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杂志社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23:2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恐怖杂志社 1 不许超过十二点 如果说什么才是女人最梦想的职业的话,那我想一定会是和时尚有关。如果再说什么是时尚行业里面要女人着迷的职业的话,那我想一定是时尚杂志吧。
短篇鬼故事:恐怖杂志社

1 不许超过十二点

如果说什么才是女人最梦想的职业的话,那我想一定会是和时尚有关。如果再说什么是时尚行业里面要女人着迷的职业的话,那我想一定是时尚杂志吧。

每天可以接触无数顶级的奢侈品,并且时时刻刻都那么的美丽,这些要一个女人想一想都会浑身发抖,热血沸腾。

而林月就是这样一位幸运的女性,大学毕业的她所学的专业和时尚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但是她却如此幸运的来到了《Coco》杂志。

那是一本顶级的时尚杂志。

其实林月能够来到这里除了幸运以外,和她的穿着也有着不小的关系。她从小就是一个时装狂热分子,而今天,她终于可以来到自己从小就喜欢的杂志做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了。

只不过这家杂志社的规矩真的很奇怪,对于时尚杂志来说加班到一两点是经常的事情,甚至有时候可能会一个晚上都要加班。但是这里从主编到前辈全都警告她12点后必须离开公司,换句话说就是加班不能超过12点。

不过林月并没有在意前辈和主编的话,心想也许是加班猝死的人太多了所以才这样吧。

虽然林月是一位编辑,不过按照职场规定第一个星期来说员工的工作都不会太多、太累。所以自然林月前一个星期也没有加班。

但是从第二个星期开始林月的工作就渐渐的多了起来。

于是林月也开始了每天晚上加班,只是每次只要快到十二点主编就会催促着所有人离开。而有次林月向主编抱怨这样工作进度会延迟时主编竟然说道:“做不完就明天做好了,总之加班不许过十二点。”

听到主编这么说林月真是哭笑不得,她不知道是主编人好,还是主编胆小。只是一想到主编那严肃的表情,林月便不敢再多说一句了。

而这天就在林月加班到快要下班时,她突然感到肚子一阵疼痛。而当她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包括主编在内的所有人都走了。

此刻的时钟正好快要十二点,林月想反正都快十二点了还不如把手头的那一点点工作做完再走好了。反正只要自己不说主编不就不会知道了吗。

想着林月便坐了下来,而就在她聚精会神的工作时,杂志的内容却发生了变化。

只见Van Cleef &Arpels的珠宝变成了一个个的人头骷髅,而那些骷髅此刻竟然咧着嘴在笑,他们的嘴里还流淌着红的发黑的鲜血。

而miumiu的服装变成了一件件带血的皮草,而那些皮草俨然不是动物的皮毛,因为从外表看起那是一件件的人皮!

模特此时也变成了失去皮肤的人,其表情有的是在享受,而有的却显得那么的痛苦。看样子都不知道是死是活。

穿在模特脚上的Azzedine Alaia的高跟鞋此刻也早变成了死人的骨头制品,自然,那些国际知名的化妆品里面装的也就是脑髓和鲜血了。

看到这一切林月吓得连尖叫都忘记了,直到过了好久她才反应过了,随即便是一声惨叫。

此刻的林月只想要快点逃走,只不过过度惊吓已经要她站都站不起来。她只能在地上缓缓的爬行。

而当她来到门边的时候,门竟然被人推开了。而推开门的人看打扮似乎是来上班的,每个人都穿着昂贵且奢华的名牌。

只是所有人都长着一张一样的脸。那是一张没有皮肤,只留下血肉的脸!青色的血管贴在脸上,好像还在一跳一跳的。

而再看他们的手也是一样,这样想来他们全身的皮肤应该都已经失去了。

林月此刻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怪物”从她眼前走过,然后坐在本应该是她们坐的位置上。

2 惊魂

不过所幸的是那些“怪物”并没有发现林月,林月心想只要一到天亮他们就会消失了吧。

突然,其中的一个怪物说道:“你们快看那里啊。”说着便指向了林月。

看着步步走近的怪物,林月吓得晕了过去。但是那怪物似乎并没有看到林月,而他所发现的则是一枚Chanel的胸针。

“醒醒•••醒醒••••”一个声音在林月的耳边响起,林月睁开眼一看,是自己的同事兼好友夏琪。

夏琪带着关心的口吻说道:“你怎么在办公室睡着了啊,这样会感冒的啊。”此刻的林月正坐在自己的桌子上面,而眼前的杂志也早就恢复了正常。

但看到夏琪林月还是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这•••这•••这里有鬼!”

“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鬼呢。”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原来是杂志的主编站在后面,接着主编又说道:“你昨天晚上过了十二点应该还在这里加班了吧。”

林月看着主编严肃的脸说道:“对•••对不起•••”林月本以为主编会狠狠的责罚自己,可谁想到主编却只是说了句以后不许加班到那么晚就没说什么了。

虽然说主编的表情还是如往常一样,但是她的口气听起来却好像是在隐瞒和害怕着什么,难道这个杂志社里面真的有什么秘密吗?

