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的味道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23:0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心动的味道 (一)教室里的鬼 正在教室里好好写作业的晓敏,突然皱紧了眉头,因为她闻到了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就好像是什么东西腐烂到极致的味道。
短篇鬼故事:心动的味道

(一)教室里的鬼

正在教室里好好写作业的晓敏,突然皱紧了眉头,因为她闻到了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就好像是什么东西腐烂到极致的味道。

晓敏转身朝后,她想要问问后面坐着的男生,是不是哪里厕所水管漏了。但她却震惊地发现原本坐在身后的男生不见了。准确的来说,是教室里所有的学生不见了。偌大空旷的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

晓敏害怕地收拾书本,她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教室里安静得有些可怕,突然,凭空而出的“滴答,滴答”声,拉紧了晓敏的神经。那是水珠撞击到物体上的声音,在哪里?晓敏四下张望,忽然,她感觉头上一凉,伸手一摸,指尖上的黏腻感,差点就让她放声大叫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到了极点,晓敏做了一个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动作,她放下手,然后将刚才沾到液体的手指,放到口里吮了一下。一股甜腻的味道霎时充斥了整个口腔,晓敏赶紧吐了吐舌头。

“味道好吗?”冰冷嘶哑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晓敏愣在原地,瞪大双眼,僵硬着抬起头往上看。一个人像一只巨大的壁虎正趴在天花板上,他的眼睛幽幽地盯着晓敏,就像狼一样闪着幽绿的光芒。

“你…你是谁?”晓敏颤抖着声音问。那人并没有再回答晓敏的问题,而是嘴角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笑容越来越大,那人的嘴角已经被撕裂开来,鲜红的液体滴落到晓敏的脸上。惊吓过度的晓敏呆愣愣地看着那人。

那人的五官已是极度扭曲,从撕裂的皮肉里还能看到一条条血管和白色的骨头。“啊!”终于再也忍受不了的晓敏,闭起眼睛,尖叫了起来。

“同学,你没事吧?”衣服被人拉扯,晓敏慢慢睁开了眼睛,问她的人就是刚刚坐在身后的男生。晓敏扫视了一圈教室,哪里还有那个怪人。同学们纷纷对着晓敏指指点点。晓敏脸上一红,抄起桌上的书跑出了教室。因此,她也没有注意到那个男生嘴角扯出的那抹诡异的笑容。

回寝室的林荫小道上。

难道教室里发生的一切是梦?晓敏甩了甩头,刚刚的感觉很真实,应该不会是梦,但为什么自己一睁眼原本不见的同学突然出现了呢?

算了算了,明天去问问表姐吧。晓敏有一个和她长得很像的表姐,叫晓哀。她精通五行八卦和奇术,是个高人。但是一年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她表姐每天用面纱遮住自己的容颜,就算在家里也不例外。

本着这样的想法,晓敏安下心回了寝室。但她不会知道,她这一去问,问出了件大麻烦。

(二)表姐晓哀

翌日一大早,晓敏就跑到了表姐的宿舍。敲了几次门,终于打开了一条小缝隙,晓敏立马就着缝隙闪进了寝室。

晓敏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一碗漆黑的药汁递到她的面前。看着面前态度决绝的表姐,晓敏无奈接过碗喝了下去,边喝边哭丧着脸,她从来就没有喝过这么难喝的东西。终于晓敏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而站在她对面戴面纱的女生则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伴随着晓敏的呕吐,一团团黑色的絮状物也从她的口中争先恐后地出来了。晓敏一看自己身体里居然会有这么恶心的东西,立马吐得更欢了。

“好了,别吐了,告诉我你昨天发生了什么?”晓哀坐到床铺上,一边画符纸一边冷淡地问。晓敏努力克制呕吐的欲望,将昨天发生的事,一字不漏地告诉了晓哀。听完晓敏的话,晓哀讽刺道:“鬼滴下来的东西,你都有胆子吃,我该恭喜你还没死吗?”晓敏惊出了一身冷汗,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就这样舔了那液体。而且还觉得味道不错。事后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反而将它慢慢遗忘了。

“表姐,你救救我。”晓敏哭着抱住晓哀的大腿,她不想死,她还没享受过她的大好人生呢。“今晚,我要捉鬼。”晓哀边说边从床头拿出一个黑袋子。“姐,这是什么?”晓敏疑惑地问。“炕灰。”晓哀淡然道。

原来人鬼两重界,一般情况下鬼犯不着人,人也看不到鬼。除非是怨气极重的孤魂野鬼才会自愿现行害人。但是在一般情况下,人还是见不到他们,所以要用炕灰,是因为这东西本性属木,经火锤炼,产生土性,五行有三,正是让鬼现形的好东西,远比那些法家用的灵符之类的道具实用多了。

夜未央。

晓敏坐在角落哈欠连天,她不懂表姐为什么这么肯定那鬼今晚会来,就在她忍不住想打瞌睡的时候。在她旁边打坐的晓哀突然睁开眼睛,沉声道:“它来了。” 晓敏的瞌睡虫一下子都跑走了,她缩着脖子瞅,却什么东西也没看到,寝室里除了床就是桌子,哪有什么鬼的踪迹。她悄声问:“姐,在哪儿呢?”

