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梳头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22:5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半夜梳头 见鬼十法之半夜梳头:传说女鬼是冷漠、阴郁的,嫉妒心理尤其严重。她们不允许活着的女人拥有比她们更修长秀美的黑发,否则就要置其于死地。到了午夜十二点,阴阳两界的通道洞开,人间的阴气统统
短篇鬼故事:半夜梳头

见鬼十法之半夜梳头:传说女鬼是冷漠、阴郁的,嫉妒心理尤其严重。她们不允许活着的女人拥有比她们更修长秀美的黑发,否则就要置其于死地。到了午夜十二点,阴阳两界的通道洞开,人间的阴气统统聚集起来,达到一天中的顶点,若是有女人选择此时对著镜子梳头发,她们就很容易就会招来带着幽怨女鬼的嫉恨,招来杀身之祸。

梳妆台前坐着一位身穿红色纱裙的女子,三千青丝垂放在胸前,红木梳轻轻的梳理着瀑布般的黑发,白哲的脸,血红色的红唇,一双怨恨的眼睛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血顺着手腕一滴一滴的落在红色裙罗上,,女人丝毫不在乎,放下红木梳拿起眉墨笔轻轻的画了个柳叶眉,画好之后女人轻轻的摸了摸苍白的脸无力的趴在梳妆台上,铜镜倒映着女人美丽的容颜……

“噼里啪啦”今天是孟府娶亲的日子,全城的百姓都围着看,这门亲事是当今皇上钦点的,可谓是无限荣光啊!

拜过天地之后亲娘就被带到了新房等待着新郎归来,红红的蜡烛红红的喜子红红的盖头下藏着一张羞怯的脸,新娘的目光正好看向铜镜,只见里面没有盖着红盖头的新娘,而是一张带着怨恨苍白的脸,新娘子尖叫了一声便晕了过去。

很快就被守在新房外的丫头听到,丫头进去后见到新娘晕倒,于是急忙的去请示孟府的孟夫人,孟夫人过来了之后叫人把新娘子弄醒,新娘子一醒来便说铜镜有鬼。

孟夫人不高兴的撇了一眼新媳妇,今天可是孟府办喜事的日子哪来的鬼?进门还不到一天时间就开始胡言乱语,真是大喜的日子尽说些晦气的话。

孟夫人命人将铜镜给新媳妇看,铜镜里倒映的是新娘子较好的面容,根本就没有刚才看到的脸,新娘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道许是忙碌了一天有些看错了。

就这样日子过去了半年,新媳月月每天都过着愁眉苦眼尤带怨气的脸,半年了除了初一十五以外,自己的丈夫孟家少爷每晚都会留宿在三个小妾那里,而自己表面上看似是孟府的少夫人,实际上连妾都不如,丈夫不待见自己就连自己婆婆孟夫人也不待见她。

三个妾室是在月月婚后进府的,达官贵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所以月月也就笑着接纳了,虽说她是正室,可三个小妾完全不把她当正室来看,面上还好背地里想着方子整她。

今天是八月十五的中秋佳节,孟府设置了家宴,桌上孟夫人一个劲的数落月月的不是,数落月月都进府半年了肚子一点声也没有,府里的事物也管不好,就连这次的中秋节都办的不满意。

月月委屈的望着丈夫希望他能帮自己一把,可孟家少爷连看都不看一眼,跟自己的三个小妾有说有笑的,月月只好把这口气往肚子里吞。

回到房中月月委屈的哭了起来,明明就不是她的错,为何所有人都这般的怪她,丈夫不帮自己还在自己的面前跟小妾亲亲我我的,难道自己长的很难看吗?

