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老头的遇鬼故事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3 06:0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孙老头的遇鬼故事 我们村有个姓孙的老头,大伙都喊他叫孙老头。
短篇鬼故事:孙老头的遇鬼故事

我们村有个姓孙的老头,大伙都喊他叫孙老头。

孙老头读过几年书,在那年头算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了,闲下来的时候,他常常给大伙讲故事听。

我和小伙伴土豆、面团三个发小可是从小听孙老头讲故事长大的,尤其是对他讲的那些恐怖故事,那可是百听不厌啊,我们仨人没事的时候就相约着去找孙老头给我们讲恐怖故事,就喜欢听着孙老头讲鬼故事让我们寒毛都竖起来的那种感觉。

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土豆约我和面团去他家吃狗肉,土豆家养了一条大黄狗,话说这条黄狗刚开始养的时候挺乖的,可最近一段时候,黄狗接二连三的犯罪,前天叼走了老王家的老母鸡,昨天咬死了马寡妇家的一头猪仔,两家人为此感到不快,都来到土豆家当头对面和他们说,让土豆家管好大黄狗。

大黄狗闯了大祸,土豆家人觉得挺对不住老王和马寡妇,这大黄狗怕是管不好了,免得大黄狗再闯祸,到时就跟谁都不好说话,土豆家人心一狠将大黄狗宰了煮狗汤锅,土豆为此约我们去大吃一顿。

吃好狗肉是晚上八点多,我们三个小伙伴本来说好要去我家看电视的,可是不知怎么搞的,突然就停电了,整个村子陷入一片黑暗。

既然停电不能看电视,我们当然又有了新的计划,那就是去孙老头家让他讲鬼故事给我们听,这个提议一扫因停电不能看电视的失落。

去孙老头家的时候,土豆还特意舀了一锅狗肉拎在手上,村里谁不知道孙老头特爱吃狗肉,为了让他讲鬼故事给我们听,特意带狗肉去孝敬他老人家呢。

我们三人到了孙老头家,那时孙老头刚打算要睡觉,当我们说明情况让他给我们讲鬼故事听,又立马把那一锅冒着热气散发出香味的狗肉给他递过去时,孙老头盯着那一锅狗肉满脸笑开了花,看来这锅狗肉的诱惑力可不小,他对我们仨小孩的“孝敬”十分满意。

孙老头让我们在火炉边的凳子上坐下来,他生了一个火给我们取暖,随后不知从哪里翻出一瓶酒来放在火炉边,又拿了一个碗舀了一大碗狗肉坐在我们旁边,用筷子夹一块放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我就给你们讲一个关于我的遇鬼故事。”孙老头终于开口要给我们讲鬼故事了,他一边品尝着狗肉还一边喝着酒。

我和面团土豆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的目光都落在孙老头身上,很期待他接下来的鬼故事。

“你遇到过鬼吗孙大伯。”土豆忍不住问孙老头,我和面团也连忙点点头,这故事似乎从没听他讲起过。

“嗯,这故事我从没和谁说起过,今晚就讲给你们听。”孙老头又吃下一块狗肉,很有味的说。

我们三人不可思议的对看一眼,想不到孙老头的鬼故事还有珍藏版,这更加吊起了我们的胃口。

“快说,快说。”

我们三人异口同声催促孙老头讲鬼故事。

孙老头“呵呵”一笑,终于肯给我们讲故事。

这故事,还得从有一次孙老头吃狗肉讲起。

那已经是三十年前清明节前一天晚上的事了,村里江伯家杀了条狗,特意喊孙老头去他家吃狗肉,孙老头和江伯是好朋友,孙老头也就很不客气的到江伯家吃狗肉去了。

孙老头和江伯也像现在孙老头这样子,说着话,边吃着狗肉边喝着酒,直到深夜,孙老头才打着饱嗝从江伯家离开,他走出江伯家大门时家家户户都已经关门闭户睡觉了,那晚孙老头喝得有点多,他晕乎乎的走在回家路上,冷冷的夜风也没能让他清醒一点。

就在孙老头走到一个拐弯的时候,他看到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站在转角处抹眼泪。

这大晚上的,怎会有女子还在路上,孙老头揉揉眼,以为自己看花眼。

没错啊,的确有女子站在拐角处抹泪。

孙老头并不觉得可怕,而是觉得很奇怪,这女子咋这时在外面哭呢?于是孙老头走近女子问:“姑娘,你这大半夜的、在外面做什么?”

