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浮尸风云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3 03:3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海上浮尸风云 油田宣传部的首脑一时心血来潮,把阿川发配到了滨临北海的荒野——那口离油田基地三百多公里的“津44”油井。
短篇鬼故事:海上浮尸风云

油田宣传部的首脑一时心血来潮,把阿川发配到了滨临北海的荒野——那口离油田基地三百多公里的“津44”油井。

一台大功率柴油发电机组,一架孜孜不倦的磕头虫抽油机,三位默默无闻的采油工和一望无际的漫漫荒滩,噢,还有一只无所事事的花尾巴狗,组成了这口高产油井的全部内涵。

一天一夜的北风,凄厉的呼啸夹杂着北海盐碱滩特有的寒冷和苦咸,井架旁那条窄窄的海汊河边,一簇簇日渐枯黄的碱蓬草在寒风中摇曳。面对着千里荒滩的萧煞深秋,过惯都市生活的阿川,早已把宣传采访的狗屁使命抛到九宵云外,裹紧了身上并不御寒的风衣,望着远方浑黄的茫茫天际发呆......

早饭刚过,一条爆炸性新闻,终于打破了多日笼罩在“津44”上空的沉闷和枯燥——井旁河边发现一具被海潮反冲上来的尸体!这在常人看来是晦气与恐怖的事件,却恰似给“津44”所有生灵注射了一针吗啡,连几天来一直郁郁寡欢的阿川和那只无精打采的花尾巴狗都兴奋起来!

夜间的海潮早已退去,尸体搁浅在河边的泥滩上。这是一具男尸,长时间的海水浸泡已使尸体高度膨胀,比例夸张的裸露上身与被裤子紧紧绷住的双腿,令人不由想起卡通画中四肢发达的大力水手。尸体灰白的脸上,极度泡胀的五官的已没有余地显示任何表情。几条不知死活的八爪鱼仍附着在尸体上贪婪的吸食,隐约可见的浅红色液体,顺着惨白的尸体缓缓流淌。

阿川站在岸边土坡上,他不太怕死人,或者说眼前的景象确实也称不上可怕,倒是尸体上蠕动的八爪鱼和流淌的血水使他恶心反胃,差一点把肚子里的早饭吐个精光。几个采油工围在尸体旁边,也许是平常的生活太单调乏味,这一突发事件令他们象发现美洲大陆一样兴高采烈!

“我敢肯定是海上失事的渔民”

“切!说不定是被害的日本或韩国人呢,他们的国家不就在海对岸吗”

“那可说不准,日本人有这么高的个头吗?看样子至少有一米八呢,对不对阿川老师?”年轻的学徒工小朱显得特别兴奋,他抬眼望着坡上的阿川,看来很为自己的博学和勇敢得意。

“呵呵,有道理,没准是遇难的加勒比海盗”,阿川还没从反胃中恢复过来,他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令人窒息的荒滩上难得一见的亮点,只好没心没肺的敷衍着。

“对!阿川老师说的对,有可能就是加......那个,外国海盗”,小朱激动的手舞足蹈,几天来还从没见这位基地来的四眼阿川对谁笑过,“保证是个外国人,你们看这白皮肤和大鼻子”,小朱边说边说边蹲下身子,壮着胆子在尸体脸上拍了一下。

“嗨!别惹他,当心夜里找你算帐!”看着眼前这个没深没浅的小采油工,阿川竟兴致盎然的和他开起了玩笑。

“找我算帐?”小朱一怔,朝尸体看了一眼,又瞅瞅笑容可掬的阿川那分明是纵容的眼神,这个来自乡下的毛头小伙,决意要在今天的大场面中英雄一回:“我不怕!我......我先给他化化妆,哈哈!”说着,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几根不知从哪里摸出的火柴杆,竟然轻而易举的捅进了尸体泡涨的脸颊!

“啊!......你!你干什么?”在场的人都被这学徒工的恶作剧惊呆了,阿川尚未平复的肠胃又一次翻腾起来,“你这个傻小子,你恶心不恶......”话没说完,早饭的汤汤水水终于进行了一次彻底的盘点。

当天下午,六十公里外的分局警察驱车拉走了浮尸,捅火柴杆的小伙免不了一顿装腔作势的训斥。“津44”意犹未尽的主人们仍旧在挖空心思,对尸体的过去和未来发表着各自的宏论。

入夜,肆虐的北风在茫茫荒野上发出阵阵哀嚎,颤抖的夜空中弥漫着无名的恐惧。几位采油工一改熬夜打扑克的常年习俗,默默无言的缩进被窝。那只被人遗忘的花尾巴狗在黑暗中惊恐不安的呜咽......

“阿川老师!阿川老师!阿川老师你醒醒!”,睡梦中的阿川被一阵急促的声音唤醒。

“谁呀?讨厌,怎么回事?”阿川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两手在枕边搜寻着眼镜。

“小朱不见了”刺眼的灯光下,刚刚穿好衣服的两位工友满脸的焦急和恐惧,眼神中充满了对阿川这位“基地干部”的期待和依赖。

“什么?小朱!怎么会不见了呢?那,那还不赶紧去找!”阿川手忙脚乱的寻找着衣服,他瞅一眼小朱凌乱的床铺,脑子里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午夜的千里荒原北风呼啸,深不可测的黑暗回荡着阿川和工友们的呼喊,手电筒的光柱在夜空中交叉变幻。

“小朱——!”

“小朱——!你在哪里?”

“嘘——!先别喊,你们听!”阿川突然停下脚步,......井架那边,确切的说应该是河那边,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嚎伴随着风声若隐若现,大家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恐怖!惊诧!心照不宣:是那里!是白天曾经......,一定是他!

“是小朱!小朱——!”毕竟是几条汉子,毕竟是朝夕相处的伙伴,大家狂喊着冲向河边!

三支手电筒光柱集中在一点:白天停放浮尸的地方,一丝不挂的小朱浑身颤抖的跪卧在河边泥滩中,满是烂泥的双手拍打着面颊,撕心裂肺的哭嚎令人不寒而栗!

......

数周后,小朱大病初愈,不知名的毒疮在脸上留下一个个象火柴头样的永久红斑,往日活泼顽皮的小伙子从此沉默寡言。

事发第二天,阿川又一次翻江倒海的呕吐,导致严重虚脱和胃痉挛,不得不送往基地医院。病因是......热情好客的工友就地取材,为他烧了一盘本地特色菜——爆炒八爪鱼。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