晓哀没有回答晓敏的问题,而是从身旁的黑袋子里掏出一把灰,洒向寝室中央。不一会,一个男生半漂浮在寝室正中,晓敏定睛一瞧,大惊失色,这不正是昨天坐在自己身后的男生吗?

(三)张海

“没想到你居然会找人对付我。”男生看着晓敏冷冷一笑。晓敏还来不及反驳,晓哀抢先回答:“如果不是你先害她,我也不会如此。所以你是想主动投胎,还是我送你去。”晓敏有些疑惑地看着晓哀,她要是没听错的话,晓哀的声音里带着一些颤抖。

男生并没有看向晓哀,而是透过她看向了她身后的的晓敏:“你总是这样,傻姑娘,一出事就知道躲起来。”晓敏疑惑起来,她总是这样子吗?看这说话的语气应该和自己很熟,但自己却并不认识他,见也没见过。

“够了!张海!”这次晓敏听清楚了,晓哀的声音里不仅有哭腔还带上了悲伤。晓哀双手结印,嘴里念念有词。张海面上狰狞,像一只野兽趴在地上,打算找准时机,攻击晓哀。可是,晓哀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一个巨大的五芒星阵,突然出现在寝室地面上,而张海就在五芒星阵的最中央。

随着晓哀咒语念得越来越快,五芒星阵发出了刺眼的白光。晓敏赶紧闭起眼睛,而阵中的张海则是满脸痛苦,终于他忍受不住,撕心裂肺地吼叫起来。

晓哀心下一颤,手上的动作一停,白光渐渐散去。张海看准时机,立马飞身跳出阵法,朝着晓哀冷冷一笑。

“表姐,他…出来了。”晓敏惊恐地尖叫了起来。晓敏低下头,让发丝遮住自己的眼睛,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眼里的泪水。“其实,我很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张海一边举起伸长指甲的手,一边朝着晓哀慢慢走去。

晓哀深吸有一口气,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符咒,对准张海:“你如果再靠近,我保证让你魂飞魄散。”张海一语不发,只是冷冷地盯着晓哀。晓哀被张海的目光,吓得倒退了一步。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女声:“姐,如果你下不去手,就让妹妹来帮你吧。”

(四)最后的真相

晓哀不可置信地盯着贴在张海身上的符咒,晓敏狞笑用尽力气按着晓哀的手。晓哀终于被张海的痛呼所惊醒。她一把挣脱开晓敏的束缚,然后撕下符咒,半搂住无力的张海。

“为什么?”看着已经开始变得半透明的张海晓哀痛苦地问晓敏。“哼,身为最伟大的阴阳师一族,居然爱上鬼怪,真是为家族蒙羞。”晓敏冷冷讽刺道。

原来,两年前晓哀接到一个任务,帮一个小村子里面的人驱鬼。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爱上那个叫张海的鬼。他们两个人在山村里幸福地过了一年。本来以为就可以这么过下去,谁能想到家族的人找上了门。如果晓哀不离开张海,他们就要让他魂飞魄散。晓哀没办法最后只能选择离开。只不过,在离开的之前,她对张海下了术,让他将自己遗忘。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张海居然会来。

“哈哈,姐。我帮你除了你的心患,你要怎么感谢我呢?好好和他处剩下不多的日子吧。”晓敏一边嘲讽一边骄傲地离开寝室。她要回去告诉族人,表姐终于可以战胜情爱,可以变成最强的阴阳师了。

“傻姑娘,不要哭了。”张海吃力地伸出手擦掉晓哀从眼睛里流下的眼泪。晓哀吃惊地看着张海,他居然记起了自己,可是当初她明明就……

“我记得长发擦过我脸颊的味道,那种让我心动的味道。夏天,我们一起看莲花,采莲蓬。秋天,我们一起坐山顶,看萤火虫。我答应过她,给她一片用萤火虫做的天空……”张海虚弱地慢慢说着。晓哀听着听着已经泪流满面,张海居然记得他们以前发生过的一切一切。

晓哀摘下面纱,一张和晓敏长得相似的面容出现在张海的眼前。只不过她的右脸颊还多了一道可怖的伤口。那是她为了不让族人伤害张海而付出的代价。

“下辈子,别再躲着我。”张海闭上眼睛,淡淡道,“就算你让我忘记你也没事,你头发的味道,我永远都不会忘你。”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晓哀抱住半透明的张海放声大哭,如果还能有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再离开他,她会和他一辈子在一起。

(五)后记

“晓哀,为什么我们要来这个小山村玩啊?”走过一条陡坡,好友气喘吁吁地问。摘下面纱的晓哀淡淡一笑,并不回答。这是她和张海第一次遇见的地方,是她最珍贵的地方。

“你的头发味道好香,我以前一定闻过。你让我有种心动的感觉,你做我女朋友好吗?”熟悉的男声在身后响了起来。眼泪从晓哀的眼眶里涌了出来,她转过身紧紧牵住男生的手,在好友的吃惊下,点了点头。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放手。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