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纱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3 00:2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嫁纱 这个小区的三单元五层楼五零二房间内,姚诗和宋嘉坐在沙发上。姚诗在捣弄她的笔记本电脑,宋嘉在看电视。
短篇鬼故事:嫁纱

这个小区的三单元五层楼五零二房间内,姚诗和宋嘉坐在沙发上。姚诗在捣弄她的笔记本电脑,宋嘉在看电视。

宋嘉是姚诗在高中学校里认识的,那时她和别的女生打架受了伤,被姚诗遇到,她怕回家被父母看到会骂,姚诗就把她带到自己家养伤,她在姚诗家一呆就是半个月,姚诗的妈妈变了像给她做好吃的,宋佳夸姚要妈妈厨艺好,经常找机会到姚诗家蹭饭。

宋嘉和姚诗天天形影相随,一起上学放学,一起散步,一来二去成了姐妹,感情好得不得了。高中毕业后,她们俩便一起到这座城市来工作。在这里。她们遇到了彼此的另一半,南宫洛和曾伟。

“叮铃~叮铃~”

门铃响了,姚诗抬了下眼皮,对宋嘉说:“嘉嘉去开下门,我这在传文件呢。”

宋嘉就起身去开门,一个带着黑鸭舌帽的快递员站在门外,他用职业语气礼貌地问:“你好女士,请问姚诗女士住在这里吗?”

“是的。”

“这是她的快递。”

快递员递给宋嘉一个包裹就离开了。

姚诗喜欢收集些由古服改做的现代服饰,不是在网上淘就是去一些老店收集,所以隔两三个月会有包裹寄来宋嘉也不奇怪。

宋嘉重新坐回沙发,把快递扔给姚诗:“这次又收集的是什么?”

姚诗关掉电脑,娇笑道:“你猜?”

宋嘉想了想说:“绣花鞋?”

姚诗摇摇头。

“那是什么?快告诉我嘛。”

姚诗扯开包装袋,从里面拿出一件红色的婚纱,慢慢的抖开。这件婚纱很美,蕾丝的披肩,及地的长裙,从腰部往下敷着一层薄薄的轻纱,轻纱掩盖的裙摆处绣着几朵深红色的牡丹。优质的材料,精美的做工,世上最美的婚纱也不过如此。当初选中它的时候,姚诗就喜欢得不得了。

“婚纱?”宋嘉看了,好奇地问,“诗,你要和南宫洛结婚了吗?”

姚诗喜滋滋地摩挲着婚纱,点点头算:“这不是一般的婚纱,这是用古式嫁衣和现代纱料改做成的。”

“嫁衣?死人的东西?”

“才不是。”姚诗瞪了宋嘉一眼,“听那个店主说,好像是从她祖奶奶嫁衣上裁剪后一些部分改做的。““你在哪买的?”

“一家很小的服饰店。”

“什么服饰店?”

“好像叫什么古灵馆。”

“古灵馆?”宋嘉惊呼,“这个名字听着好怪异。”

“有吗,我觉得这店名起的蛮新奇的。”

“那嫁衣的部分是她祖奶奶死后剪下来的吗?”

“不是,店家说是他祖奶奶亲手剪下来的,他一直保留着。”

“那他祖奶奶死了吗?”

“当然死了。”

宋嘉摆出一副拒人三尺的表情,那表情好像在说姚诗死人东西都要。

看着宋嘉一本正经的样子,姚诗噗呲一声笑了:“嘉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迷信呀,就算是死人嫁衣,也是保留下来的,不是从死人墓挖出来的。”

“如果用死人嫁衣改做婚纱,穿上他会遭到怨灵缠身,不出三天会死的很惨。”

姚诗拿起一个抱枕丢向宋佳,不满的抗议:“你别说死人好不好,多不吉利。”

“叮铃~”

“一定是洛回来了。”

姚诗站起身,脸上因兴奋变得红彤彤,她打开了门,但是门外却空无一人,她伸出头四下看了看,确实没人。那谁按的门铃呢?

