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来世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9:11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来生来世 宋宁生是钦定的榜眼郎,自从当官后,绫罗绸缎,金银财宝都涌至而来,他娶了京城排名第三的富家千金雨璟。虽然雨璟这名儿文静雅致,但她脾气却不好,任性暴躁,一不顺心,时常对下人打骂动刑,有
短篇鬼故事:来生来世

宋宁生是钦定的榜眼郎,自从当官后,绫罗绸缎,金银财宝都涌至而来,他娶了京城排名第三的富家千金雨璟。虽然雨璟这名儿文静雅致,但她脾气却不好,任性暴躁,一不顺心,时常对下人打骂动刑,有时对宋宁生也恶言相向,宋宁生虽有气,但不敢有多大发作。宋宁生本来是一穷书生,后来得了榜眼后,皇上赏赐的金银都一一拿去打点了中层及高层的官员,基本所剩无几。为了壮大府邸,他娶了对他有帮助的雨璟为妻,这也就解释了为何雨璟对他说话难听他也不敢发作的原因,他得罪不起这个财神老婆。大老婆脾气不好,那他就娶对他百依百顺的小老婆咯,纳了几房妾室,这日子混的也是相当不错的。可他却噩梦连连,他的梦中总是有一红衣女子背对着阴沉沉的笑着,什么话也不说,但是也不曾伤害他,虽然晚上睡觉有点失眠,但是他也没怎么在意,好歹不伤他性命,他也就放心了。老话说,不为官两袖清风,一朝入官都有受贿之嫌。他当官已有一段时间了,他才能还是不错的,虽说不上大才,但做事小心翼翼,颇受皇帝器重,但是他不满足,他想有自己的财富,所以经不住金钱诱惑,帮了底下一官员的儿子谋了一小官。叹及命运不公,第一次受贿就被皇帝知晓,拿他开刀,杀鸡儆猴。罢了他的官,而他的妻子妾室都通通离他而去,他也就沦为乞丐,因下不来面子行讨,饿死街头。

话说,为什么他这么倒霉呢?宋宁生受贿那天晚上,御史做了个梦,一红衣女子告诉,有人私收贿赂,让他派人去查,御史说“我该如何相信你的话”“你先查,不管有没有,对于大人而言都没有坏处。”听罢,女子消失不见,御史梦醒。第二天立马派人查找,查到了宋宁生头上,御史深谙朝廷这趟浑水,查到宋宁生头上也就罢了。宋宁生临死前也见到了梦中那女子,那女子不再背对他。"是你!你,,,你过得好吗?”宋宁生睁大眼睛,眼里满是愧疚,眼泪直流,不知他哭的是自己当官坎坷还是以前那些事。红衣女子轻笑说道“你说呢?”刚说完,宋宁生已断气。红衣女子使出一道黒符,黒符停在宋宁生那冰冷的身体上方,吸取宋宁生的魂魄,过一会,一道声音从黒符中传出“你做的很好,省了我们不少气力”“恭送大人”红衣女子微微作揖表示行礼。

第二世轮回,二妞生在一个不穷也不富的家庭,她的父母不待见她。她上面还有个姐姐姗姗。父母生姗姗后,想要一个儿子,凑成“好”字。生下二妞后,满脸不高兴,觉得二妞是个孽种,会破了家里的好运。所以从小把她当成一个下人养,呼来唤去,而二妞一直想做的很好来讨父母的欢心,后来二妞多了个弟弟子云,父亲母亲对弟弟很是疼爱,子云本来对二妞很亲切,可二妞对父母宠爱弟弟也还是有些情绪的。一次,子云颈上带着父母给他的一块上好的紫玉跑去跟二妞玩,“姐姐,姐姐,你看我的玉好看吗?大姐也有一块白色的,你的呢?”子云高兴的指着玉说。“这玉哪来的?是不是偷来的,快说”二妞恶狠狠的说道,其实她知道那玉并不是弟弟从哪偷来的,就凭父母亲对弟弟的宠爱,也知道是谁给的了,只是为什么她没有,她心里酸溜溜的,眼泪不经意间滑落脸庞。“姐姐,这不是我偷的,是母亲给我的,你怎么哭了”子云委屈的说道。二妞一把扯过子云颈上的紫玉往地上使劲的摔着,子云一边哭一边扯着二妞的手臂“姐姐,求你不要摔了,这块玉真不是我偷的,真是母亲给的。”二妞听到这些越发的生气,直到玉已破损,她才缓过劲来。此时的子云见求饶没用,把父母给喊来了,父母对二妞一通打骂后,二妞心里委屈,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因为这事,子云对这个姐姐也不敢多说话了 。

晚上二妞很想家了,她开始后悔那么冲动,不该置气于父母。她往家的方向走着,在一个僻静的路上,遇一迷糊的醉汉,看见二妞单身一人,起了歹心,瞬间把她扑倒在地,二妞大叫救命,想起身反抗,但醉汉的力气哪是她能比的,就在她要绝望的那一瞬间,看到远处一人影在向这边走来,她立马大叫起来,那醉汉看她突然又反抗了,有些疑惑,往后看去,看没什么,又继续了他的动作。二妞看到人影越走越近,她感觉

