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头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21:51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剪头 在每年的二月初二是我们俗称为“龙抬头”的日子,凡是这天男子均要剪发,剃头,寓意龙抬头的好兆头。龍信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给大家讲吧。
短篇鬼故事:剪头

在每年的二月初二是我们俗称为“龙抬头”的日子,凡是这天男子均要剪发,剃头,寓意龙抬头的好兆头。龍信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给大家讲吧。

二月初二是过完年之后,年初的一些日子,与西方的情人节相差不远,今年的情人节要比二月初二早些日子。

阿美是一打工妹,不过紧紧是在自己生长的城市内,而阿美的对象小亮则在外地打工,又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两个人还真没在一起过这西方的节日,看着路边满手捧着玫瑰的情侣,阿美心中多少有些期盼,不图有那么多的玫瑰,紧紧有一朵是小亮送到的自己就会很开心了。

不过小亮还算很细心,在这天给阿美来了一通电话。

“阿美,我都想你了!”

“想我,还不快回来看看我?”阿美故作撒娇的说。

“嗯,我这次完工之后马上就能回去看你了,我也想早回去,不过这钱不还没到手呢吗,回不去啊,你可别多想了,再有个十天半月我就能看见你了!”

“嗯,小亮,我知道,刚才我是逗你的,多注意身体,别太累到,吃些好的,别总光顾攒钱,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真是我的好老婆!”小亮打情骂俏的说。

“去死,谁是你老婆,想得美,对了,小亮你现在在那边怎么样了?”

只听见那边发出“沙沙”的声音。

“怎么了小亮。”

“哎,头这个痒啊,天天加班,工地周围又没有理发店,这脑袋上的头发长的像稻草一样了,实在是很痒啊!”

“噗,你这个样子……,赶紧去剪头吧!”

与阿美在电话里缠绵一番后,小亮起身去出去上厕所,路过镜子的时候不禁瞧了自己一眼,整个人就像是一丐帮帮主跟犀利哥的合体,头发长的简直能筑起鸟窝来了,不过不单单是小亮这个样子,公棚绝大多数都是这副德行,谁叫工期不算短不算长,还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别说剪个头,就是洗澡也是想办法弄些冰冷的井水草草擦洗就完事了。

工程结束了,只剩下一些零碎的事,已经有不少工友开始返乡了,刚过完情人节,二月二也刚过,不过小亮这一身打扮也让自己感到有些不适,这若让阿美在车站见到自己的样子说什么也再不会跟自己在一块了吧。

这几日自己这块也没有太多的活,所以还是有半天的空闲时间可以休息,所以问当地人打听,才知道这车程四个多小时才能看见一小城镇,去那里就可以剪头洗澡了。

时间再长也是要去的,小亮今天刚过下午三点就急匆匆的跟着车去了那城镇,等到了地方已经临近傍晚,草草的吃了口东西。

准备找个地方先剪头,然后再去洗个澡。

小亮跟工地上的人告别之后,自己就走在街上寻找着理发的地方,当然他可不敢去装潢考究的发廊,心里知道这样子去的话难保不被人轰出来,即便是不轰你出来,也是遭白眼一片。

可是这么大个城镇上,找了好几条街,竟然只看到了几个发廊,而且还有不少关门的。

转弯进入另一个街角,只看见一老太太蹲在地上烧纸,小亮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走进了听到老太太嘴里嘀咕的一些话,那就让小亮感到有些不自然了。

老太太这么嘀咕的:“儿啊,儿啊,你死的不明不白的,这尸首分了家,到了阎王殿,阎王爷如何能知道你的模样啊……”

这也就是说她儿子死的时候脑袋没了。

而这时候在一个比较偏僻的理发店内,一身穿白衣,带着白色围裙的女子正在一头模上做着发型,头模也就是大家在发廊里常见的那种塑料人头。

这位女子有着白色的面庞,这种白色仿佛一点血色都没有,你靠在她的身前就根本感受不到她的呼吸,而是一种冰冷,理发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而更确切的说是一具尸体,那尸体早已经没有了头颅,而是一碗口大小的红色脖颈端口。

血从那里开始蔓延开来,流向下面,“滴答,滴答”红色的血液与地上的头发融为一体,而那女人手里的头模你们也能想象的到,根本就不是什么塑料的头模,正是那个人的脑袋,一个女人的脑袋。

她拥有漂亮的长头发,这乌黑的长头发正在她身后的女人手里修剪着,仿佛变魔术一般,理发师竟然让她的头发变的更符合这颗头颅的脸型,让她变得更加漂亮。

那颗脑袋嘴唇微张,眼光呆滞的竟然开口说了话。

“你能让我的头发变漂亮么?”