外面的空气突然变冷,一个声音飘进姚诗的耳朵里:’穿上我的嫁衣,你活不过三天。”

这是哪来的声音,听着好恐怖,姚诗关上门,问宋嘉:‘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啊,什么声音?“

”就是一个很恐怖的声音再和我说,穿上她的嫁衣,我活不过三天。“

”你发生么神经,我刚才只不过说笑的,这会你又当真的。“

”刚才我真的听到了。“

宋嘉不以为意:”好了你是神经太过敏了,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宋嘉从茶几上拿过一个桃子啃猛啃几口,含糊不清地姚诗:”你和南宫洛日子定在那一天?“”这个月末,到时你要来喝我喜酒呦。“”一定。““对了,你有没有听说一件事,我可是听阿伟说了。”

“什么事。”

“就是——”宋嘉故意拖长音,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你家南宫洛跟他公司的女秘书田馨走得很近。”

姚诗听了不以为意:“怎么会呢,再说南宫洛只不过是一个小职员罢了。”

“我劝你你好是小心为妙,男人靠的住,母猴会上树。”

姚诗被宋嘉俏皮的哲理逗得咯咯笑,姚诗就喜欢宋佳这一点,总是能把气氛活跃起来。

天渐渐黑了,她嘱咐姚诗管好门窗就告辞离开了。

客厅只剩下姚诗一个人在客厅里,墙上的钟在旋转着,已经十点了。

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她趴着猫眼向外看,看是不是她的南宫洛回来了,但每次都失望的退回来。

这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姚诗的手机,她拿过看了看,屏幕上显示,来电者是南宫洛。

“喂,洛。”

“诗,我哥们今天失恋了,我陪他一会,晚点再回去,你不用等我了,先睡吧。”

“好的,注意身体。”

南宫洛没再说什么,道了句晚安就挂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越来越晚了,姚诗感觉到困意袭卷而来,她在洗手间里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就躺在床上。她打了个哈欠,慢慢的进入梦乡。

夜很静,静的只听见晚风吹动着窗帘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姚诗迷迷糊糊仿佛听到一阵歌奇怪的沙沙声,紧跟着又是一阵脚步声。

姚诗觉得自己身体变轻了,飘了起来,飘到了床的上空。

姚诗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发现房间的灯亮着,沙沙声和脚步声都不见了。

一阵哭声又响起来,她看到宋嘉阿伟以及南宫洛都站在她的床前哭泣,她们怎么了?

她们怎么了?

姚诗飘过去看,发现床上躺着另一个自己,穿着那件婚纱,隔着头纱可以隐约看到“自己”嘴巴大张,已经七窍流血死了。怎么会这样?

她大声对着宋嘉他们大声呼喊,可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而他们像没看见自己一样,根本对她不予理会,继续在那哭。姚诗伸手想去拉宋嘉的胳膊,但是手却从她的胳膊穿了过去。

她死了吗?

身边一丝凉意,姚诗看见床上的尸体对自己诡异一笑,用淌满血的嘴说:“咯咯咯,穿上我的嫁衣,你活不过三天。”

姚诗尖叫着一下子坐了起来,房间的灯也随即亮了起来。她感觉自己全身敷着一层冷汗。

“诗,做噩梦了么?你看你,满头是汗。”

南宫洛走过来拿出纸巾,为她擦了擦。姚诗激动的抓住她的手,心有余悸地说:“我梦见………我梦见我死了,穿着那件婚纱死的。”

“什么婚纱。”

姚诗这才想起,她还没给南宫洛看过那件婚纱呢。

“你等着,我给你拿过来。”

姚诗从客厅拿过包裹打开,拿出那件红色的婚纱,在南宫洛的面前摊开。

“这是我前几天买得,好看吗?”

“很美,我的媳妇穿什么都美。”

“油嘴滑舌。”姚诗给了他一拳。

南宫洛搂着姚诗,让穿上那件婚纱给他看看,姚诗吻了他一下脸颊,反正她是为他而买的。

姚诗穿上了那件红色的婚纱,一股凉意掠过全身。姚诗想是夜晚凉的缘故吧,摇摇头,顺手把头纱盖在头上。洛见了,抱起我开心的转起了圈圈,嘴里说道:“诗,你穿嫁衣的样子好美。”

他们俩双双跌倒在床上,南宫洛吻了吻姚诗的唇,他炙热的眼睛看着姚诗:“诗,给我好吗?”

姚诗明白他的意思,红着脸断然拒绝了他。但是南宫洛不断恳求让姚诗的心软了下来。

姚诗终于体会到为什么有那么多女孩在婚前就把自己交给爱的人,不是因为随意,而是因为爱。爱他,什么都愿意为他做,哪怕把自己交付给他,不会去想任何后果。

那晚,床单上染上了姚诗初次的血迹,姚诗感到很疼,但也很幸福,姚诗知道她是南宫洛的人了。

那晚她睡得很甜。

姚诗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南宫洛从厨房回到房间,见姚诗醒了,俯身吻了下她的嘴唇叫她起床。

姚诗感到很幸福,她搂着南宫洛的脖子撒娇:“你碰了我以后,还会不会要我。”

南宫洛深情的回答:“会的,你以后都是我的人了,我会加倍疼你,就算我死了,也不会离开你。”

