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头爱一次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23:0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重头爱一次 (一)雨中的男生 天色灰蒙蒙的,张萍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有些无奈,看这情况,是要下雨了。原本还打算再待一会,现在只能回去了。
短篇鬼故事:重头爱一次

(一)雨中的男生

天色灰蒙蒙的,张萍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有些无奈,看这情况,是要下雨了。原本还打算再待一会,现在只能回去了。

收拾好东西后,张萍就出了图书馆往学校走。可不幸的是,她只走到一半的路就下起了毛毛细雨,不得已之下她赶紧跑到旁边人家的屋檐下躲雨。万幸的是,她的书和衣服都没有湿,但看这架势,雨也一时半会停不了。

就在张萍急得不知所措时,一把黑色的雨伞出现在她的头顶上方。张萍抬头一看,是一个长相帅气又白净的男生。男生微微一笑,示意张萍走到伞下。

在男生的“护送”下,张萍回到学校,身上没有一处是湿的。回校的路上,她不止一次想要开口问男生,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送她回学校。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张萍从心底就相信他不会伤害自己。

夜未央。

寝室里寂静无声,张萍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的脑中一直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她想要知道那个男生,想要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心里越想越烦躁,张萍起身去厕所,打算洗一把冷水脸,清醒一下。

厕所里,昏暗微黄的灯光照在镜子里,印出清秀的女生脸颊。可慢慢的,脸颊变了,直到变成了那一张帅气白净的男生面孔。

张萍像是受了蛊惑一般,伸出手指摸上了镜中男生的脸,她发现她喜欢上了他。尽管只见了一次面,而且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

忽然一阵凉风从未关紧的窗户吹了进来,张萍被吹得清醒过来了。她惊恐地盯着镜子中的脸,她不知道自己刚刚会什么有那种念头。

一股寒意爬上了张萍的后背,她一步一步往后退,很快就抵到了坚硬冰冷的墙壁。镜中男生的脸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悲伤。

“为什么要害怕?你忘记了吗?我是天科,你不记得了吗?”悲凉的话语不断回荡在狭小的空间。尽管张萍心底莫名涌上了一种叫酸涩的感觉,可是她还是害怕地抱住身体,捂紧脑袋。

“阿萍,你蹲在这里做什么?”睡眼朦胧的室友疑惑地看着蹲在角落的张萍。一听到熟悉的声音,张萍下意识抬起头朝着镜子看,里面已经没有男生的脸了。张萍朝着室友说了一声没事,就回到了床上。

厕所里发生的,是幻觉吗?不,绝对不是幻觉。张萍没有理由地相信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她敢肯定天科还会来找她的,虽然心里害怕居多,但也不能忽略那一丝丝的期待。

(二)驱鬼师同学

第二天一大早,张萍哈欠连天地走进教室。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感觉特别困,怎么也睡不够。

突然,一张冰冷的黄符贴在了张萍的额头上时,凄厉的惨叫声也同一时间响了起来。张萍立马捂紧耳朵。不一会儿,熟悉的声音传到张萍耳里:“好了,现在没事了。”

张萍半信半疑地放下手,不过身体还真的又精神了。“你最近是不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了?”小梅满脸严肃地对张萍说。经过刚才的事,张萍已经相信了小梅,她将昨天下午包括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都一一告诉了小梅。

听完张萍的话,小梅冷笑两声:“你是遇见脏东西了。这个符咒给你,可保你平安。今天下午你回家,我就在你身后偷偷跟着你,如果我没猜错,他很快就会出现的。”

下午放学。

张萍手里紧紧捏着小梅给她的黄符,走在回家的小道上。这条小路平日里人就不多,现在这个点,更是稀少。

而且张萍惊恐地发现本来半分钟就可以走完的小路,现在都走了近十分钟,还没有走到头。她转过身大声喊小梅的名字,因为她记得小梅就在身后跟着她。但是身后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只有一条望不到头的路。

“阿萍,你为什么怕我?难道我变成了鬼,你就不愿意再喜欢我了吗?”一双冰冷的手,从后面伸出来,搂住了张萍。张萍愣了一下,挣扎着推开天科,害怕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是个人,你是鬼,求求你,走好不好?”

