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公平对待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21:3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请公平对待 张平今年由初中升高中,他考上了某市的一所普通高中。由于他学习勤奋,所以平时的测验考试他的成绩都在年级内名列前茅,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夸奖和羡慕。黄亮也是今年刚升上高中的学生,他的成
短篇鬼故事:请公平对待

张平今年由初中升高中,他考上了某市的一所普通高中。由于他学习勤奋,所以平时的测验考试他的成绩都在年级内名列前茅,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夸奖和羡慕。黄亮也是今年刚升上高中的学生,他的成绩平平,与张平是好朋友,他们俩是同一个班的,二人无话不谈,不管在学习还是生活上,他们俩都是亲密无间的。这个学期的上半个学段结束了,也已经进行了期中考试,当然张平又是名列前茅,再次受到了老师的宠爱和同学们学习的榜样,而张平此时此刻大概是他长到这么大最自豪最高兴的时刻。可是黄亮这一天早上突然无端地告诉了一个令张平恐惧而心寒的传言。

“阿平啊,我最近听说了一个事情,我想必须要告诉你一下。”黄亮神情严肃地说道。

“哦……什么事呀?这么认真的样子,你说吧,我听就是了。”张平抬头看看他,然后又埋头做他的作业。

“我听别人说啊,这所学校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人下了个毒咒,凡是成绩好的学生在某一天就会离奇的失踪或者死亡!”黄亮小声地对他说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呀!这怎么会呢?难道成绩好也是有罪的吗?”满口不相信的语气说道。

“你别急!据说已经有先例了。我和你是今年才上高中的,所以对这所学校的情况也不甚了解,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好像是在04与05年的时候,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有一名高一的学生他的学习成绩也是挺优秀的,他是在学校住宿的,有一次晚自修后他竟然没有回去宿舍,以他的为人是绝对不会一句话不说就无端失踪了,老师们知道后就急着到处找,但找了一晚上还是没找着,也试过打他的手机但也无法打通。就这样过了一晚上后,第二天清晨,负责开课室的门的一位女同学刚打开门,眼前一幕就把她吓呆了,昨晚失踪的那位同学竟然被绳子拴住头颅挂在吊扇的风页上,死状极其恐怖,此时风页还在不停地转着,他的尸体也随着转起来。还有呀……”黄亮绘声绘色地说道。

“好啦,还有什么呀?够了,这可能是被人杀害的,那跟什么毒咒有什么关系呢?”张平满脸狐疑地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听别人说,公安人员在尸检时发现尸体背部有四个用血写的字:进行到底。除了这四个血字外,其它什么线索也没有,所以至今还是悬案;而更离奇的是他死亡时间刚好在期中考试之后,而当时他的成绩是全级第一的。还有更扑朔迷离的,在他死了后一天,政教处的主任也离奇失踪了,也是到了第二天清晨尸体才被发现了,同样在他的背部有四个血字:进行到底。后来不知道是谁发现了这四个字的来历,其实这四个字是失踪的主任说的。”黄亮一口气认真地说道。

““进行到底”?什么意思啊?”张平好奇地问。

“哦,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在我们来这所学校之前,都是实行一个政策……谁的成绩好就到尖子班;成绩差的,就把那些差生集到一个班中。叫什么……叫……叫,哦,对了,叫“区别对待”政策。当初这个政策实行时,也受到很多学生和家长的质疑,甚至反对,但政教主任坚决说要进行到底。”黄亮边想边说。

“这样好吗?会不会……”张平急切地问。

“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就是说要给成绩好的学生更好的教学资源,但据说这个政策在发生那两宗血案后也停止了实行。”黄亮说道。

“那成绩差的学生呢,要给什么样的教学资源呀?”张平问道。

“不知道!”黄亮干脆利索地答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黄亮早上说的话一直在张平的脑海里回旋,萦绕着他的心头,使他寝食难安。虽然黄亮也是道听途说的,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啊,他现在正为这件事发愁,恰好黄亮下午又请假回家了,张平只好一个人呆在宿舍里,即使他有很多疑问,也得等到明天再向他提问。“唉呀,不管那么多了,我就不信这个什么毒咒能把我怎么样”他自言自语道。说完他就走出了宿舍。

火红的太阳放出大量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大地被晒得发热,迎面扑来的空气是非常酷热的,好像有一个大的火光圈包围着你的周围,让你喘不过气来。操场上的同学玩得正开心,喝彩声、鼓掌声等交织成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好像与这个炎热的天气相对抗一样。似乎没有人记得以前发生在这里的扑朔迷离的血案。

张平一个人在操场上漫无目的走着,虽说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这种天方夜谭的话,但他还是觉得心里闷得慌,这种奇妙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考了好成绩应该高兴才是,而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而且还不时有恐惧的感觉。他一路走着,突然在校园北面的拐角处他赫然发现一名上身穿着红衬衫,下身穿一条黑色长裤的男孩靠墙边蹲着,由于那里光线不足,他又低着头,张平看不到他的样子,但张平感到很奇怪,便向那男孩走过去。