吃过早饭,南宫洛就上班去了。

姚诗则在厨房收拾碗筷,回到客厅的时候,她看到南宫洛的手机落在了茶几上,看来该给他送一趟去了。

姚诗出门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南宫洛工作都地方。

姚诗进了工作大门,来到办公室门口,发现南宫洛的门没锁,她悄悄往里面看一眼,只见南宫洛和他们公司最性感的女人田馨笑眯眯的说话,田馨还时不时对他耳语什么,样子别提又多亲热了。

姚诗转身往回走,她的心很凌乱,她不断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朋友而已。

但是她一想起有人跟她说有看见田馨跟南宫洛一起逛街,她的心又微微的疼。

姚诗回到家里,翻来覆去的想,最后决定先观察观察再说。

如果他真的背叛了自己,她会转身离开,至于活着离开还是死了离开,她没想好。或许到时候回会答案吧。

夜晚又悄悄的来临了,像洒下来的墨汁一般。

九点一刻了,南宫洛又没准时回来,最近一几天他总说在加班。

姚诗决定测测他,她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南宫洛才接了。

“喂。”他的声音比较冷,是厌倦她了吗?

“洛。”

“怎么了?诗。”

“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边南宫洛沉默了一下,才慢吞吞的回答:“等会我就回去了。”

南宫洛那边,依稀传来女人的声音。

“穿上我的嫁衣,你活不过三天。”

姚诗的心里咯噔一下,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掉电话的。刚才那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好像在哪听过。姚诗努力的想了想,忽然她眼睛一亮,跟宋家聊天的时候这个声音响过一次,在她开门的时候响过一次,在她做梦的时候又想过一次。姚诗觉得全身很冷,那个声音是来自另一个空间吗?她摇摇头,不可能,世界上哪有鬼,或许是宋嘉和南宫洛的恶作剧呢,她记得这声音第二次响起的时候宋嘉把她拉了回来,是怕她看穿吧。

姚诗决定去找南宫洛问问,她穿好衣服下了楼。她想弄清楚,南宫洛他们到底搞什么名堂。

一股阴风划过,姚诗觉得很冷。她的右眼皮在跳,似乎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姚诗。”

突然有个声音在叫自己,姚诗转头看了看,她发现田馨马路对面叫她。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姚诗就走过去,走到马路中间的时候,一亮小轿车突然窜了出了,姚诗被重重的撞飞了。

在她落地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她看见南宫洛焦急的奔过来,他的背上趴着一个长发的女人。

南宫洛紧张的抱起姚诗,把她放在副驾驶,飞快的开车向医院开去,丢下田馨一个人站在那幽怨的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嘴里恶狠狠地道:“姚诗,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

她没有注意到,一个红色的身影从南宫洛离去的地方飘过。

姚诗醒来的死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南宫洛就在自己旁边,宋嘉和阿伟也在。

“诗,你真是吓死我了,还好医生说你只是受了点伤而已。”

姚诗扬起嘴角:“我这不是很好吗?”

南宫洛也问:“诗,你昨天跑出去干嘛了。”

姚诗的表情暗了下来,她反问南宫洛:“你昨天干嘛去了?”

南宫洛叹了口气,带着几分忧伤的回答:“我那个失恋的朋友自杀了,我最后去看看他。”

“那昨晚的女人是谁?”

“没有女人呀。”

“可是昨晚明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病房里忽然刮进一阵阴冷的风,姚诗的全身在打颤,病房的门关得好好的,怎么会有风刮进来?耳边传来沙沙的声音,像是什么布料摩擦着地面。

姚诗问南宫洛他们:“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宋嘉回答:“没有啊,要是你是不是神经过敏了?”

姚诗的神经都进蹦起来,沙沙的声音清晰地传进耳朵,接着又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们听,还有高跟鞋的声音。”

南宫洛奇怪的看着姚诗,仿佛她在讲故事。

耳边除了沙沙声和高跟鞋的声音,还多了一阵笑声,很凄惨的笑声。笑声过后,姚诗听到一个声音说:“穿了我的嫁衣,你活不过三天。”

姚诗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没人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在南宫洛的背上,趴着一个头发长长的女人。确切的说是女鬼,她的头发几乎盖住了她的整个脸,只露出一只眼睛,眼睛是红色的,跟她身上穿的婚纱一样的颜色,那婚纱的样式和姚诗的一样。那种血红的眼睛同盯着姚诗,姚诗的心脏狂跳,嘴巴大张,但发布出一点声音。

女鬼的头发开始变长,长的一直延伸到姚诗的床上。黑色的发丝紧紧地裹住了姚诗的脖子,女鬼张开血琳琳的大嘴:“穿上我的嫁衣,你活不过三天。”

“啊——”

不信你看看你的身后———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