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灵异之墙壁里有只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22:3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老王灵异之墙壁里有只鬼 古希下班回家,妻子苒冰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综艺节目,很有趣的那种,时不时传来笑声,连苒冰的嘴角都微微的上扬。
短篇鬼故事:老王灵异之墙壁里有只鬼

古希下班回家,妻子苒冰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综艺节目,很有趣的那种,时不时传来笑声,连苒冰的嘴角都微微的上扬。

古希故意把门关的很响表示自己的不满,苒冰看了他一眼问:“你回来了。”

古希随意的嗯了一声,看苒冰没有了下一步动作,没好气地说:“你就不能给我拿双拖鞋吗?”

“好。”苒冰面无表情的拿了双拖鞋,扔到古希脚边,随口说,“晚饭给你留着呢。”

古希不高兴了,把自己扔进沙发,从身上掏出一根烟点燃,叼在嘴上嘴一顿猛吸,他疲惫的脸上挂满了愁绪。

苒冰在他身边坐下,继续看电视,不再搭理古希。古希也不说话,继续吸烟,隔着烟雾,古希看着苒冰的侧面,看着她冷冰冰的表情,古希的心里升腾起无名的怒火,他强压下去,这个女人永远是这个态度,简直让他忍无可忍。

苒冰发觉古希在看她,就跟他说了句:“洗洗澡,早点休息,晚上别吸烟了。”

“等下就去。”古希没动,直勾勾盯着苒冰。

苒冰微微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她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抬头说:“古希,我们分开吧。”

苒冰的目光像一把利剑般刺痛他的眼眸,她不止一次这么说了,每次对古希来说都是打击。

古希忍着火气问:“为什么分开?”

“我没爱过你,我觉得跟你过日子很累,我们离婚吧。”

苒冰索性关掉电视,没再开口,呆呆的坐在那。

古希扳过苒冰的肩膀:“苒苒,别这样,我……”

苒冰不看他,眼神里含满了厌恶。

古希看她这表情有些恼怒:“你别感情用事行不?我真的爱你,咱不能好好的吗,为什么分开。”

古希和苒冰吵了半天,苒冰坚决要离婚,古希大吼一声:“离开我,你想都别想。”

苒冰也忍无可忍:“姓古的,我受够了,我讨厌你我没爱过你,我看见你就烦这婚不离也得离。”

古希控制不住了,双手狠命地掐在苒冰的脖子上,苒冰快喘不过气了,脸憋的通红,她看见古希眼神冷如寒冰,她的心也凉了。

苒冰拼命挣扎,古希反而掐的更紧:“我叫你不说话,叫你不爱我,叫你像死人一样,今天我就成全你,你就算死也别想摆脱我!”

古希不愿意整天天忍受这个木头女人了,和她在一起没有一点乐趣,他得不到她,就亲手毁了她。

古希和苒冰是在相亲认识的,那个时候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安静的有点呆呆的女孩。苒冰对古希有些冷冰冰,他知道她心里有个人,不愿嫁给自己,但坠入爱河的古希不在乎这些,坚持跟苒冰结了婚。

时间久了,古希也渐渐有点不喜欢苒冰了,她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他厌烦,尤其是夫妻的事上,她更没什么反应,让古希也没了兴致,他不愿她那张死人脸。

一个小时候后,古希坐在沙发上,苒冰不知哪里去了。他拿出一根烟吸,坐在那吸,一直到天亮。

时间指向六点一刻,古希掐灭最后一根烟,起身匆匆对付了口早餐,然后找到房东退了房,房东问他苒冰呢,他说了句回娘家了,就走了,房东也没有再问什么。

中午,古希赶回了老家,家里也问他苒冰怎么没一起回来,他就说她回娘家了,别的没有再提。

下午,有个叫小西女孩租了古希退的这间屋子,她刚把都系搬过来,她的几个朋友找她出去吃饭唱K,说庆祝她独居生活。

小西跟朋友们玩到很晚,后来有些累了,她跟朋友们道了别,就回到了出租屋。她简单洗了澡,衣服也没脱,倒在沙发上就睡去了。

半夜,小西被剧烈的砰砰砰声吵醒,迷迷糊糊中她以为是敲门声,等她清醒后细听,那声音不是从门口发出,而是从墙壁里发出的。小西起身查看,那声音却又又没了,她猜想可能是墙壁有老鼠老鼠的关系吧。

小西摇摇头又躺下了,砰砰砰声音却有响了起来,她被吵得睡不着。她扭凉了床头灯,砰砰砰的声音又响了两声停了,接着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电视后面的墙壁竟裂开了,鼓出一个包,那个包在扩大,小西惊恐地长大了嘴,她想逃,却没有了逃跑的能力了。

从墙里面爬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女鬼,她干笑着,那张没有了形状的嘴烈开了,牙齿已经外翻,舌头也碎成了好几块,她的脸只是一堆被刮烂的肉,没有眼睛鼻子,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恐怖极了。

“啊!鬼!”