似曾相识,使劲在那想那人影是谁,到底在哪儿见过。突然她想起,那是她从小到大的噩梦,是那个红衣女子!但她依旧把希望寄托在了红衣女子身上,只因为那么久的噩梦缠身,女子都没伤她,对她没造成任何影响,她在赌!这时红衣女子微笑着走到她的身旁并蹲了下来,可那醉汉却像没看见。二妞对着红衣女子说“救我,求求你”醉汉听到她自言自语,感觉很诡异,周边又没人,他不仅酒醒了,欲望也没了,急忙提上裤子就跑了。“你看,他都跑了,你是不是该感谢我”红衣女子用手捂着嘴笑着说。二妞流着泪说”你明明可以救我的,只要你再快一点,我的清白就不会毁。你这个女人,见死不救,你不是人!!!”最后一句话是二妞用尽全部力气吼出来的。“哈哈哈哈哈哈,,,我本来就不是人,你奢求我救你,凭什么!!!”红衣女子没有再用一贯的微笑说话了,她的眼睛开始变的猩红。不知道黑雾从哪里冒出来的,围绕在她的红纱裙上,亦包裹着她的身体,在她周围翻腾,异常可怕。二妞看着女子的种种变化,确定了红衣女子的那种特殊身份,她已经没有害怕了,父母不爱她,清白也被毁了,她也没有什么可支持她活下去的念头了。二妞轻声问道”你与我有什么仇,能跟我说清楚吗?就算死,我也瞑目”“好,今天我就与你说清楚”红衣女子开始慢慢的回忆起来,但她身上的黑雾依旧不散

红衣女子本名叫冰心,取自冰清玉洁之意。她是一个富家子女,却在一个下雨天,一把油纸伞,与他定情。他是一个穷苦书生,家里没钱没地,靠邻居时不时的接济过活。在一个下雨天,递了一把油伞,与她结下一段姻缘。她不顾家人反对,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断绝了父母关系,母亲怕她吃苦,偷偷的把自己攒的私房钱和一身红纱裙给她做嫁妆,当时的她虽然哭着舍不得父母,但也不想放弃他,穿着那身红纱与他拜堂成亲。冰心又把母亲给的银两置办了一些家用,与邻居学洗衣做饭,学会下田种秧,学会缝缝补补,学会摆摊叫卖,虽然很苦,但看着他静坐窗边看书,背读,她就觉得幸福。他对她是感激的,所以对她倒也不差,看她累时,也偶尔帮忙分担家务,日子一天天过着,期间她也因为劳累而小产了多次,虽然她很伤心,时常觉得对不起孩子而伤心落泪。他安慰到,等他高中时,必定好生弥补。可惜,她此后的生命中,再无生育可能。

京城科举要到了,他也该上路赶考了,临走前,许诺“金榜题名时,共享荣华”,她微笑着让他保重!她更希望他能不忘初心。他其实过腻了这种清贫日子,每次端坐窗边读诗书时,忍不住瞄着窗外的一些有钱人家总是醉酒而归,身旁还搂着美娇娘。其实她也挺美,可是柴米油盐后就看惯了。他幻想着能穿上绫罗绸缎,能揣着金银珠宝,能左拥右抱。为了这些功名利禄,纸醉金迷,他准备了十年,只为在考场超常发挥。

考试过后,他回到家中,自信满满,他觉得他能中状元,想到这,不由自主的笑了。直到有一天,好多人都往集市上跑,他算算时间,也到发榜文的时候了,急急忙忙的跟着人群跑去。“发榜啦,发榜啦”随着一声声清脆的敲锣声,有人欢喜有人愁,他挤在榜文的最前头,左看右看,都没看到他的名字上头条,他失望之极。像丢了魂儿一样,在街上游荡,他知道在考场也有尔虞我诈,知道考官也有可能受贿收买作假,但他还是抱着一线伯乐相马的希望能出人头地,但他更恨自己没有一个有钱有势的背景,可怜十年苦读,可怜十年清贫,向天长叹,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看他这样,冰心就知道了结果,但她依旧微笑着说 “相公,不必伤心失落,你还有我。”“你,你,你有什么用,除了会洗衣做饭,你还能干什么,一个妇道人家,什么都不懂,有你何用?”他把今天的气,哦不,是这些年的气全吼在了她的身上。她的笑脸终于动容了,但她什么都没说,她只想让他过的好,她开始更努力的去做活计,而他开始整天买醉,跟街上的恶霸鬼混在一块了,沾染上了一些恶习,每天喝醉回来,只要她劝他少喝点,他都会动手打骂。

