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楼的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21:2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顶楼的鬼 十几年前在一座居民楼的顶层有这么一个女人跳楼自杀了,女子很年轻但是尸体除了坠楼而亡的伤之外还有不少的淤青,后来得知这女子是遭到家庭暴力而选择轻生的,这个故事过去很久了,年轻的人都未
短篇鬼故事:顶楼的鬼

十几年前在一座居民楼的顶层有这么一个女人跳楼自杀了,女子很年轻但是尸体除了坠楼而亡的伤之外还有不少的淤青,后来得知这女子是遭到家庭暴力而选择轻生的,这个故事过去很久了,年轻的人都未必知道,而老人们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把它淡忘。

但是她……,她一直就在那里,有少部分人曾经清楚的看见这个女人就坐在顶楼的天台上向下望去,光着脚丫穿着裙子,而那条裙子正是那日她死的时候穿的,那么后来呢?没什么后来……

宏宇是一个快步入三十五的奋斗青年,显然已经把脚插进中年人的队伍了,为什么说他是奋斗的青年,他跟所有青年人一样整日的工作无非是想给自己置办一个楼房,用现在的话说这是结婚的基本,虽然年纪有点大但是宏宇只谈过几次不成功的恋爱,分手大部分与他的条件有关,到后来宏宇压根就没在谈过什么恋爱了,决定首先弄一套自己的楼房再找自己的另一半,一次次的感情受挫也迫于无奈选择了这条先有房的路线。

终于攒够了钱买了一套居民楼,是那种七层步梯楼,而且是顶楼,虽然上下楼极为不便,但是宏宇调整好心情认为就当锻炼身体也好吧,因为别的楼层基本上同样面积的话都要比顶楼贵个十余万元,宏宇的钱也只能选购这样的楼层,奋斗打拼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个自己的小窝了,宏宇自己也很欣慰,自己用买房剩余的几千元简单的把家里装修了一番。

宏宇和几个铁哥们在新家里粉刷墙面,累了就打开汽水或者啤酒去阳台上看看风景。

不料果真有一道风景出现在宏宇的眼前,正是对面楼的一名晾衣服的女子吸引了宏宇的目光。

一个身材挺翘,皮肤白嫩的女人,正在对面阳台晾些女人的内衣裤,这时候宏宇竟然目不转睛的看着对方。

那女人似乎有些察觉到了宏宇,看了他一眼之后,羞的满脸通红,将自己的内衣裤又撤了下去,然后晾上几件衬衫。

宏宇觉得这个女人很有意思,试图的想象自己的老婆就是这个样子,等到宏宇真正的搬进来,渐渐的家里的电视机,电脑成为真真正正的摆设,他现在只要稍微有时间就会来到阳台去望对面楼的风景。

可能是一个单身狗对于女人的那种渴望吧,茶蛋,啤酒,和阳台已经成为宏宇下班之后的消遣了。

不过令宏宇反感的是,对面那个女人已经是有老公的人了,他有时会看到那个男人抱着那个女人在一块,而且经常呵斥她,竟然还动手打她。

这一幕幕的都让宏宇看在眼里,他将啤酒罐捏的瘪了下去。

“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简直是男人中的败类!”宏宇开始对那个少妇打抱不平。

不过只是在自己家说说而已,自己怎么能够跑到人家去多管这种闲事呢?

直到对面的阳台把窗帘拉上,宏宇这才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许久都没有睡,因为他在想,如果她要是自己的女人的话,绝对不会伤到她一根手指头,既然经常受到这种家庭暴力,她为什么不跟她家男人离婚?可能是因为孩子的缘故吧。

宏宇开始慢慢的幻想着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老婆,对自己体贴入微,并将其揽入怀中,还更为大胆的想着自己把她的老公痛扁一顿,来个英雄救美。

想想而已,回到现实生活中,自己家的阳台无非就是一台电视机,里面只有一个女主角,只有一个故事。

若是自己有个机会能跟她说两句话,近距离的接触一下也好。

如宏宇所愿,这天几个好哥们来他家做客,晚上要一起喝个不醉不归,所以下午和一哥们去市场采买食材回家做顿丰盛佳肴,正在肉摊前选着猪肉的时候,宏宇的余光竟然看见了那个邻家少妇,淡黄色的披肩里面穿着白色紧身体恤,丰满的线条错落有致。宏宇头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察着那个少妇,自己竟然看的呆住了。

这时候只看见少妇的钱包在口袋边缘,她竟然不经意的把钱包掉在了地上。

宏宇见状急忙上前,把钱包捡起来追了上去。

喊住她的时候,只看见那少妇一个美人转身,连同身上那种香气一齐扑面而来,宏宇差点为之倾倒。

定了定神之后才想起来说:“太太,您的钱包掉了!”

少妇略带羞涩的看了宏宇一眼,转为一脸微笑对宏宇说了一声:“谢谢!”那声音极为甜美,仿佛就跟预想的一样。

“真是谢谢你了,先生,哎,这要是丢了的话,回家又要挨骂了!”

“我……,我就是你家对楼的邻居。请问您贵姓?”

