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入深山鬼吹灯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21:38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夜入深山鬼吹灯 早年间的东北,人烟稀少,现在本土的东北人大多是原来的关里人闯关东在东北定居的。
短篇鬼故事:夜入深山鬼吹灯

早年间的东北,人烟稀少,现在本土的东北人大多是原来的关里人闯关东在东北定居的。

那时候北方牡丹江一代有个全国家喻户晓的名字“林海雪原”说的就是牡丹江和海林一带的地方。

在那时候流传于世的东北鬼故事更是有几种耳熟能详的,打个比方,林子里的“老吊爷”就是吊死鬼,狐仙,黄仙,更是不胜枚举。

不过今天咱说的故事这几类哪个都不是,说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鬼”!

话说李三是一个投奔东北亲戚的这一年轻人,那年月的关里,人多,地少,而且土地不肥沃,所以更多的人需要土地来养活自己,就纷纷的跑到东北来,那会儿东北有句话叫做“跑马占山”,这句跑马占山是什么意思呢,我来给解释下,那时东北人烟稀少,幅员辽阔,从关内来的人想占得一块土地,只需要坐骑着马兜一圈就行,也就是在冬天骑着高头大马,一溜烟的跑,跑一个很大很大的圈子,马蹄印子所圈的地界就是他的土地,这就叫做“跑马占山”。

李三家里虽不富裕,但是表哥却是跟军阀干的,听他要来东北知道东北那世道乱,有不少土匪打家劫舍,所以给他预备了快马和枪支,李三自小跟哥哥摸枪,所以伸手不赖,面对哥哥的一番嘱咐,李三也不以为然只是点头称是。

早期的东北绿化是非常好的,基本都是原始森林,李三在路上见得山上一棵棵环抱都抱不住的参天大树看着也是心里美滋滋的,仿佛就看到了未来一样,早就听说东北的土地抓起一把都能攥出油来,果不其然那,土壤都是黑色的,要在这片土地上耕种,何愁庄稼不长啊。

索性马就慢了下来,此时不是冬天,正要入秋,天略微那么凉爽些,自己走了半天也见不得一户人家,早就听说这里人烟稀少,可是这一天黑要迷了路走进林子里可怎生是好呢?

天要是一黑,唯一辨别方向的太阳都没有了,李三也是头一遭来。这时候正骑着马踏入了一座深山。

李三嘴里骂骂吱吱的说:“娘的,这可如何是好,这要是晚上碰上狼或者胡子,可怎么办呢?”

说着李三就下马喝了口水,又骂了几句难入耳的话,踢了几脚石头,又撒了泡尿,有明白的人知道,在山里特别是较有灵性的山里是不可以随便说话的,特别是乱吵乱骂这样子的。

所以李三刚踢了一脚石头,就一跟头摔倒在地上,连同自己带的水壶一起摔破了,恼怒的李三愤愤的将它丢在地上。

太阳已经贴地皮了,这荒山野岭的李三也拿不出注意了,本想找个人问问路,可是根本也没碰见个活人。

这时候只听见林子里突然有了铃铛的声音,李三一个机灵,生怕这是土匪,一拉马缰藏在了大树后面观瞧,只看见一个骑驴的中年人拖着几袋粮食从旁边赶来。

李三注意了半天,看这样子也不像土匪,所以上马上前去问路。

才知道这人叫马大元,是牡丹江人,这正从亲戚家回来弄回来点种子。

马大元告诉李三说:“这要到牡丹江,马不停蹄的跑也得明天,要不你就跟我在这林子里住一晚上咱俩一起走,我这就一头毛驴不比你的马快!”

李三先是不悦但又没有办法,谁叫自己不认路呢?这大晚上的要是跑丢了,自己是找不回来,万一进了胡子窝呢?马大元告诉李三海林到牡丹江这一代有大大小小数十伙土匪,有的还好能给你留个活口,有的杀人不眨眼那。

马大元就问李三:“小子,你不怕胡子么?”

李三噘着嘴,摇了摇头说:“胡子嘛,不用害怕,如果真碰上了的话,有小爷在,就会保护你!”

马大元不解的看着李三似乎是感觉他在吹牛,只瞧李三从腰里拿出一只进口的手枪在马大元的眼前晃了晃。

只看见马大元脸上顿时一愣,然后作揖的对李三说:“小爷,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这回你放心了吧,晚上咱俩找个地方轮流睡觉,就算有虎狼出没也奈我不得。”

“呀,这我还真是沾了小爷的光呢,本来还害怕自己走这一趟的,有了小爷你,我这心可有底了。”

两个人走了许久,李三总感觉这马大元的毛驴慢的要死,几声催促仍是那种匀速直线运动。

天已经很黑了,能听见远处有狼的嚎叫,却也见不得半点光亮,这也就是说前面没有人家。

“我看小爷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但不知道,怕不怕鬼?”

