廋身俱乐部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3 02:5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廋身俱乐部 张兰雅,名字很好听,人却不如名,见过她的人都会一个个摇头叹息,真是糟蹋了一个好名字啊。
短篇鬼故事:廋身俱乐部

张兰雅,名字很好听,人却不如名,见过她的人都会一个个摇头叹息,真是糟蹋了一个好名字啊。

其实,张兰雅只是胖了一点,按她自己的话来说,她还是很美丽动人的,如果忽视她200斤的体重的话。可是在接连告白失败,被N个男人骗钱骗人后,她也开始怀疑,难道她真的已经胖到找不到真爱的地步了?她一直坚持只有一个男人不嫌弃她的体重,愿意跟这样的她在一起,那才是真爱,可是在她二十八年的人生里,她始终找不到这样的男人,得到的永远都是嘲笑和背叛。

这天,张兰雅第一百零一次告白失败了。

对方只是一个长相普通的男人,甚至身高也比普通人矮了一点。张兰雅是在网上认识他的,两个人一直聊得挺投机,渐渐地感情有了发展。张兰雅还告诉对方说自己很胖,有200斤,对方却笑着回应,没关系,他就喜欢胖子。张兰雅心想,反正他条件也不是很好,她也不挑,只要对方不介意自己的胖就行,于是,两个人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只是,当对方第一眼看见真实的张兰雅时,彻底蒙了,想好的甜言蜜语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他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满脸的愤怒,张兰雅质问对方,不是说喜欢胖子吗?不是说不嫌弃她胖吗?男人哭丧着脸,“我没想到你真的有200斤啊,以为你只是考验考验我!”

最后,不欢而散。

张兰雅喝着酒,对着我们这帮朋友讲这件事的时候,破口大骂,“难道全天下的男人都是颜控吗?难道就没有人喜欢胖子吗?连这样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男人都看不上我!”她喝着喝着就吐了,骂着骂着就哭了,我们几个朋友面面相觑,却也帮不上忙。

那天喝到最后,张兰雅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嘴里真嚷嚷着要减肥,要报复那些臭男人。我们只当她喝醉了,谁也不曾想到,后面会发生那么多事。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张兰雅头痛欲裂,她呻吟了一声,环顾着自己独住的小房,眼里渐渐湿润,“张兰雅,你看看,你都二十八了,你有什么啊,要男人没男人,要事业没事业,要家庭没家庭,连喝醉了酒,也没有人来照顾你……”她越想越委屈,不由得嚎啕大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掉,不一会儿就浸湿了床单。哭了一会,她擦了擦眼泪,慢慢爬起身打算好好梳洗一番,这次,她是下定决心了,一定要减肥,让那些臭男人看看,让他们后悔!

只是没想到,一站起身,她的身上就掉下了一张纸片,捡起来一看,是张名片,只见上面写着,环球瘦身健康俱乐部,李铭,联系电话:139XXXXXXXX。她想了想,还是没有有关于这张名片的记忆,难道是自己喝高了,喝断片了?甩甩头,随手将名片扔在桌子上,她并没有打算将它放在心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站在浴镜前,看着镜子里那张胖呼呼的脸时,她的脑海里不禁又回忆前昨天那个男人说过的话,一口一个胖子,那些话刺得她的心生疼。她紧紧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张兰雅,你就是个没人要的胖子!”那些把她甩了的男人的脸一张张地在镜子里出现,他们或笑或不屑,可是他们都是在嘲讽她,嘲讽她自不量力,嘲讽她是个胖子。她的脸越来越扭曲,长长的指甲深深地刺进肉肉却浑然不觉,她像是陷入了某种魔障中,双眼牢牢地盯着镜子 ,眼底仿佛有一团风暴在形成,突然,她一声尖叫,随手抓起梳子就往镜子砸去。“哗”镜子竟然被砸出了一道道裂缝,她的脸也也因此被分成了好几部分, “呀!”她又尖叫了一声,捂住脸,逃命一般地跑也了浴室,跌坐在地上。

她的视线又被桌子上那张名片吸了过去,她颤抖地抓起它,照着上面的数字,拔通了那个号码。“喂……”

