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的人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3 05:1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背后的人 (一)半夜送嫁 晚上,我同清扬在学校外的餐馆里吃了饭,就是为了庆祝清扬获得省冠军。一顿扫荡后,我们两人满足地拍了拍鼓起来的肚子,往学校赶。
短篇鬼故事:背后的人

(一)半夜送嫁

晚上,我同清扬在学校外的餐馆里吃了饭,就是为了庆祝清扬获得省冠军。一顿扫荡后,我们两人满足地拍了拍鼓起来的肚子,往学校赶。

我们两人边走边聊天,一点也没察觉路上越来越少的行人,以及越来越昏暗的路灯。突然,一阵噼里啪啦放鞭炮的声音吸引了我们两人的注意。

清扬最耐不住性子,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查看情况。没过多久,他就跑了回来,拉着我兴奋道:“我们运气真好,碰到有人结婚,你说待会我上去问他们要喜糖,会给我吗?”我深吸一口气,清扬的神经是有多粗啊,谁会大半夜不睡觉,去结婚啊,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就在我想要拉着清扬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时,一队敲锣打鼓的人不急不慢朝我们走了过来,我赶紧拉着清扬往后退,然后仔细观察这些人。

队伍里所有的人都穿着红色服饰,四个人敲着锣,四个人放炮仗,四个人抬着花轿,最后还有四个人向天撒红纸。就在我发愣的时候,清扬挣脱了我的手,冲上去拦住花轿:“抢亲啦。”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子,看来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队伍里所有的人都停下来,死死盯着清扬,清扬害怕得缩了缩脖子,小声:“我…我开玩笑的,你们继续。”这个二百五!我心底一阵咒骂,跑上去拽过清扬,使出吃奶的劲跑了起来。

好不容易回到寝室,我和清扬都狼狈地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我发现你也有做运动员的潜能。”清扬喘着粗气调笑起来。我白了他一眼,刚要开口说话,一直躺在床上看书的杨黑,淡淡插了嘴:“你们带来的东西,解决掉。”“死眼镜,我们带什么了?”平日里清扬早就看杨黑不顺眼很久了,整日神神秘秘不说,还总是带着一副黑色墨镜,就连睡觉都不摘下来。

我拉过还在吵闹的清扬,面色难看地指了指身后,一条红色碎纸铺成的路一直通到我们两人的脚底。刚走进寝室的陈东吓了一跳:“你们两个要不要把寝室弄得这么喜庆?”

“到底是喜庆还害死噩耗,很快就知道了。”杨黑嘲讽似的话语让寝室里的众人一阵尴尬。过了一会,还是陈东出声缓和了气氛:“好了,都睡觉吧,很晚了。”

躺上床的那刻,一道锐利的视线盯着我的背,我转头一看。杨黑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就在我想要开口问杨黑时,寝室灯熄灭了。

(二)半夜新郎

听着室友的呼噜声,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脑中想起杨黑在熄灯前,面向自己无声地说了什么,那口型好像是“很快”。可是“很快”什么东西,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一阵腥臭,令人作呕的气味,传到我的鼻子里。

随着味道越来越浓,寝室的温度也越来越低,我哆嗦着想搂紧身上盖的被子,可是却惊恐地发现,动不了了。“皮,我要皮。”嘶哑的声音从窗外,传进空旷的寝室。我害怕地吞了口唾沫,战战兢兢地转过头,看向窗子。

一只干瘪,酱紫色的手,扒住床沿,随后穿着红色新郎外袍的骷髅,从窗口爬了进来。我欲哭无泪,这下好了,新郎找上门来了。

骷髅像只虫,趴在地上,蠕动着身体,慢慢爬向陈东。我张大嘴想要叫陈东醒来,可是却发不来任何声音。干瘪的骨手小心翼翼摸上陈东的脸颊,嘴里念叨:“皮,皮。”

本来面色红润的陈东,突然面色苍白,眉头紧皱,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痛苦,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下。骷髅突然凑近在陈东脸上嗅了嗅,摇了摇头,爬了下来。正当我松了一口气时,一双幽黑的鬼眼,出现在我面前,骷髅头正对着我阴笑,我再也忍受不了,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是梦?“啊!”一声尖叫成功将我们寝室所有的事先集中到陈东身上。只见陈东脸上长出了许多大水泡,有几个已经破了,散发出阵阵腥臭的味道。我心下一跳,这不正是昨晚那股臭味吗?