李三被这话问的愣住了,便找个很体面的话回答说:“胡子怎样?我都不怕,还怕鬼么?要知道这人可比鬼恶得多啊!”虽然李三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也没底,毕竟这林子黑漆漆的很吓人。

边走边说,有些树的黑影着实很像那种张牙舞爪的厉鬼,李三看的在马上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不过很快就人困马乏了,赶了这么久的路,李三跟着马大元到了一个土窝子(土坑)边,准备就在这歇息。

二人将马和驴都找个隐蔽的地方藏好,然后马大元说他去是捡些柴火回来一会儿生火,可是这马大元去了能有半个多钟头了,还没回来,只听见这山里的乌鸦和狼开始纷纷的鸣叫,李三孤零零的在这么大的原始森林里也是头一遭,心提到嗓子眼上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黑的简直要看不见人影了,这才听到马大元回来。

“大哥,这么久才回来啊!”

“是啊,附近的柴火太湿,引不着的,所以就多走了些路!”

高大原摸着黑架起柴火。

“老弟啊,你身上有没有带火折子?”

“有,有!我这就给你点火!”

李三摸着黑照着马大元指的地方准备引火,李三掏出火折子,那嘴用力的吹上一口,只看见火星子飘飘洒洒,不一会开始燃烧起来。

可就在这时,李三突然愣住了,因为在火光照耀的一刹那,他竟然看见了一种非常恐怖,非常扭曲的东西。

一个惨白惨白的东西就在自己的对面,而那东西仿佛也注意到了自己似得,那个东西竟然下意识的做出一个动作,就是这动作让李三的脑袋“嗡”的一下大了,对面的那个白色东西竟然做了一个吸气的动作,然后“噗”的一声,将李三手里的火折子熄灭了。

“啊,不好!”李三发出刺耳的尖叫。

这时候旁边的马大元开始大声呵斥着李三说:“小点声,你想把狼和胡子招来么?”

“大……大大……大哥,我看看……看见鬼了!”李三被吓的结结巴巴的。

“喔?胡说什么?赶紧把火点着否则我们俩一会都得喂狼!”

李三这时候胡乱的在土坑里打滚,用手在面前拍打着,生怕那东西再次靠近。

“大哥,我刚才看见鬼了!”

“那更要快把火弄起来了!”

李三觉得面前似乎是没什么东西了,便再次取出火折子,他害怕再看见那惨白的脸,面无血色,两眼黑洞洞的,更像是白无常。

这时候开始刮风了,李三知道这有风的话火折子上的火容易灭掉,索性拿了一团干草就趴在地上,拔出火折子这么一吹,果然火折子的火立刻亮了起来,谁知道……,就在这时候,竟然有一个人趴在地上跟自己做同一个动作,那张惨白的脸就贴在地面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刚要去吹,李三手疾眼快哪里肯让,自己更是知道,如若让它灭了灯火,待会而自己肯定要让这孤魂野鬼勾了魂去。

李三赶紧对燃甘草就奔着柴火堆去了,赶忙把火引着,这时候只看见地上又趴着一个人,把李三吓得差点没把火掉了。

不过这个人不是鬼,正是马大元用嘴吹着营火。

“大哥你……,你干什么?”

“我看你把火弄着了,我帮你吹!”

二人终于将火弄着了,立刻亮了许多,但是李三仍心有余悸,他害怕那只鬼再来,就把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告诉了马大元。

只看见马大元的脸怔住,阴沉沉的问李三说:“小弟,我且问你,你在进山的时候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李三当然记得,在自己进山的时候的确随口骂了几句,这他才恍然大悟,想起老人们常说进山的时候不得胡言乱语,恐怕自己就是像老人说的那样招上了些“东西”。

但是李三不敢这么回答撒谎说:“没……没有啊!”

“没有?那么就怪了!”

“大哥您似乎对这个明白点,如果,我是说万一如果说了不恭敬的话会怎样?”

“如果说了那种话,很可能会被山上的“土地”“神仙”盯上的。”

李三知道这盯上是什么意思,但是更想知道的是这种事用什么办法来解决。

“马大哥,一般碰上这事儿如何来解决?”

那姓马的一看就知道了,脸突然就愣住了问:“难道你?”

李三点了点头。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听说过么?人身上有三盏灯,头上一盏,双肩两盏,千万别让身上的灯被鬼灭了,不然的话……”

马大元自然也没在说下去,想必这么说李三自然也是懂了。

李三谨记马大元的话,慢慢的琢么着,然后二人将包里的馒头拿出来烤烤,李三压根就吃不下去,草草的咽了几口。

马大元看了眼李三便问:“小爷?难道是怕了不成?”

“哪里?哪里?我从小跟我哥走南闯北什么事儿没见过,还能怕这些事儿,一会儿大哥您先睡,我帮你守夜!”