孙老头的舌头有点打结,虽说他头有些晕,身体有些晃,但他的心里还是挺明白事的。

“我来这里找一个人,可现在还不是时候。”女子和孙老头说话了,她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这大半夜来这找谁啊,你把要找的人名儿给我说了,我去给你喊门。”

孙老头为人挺热心的,虽说他喝醉了点,但他确实是想帮助这个姑娘,没有其他坏心思。

女子不答孙老头话,她只是站在拐角,没有血色的脸上挂着泪珠,这张面容孙老头好像在哪见过,可他晕晕的脑袋啥也想不起来。

孙老头看女子这样子挺可怜的,他不知道女子这是怎么了。

“不如我送你回去吧,你要找谁等明天再来找,这时大伙都睡了。”

孙老头对白衣女子说。

“回去看看也好,但是你不害怕么。”

女子同意了孙老头的说法。

“怕,怕什么,我经常夜路里来夜路里去,就从来没怕过,什么鬼不鬼的可从来没遇到过。”

孙老头以为女子怕他胆小不敢送她回去才这样说。

女子在前边带路,孙老头则走在她后面,在山路上走了一会孙老头逐渐酒醒了过来,这不是去坟山的路吗?女子怎么会带他到这里,莫名的,孙老头头一次感觉有些害怕起来,理清了思绪,他觉得这样一个女子出现在半夜里,还往坟山的方向走,这可不对劲啊。

孙老头有些后悔不该说要送她回家,这样想着的时候,女子带他来到一间阴暗的房屋跟前,旁边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房子,这里啥时有那么多房子,孙老头从没见过。

“大哥,谢谢你送我回来,进去坐会吧,喝口水再走。”

女子对孙老头说。

孙老头本有些害怕,但他觉得这女子对他没有什么恶意,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他打算进去喝口水就连夜赶回家去。

孙老头跟着女子走进屋里,里面阴冷潮湿的空气让孙老打了一个冷战。

女子端出一碗水给孙老头。

孙老头晚上喝过酒,觉得口干舌燥的,他接过女子递过来的花碗喝了一大口水,又将碗放在桌子上。

“唉,好久没回来了。”

女子幽幽的感叹了一句。

孙老头不懂女子的意思,他只是迷惑,女子为何半夜在村里哭泣。

“你去我们村找谁呢?怎么大半夜才去啊。”

孙老头问女子。

“我去找啊田,我要带他走。”

女子一脸冰冷,如同她的声音。

啊田孙老头认识的,就住在村口的第一户人家。

“你是啊田的亲人么?”

孙老头接着问道,他又拿起花碗喝下第二口水,终于觉得嗓子不是很干了。

“我叫桂芳,是啊田的老婆。”

女子哀怨的看着前方说。

“桂芳?啊田的老婆?他老婆不是村里嫁过去的啊兰吗?怎么……”

孙老头挠挠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啊兰是她的第二个老婆。”

听女子这样说,孙老头猛的一惊,吓得他连一点醉意都没有了。

怪不得女子的面容好像在哪见过,原来她就啊田的老婆,孙老头想起来了,五年前啊田取了一个名叫桂芳的女子做老婆,可两人刚成亲不久就听说啊田的老婆吃农药身亡,谁也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

如今白衣女子说他是啊田的老婆,孙老头总算大彻大悟,之前孙老头和桂芳碰面的次数不多,也难怪孙老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那你,你……”

面对一个女鬼,孙老头就算再大胆也会害怕。

“你别害怕,我不会随便伤害人的,我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带走啊田,他在和我成亲之后就喜欢上村里的小兰,在饭里给我放了农药害我,事后说我自寻短见。”

女子说到这,眼泪从她苍白的脸上滑落。

虽然害怕,但孙老头觉得这桂芳挺可怜的,被自己的丈夫毒死。

“时候不早了,谢谢你带我回家,我去找他了。”

突然间,孙老头觉得眼前飘来一阵雾,白衣女子消失在雾里,孙老头昏了过去。

第二天,孙老头醒了过来,他似乎梦到昨晚自己喝醉后遇到一个女鬼,乌鸦的叫声让孙老头回过神来,他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坟地里,他前面立着一块墓碑,上面刻着“桂枝之墓”,墓碑前放着一个花碗,里面装着半碗水。

原来他昨晚不是在做梦,孙老头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下山了。

刚回到村口,孙老头就听到啊田家传来哭天喊地的声音,从一个村民的口中得知,啊田在昨个后半夜突然一名呜呼。

孙老头不由得大吃一惊,想不到啊田果真被桂芳带走了,所谓恶有恶报,孙老头对啊田的死没有感到一丝同情。

听孙老头讲完故事已经是十点多,孙老头抹抹嘴角,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

我们三个小伙伴告别孙老头回家去。

“我对孙老头的故事上瘾。”

回家的路上,面团意犹未尽的说,似乎还在回味着孙老头的故事。

“这还不好办,把你家那条大黑狗杀了煮汤孝敬孙老头,还怕他不给我们讲限量版的鬼故事麽。”

我和土豆打趣道,但对于孙老头的故事,我们都迷上了。

“可别,我家的狗可忠实着呢,不能杀。”

看着面团着急的维护他家的狗,我和土豆偷偷乐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