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张兰雅,毕竟大家是成年了,都有各自的生活,虽然也担心她,但是想想,她应该可以应付的。这天,突然,QQ上亮起了张兰雅好久不见的头像,我赶紧点开,是一条消息,晚上雅筑酒吧,八点,大家聚聚。还没等我回得,头像便又变成了灰色。我有点疑惑也有点不安,这太不像兰雅的作风了,QQ上联系了大家一番,才知道,张兰雅也都给他们留了信息,一样的内容,一样的说完下线,我们几个有点担心她,都想着是不是这次受伤太严重了才会导致她这么反常。

晚上,大家一起准时赴约,只是我们都到齐了,却没有看见张兰雅的影子。正当我们以为被放鸽子打算打电话臭骂张兰雅一顿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们背后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你们别生我气啊!”我们齐唰唰地回过头,却不是张兰雅,而是一个身材火辣的性感女郎。

“你是?”我疑惑,觉得这美女有点眼熟,特别是她的声音,明明就是张兰雅的声音啊。她噗呲一笑,似乎是我们的反应取悦了她,一屁股坐下,她熟练地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这一连串熟悉的动作让她的名字呼之欲出,我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你……你难道是兰雅?”美女嫣然一笑,真真是勾人心魄啊,“怎么,你们都认不出来了?”她摸摸自己的脸,“嗯,虽然我现在的变化是挺大的,呵呵。”说着这样的话,眼里却全是满意的神色。我们讶然,实在是无法将肯前这个美女和张兰雅那个200斤的身材联系在一起,就算是减肥,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内让她脱胎换骨的吧。

张兰雅却是笑笑,不理会我们的疑惑,只说自己参加了一个廋身俱乐部,那里有着特殊的方法可以让她一下子廋下来,而且不会反弹,没有副作用。直把我们听得是以为进入了天方夜谭,我却总觉得有些不妥,也许是因为我比较敏感吧,我劝道,“兰雅,你不会被骗了吧?如果真的有这么好的地方,电视上还不大力宣传了,可是我们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个机构呀?”张兰雅轻轻一笑,魅惑至极,“没事的,小诺,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多完美啊,现在那些臭男人一个个都像苍蝇一样的赶也赶不走。”她得意地笑,我摇摇头,再也不说什么劝她的话,这个样子的张兰雅已经不是我认识的张兰雅,她是如此陌生,不是因为她变完美了,而是因为她的心变了。

那天的聚会没过一会儿就解散了,因为张兰雅在喝到一半的时候就跟着一个帅气的男人走了。那个男人我认识,似乎是酒吧的常客,还记得以前张兰雅还犯花痴地说过,如果可以和这样的男人过一夜,那是多么完美,只是那时候她还是个胖子,所以那个男人连一个眼角都没有甩过她。

没想到,成功廋身的张兰雅,竟然都不用主动开口,仅仅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勾笑就让那个男人缴械投降,如仆人一般地殷勤地买单,护送。看着他们离去的背景,我轻叹一声,也不知是为张兰雅不值还是替那个男人可惜。

第二天,报纸铺天盖地的报道了一起凶杀案,一具无名男尸被环卫工在垃圾箱发现,让人惊骇地是,这具男尸被人开膛破肚,里面的内脏都已经被掏空了,如此恐怖的死法,死者却面带微笑。即使是工作多年的法医,在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根据解剖结果,死者是活生生地被挖去内脏,也就是说,他是笑着看着自己死的。还有比这更诡异的吗?一时间,所有的媒体都在报导这件事,而我,在第一眼看到那张脸时,我就已经认出来了,是他,那个酒吧的男人。

我急急忙忙地打电话给张兰雅,想询问这件事,她的电话却一直也无法接通,我担心她也会出意外,毕竟那天他们是一起离开的。我又匆匆地赶到她家,门铃都快被按破了,还是没有人来开门。问遍了所有人,谁也没有见过张兰雅,也没有她的消息,我考虑了再三,最终决定还是借助警方的力量。

我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警方,警方开始全力搜查张兰雅,可惜,一切犹如石沉大海,张兰雅仿佛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

张兰雅消失三个月后,又一具内脏被掏空的尸体出现了,一样被扔在垃圾箱,一样带着诡异的笑,紧接着,第三具,第四具……尸体出现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警方焦头烂额,除了死者都是男性,其他方面却毫无线索。