小西惊声尖叫,可是没有人听到。

苒冰空洞沙哑的声音,喉咙里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呐喊:“我死的好冤枉,我不爱他,他为什么杀我,为什么不放过我?”

小西吓得连连后退,发现没有退路了,她抱着头缩在床的一角,瑟瑟发抖,她的头上布满了汗珠,她却没有勇气去擦。

屋子里没有声音了,小西拿开捂在脸上的手。苒冰被古希划得面目全非的脸就在眼前,她的耳朵吊在下巴的两旁,头也裂开一条缝。她的头在看着小西,从肉的缝隙处流出红色的血水,像苒冰的眼泪。

“呜呜呜,呜呜呜。”苒冰的声音再次从喉咙里发出,“他好残忍。

小西尖叫着从床上跳起来,发现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还在想着昨晚的经历,是梦吗?还是别人的恶作剧,但是不可能从墙壁里爬出来呀,是昨天太累了自己做的梦吧。

为了证明那只是梦,小西从沙发上弹起,把电视挪开,墙壁好好的,没有破裂的痕迹,就是有黄色的水渍,很像尿液。

这液体只限于电视后面的墙壁,其他处的墙壁都依旧干净没有水痕。小西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有管太多。

小西还是经常做那个噩梦,每次吓醒都是第二天早上。

她又跑电视后面去看,黄色液体开始多了,延伸到了地面,屋子里也充满一股奇怪的味道。

小西辨别不出这是什么味道,她记得她奶奶刚死的时候也是这个味道,难道这个墙壁里有死人?

小西盯着墙壁看了几秒,像是怕墙壁里随时会爬出个女鬼。

小西转身找到房东,跟他询问情况。房东是三十多岁的男人,大家都叫他老陈。

老陈听了小西的话,也觉得奇怪,他想起前几天他跟老婆刚下班,就听见租户古希跟媳妇苒冰吵架,吵的很凶,后来就没有声音了。

第二天很早古希起来就把房子退了,房东见他自己出来,没有看到他媳妇,就问了句,古希说了句回娘家了就匆匆走了。

老陈和小西一合计情况不对,赶紧报了警。

这边古希回到老家,父母见他自己回来就问:“苒冰呢?”

他仍回答一句回娘家了,便只字不提了。

这天吃完晚饭,父母像往常一样收拾完回大屋睡觉了,古希在小屋看电视。看着看着,古希有些困了,他随意洗漱了下,躺在床上睡了。

砰砰砰。

古希迷糊的听到敲门的声音,等他清醒了,听见这声音来自墙壁。

谁在敲墙?是老鼠弄的吧,古希像小西那样想。

墙开始往下掉漆和水泥,古希起身查看,一个衣衫破烂女人慢慢从里面爬出来。

古希的心要跳出了嗓子眼,他从她的花格子衣服上辨认出,她是苒冰。

苒冰一下子飘到古希面前,伸出有些腐烂的手摸他的脸,原本雪白温热的手臂已经变得冰冷苍白,她的声音不止是冰冷,还多了空洞和凄惨。

“你好残忍,你真的好残忍。”

苒冰脸上的皮开始往下掉,脸上的肉也掉下了两块,掉进了古希的嘴里。

顿时满嘴的血腥味,苒冰的肉堵住了古希的喉咙,让他吐也吐不出,咽也咽不下去,堵的难受极了,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天亮后,父母开门叫他起床,发现古希死在了床上,他嘴巴大张,双眼瞪得大大的,全身枯瘦形同骷髅,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血。

经法医坚定,古希过度惊吓而死,至于他为什么失血无从得知了。

出租房,小希和老陈叫来的警察挖开了墙壁,发现了女人的尸体,古希的父母被带去确认,那就是苒冰的尸体,死亡时间是古希退房的前一天夜里。他掐死了了苒冰,用刀划烂了她的脸,把她塞进了墙壁里。而小西看见墙壁上的黄色液体,是苒冰尸体里流出的尸油。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