这样的日子就这样过了三年,这三年里她伤痕累累,他也变化很大,当初清瘦的他已经发福,她当初的丰腴如今已经人比黄花瘦。三年一次的科举又到了,他其实还是幻想着能当官发财。一日,他照常去街上找那些恶霸混混们喝酒,喝醉了就说出了还想去科举但没钱的苦恼,其中一恶霸奸笑着说“宋兄弟,要不,把你家婆娘让给我,我会让她吃香的喝辣的,并且出五百两给你做路费如何?”当时的他酒醉当中,迷迷糊糊的说了句“好。”

那天晚上,等他酒醒,他已全然忘记了白天的那事。他回到家中,看家中一片狼藉,他立马跑进卧室一看,怒火中烧,“你这个贱人,竟然背着我偷人”“啪”他一巴掌扇在她脸上,把正在痴傻绝望的她打醒了,她眼神空洞的望着他,旁边正在不紧不慢的穿衣服的恶霸笑眯眯的说道“兄弟,你忘了白天答应我的事了么?喏,这是五百两,好好收着哦,大哥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说,别动气,哈哈哈哈”随手扔了几碇银子在桌上就扬长而去。

他不愿承认这是自己的错,“如今你贞洁已不在,我也不愿你浸猪笼,我写休书一封,我与你的夫妻情分就此罢了。”说完,拿着那五百两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他怕她怪他,他心里还是有愧疚的。

冰心冷笑的看着他离去,她找出当初成亲的那身红纱裙穿上,披散着长发,看着脸盆中的倒影,原来我已经不再美丽了。她苦笑,接着她拿出一把菜刀,轻轻的在手腕上一划,血流不止,她趁着现在还有力气,一步步的走到床边平躺下来,双手叠放腹部,她手腕上的血把红纱染得更红了,她嘴里轻轻念着“宋宁生,我将看着你受尽轮回之苦,让你体验我所受之欺辱,直至我的怨气平复”慢慢的,她的温度已经降到了最低。之后的日子她把恶霸吓死,也算报了一仇。当然,她也成了黑白无常的追捕的对象,好几次都差点魂散无常之手,最后,终于不愿逃了,她向无常求情,最终黑白无常答应让她留在阳间,直至怨气消散,但不得扰乱凡间秩序,不得害人。冰心愿意帮他们抓捕鬼魂,当报答恩情。黑白无常给了她一枚黒符,用来传递。

“你是他的第二世,今日你所受之辱,全是我当日承受,你让我救你,那当日又有谁来救我于水火”黑雾缭绕的冰心愤怒难当。“那你杀了我吧,我愿一死来赎我前世的罪。”二妞听到冰心那些回忆,眼泪不停的流,她心里直骂前世的自己怎么如此畜生不如,不过,如今能有赎罪的机会,那也值矣。冰心立马掐着二妞的脖子,二妞的气息越来越弱了,直到这时,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把冰心身上那些黑雾状的怨气喝散了大部分,冰心因此也恢复了明智,立马对二妞松了手。“大人” 冰心作揖。“你可知你今天若是杀了她,你就会打入阿鼻地狱,你以往帮我们所作的那些功劳将会一笔勾销。她的寿命将尽,何必?”“多谢大人提醒,冰心知错。”

那天,二妞回家后,父母便告诉她,将她许给了一个有钱人家做小老婆,明天就进府。二妞什么也没说。嫁进府邸没几天,就被府里的正室给害了。冰心在二妞临死前来到她身边,”你是来收我魂魄的吧”“嗯,希望下辈子的你不要再妒忌,不要贪图名利”“我答应你”二妞微笑着闭上了眼。黒符一挥,冰心已远去。

第三世,轩辕毅,当今皇上的第二子,他无心权势,无心皇位,只痴心逍遥山水。一日间,山野打猎,救了一位姑娘,在之后的日子里,时常去山野中与那位姑娘打猎,谈人生,日久生情,便决定抛弃皇子身份,愿与她深隐山林。可他的大哥轩辕煜却不肯放过他,多次追杀,只怕哪天他将是一个变数。轩辕毅带着妻儿东躲西藏,最终还是被大哥的杀手堵截包围了,他会武功,但是他的妻儿不会,并且双手难敌四拳,他怕是无力保护了,当一只箭射向他的妻子时,他下意识的去挡,毫不犹豫,他闭上眼“雪儿,如果你能带着我们的孩子逃出去,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和孩子;如果没能逃过一劫,那我们一家三口死也要死在一块。”他同时也想起了那个时常出现在他梦中的红衣女子,他嘴角不自觉的向上翘着。他以为他死定了,却迟迟没感觉痛,他睁开眼,正巧看到冰心挥偏了那支箭,她红裙飘起,是那么的仙清灵动,冰心在看到他为他的妻儿挡箭的那一刻,怨气全部消散,身上已经没有一丝鬼气,她对他微微一笑,“你,你没有杀我大哥吧”他面对她时居然有了一丝羞涩。“没有,我对他施了一个小小的幻术而已”冰心再次对他说“保重!不会有人再追杀你们了”接着她的身体一点点的消散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