我一直关注着这件案子,因为张兰雅一直没有被找到,我的心里一直隐隐的有种猜测,却不敢去证实。直到第七具尸体的出现,那张脸,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就是他,伤地张兰雅最重,甚至让她萌生了减肥的念头。我颤抖地拔通警方的电话,声音干涩,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发抖,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荒谬,事实却摆在面前狠狠地嘲笑着我。

张兰雅从受害者变成了嫌疑人,我告诉警方,那几个人里面有几个是我认识的,都曾经和张兰雅有过感情纠纷,警方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没想到,这一查才发现,所有的死者都曾经和张兰雅发生过关系,并且,都曾经甩了她,他们怀疑这是报复。

可是我知道这绝不仅仅是报复,如果只是报复,为什么要挖去他们的内脏,他们的内脏又去了哪,他们脸上的笑又是怎么回事,张兰雅呢,她又去了哪?一连串的疑问让我心神不宁,恶梦连连。梦里的我呼唤着张兰雅的名字,四周很黑,我很害怕,我不停地跑啊跑,忽然 ,前方一个人蹲在地上,那个背影正是张兰雅。我高兴地跑上前,正想和她诉说自己找她找的好辛苦,却只见张兰雅全身血污,她的手上一团团黑呼呼地东西,她正在不停地往自己嘴巴里塞。一阵血腥气传来,我定睛一看,那些竟然是那些人失踪的内脏,我怔怔地站在她不远处,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倒流,毫毛直立,她抬起头,露齿一笑,牙齿上甚至残留着肉渣,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滴滴嗒嗒地往下掉,她捧着手里的东西,对我说道:“小诺,你看,我现在漂亮吗?”我胃里一阵翻滚,就在这时,我猛地醒过来,一身的冷汗。我抱着自己,却再也不敢睡,那个恶梦太可怕了,我怎么也想像不出来,张兰雅会变成这样。

我也曾怀疑过张兰雅说过的那家什么瘦身俱乐部,可是找遍了她家也没有找到关于俱乐部的丝毫线索。而警方也没有在本市找到任何关于俱乐部的信息,案子陷入僵局,我也陷入迷局,我开始绝望了,也许,张兰雅再也不会回来了,即使她回来,那她还是张兰雅吗?

半年后,因为不再有新的尸体出现,这件案子渐渐被人淡忘,只有我,还记得,因为我的朋友因为它变成了嫌疑人,被全国通辑着。

再后来,我认识了一个普通的男人,他什么都很普通,唯独对我很好,经历过张兰雅的事件后,我对男人再也没有好感,我什么也不要求,只求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在我的婚礼上,我所有的同学死党都来了,唯独那个位置空着,那是我留给张兰雅的,我们曾说过,一定要参加彼此的婚礼,不管她还在不在这个世上,也不管她会不会来,我都想给她留下那个属于她的位置。

在朋友们起哄,我和新婚老公疲于应付的时候,我的眼角似乎瞄见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巧笑倩兮,亭亭而立,一如几年前我见她的最后一面。我看着她红唇轻启,我的眼泪掉落,我看得懂,她在说——祝你幸福!

想细找,人群里哪里还有她的身影,我不确定究竟是我眼花还是她真的来了,我只是在我的婚礼上哭成了一个泪人,而我的老公手忙脚乱的替我擦眼泪。

我不知道张兰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相信她会做出那些可怕的事,我只奢望有一天,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喝酒,她还是那时候的开朗女孩,即使胖了一点,可是她很善良可爱。

地底一处我们不了解地世界,一个黑影轻笑着对另一个身形瘦小的人说道:“回来了,感觉怎么样?我早说过,从你加入我们的那一天起,你就已经不属于上面的世界了。记住,你是属于黑暗的,再也回不到阳光下了。嘿嘿嘿。”阴森的笑声在洞内回荡,身形瘦小的人却并不说话,死一般的沉默。那个人也不恼,还是轻笑,“好了,我们的王饿了,你该去寻找猎物了。”

瘦小的人顿了顿,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只微微晗首,转身离开,快走出洞口时,一丝微风拂过,掠过她黑色的大斗篷,露出了那张愈加精致的脸,那是——张兰雅!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