所以林月想从夏琪的嘴里问出什么来,但是关于这件事,夏琪的解释却只是林月太累了,所以出现了眼花,而至于为什么过了十二点不许加班,其解释就是害怕出现因为过度劳累而导致员工猝死的情况。

但是林月却深信自己没有看错,所以她决定晚上再看一次清楚。

到了晚上的时候,林月装作是离开了,其实却是偷偷的躲在厕所里面。等到所有人都在11点57的时候离开了,林月便立马拿了一本杂志躲进了放杂物的大柜子里面。

当时针再一次的指向12点的时候,杂志的内容再度发生了变化,上面的名牌再次变得无比的恐怖,而上次的那些怪物也又一次的走进了杂志社。

接着便是和上次一样按照各自的位置坐了下来,坐下来后便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偶尔会有人去茶水间冲些咖啡什么的,但是仔细看的话那根本就不是咖啡,而是鲜红的人血!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只看见那些人就好像下班似得走出了杂志社,而当他们一走,林月便立马也跑出了杂志社,甚至连撞到人她都没说一句对不起。

林月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很显然那些东西并不是人。而面对这种恐怖的地方,林月一分钟也不想待下去了,她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就返回了杂志社,她要去向主编辞职。

一进办公室林月就挨了主编的一顿臭骂,原来林月当时撞到的那个人就是主编。

面对着主编如同机关枪一样的说辞,林月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我要辞职。”

主编猛地一下楞了,过了一会才说道:“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这份工作?你跟我说要辞职。”

“是的,做时尚是我的梦想,可是我更想要好好的活下去,这杂志社有鬼!”林月说道。

听见林月这么说主编不屑的说:“这世上哪里会有鬼,我说了是你当时看错了。”

林月知道自己主编是不会承认的,她便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昨天晚上躲在这里看了一晚上,我看的清清楚楚。”

“什么!你昨天竟然躲在了这里!”主编几乎是脱口而出,她此刻的表情甚至显得有点慌张。不过随即她又马上恢复了本来的模样道:“竟然你真的想走,那好吧,不过你没过试用期,所以你没有工资。”

这时候林月哪里还会在乎有没有工资,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要命的地方。而当她走出主编大门的时候,耳边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主编的声音:“唉•••好好的听话不好吗?这下子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呢。”

3 找上门

晚上的时候,林月一个人在自己租住得房间里面想着主编的话,她始终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她想的越多,脑袋就越疼。

林月一蒙被子就睡了下来,迷迷糊糊之中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那是高跟鞋的“咯咯”声,除此之外还有打印电脑的声音。

“谁啊,大晚上的。”林月一把坐了起来,可她坐起来后哪里是在自己的家中,这明明就是自己上班的地方。而她眼前的人又哪里是她的同事啊,分明就是那群怪物啊。

其中一个脸上还留着蛆虫的怪物好像在骂人,听她的意思似乎是对于杂志的内容不满意,看样子应该是个主编。

突然那个“主编”好像看到了林月,她指着林月说道:“你在这里偷什么懒?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你可以给我走。”

林月当然不想干,只是看到这样的怪物她哪里敢说出自己的真实愿望啊,她只能像一个小员工似得唯唯诺诺的给那位“主编”道歉。

那“主编”看林月态度还算不错口气便变得稍微柔和了一点,接着她又说道:“你穿的这是什么衣服?是做时尚的人吗?街边卖菜的老太太都比你会打扮。”的确,林月此时穿的是一件睡衣。

“主编”摆了摆手,叫人拿了一套衣服来,那是一套miumiu的粉红色波普斑点连衣裙,还有一双prada的高跟橘色凉鞋。林月不敢多说什么立马穿上了那套衣服,然后在那位“主编”的指点下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进行着自己的工作。而她是负责时装的编辑,虽然说那些怪物穿的是人的衣服,可杂志的内容那真是给鬼看的,上面那没有皮肤的模特看起来不止恐怖,还无比的恶心。而那一件件的衣服竟然还有的是蛆虫做的,看到这一切的林月差点吐了出来。

好不容易天亮了,那些怪物似乎也要下班了,只见那“主编”像是催促般的说道:“快点,工作没做完的人也不要留下了,没做完的事情我们可以明天再来做,但是千万不可以加班超过八点,知道吗?”

