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8:5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残 一、结拜弟兄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让我们干了这碗结拜弟兄的血酒吧。”
短篇鬼故事:残

一、结拜弟兄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让我们干了这碗结拜弟兄的血酒吧。”

一家酒店包间里,四个青年围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四碗血酒,可见他们的手指还在流着血液。

四人端起血酒一饮而尽将空碗放在桌子上。

这四个人分别是杨爵、袁凡、裴思贤还有莫丁。

他们四人从上大学认识到现在整整六年,同样的兴趣爱好,四人成了很要好的朋友,虽然他们毕业已经两年了,在一个城市找到不同的工作,但四人经常保持联系,关系还像读大学时那么要好,周末那天,还是杨爵提出的主意,四人聚在一起拜把子,好让这份弟兄情义地久天长。

“喝了血酒,咱们四个就成生死与共的好弟兄了,谁都不许反悔啊。”

杨爵擦了擦嘴角残留的血酒兴奋的说。

“谁反悔谁就是王八,谁就不是个男人,你们看我这熊样,怎么看也不像个王八是吧哥们。”

裴思贤是四人中说话最幽默的一个,他的话逗乐了其他三人。

“我说谁反悔谁就不得好死。”

袁凡的这句话,足以证明他对这份兄弟情的忠诚。

“呸呸呸,啥死啊活啊的晦气话,咱们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莫丁拿起酒瓶倒起酒来让大家一起喝。

四人边喝边聊天,十分尽兴。大概到了凌晨一点钟,四人才醉意甚浓的你扶我我扶你走出酒店包间。

喧嚣繁华的大街随着夜深变得冷冷清清的,除了他们四人以外,看不到一个行人或是一辆过往的车,静得出奇。

“我的车就停到对面,我送你们回家吧。”

莫丁从怀里掏出一串车门钥匙有些含糊的说,看得出,他已经有七分醉意。

“酒后驾车不安全,今晚你们还是上我家住一宿吧,离这相对比较近。”

杨爵一手楼在袁凡肩膀上支撑着摇晃的身体,醉意相当。

“行吧,那就去杨爵家睡一晚。”

其他三人赞同杨爵的说法,跟随着他回家去。

杨爵领着三人来到他家住房旁边,远远的就看到十几个人蹲在他家门口外,那些人看到杨爵等人回来,都站了起来,朝他们走过来。

杨爵好像在这时酒醒了很多,他松开袁凡肩膀上的手,看着那伙围过来的人,他的神情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袁凡、裴思贤和莫丁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只是察觉到向他们靠近的人不怀好意,并且是冲着杨爵来的。

一伙人迅速将他们包围起来,他们每个人手里都玩弄着一把西瓜刀。

“你小子的钱什么时候还?”

其中一个带头的大哥推了杨爵一掌凶巴巴的说。

杨爵那副醉酒的身体被那么一推,他并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莫丁连忙把他扶了起来,看到好弟兄被人欺负,三人都在心里愤愤不平,可是看到他们人多势众而且手上都有刀,三人心里的怒火就像被冷水浇灭了一大半,多少感到有些害怕,寡不敌众,哪是多数人的对手,三人都在这时候各怀心思。

“能不能再、再宽限几天,有钱我就立马还。”

杨爵低声下气的说,刚才在酒店喝酒那劲全然无踪。

“成心耍我的是吧,你今晚要是还不起钱来,我就要了你的狗命,我看你是没本事还了,没钱还不如死了让老子心里痛快。”

带头大哥挥手就要一巴掌抽过去,却被袁凡一把拦住了手。

他们四个人的醉意,都在这种气氛里清醒了许多。

“别欺人太甚。”

袁凡实在看不过杨爵遭人打。

“我不收拾他可以啊,你帮他还钱,二十万,你还得起吗?”

袁凡在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的手逐渐松了下来。

他们四人都不是什么有钱人,对于杨爵的这一笔欠债巨款,他们谁也不敢夸口担当。

“所以说,没钱怎么帮他都不成,他就是欠打。”

那一巴掌还是狠狠的扇在了杨爵的脸上。

“如果你们三个想陪他一起死就呆在这里,如果不想死就赶紧给我滚蛋,谁要敢报警,看我怎么弄死你们。”

带头大哥晃动着手里的刀警告袁凡、莫丁、裴思贤三人。

裴思贤在这时候悄悄扯了扯莫丁和袁凡的衣角,这个暗示不用说莫丁和袁凡也心知肚明,不想把命搭进去就赶紧走。

“弟兄们别走,帮帮我,我不想死,我们刚刚才喝过血酒,你们不帮我谁来帮我。”

看到自己的三个弟兄在这种时候想要退缩,杨爵开始哀求,眼前这伙人心狠手辣,他十分害怕。

“给我打到死为止!”