“乐意之至!”理发师的嘴角一笑,在那颗透露上开始忙活起来,的确那发型简直是一个杰作,在完成的时候,理发师欣慰的一笑,将那颗人头端起来,走进后面阴暗的屋子里,里面有许许多多的柜子,打开其中一个,里面赫然是各种发艺造型的人头,而每个人头都有一个木制底座,理发师将那颗女人的人头放在了一个没有人头的底座上面……

小亮走了半天,是在是没有那种装修简单比较大众化的理发店,现在的理发店大多拼的是装修,给你推荐各种上档次的发型,而后面的数字更是让你害怕,小亮无非是想剪一个普普通通的头发,只要精神点就可以。

最后决定再走一会儿见到哪家,就直接进去了,毕竟很累一会儿还要洗个澡。

走到街角,果然就有一装修很普通,很像那种大众消费的理发店出现在了小亮的眼前,长长的窗子,边缘上扑满了白色灯管,但是给人的视觉效果却是一种淡蓝色的光,里面一个身穿白色褂子的理发师坐在椅子上,似乎是在看时尚杂志。

女人的脸很白皙,红色的嘴唇很是诱人的那种,但是小亮总觉的有一种不明的感觉,可能这里的买卖太过冷清了吧。

不管那么多了小亮推门而入,女理发师站起身来把小亮迎进去,或许是外面的寒冷,让小亮一进屋子里就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小火炉子烧的很旺。

“先生,您要剪头么?”

“嗯,帮我剪的短一点,精神点就行了!”

理发师看见这如同鸟窝的头发也没有说些别的,一脸微笑的帮小亮洗了头发。

小亮被引到座位上端坐好,扎好围布。

“先生您要剪什么样的头?”

“随便好了,精神点就行,我这要回乡了!”

“那好!”

理发师在小亮的头上开始忙活,小亮让那小火炉一烤,顿时困意大发,竟然坐在椅子上打起盹来。

耳边那剪刀“咔嚓,咔嚓”的声音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小亮显然已经昏睡过去,那暖烘烘的路子仿佛有什么魔力一样,温暖的让人很想睡去。

就在小亮鼾声正浓的时候,那名理发师从身后拿出一把很大的剪子,来到小亮的身后,张开了剪刀,架在小亮的脖子上。

只看见剪子一下闭合住,理发师生生的将小亮的头剪了下来,鲜血立刻窜到镜子上面,然后那女人将头提了起来放在了前面的桌子上。

满脸是血的理发师去水池边洗了把脸。

许久之后,理发师将地上的头发和垃圾一并填入炉子里,从里面冒出那种特有的烧毛味道。

小亮的鼻子忽然警觉起来,他闻到这种气味立刻睁开了眼睛,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脑袋竟然在摆放理发用具的台子上,对面正是大玻璃镜子,而从镜子里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在那理发的椅子上,整块围布上沾满鲜血。

小亮的吓的开始大叫起来,这时候理发师发现他已经醒来。

来到这颗头颅后面,将小亮的脑袋端起来放入胸前,很自信的问:“先生您看您的发型还满意吧?”

之后女理发师将小亮的那颗人头放在柜子里的底座之上。

几天之后阿美给小亮打电话。

“阿美啊,我就回来了,晚上记得等我……”

当天晚上阿美去火车站接到了小亮,由于二人没有地方住,所以去了旅店里面休息。

当晚小亮坐在床头时不时的就说自己的头痒的厉害,自己在脑袋上疯狂的抓,最后让阿美用力帮他抓痒,可是当阿美用力这么一抓的时候小亮的脑袋就滚落了下来……。

几年后的一天,阿美晚上走在街上,她在很远就看见了一条长长的橱窗,橱窗里摆放着各种美发用的头模,里面有时下许多流行的发型,这便吸引阿美上前去看,只见这哪里是什么头模,而是一颗一颗真正的人头,而在人头之中正有一张自己最为熟悉的脸……小亮……

(全文完)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