话是这么说,但是李三哪里敢睡,脑海里还清楚的记得那鬼魅的模样,着实恐怖,可怜现在所处的位置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算是跑也不知道该往哪跑,索性还有堆篝火,也只有拿它壮胆了。

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感情这马大元没见鬼,他竟然不大会儿就鼾声大作了,睡着了。

李三这个气啊,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多好,何必跑来受这罪呢?李三打着精神熬了两个时辰,这时候正是午夜,眼皮实在是抬不起来了,竟然也这么就睡着了。

在梦里他清楚的看见,有几只蓝色的山鬼拉着他的马,搬着驴上的粮食,只看见那山鬼一个个怒面长牙,狰狞凶狠,赤色的头发光着脚丫。

两三只山鬼开始拉着马缰把马拖走,还有几只走了过来看见熟睡的马大元上去踢了两脚然后向自己这边走来,一只鬼这就要拍李三的肩膀。

李三清楚的记着,这鬼分明要灭自己肩头上的那盏灯,赶忙喊出声来,四肢一起用力,等自己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刚刚从睡觉的那个小土坡上滚了下来,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

但是当他看向了营火那边,心里凉了半截,心说话,现在的处境还不如刚才梦里呢。

原来,时隔很久的营火只剩下微弱的火星了,光亮只能照到近在几米的范围,但是这就足够了,现在的李三连大气都不敢喘息上一口。

因为他在那微弱的营火旁边看见了一张白脸,那张脸正趴在地上要吹灭火光。

那张脸极为的白,就像抹满了生石灰,看着像要掉渣的那种感觉。

李三暗道:不好,这就是老话讲的鬼吹灯!

“马大哥,马大哥不好了,他来了!”李三准备叫起熟睡中的马大元,谁知道这时候,土坑里哪还有什么马大元?就连自己拴的马也早已经不见了,也就是说现在只剩下自己……和那个鬼了。

李三心里“咯噔”一下。李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溜烟的开始跑,纵然是看不太清,连摔了好几个跟头,但是碰上了鬼,在耽搁会儿哪里还有命在,眼看这鬼就是冲自己来的。

当李三再一次摔在地上的时候,手被什么特殊的东西擦破了,赶忙低下头去看,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自己弄坏的那个水壶。

李三的心情变得更加低落,这水壶就说明,自己骑马走了几个时辰的路完完全全就是停在原地绕圈子啊。

这是……鬼……鬼打墙?早就听人说过鬼打墙一旦陷入其中便无法出来,被困在里面,即使在里面走上一天一夜也是原地不动的。

李三看见前面有一个非常大的树洞,如果不留意跟其它树没有两样,立刻钻了进去,躲避在后面追的鬼,他静静的在树洞里呆着,也瞧不出外面有什么动静。

但是紧紧在树洞里,他竟然能清楚的感觉到……一种凉气一股子一股子的喷吐在自己脖子上面。

这难道……,李三大起胆子掏出怀里的火折子再次在自己面前准备点火,紧紧又是这么一吹,他恨不得剁自己的手,那凉气并不是别的,正是面前这张怪脸发出的。

是的,现在李三的面前就是那大如盘子一般的鬼脸。

还没等李三明白过来,只看见鬼的那只手轻轻的在李三肩头上一点,李三立刻觉得自己身体有些难以控制仪,这就是鬼来灭自己肩头上的那盏灯了。

李三立刻爆发,不顾一切的钻出树洞,一路的仓皇逃窜,但是周围的标志性东西仿佛没有变化,自己的那摊营火已经第四次见到了,这就说明自己根本没跑出去,如果是这样的话,没让鬼追上,自己也得会累死。

而且如果再让鬼在自己身上来一下子的话,准保小命立刻归西,就在一边跑一边想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自己似乎是逃离了刚才那里,眼前的事物比较新鲜,远远看去,只看见黑洞洞的一块板子一块板子竖立在那里,仿佛是栅栏,不过略微粗了很多,难道前面有人。

等到来到这一根根竖立的中央时候,李三感觉这里根本不像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李三准备再次掏出火折子来看一眼的时候。

这时候一被只手搭在了李三的肩头上,李三心想这下完了,肯定是被鬼拿了命去。

不料后面竟然是马大元说话了:“小老弟,不睡觉,你可哪瞎跑什么?不必看了,我想你看了之后会后悔的。”

正在这时李三手里的火折子突然就亮了,而在自己面前的一根根木头根本不是什么栅栏,竟然是一根根木头做成的墓碑,而每个墓碑上面写的都是同一行字“马大元之墓”。

“都说了叫你别看了!”身后的马大元探出惨白的脸对准了李三手里的火折子“噗”就这么一吹,再次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里。李三死了……

后来有的人说,他就不该进山时候胡言乱语招来了鬼,那马大元就是那只鬼,有的还说他最后不看那墓碑上的人名兴许还活着……

(全文完)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