天科的神情越来越悲伤,他伸出手想要触碰张萍的脸颊,但却没想到,张萍迅速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符,贴到了天科的手上。

天科震惊地盯着张萍,他怎么都不能相信,张萍居然想要他魂飞魄散。

张萍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忽然,天科冲了上来,抱住张萍躲闪到一旁。下一秒,锋利冰冷的剑又朝着张萍刺去。

天科皱了皱眉头,冷冷道:“没想到,又是你。阿萍,记住不要相信她。我先走了。”

话音刚落,天科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了。四周的景物也都换了个样子,张萍认了出来,这里离她的家不远了。

“刚刚那个鬼给我下套,没及时出现。你没事吧?”小梅收起剑,拉着张萍的衣服关心道。

张萍摇了摇头表示她没有事,当即小梅松了一口气,唧唧喳喳讲开了。

可是张萍却对小梅有了一层新的认识,因为刚刚那两剑分明是朝着自己刺的,而且在自己说完没事后,小梅眼中出现了一丝悔恨,尽管只有那么一瞬。

(三)再见天科

最后两人都没有回家,而是又回到了学校。用小梅的话来讲,万一那个鬼也去张萍的家怎么办。

这次为了安全起见,小梅住在了张萍的寝室。

半夜时分。张萍偷偷醒了过来,然后走下了床,蹑手蹑脚地出了寝室。她自以为没有人发现,可却忘了,她背后的那一双正观察着她一举一动的眼睛。

学校人工湖。

“每次你一不开心就会来这里。”

坐在草坪上的张萍惊奇地转过头,来人正是天科。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脸越来越惨白了。

“那个符咒我不知道……”张萍鼓起勇气开口道。“嗯,我知道。”天科微笑着打断张萍的话,“小梅,我很好奇,你什么时候变成了偷窥狂?”

一阵阵拍掌声从一株灌木从后传了出来,寻声看去,张萍震惊地捂住嘴巴。

“小萍,我不是说过,要乖乖听我话,不能乱走吗?”小梅轻笑着冲着张萍挥了挥手。

“什么?”天科刚想要转身看张萍,一把锋利的桃木匕首已经从他的胸膛刺了出来。而张萍神情麻木,天科忍着痛楚,拔出桃木剑,扔掉后,搂紧无力瘫坐着的张萍。

天科看向小梅神情狰狞,小梅笑着慢慢走进他们:“何必这么看着我呢,人和鬼殊途,我是阴阳师,有必要履行我的职责。”“你对阿萍做了什么?”尖锐的利爪朝着小梅狠狠刺去。小梅冷笑着躲开:“你还真爱她,放心吧。我只是对她下了一个暗示。只要我一出现,她就将匕首刺向你。呵呵,鬼就是该死,就是应该魂飞魄散。”

天科温柔地抚摸张萍的发丝,一语不发。小梅不解地看着天科,她不明白,以前发生这种情况,通常那些鬼都会哭着求自己放过他们,而现在天科却没有这么做。

“你求我,只要你求我,我就让你活在阳间。”小梅紧皱眉头温怒道。。

天科瞥了小梅一眼,淡淡开口:“你不会懂。我喜欢她,你不会懂。”

小梅不知道,天科和张萍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两个人从小就在一起,到了大学很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一对情侣。七天前,他们两个人去新建的教学楼查看,可是谁能想到张萍一时失足从楼梯上跌了下去,天科为了救她,失去了生命。

但是天科对张萍的爱让他变成了鬼,赶来见爱人。可他没想到张萍被摔,失去了记忆。所以本来只想着见张萍一面的天科,才会不顾危险留在阳间。

对天科来说,最痛苦的不是死亡。而是张萍受到伤害,只要张萍平安无事,他无所谓。

“那你去死吧!”天科的话,刺激了小梅的神经,她忍无可忍凄厉道。

天科温柔地看了张萍最后一眼,化成点点星光散落到空中。而躺在草坪上的张萍,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

(四)回来了

张萍醒过来后,摸了摸眼角。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眼泪,也不知道内心的悲凉和酸楚怎么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看了一边泣不成声的小梅,张萍总觉得自己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等到小梅平静后,她看了张萍一眼,无比凄凉道:“或许是我做错了。不一定所有的鬼都是坏的,张萍我向你道歉。你遇到了个好人。”

张萍疑惑地看着小梅,似懂非懂。

第二天,小梅悄无声息地转了学。她没有通知任何人,也没有展示任何征兆。张萍坐在座位上,看着小梅那个空荡荡的位置,脑中却浮现出一张帅气白净的脸。

“好了,同学们。这是新来的转校生,大家欢迎。”老师的话拉回了张萍的思绪,她看向讲台。

下一秒,张萍惊地站了起来。因为新来的转校生长了一张同脑海里想得一模一样的脸。

“我叫天科。就算你忘了我,没关系,我再重新爱你一次。”天科温柔地笑看着张萍。眼泪终于克制不住,从张萍的眼角落下,尽管她不明白她为什么哭,但是她感觉到了从心底蔓延开来的幸福和喜悦。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