“我知道,我姓张,叫小媛。方便的话来我家里,我请你吃顿饭好好谢谢你,这钱包里有很多重要的东西呢。”

对话简短,即将要分别,宏宇看着对方的背影,她竟然知道自己,还邀请去她家吃饭,简直是……

正在这时候自己的哥们追了上来,看着宏宇呆在原地傻傻的在笑不解的问:“宏宇?干嘛呢?大白天的发什么春呢?”

好一会儿宏宇才回过神来,咽了口唾沫。

打这之后,宏宇特地买了个望远镜,来观察张小媛,特地捕捉她要出门买菜的时候,准备和她来个偶遇。

还别说,二人经常能在市场上碰见,还能偶尔的说几句话,对方邀请自己去家里做客,不过宏宇想着她的老公有点太……

便也不再敢有非分之想,就婉言谢绝了。

作为宏宇来说张晓媛就是一个精神上的媳妇,虽然不可能跟她成为夫妻,但是有了她生活也算是有了一份乐趣。

又是一个闷热的晚上,宏宇拿着冰镇啤酒坐在窗台上装作纳凉,不过真实的目的不言而喻,还是惦记着张小媛。

女主角再一次的出现,不过好像气氛略微不对劲,只听见她老公大声的吵着什么,随后只听见小媛回了几句,她老公从另一个房间冲了出来,将她逼向角落,拳脚相向。

宏宇坐在椅子上又恨又气。

“这男人不跟他也罢!”但是也没有什么动作,这种事怎能干涉人家呢?

后来的一幕让他不敢再坐下去。

只看见张小媛在对面胸部大幅度起伏,明显是在抽搐,竟然向自己这个方向走过来,她要干什么?她的一只腿竟然迈出了窗台。

这时候她的老公在后面拽着她,一直僵持不下。

她要自杀!一个惊叹号在宏宇脑中响起。

啤酒也扔了,赶紧穿上鞋,门都没来得及锁就冲出了家门,在楼底下还看见那只脚在外面。宏宇想都没有想就冲上了小媛家的楼上。

虽然没来过,但是她家的楼层跟自己家的是一样的。

宏宇冲到了顶楼,此时有一个残破不堪的铁门摆在自己面前,宏宇去撞门,不料门竟然开了。

宏宇一个趔趄进了屋子里,本来欣喜过望没什么阻拦,可是进了屋子之后的另一幕却让宏宇吃惊了。

屋子里漆黑一片,整个屋子空空如也,连个家具都没有,房间到处落满了灰尘,别说东西,人更是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张小媛?难道这不是张小媛的家?不对啊,自己明明记得是顶楼,上面根本没有台阶。

宏宇摸着黑赶紧走入阳台,此时的宏宇更加吃惊了,这可能就是张小媛的家,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对面正是自己的家,阳台上还摆着一罐没有开封的啤酒……

这是怎么一回事?宏宇下意识的探出头向所在的这栋楼四下望去,更让自己惊愕的是,整座楼连一户开灯的都没有,要知道这可是晚上……

太可怕了……那张小媛到底在哪?

与此同时他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家里,触目惊心的一幕出现了,在自己的家里,还是在那个阳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人,到现在的宏宇想破脑袋也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宏宇他自己。

没有错!对面的家里竟然出现了另一个自己,他正用望远镜看向对面的自己……

“我滴个奶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宏宇脑袋像要爆炸了似得。

之后对面的自己手里的望远镜,竟然掉了下去,从阳台掉向了地面,只听见“啪”一声脆响。望远镜已经摔的粉身碎骨。

不过对面的自己接下来的举动更让宏宇感到惊讶……

那个宏宇竟然迈出了一条腿搭在阳台上,之后将另一条腿也搬上了阳台。

他……他要干什么?

对面那个宏宇坐在原地待了能有几秒钟,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用力,竟然……

他竟然掉下阳台,随后在刚才另一个宏宇身后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人竟然是小媛,是她,是她将那个自己推下楼的。

宏宇没顾得上再看小媛一眼,只得看另一个自己摔下楼,他的大半个身子探出去,只看见另一个自己在天空中待了那么几秒钟,然后落在地上成了肉饼。

宏宇还没来得及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时候,再看自家的阳台上,哪里还有小媛的身影。

就在自己四下张望的同时,自己的身后竟然有人说话了……

那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曾经让宏宇魂牵梦绕的声音,不过现在,那根本就是另一个态度在跟自己说话,她就是小媛。

“你是不是在找我啊?”

宏宇刚回过头准备去瞧她的时候,现在面前的小媛哪里还是那个靓丽的少妇?整个身体像被压扁一样,头发和血肉还有骨头都混在一起,还有那眼球根本就是在眼窝的外面……

宏宇再没有底气乱动……

而那个女人竟然齐推出双手,将宏宇推出了阳台……

是的,宏宇摔死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小媛早就是个死人了,不过他到死也没明白自己到底是死在自己家的阳台,还是对面楼的阳台了……

房子便宜并不是偶然,是因为没有住户敢在这里住,所以房东才开了个极为便宜的价格,那时同事惊讶的看见他在傻笑,跟宏宇在一块的同时也没发现宏宇身边有小媛的出现……

小媛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回她可以离开了,因为此前她在等待一个人,等待一个替代自己位置的替死鬼……

(全文完)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