跟着自己,他快,它也快,他慢,它也慢,他转弯,它也转弯。明宇的冷汗落了下来,他偷偷地用眼角的余光往后在瞄,什么也没有,大家都是一脸漠然地步履匆匆地往某个地方赶,并没有人特别注意他。

明宇的呼吸加重了,这种被偷窥的感觉让他的心七上八下的,是谁?有什么目的?想干什么?他胡思乱想着,不由得越走越快,最后甚至顾不上路人诧异的眼神跑了起来。

“啪”地一声,他用力关上门,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地靠在门背上滑落下去。

可还没等他喘口气,那种感觉又来了,他甚至说不清那双眼睛到底是躲在哪里窥视他,因为那种感觉是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惊恐地爬起来,把房间里的灯全都打开。

“滴嗒,滴嗒,滴嗒……”他的神经一下了绷的紧紧地,顺手操起角落里的扫把,小心翼翼地循着声音走去,是卫生间,深吸口气,他一边猛地推开门,一边大喝:“谁在那!”可是还是什么也没有,只有水龙头在不断地漏水。他松了口气,安慰自己似的喃喃自语,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所以才患得患失的。可是,就在他关上水龙头的时候,眼睛不经意地瞥到镜子上,他整个人都僵住了,呆呆地立在那,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一个字。镜子里没有他,竟然没有他的影像,只有一朵盛开的兰花。他紧张的四处张望,没错,的确是他家的卫生间,他记得早上他还照过镜子的,那时并没有什么兰花。他不可置信地伸手摸摸镜子,触手一片冰凉,是镜子没错啊,他的眼睛也没错,那么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呢。

灯光忽然闪烁了几下,一明一暗之间,他只觉得镜子里似乎有一双眼睛在嘲笑着他,那眼里满是讥讽,即使隔着厚厚地玻璃也能清晰地传达到他心里,他脑袋里最后一根神经终于崩断了,他开始变得狂躁。

“是谁?到底是谁?你们想干什么?出来 ,都给我出来!”他吼叫着,冲出了卫生间,把自己见到的所有东西都扫落在地,客厅,每个房间都被他翻了个底朝天,一通发泄后却还是一无所获。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这次的声音里带上了一点哭腔。明宇抱着自己的头,跌坐在一片零乱的屋子中央,回答他的只有一室寂静。也不知过了多久,“嘀嘀”手机短信的声音惊醒了明宇,他颤抖地摸出手机,屏幕显示有一条未读彩信,犹豫着按了下去。“啊……”明宇尖叫一声,将手机甩了出去。又是那幅图片,又是那句话,只是不同的是,那张脸,那嘴角的弧度明显扩大了不少。杜惜兰,是杜惜兰,他有些癫狂起来,对着空气大喊“惜兰,惜兰,是你对不对?”还是没有人回答他。“我知道你一定是恨我的,我一直在等你来报复,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甚至没有入过我的梦。”也许是想到了他们的曾经,他竟然慢慢平静了下来,躺在地上,像个老太太一样絮絮叨叨地诉说起来。

“惜兰,你知道吗?我很想你,我想过跟着你走,可是我怕你不肯见我,不肯原谅我,所以我没来找你。我想,只要我活着,你总会来报复我的,那样我就可以又见到你了,我很卑鄙对不对?没关系,我一向卑鄙,只要能见到你,我怎么样也无所谓。”

“惜兰,你是不是来接我的,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呢?你真的那么恨我,连见一面都不愿意吗?”

“惜兰,我的惜兰……”

“呜呜……”

说到最后,却只剩上呜呜地哭泣声,明宇并不害怕,他一直都是生不如死的活着,他痛苦地是他的惜兰,竟然直到现在还是不愿意见他。

一声幽幽地叹息,“明宇。”

“明宇,快来。”

这下,明宇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幻听了,是他的惜兰在叫他。傻傻地站起身,他直直地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来,明宇,你不是想见我吗?快来啊。”声音继续幽幽地呼唤着。

明宇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的惜兰,终于肯见他了。

前方似乎一片黑暗,明宇就这么直直地走着,一直朝着前方那个熟悉的身影走去。

……

三天后,明宇被警察在衣柜里发现,是他的朋友见联系不到他,便报了警,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在衣柜里整整睡了三天。

明宇被叫醒的时候,紧紧握着手心的镯子,泪流满面。

“明宇,我曾经是怨恨着你,所以不愿意来看你,只是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我不想让你永远这样下去。”

“明宇,我就要走了,重新去开始新的生活,所以才来见你这最后一面。”

“明宇,原谅我的恶作剧,我只是想让你体会一下曾经我的感受,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反应会这么强烈 。”

“明宇,别再自责了,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好吗?以后好好的爱人,别再伤害她。”

“明宇,再见……”

明宇每一句话都听得见,却说不出话,他只能拼命地流着泪,拼命地想伸出手抱住那个身影,他这样的人不配得到她的原谅,他的罪孽,哪怕是死也洗不清。

明宇做了一个梦,一个美好的梦,他在梦里回到了过去,他们一起幸福地生活着,所有的不幸都不曾开始过。

只是梦只能是梦,当梦醒的时候,他知道她已经离开了,彻底离开了,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哪怕只是一个恶作剧。

愚人节,请千万要小心,嘘……不信,你听……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