学校人工湖。

“你说昨天是鬼?”清扬尖叫起来,“别开玩笑了好吗,世界上哪有鬼?”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你傻啊,谁会大半夜成亲,而且敲锣打鼓,怎么会没有人听到。还有有谁能够这么有本事让陈东脸上一夜长出那么大水泡。”

“那…那怎么办?它肯定会找上我们。”清扬六神无主,瘫坐在地上,不断抱怨,当初脑子在想什么,居然上去“抢亲”。我叹了一口气,根据昨天情况来看,那个鬼还会找上门,现在不仅要保证我饿清扬的安全,还要把陈东脸上的水泡给治好。

“对了,我记起来了,昨晚那个鬼反复说皮。”我沉吟一会道。“皮?什么意思?”清扬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要不,问问杨黑有什么办法?”我出声提议。“不行,你看他昨天那个态度,打死我也不去问他!”清扬抱怨完后,眼珠子一转:“我们问度娘吧,度娘一定知道。”

我满头黑线,这家伙,百度玩多了吗?

(三)招鬼

当清扬真的从百度上找出召唤鬼的方法时,我无语揉额,真的是不能小看度娘的本事啊。当我根据清扬的要求,买来一系列杂七杂八东西后,忍不住问:“清扬,你到底想怎么做,又是红花又是蜡烛?”

“山人自有妙计,你就准备好吧。”清扬拿过蜡烛狡黠地笑。好吧,破罐子破摔,也没办法了不是吗?

夜未央。

我带着红花,穿着红裙,坐在学校人工湖椅子上,一脸尴尬:“清扬,我为什么要穿成这个样子?”“咳咳,当然是为了把你扮作新娘引出新郎啊。放心啦,只要那个鬼一出来,我就拿黑狗血泼它。”看着拍着胸脯打包票的清扬,我咬一咬牙,好吧,为了大义豁出去了。要是清扬你来不及救我,害我出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清扬让我拿着一对燃着的龙凤烛,然后又在我脚踝绑了一条红绳,另一头扔向远处。准备好一切后,清扬示意我在原地耐心等待,然后他快速躲进了一旁的灌木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断凭空而起的冷风,吹得烛火忽明忽暗,我拉紧身上的衣服。突然烛火一灭,熟悉的腥臭味又涌进我的鼻子,一具骷髅骨手里拿着红绳慢慢向我靠近。我吓得双腿发抖,动弹不得,只能大声吼叫:“清扬,你人呢!”

“恶鬼!纳命来。”话音刚落,浓重的血腥味朝我漫天涌来。正当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时,只听得“哎哟”一声,原本应该泼向骷髅的血,已经淋在了我的头上。

“不好意思啊,摔了一跤。”摔在地上的清扬尴尬笑道。老天啊,这种关键时刻,能有错吗?就在我做好被杀死的准备时,“这么丑的新娘我才不要。”沙哑的声音在我面前响起。我和清扬两个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骷髅。“我知道,你们找我来,是想要了却这件事。其实,本来我也不想缠着你们,只是你们来抢亲的那天,刚巧轿子里坐着我丈母娘。本来她看我没皮,就嫌弃。现在刚好有两个上门女婿,她死活要退婚。那可是我求了好久才能有的婚,你们是不是该表示表示啊?”骷髅阴阴*。 “什么?你丈母娘看上我们了?别呀,大哥你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你放心,你丈母娘要是来,我绝对百分之两百拒绝她。”清扬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发誓。

“切,这么帅的上门女婿,你觉得她会放过你吗?”骷髅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我和清扬都吓得缩了缩脖子,骷髅见威胁成功,继续说:“所以我来找你们,商量解决对策。其实我丈母娘也就嫌弃我没皮,难看,所以,懂了吧。只要有张皮,一切都不是问题。”

“杀人犯法!”清扬立马尖叫起来。“行行行,我就好人做到底,只要你们把人带到这里,剩下的交给我就可以,放心绝对不会让你们惹上麻烦。”骷髅边说边往要离开。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脱口而出:“你要人皮干嘛?”