“哎,这位同学,你……”张平拍拍他的肩膀说。

“你不要管我”是那个男孩低沉的声音。

张平好奇极了,他决定一定要交这个朋友。

“我该怎么称呼你?”说着他也蹲下来了。

那男孩没有理睬他。

“我……我今年刚读高一,你……你叫什么名字?”他小声地询问道。

“我……我……我……16岁了。”那名男孩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道。

“哦……那……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很想交你这个朋友。”他微笑着很有诚意地问道。

“我……方健志。”那男孩低着头说道。

“哦,那我以后叫你……阿志吧!我的名字叫张平。”张平和蔼地说道。

“对了,你怎么不去玩,你的朋友呢?”张平问道。

“我……没有……朋友!”他放慢腔调说道。

“哦,那……不要紧,从今天起我和你做朋友,那你就不愁寂寞了!”张平笑着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很快就到了傍晚的时候了,太阳已经下山休息了,月亮却不知不觉地升上来了,张平与刚才认识的那位男孩还坐在校园的一棵树下闲聊着,突然那个男孩提出要回到课室拿回点东西,张平二话没说便陪同前去。

“这学校怎么搞的,连路灯也坏了!”张平埋怨道。

“哼,这所学校还有更坏的!”那位男孩突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张平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了看他,但他并没有在意。

不一会儿就到了课室,那位男孩让张平在门外等候,于是他就自己进了课室,张平一个人站在走廊上,他的周围一片漆黑,这时他感到内心有一股寒意,使他不禁打了个冷战。

“好了,可以走了。”那个男孩说道。

正在这时,张平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是什么味道呢?他心中暗暗地想着。但就是想不到是什么味道。

“你都拿了些什么呀,能让我看看吗?”张平请求道。

“都是些试卷和报纸,不过不能让你看。”那男孩严厉地拒绝道。

张平苦笑着说:“看来你还是挺爱学习的,以后我们互相学习,我的成绩在级里面是名列前茅的,但有些东西我也不会,那以后如果你有不懂的来问我,我有不懂的来问你,好吗?”

“你的成绩很好?”那男孩怪声怪气地问。

张平听见他的语气,一阵冷气从背后升起直冲头上。

这时,他又闻到一股比刚才更刺鼻的味道,是什么味道呢?他不停地在想。哦,这种味道好像是有点腥腥的,有人在这里煮饭吗?不是的,是有点像人血的那种气味。他还是在拼命地想。

张平向周围看了看,发觉这种味道是从那个男孩身上发出来的,他心头一颤,开始害怕起来了。

“我,我……不是,取笑你,你别介意!”张平突然变了腔调。

“好,你不是想看看我拿了些什么吗?”那男孩说着把东西递给了张平,张平接过。

张平看了看,“是一张报纸与一张试卷,没什么呀!”他自语道。

“你再仔细看看”那男孩加重了语气说道。

张平打开了那张报纸,中间夹着一张试卷,借着月光,可以看到试卷上清楚地写着“20分”,张平愕然了,接着他看到报纸上面刊登着一则消息:XXX学校一名男生因成绩差,被政教主任分配到差生班,可能是不堪忍受不公平的对待,结果从高楼上纵身跳下,当场死亡……。据调查,那名男生刚满16岁,名字叫……方健志。

张平颤巍巍地看看那个男孩,他身上的衣服在不停的滴着血水。

“啊……”张平大叫一声,手上的东西全扔了。

“你……你……你……是死……人,救命啊,来人哪,救命啊!”他边跑边大喊大叫。

突然他隐约看见前方好 像有人的影子,心想:有救了,有救了!

“同学,救救我呀,有鬼啊!”他从背后拍拍那位同学的肩膀。

那位同学转过头,“哈哈……哈……你跑不掉了!”一个恐怖的声音。

“啊……”张平被吓得当场摔倒在地上。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死吗?就是因为你这些成绩好的学生,什么好的资源都要给你,我这些差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这些成绩好的学生高兴。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了!”那男孩边激动地说着边一步一步地向张平逼近。

“你饶了我吧,不要杀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张平苦苦地哀求道。

“没有用了,你不用求我了,我已经杀了一名学生与主任了,既然你名列前茅,我就只有杀了你,是主任说一定要把“区别对待”政策进行到底,他要把我这些差生“区别对待”“赶尽杀绝”,我就把毒咒进行到底,你去死吧!”他厉声地说道。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过后,校内又回复了往日的平静。

第二天清晨,负责开课室门的黄亮刚打开门,眼前的一幕竟是:张平的头颅被绳子拴住挂在吊扇的风页上,风页在转动着,而张平的尸体也跟着转起来。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