走到水盆边,水里倒映着一张哭花脸的妆容,捧起盆中的水将脸上的泪痕与眉妆洗净,很快一张精致白静的脸出现在水中。

今夜是十五,按家规丈夫会来到自己的房中,不能让他看见自己一脸泪水的脸,已经快到半夜她知道一定是三个小妾的其中一个缠住他了。

坐在铜镜前拿起红木梳,慢慢的梳理着自己美丽的秀发,一下两下三下不受控制的梳着,月月害怕的想要停下手,可不管她怎么努力手还是不停的梳着头发,铜镜里出现了一张苍白的脸,目光怨恨的盯着月月,月月害怕的想要尖叫,可是她发不出任何声音,突然一道红光飞向她的眼睛里。

只见月月红着双眼嘴里妩媚的笑了起来,然后继续梳头……

“嘭”的一声房门被一脚踹开了,孟府少爷不高兴的坐在床边打算直接躺下睡觉,不去理会月月,还没躺下他就看见了今夜的妻子有些不同,红色纱裙衬托着雪白肌肤,一脸妩媚的对着铜镜梳妆。

他一直觉得月月是个死板保守的人,每天都是一张哀怨的脸看着就烦,还不如自己的小妾风情万种,可今晚的她散发着迷人的味道。

他迫不及待的拥抱着她亲吻起来,月月抱住他的头问道:“相公我美吗?”

“那如果我是这样的呢?”瞬间月月的脸变成了一张七窍流血的脸。

“啊”的一声孟家少爷推开月月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惊恐未定的看着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月月问:“你是人是鬼?”

“哈哈哈哈你说我是人是鬼呢?”说着伸出右手,伸向孟家少爷的胸口,一下子把他的心掏了出来。

孟家少爷张大嘴巴瞪着双眼倒在了地上,血顺着胸口涌了出来,月月拿着还在跳动的心脏,看着倒在地上的孟家少爷冷冷的说道:“原来你的心也是红的,呵呵真是枉费了这颗心。”将心扔在他的身上走出房门,向孟老太太的房间走去。

房门被风吹开了,衣裙和头发在空中的乱舞,房间里的烛光也被风吹的摇摆不定,孟夫人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喊着丫头,然后她看到被风吹开的房门外站着穿着红色纱裙,垂放着长长秀发的月月。

孟夫人看着门外的月月厉声问道:“这么晚不去就寝,跑这来干甚?”

月月没有回话直接走进房间,红色的纱裙在幽暗的烛光显得格外的刺眼,突然孟夫人觉得月月穿的这身纱裙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月月坐在床对面说:“姐姐你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我可是一直想着你呢!”

“你是小念,不对小念明明死了,你是月月。”孟夫人不敢相信的望着月月,容貌是月月可声音却是小念的,难道被鬼上身了?

“姐姐二十几年过去了,你连我的声音都忘了,哈哈,我真应该感谢这个身体的主人,不对而是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她怎么可能会有怨气?我又怎么可能会侵吞她的灵魂而占据这个身体?姐姐我当初发过誓就是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小念好笑的看着半坐在床上的人,明明这会心里怕的要死,可面上还是装着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你到底想怎么样?”孟夫人一双凌厉的眼睛看着她。

小念走到床边扶起孟夫人走到梳妆台,让她坐了下来,拿起木梳帮孟夫人梳起头发来:“姐姐你头发还是这般乌黑亮丽,妹妹我可真是嫉妒。”

孟夫人抖了抖身体,心口处不停的跳动着,心里想着她要干什么,很快小念就让她知道了。

只见小念一扯,头发连着头皮被扯了下来,孟夫人哪受的住这种痛,滚落到地上抱头痛苦的喊叫着,小念看着手中的头发,慢慢的戴在自己的头上问:“姐姐我的头发美吗?”

回答她的只是一阵阵的喊叫声,很快就没有声音了,小念坐在铜镜前,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她拿起红木梳梳着流着血的头发。

铜镜里出现了一副画面,两个相似的女子相互嬉戏着,妹妹羡慕姐姐有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过了不久姐姐的丈夫对自己有非分之想,不管自己如何跟自己的姐姐解释都不听,而自己的亲姐姐竟然设计让自己失身与姐夫,还被自己的未婚夫捉了个正着。

她泪流满面的问姐姐,姐姐竟冷漠的说道想让她身败名裂,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不守妇道的荡妇,她被姐姐关了起来,每天受着不同男人的侮辱,终于有一天半夜她坐在铜镜前割腕自杀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