“因为我没皮,没有炫耀资本。我任性,不行吗?”说完,骷髅就在原地消失了。我和清扬纷纷松了一口气,但马没过一会神经又紧绷了起来,明天要牺牲的人还没有着落呢。

(四)牺牲的陈东

为了不引起夜晚巡逻保安的注意,直到翌日同学们上课时间,我才披着校服回到寝室。

寝室里。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我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问清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要是没有人死,死的就是我们。”清扬眼中透出一丝狠意。我愣在原地,这个还是我认识的清扬吗,居然会有这种想法。

在脑中再纠结了一阵后,我无奈道:“那我们要选谁?”“哼哼,本来想要杨黑,不过现在有了陈东这个意外。”清扬冷冷一笑。不说还好,一说我倒是记起来,陈东脸上的水泡迟早是个麻烦,要是不尽早处理掉,最后肯定会查到我和清扬头上。

正当我决定给陈东打电话让他来寝室时,寝室门被人推开。我和清扬纷纷吓了一跳,来人正是陈东。也只有他会大白天蒙着脸,因为脸上的水泡。

“陈东啊,你在门外站了多久?怎么不进来呀。”清扬一边冲我打眼色,一边笑嘻嘻问。“一字不漏,全都听到了,真没想到,你们居然!”陈东愤怒地朝着我们大吼。 “既然知道,那就怪不得我们了。”清扬冷冷一笑,手里拿着条皮带,从陈东后面将他勒住。肺部氧气的缺少,让陈东满脸涨红,脸上的面纱也在挣扎中掉了下来,露出一张流满脓水的脸。

“你还不来帮忙!”清扬使出吃奶的劲拉紧绳子。陈东双腿不断蹬着地面,双眼瞳孔放大:“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不会有!”

不忍心看地面上已经断了气的陈东,我叹了一口气。“别装假好人了,你不是也希望他死吗?他一死,我们就可以活下去了!”清扬恶狠狠道。我心下一阵悲凉,希望杀了陈东后,这件事真的可以平息下来。

很快夜晚就来临,我和清扬带着陈东的尸体,来到人工湖。“怎么还不来啊?幸好今天是周末保安不巡逻,不然绝对出问题。”清扬忍不住抱怨起来。我拿出一块布盖住陈东的脸,我害怕看到他那双憎恨的眼睛。“很守时嘛,不过这只是一半。”凭空而现的骷髅一脚踹开了我,冷笑。我和清扬不敢置信地盯着它。“你们不会让我用这么丑的的脸吧。明天这个时候,再给我弄来一个人。”骷髅一边说一边带着陈东的尸体消失在原地。

我颤抖着身子,拉了拉清扬的袖子,可当他转头看向我时,我硬生生打了个冷颤,因为在他眼中我又看到了那种熟悉的狠意。

(五)第二个牺牲者

失魂落魄地回到寝室,我坐在凳子上,浑身发抖:“清扬,不要继续错下去了好吗?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清扬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够了,现在已经回不了头了。那个鬼说只要在送上一个人,就可以。杨黑,我们就选他。”

被打摔倒在地上的我,忍不住握紧双手,为什么明明是清扬你自己闯的祸,却要用别人的命来赎。就在我想要同清扬好好谈谈时,寝室门再一次被推开了。

“走!快点走啊!”我条件反射似的从地上一跃而起,冲着来人大叫。因为我知道来人一定是杨黑,不会错。

清扬一看形式不对,立马一脚踢到我的肚子上。疼痛感瞬间传遍我的脑海,我紧紧捂住肚子,跪在原地,脸色发白。

“杨黑,你不要听他瞎说,快快进来。”清扬热情地将杨黑拉进了寝室后,然后反锁上门。我忍着疼抬头看向杨黑,只见杨黑就跟那天晚上一样,嘴角挂着贱笑,面向我无声地说了什么。可还没等我猜出杨黑说的是什么时,一朵妖艳的血红色牡丹就开在了他的胸前。

