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21:2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神棍 小孟得了很严重的病,小孟的母亲以为小孟是被什么妖魔鬼附生了,小孟看了村里的医生都不见好,小孟的母亲决定带着小孟去看村里的神医。
短篇鬼故事:神棍

小孟得了很严重的病,小孟的母亲以为小孟是被什么妖魔鬼附生了,小孟看了村里的医生都不见好,小孟的母亲决定带着小孟去看村里的神医。

所谓的神医,并不是指的医术特别高明的人,而是通过特别方式来治病的人。这样的人能力有高有低,参差不齐,所以有的人很相信,有的人不相信。

小孟的母亲没有想到带着小孟去县里的医院看病,而是把希望放在了神医身上。小孟的母亲在隔壁村请来一个看上去仙风道骨的人,这个老头头上绑着一个发髻,留着很长的山羊胡子,衣服高深莫测的样子。

这老头看了看小孟,然后在小孟家转了一圈,最念念有词。最后老头振振有词的说道:“这孩子,怕是冲撞到了什么东西了,而且这屋子里面的摆设也不太对劲。”小孟的母亲连忙掏出一把钱,塞进老头的手里,老头也不看,直接放进兜里。小孟母亲担忧的说道:“大师,还请你帮帮我家小孟。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老头装模作样的伸出一只手,拇指在手指其他关节处点来点去,然后捋了捋自己白花花的胡子说道:“必须要做一场法事,还需要把家里的家具从新的摆放一下,然后在吃我开的药,就好了!”

小孟的母亲连连点头。先按照老头的说得将家里的家具来了个乾坤大罗移,然后买齐了老头要的东西。

老头学着电影里面的样子,摆了一张桌子,在上面摆了一些水果糕点,还有一只鸡头。老头挥舞着一把桃木剑,开始跳起来,就像是外面跳大神的人一样。老头跳完以后端起一碗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的药交给小孟的母亲,小孟的母亲千恩万谢。

老头在小孟家里又吃又拿以后,便扬长而去。

虽然吃老头给的药,但是小孟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没过几天便一命呜呼了。

小孟的母亲伤心欲绝,小孟的父亲死得早,小孟是她唯一的希望,现在连这个希望也没有了,小孟母亲气不过,就上门去找那老头。

谁知道老头一改仙风道骨的样子,变得像一个痞子,老头并不承认这件事,还将小孟母亲大骂一通赶了出去,

小孟的母亲这才知道自己是上当受骗了!

小孟母亲已经是心灰意冷了,她想如果自己是将小孟送去大医院医治,说不一定小孟就不会死,小孟的病也许就可以好起来!自己怎么跟小孟死去的爸爸交代呢!想到这里,小孟的母亲嚎啕大哭起来。

哭完以后,她下定了必死的决心。她拿出一根绳子,将绳子挂在房梁上,她看了看家徒四壁的家,小孟的遗像正笑着看着她。她将自己的头挂进圈里,闭上眼,两脚一蹬,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等她醒过来,她看见小孟就流着泪看着自己,她使劲搂着小孟,流着泪说:“小孟,妈终于看见你了,你走了以后,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呜呜……”

“妈妈,都是那个神棍,是他害死了我,他专门骗我们的钱,没有能力给我治病,我喝了那个符水,一点效果都没有,妈妈,我死的时候,真的好难受!”小孟的母亲听着自己的孩子在死之前还受了社么多苦,心里顿时燃气一股怒火。

晚上的时候,老头正在喝酒,看他的样子,两边脸颊红彤彤的,一定是喝了不少。这个神棍,一定又是去哪里骗了别人,才能有这样好吃好喝的。

小孟的母亲走进房间,老头看见是她,连头都懒得抬一下,“怎么又是你!我不是说了,你家的孩子死了,原因有很多,并不是老头我技艺不高,是你家孩子命该如此。”小孟的母亲气得两眼发红,恶狠狠的看着老头。老头见小孟的母亲没有离开,以为她又要赖着自己,就站起来,将小孟的母亲往外推,“你快点给我出去,不然老窝子对你不客气了,你不要有事没事来找我的麻烦。快点滚出去!”

老头见平时柔弱的女人,现在变得异常的坚定,老头怎么推也推不动。老头的手心渐渐的冒起了冷汗,贴着女人的手掌感受到了深深的寒冷。

他抬头看了女人一眼,便吓得大叫一声。面前这女人舌头长长的伸了出来,自己的牙齿正咬在舌头上,鲜红的舌头像是一条毒蛇一般挂在脸上。两颗眼球像两个乒乓球挂在脸上,没有眼仁的眼睛也让老头觉得那双眼睛恶毒的盯着自己。

老头吓得六神无主,连连后退着,突然他的手碰到了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老头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孟!小孟面色青色,手里端着一碗药,嘴里的流出黄褐色的液体,那液体直接滴进碗里,看的老头一阵反胃,老头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小孟咯咯的笑着,“妈妈,这个老头也病了,咱们也给这个老头吃药吧!”女人嘿嘿的笑着,“是要让他吃吃自己开的药了!”

老头拼命的摇头,“不能吃,这个药不能吃,求求你们别给我吃,这药就是一些香炉里面的灰,是我不是人,拿这些骗你们的钱,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这样会害死你的孩子,你就放过我吧!”

小孟母亲一把抓住老头的头,“放过你,哼哼,让你再去害人吗?今天你必须死!”小孟母亲搬开老头的嘴,小孟将那碗药倒进老头的嘴里。老头呛得直咳嗽,想起小孟的口水全部都流进了那碗药里,老头只吐得昏天黑地,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吐出来了。

小孟和母亲相视一笑,小孟悠悠的说道:“老头,混着我口水的药怎么样啊,哈哈,是不别有一番滋味。你现在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融化了吧,是不是疼得专心啊,哈哈!”

老头这才感觉到肚子里像是有人在里面撕咬一般的疼痛,感觉自体内的五脏六腑真的像是被人捣烂了一般,痛的老头在地上直打滚。老头张大嘴杀猪般的嚎叫,嘴里吐出一口口脓血,夹杂着内脏的杂物。

小孟笑道:“妈妈,老头已经吃了自己的药,哈哈,我们走吧!”小孟的母亲拉着小孟的手离开了。

背后,老头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