带头大哥一声令下,他的人对杨爵动起手来。

“你们……”

莫丁看着被人毒打的杨爵,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不知该怎样帮他,一想到那笔欠款就彻底没底气了。

“走啊。”

袁凡和裴思拉起莫丁走了。

“别走,救我,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日死……”

杨爵的惨叫声埋没在黑夜之中……

二、诡异的短信

“杨爵死了…”

莫丁抱着脑袋,情绪不安的对袁凡和裴思贤说

“早上就听说了。”

袁凡抽着闷烟。裴思贤手里握着一杯开水却一口也没喝,头埋得很低。

对于好哥们被人打死,他们却不救他,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抛下杨爵而去,此刻三人心里都感到很愧疚于杨爵,毕竟他们的誓言还犹在耳边。

“杨爵会不会找上我们,我们可是喝过血酒说过要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我害怕誓言会真的灵验。”

裴思贤没了往日的幽默感,或许是因为心里愧对杨爵,让他心里隐隐不安。

“人都死了怎么会找上门来,他自己欠了那么多赌债谁帮他还得起,若是想活命的话都乖乖的闭嘴,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袁凡恼火的把烟头扔进烟灰缸。

一周过后,裴思贤给袁凡和莫丁打电话,约他们在上次喝酒的那家酒店包间见面。

三人见面后不像以前那样欢聊畅饮,他们都沉默不语,每个人手里拿一部手机各怀心事。

片刻,裴思贤按耐不住了,他先开口。

“昨晚…我收到杨爵的短信了…”

裴思贤脸色惊慌的看着袁凡和莫丁。

“我以为只有我收到呢。”

袁凡翻出来短信摆在桌上。

“我也收到了…”

莫丁也摆出手机。

三人相互看了手机上的内容,都是同一条信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你们说话不算数,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让人发毛的文字就像是一条冰冷的蛇缠在三个人内心深处。

“他真的回来找我们了该怎么办,他的手机号我打过,根本打不通。”

裴思贤更加惊慌,他不想死。

“莫非那个誓言真的灵验了!”

莫丁神情恍惚的说,袁凡一声不吭的抽着闷烟,看得出他心里也十分害怕。

就在这时候,三人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三人对看一眼,拿起手机点开了信息,又是一条同样的信息:“凌晨两点,准时到我死的地方来,否则,你们都得死。”

三人看完信息默不做声,诡异的气氛里,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他们。

“那我们该怎么办,他回来找我们了?”

裴思贤终于抑制不住情绪,他将近发狂的一拳砸到桌子上,然而手微微颤抖着。

“不就是个死去的鬼吗,今晚就去会会他,都死过一次了还会怕他不成。”

袁凡说完,接着有点燃了一支烟狂抽。

三、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三人约好凌晨两点一起去杨爵死去的地点会和,之后他们就各自上班去了,只是三个人又收到一条杨爵的短信。

凌晨两点,袁飞准时来到杨爵死亡地点时看到裴思贤早就到了。

“莫丁呢?怎么还没来?”

“我也不知道,打他手机关机。”

“他该不会是害怕了不敢来…”

“该不会是你把他杀了吧!”

黑暗中,一股死亡气息正在逼近,一把雪亮的刀插进了裴思贤腹部,接着插进腹部的刀又抽了出来。

“你……”

裴思贤没想到袁凡会先对他下手,他也带了杀人工具,只是还没等他用上就先被人杀了。

“你也收到……收到了短信……”

裴思贤倒在血泊中艰难的说,他恶狠狠的瞪着袁凡没合上眼。

那条短信的内容就是,他们三个只能有一个人活。

换句话说,想要活命的那个人就得先对另外两个人下手。

想必裴思贤已经杀了莫丁,他照着短信内容去做了,活下来的那个人自然是他。

就在袁凡刚松一口气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背部一阵冰冷的刺痛。

他转过头,看到莫丁一手拿着一部手机站在他背后冷笑着,另一只手握着捅进他背部的刀柄。

袁凡好像明白了什么,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他的面部因为不甘心而变得扭曲,随着直扑扑的倒在了地上。

莫丁踹了踹两具还有温度的尸体,没想到他利用杨爵的死,一并除掉袁凡和裴思贤。

在他们四个当中,只有莫丁来自农村,还说是是好朋友,莫丁可没少受他们三人的嘲笑,他每次都默默忍受了下来任由他们欺负,表面不露色,心里那棵愤恨的种地正在慢慢发芽。

其实那晚莫丁重新回到杨爵身边,那时的杨爵还没有死,他只是被那伙人打的病怏怏的躺在地上。

是莫丁捅了他一刀,在拿走他的手机开始实行他的报复计划。

袁凡和裴思贤包括莫丁收到的短信都是莫丁在杨爵的手机做了设置自动发送的,最后的那条信息目的就是要让他们自相残杀。

莫丁对于他这个天衣无缝的杀人计划感到很满意,他刚要离开的时候,一只手无声无息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莫丁回过头,黑暗的夜里,杨爵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后。

“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弟兄你还记得吗?”

〔终〕

作者寄语:布一个局 杀几个人 不当练笔 而且还起到练脑的作用 这篇小说写完以后雪人挺累的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