“哈哈,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行了。”清扬脚踩着杨黑的尸体大笑,随后又瞥了我一眼,冷笑:“还不快点来帮忙,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正好趁热打铁把这件事情一次性解决了。”强忍着疼痛,我踉踉跄跄挣扎站起来,背起杨黑,走出寝室。

再次来到人工湖,清扬兴奋地跑到湖边大吼:“你快出来,你的脸我带来了!”“知不知道打扰别人进食很不礼貌,怎么又是你们!三分钟前我们才刚见过吧!”一声怒吼在我耳边响起,我转头看去,还是那个骷髅没错,只不过它的下半身已经有了一层皮。心底一阵悲戚,我知道那是陈东的皮。

“我们把你的脸,带来了。”清扬眼中带着莫名的疯狂,跑到骷髅面前。我将背上的杨黑放到地上,示意就是这个。只见骷髅用骨手捏了捏杨黑的脸,鄙视道:“他已经死了好久,皮都是不新鲜。糊弄我很好玩是吗?”

什么?骷髅的话就像一个晴天霹雳炸在了我和清扬的脑海里。没想到,和我们相处了这么久的杨黑,居然是个死人。可下一秒,我僵在原地了,按照骷髅的说法杨黑的脸不能用,那就只能再找一个。

突然,我想起了杨黑在被清扬杀死之前,冲我做的口型,“我在下面等着你”。

(六)最后的抉择

我露出一抹苦笑,现在我终于能理解杨黑说的话的意思了。可是我不甘心,我紧绷身体,做出战斗状态:“清扬,它骗我们的。我们一起联手杀死它。”可还没等到清扬回应,后脑勺一阵剧痛,我捂着头,蜷缩在地上。

我怎么也没想到清扬居然会对我下手,或许我早已经想到这种结果,只是心底一直不愿意承认。“好了,既然杨黑不行,这个总可以了吧。”清扬抱住骷髅的腿,乞求,“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没办法了。”冰冷的骨手摸上我的脸:“这个可以。”话音刚落,我浑身上下的疼痛瞬间就消失了,我疑惑地看着骷髅。

“你愿意把你的脸给我吗?”骷髅问。我一阵无语,谁会没事把脸给你。“我求求你,刚子,你就把脸给它吧,不然就是…”清扬哭着,跪在地上,抱住我大腿。那一刻,我真的想大骂清扬,为什么要牺牲所有室友,来救你。为了能让你自己活下去,就能这么自私吗!

可是看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清扬,我终究没有说出口。嘴角扯出一丝苦笑,我冲着骷髅点了点头。清扬冲着我千恩万谢,骷髅嘲讽道:“你还真好心,他可是第一时间就想要把你贡献出来的呢。”

“你不是只要我的脸吗?”我闭起眼睛,不再说话。或许我是太傻,但是我真的不想再失去清扬这个室友了。

(七)后记

当我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骷髅也已经不见了。只剩下草坪上处于昏迷的清扬,脸上火辣辣地疼,我走到湖边,水中是一张毁容的脸,我淡淡一笑,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毁了脸但是保住了命。我将清扬背回了寝室,当他张开眼睛惊恐地看着我,我心底涌上阵阵悲凉,但很快我就同情起了清扬。

“走开!骷髅,走开。陈东,不是我的错,求求你。”清扬边疯叫边跑出了寝室。我知道清扬虽然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可将会永远活在对陈东的愧疚里。而从那天起,我们的寝室就被安上了“死亡寝室”的称号。两个学生失踪,一个学生发疯,还有一个毁了容,没了脸。

学校想要给我换个寝室,可是我并没有同意,试问有哪个寝室愿意接受我。其实不换寝室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陈东,清扬和杨黑,并没有离开,还在我身边,还在寝室里。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