“这规矩和自己上班的杂志社真是一模一样啊。”林月在心中说道。不过此刻的林月可是一点都不想加班,她立马像是兔子般的跑了出去。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说那些怪物没有伤害自己,但是和那样恐怖兼恶心的东西做那样的事,还不如杀了她呢。

转念一想自己的主编可能知道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立马再一次的折回了杂志社。

一进杂志社她二话不说的冲入了主编的房间,立马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求求你告诉我。”此刻林月都快要哭出来了,而主编似乎已经料到林月会来找自己了,她示意林月坐下,接着又亲自给她冲了一杯咖啡。

主编看了看林月,又喝了一口咖啡,接着才不慌不忙的说了起来:“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许你们加班到12点的原因啊。”

4. 鬼也是需要时尚的

林月不懂主编的意思,立马摇摇头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主编接着说道:“你爱美吗?”

这个话题让林月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实在想不出来这和爱美有什么关系。

主编见她一脸的疑惑便继续说道:“人都是爱美的,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是好看的。那么对于爱美之人来说,时尚,是必不可缺的。同样,人爱美,自然鬼也爱美。所以在鬼界也有时尚圈、杂志社等。而你看到的,其实就是鬼的世界里面的时尚工作者。”

“为什么我们杂志社会遇到这些!”林月说道。

主编笑了笑,说:“其实鬼的世界和我们人的世界是一样的,包括他们的地理位置。我们这栋大厦在人间是时尚的,在鬼界也是时尚的。那么作为一本顶级的时尚杂志来说,这里无疑是最好的地方。而对于鬼来说也是这个道理啊。”

天啦,林月怎么也想不到世界上面竟然还有这这般荒唐的事情,要是在以前她估计一定以为说这话的人是个疯子,可是当她亲眼见证了这些以后她只希望自己是在做梦。

“那这和十二点不能加班有什么关系啊。”林月问道。

“那是因为十二点后是他们用这间杂志社的时间的啊,我们和他们是有协议的。”

鬼竟然和人有协议,听到这里林月兼职有点哭笑不得了,但是一想到自己被鬼叫去做事,林月全身就一阵阵的发麻。接着林月又问道:“那为什么她们会来找我,又为什么她们看起来是那么的恶心啊,她们••她们••她们是时尚圈的,不是应该打扮的好看点吗?”林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硬是说一句这样的话来评价她们的长相了。

主编很快就把咖啡喝完了,她看着空的咖啡杯说道:“她们找你是因为你偷看了她们两次,因为这样她们错把你当做鬼了,至于她们的样子嘛,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流行,可能在鬼界那样是种时尚吧。”

“那我应该怎么办啊,我不想再去那种地方看到那种东西了。”林月此刻也顾不得时尚不时尚了,她只想快点解放,快点离开那些怪物。

"这个••••“主编似乎有点为难,接着她又说道:“唉•••谁叫你当时不听我的呢,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一听到这里林月立马大声的说道:“如果你事先把事情告诉我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你怎么可以这么的不负责任啊。”

此时的林月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她的情绪就好像是被火烧过的玻璃,只要轻轻一下就会立马碎掉。而听到她那么说主编似乎也觉得自己有这个责任,她勉勉强强的说道:“那好吧,我会给你想出一个办法的。”

5. 好奇害死猫

在忐忑不安中林月度过了一天,直到快晚上了主编也没有打来电话,她心想对方不会是忽悠自己的吧。而正当林月准备再去一次杂志社的时候主编的电话就响起了,只见主编说要想解决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向鬼辞职。因为那些鬼目前还不知道林月是人,所以只要她辞职那应该就没事。

听见主编这么说,林月立马写了一份辞职报告。而当12点过后,林月便在主编的目送下走进了那家杂志社。

对于林月的辞职,鬼主编感到很奇怪,她说道:“她们全都羡慕我们,甚至想成为我们,而你在我看来也是很有天赋的,可你为什么想要离开呢?”

林月此时只想快点走,也没有心思和对方多说什么,只能胡乱找了个理由说是自己实在不想干了什么的。虽然鬼主编再三挽留,但是面对林月强硬的态度也只好放手,最后要她去结算工资然后走人。

当林月辞职走出大门的时候她感到无比的轻松,她看到主编还在等待着自己她觉得有点感动,而当她走近主编的时候才发现主编脸上的皮肉竟然一点一点的在往下掉,恶臭从她身上传来,而她脸上更是显出了白骨,此时的她竟然还用着一种不知名的虫子来为自己贴假睫毛•••••

面对这一切林月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便不省人事了。

••••••

在医院的病房里面,主编对着林月的父母叹了口气道:“这孩子是我最喜欢的编辑,也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我的位置迟早是她的。可这孩子就是不听我的话,非要去看什么人的样子。我们是鬼,怎么可以去看人呢?这下好了,这傻孩子被人吓得不清,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可以醒来啊,唉••••”

在场的除了主编还有着林月的父母、朋友、同事,而所有人都没有皮肤,有的人身体是血淋淋的露出了肌肉和血管,还有的则是身上到处都是清晰可见的白骨和跳动的内脏。

而此时睡在病床上的林月,在她那没有皮肤只有肌肉的脸上还在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好像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