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术里的谋杀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8:33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幻术里的谋杀 一、有过两次婚姻的女人 阮月带着一个小男孩住进了一幢豪华的别墅里,小男孩名叫肖睿,是阮月的亲生儿子。
短篇鬼故事:幻术里的谋杀

一、有过两次婚姻的女人

阮月带着一个小男孩住进了一幢豪华的别墅里,小男孩名叫肖睿,是阮月的亲生儿子。

置身在富丽堂皇的豪宅里,阮月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她终于如愿以偿了,不仅有房有车而且还有钱,这可是她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富裕生活。

能过上这样有滋有润的生活,那可全归功于她长得漂亮的外表,阮月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可她美丽的外貌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凭着她美艳的外表优势,在加上心思比较细腻,如今成了一个经商的未婚妻,说得更加确切一点,她就是经商的准老婆,因为,她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那么,有读者就要问,肖睿是阮月和谁生的孩子?这还得从阮月的第一段婚姻说起。

阮月在跟经商走到一起之前她有过两次婚姻,肖睿就是她跟第一任丈夫肖华生的孩子,肖华是一个赌徒,每天沉迷于赌博,因此在外面欠了不少赌债,阮月受够了那种跟着肖华四处躲债的日子,她巴不得肖华赶紧死掉,她也好脱身。

还真是如了阮月的愿,当她听到自己的丈夫肖华被追债的人打死在街头的消息时,她非但没有一滴眼泪,反而她笑了,终于,她可以彻底摆脱肖华了。

在肖华死后一年的时间里,阮月又认识了一个名叫李子扬的男人,他是一个医生,曾有过一段婚史,身为医生的他在几年前患上一种不治之症的慢性病,妻子因此嫌弃他,抛夫弃子而去。

李子扬有一个比肖睿小一点的儿子,阮月之所以会选择跟一个将死的病人结婚那可是有目的的,不用我说大家都可以猜到,她就是为了钱。

李子杨谈不上是什么有钱人,他仅存的一点积蓄被他的前妻卷走一半不说,剩下的也几乎被他花在了维持生命的药物上,对于这样一个对生活没再抱有多大希望的人,他跟阮月结婚为的就是他死后儿子能有个依托,在他看来阮月是个温柔贤惠的好女人。

可阮月则不是这么想,跟李子扬结婚就为了帮他带孩子?这怎么可能,他没钱了不是还有房子可以卖掉吗,她打的如意算盘岂是李子扬能猜透的。

在阮月和李子扬结婚两个月后李子扬病逝了,看着李子扬冷却的尸体,她笑得比第一任丈夫死时还要灿烂。

去她所愿,房子归她名下了,至于李子扬的孩子,在李子扬活着的时候她假惺惺的把他的孩子视如己出,实则阮月否提多讨厌这个孩子了,她甚至觉得这孩子就是个绊脚石,若没这个孩子才好。

所以她精心布了一个局,那就是把李子扬的儿子抱起来扔下窗台,她对警察却说孩子他爸死后孩子十分伤心,趁她不注意跳下了窗台,没有人怀疑过她这个扮演得十分逼真的好后妈会是凶手。

只不过,她的所作所为被她的儿子肖睿看在了眼里,但她知道儿子是不会说出去的。

二、跟在背后的孩子

阮月卖了房子以后,带着肖睿四处奔波,日子一直不能安定下来,她曾在大街上遇到过一个仙风道骨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喊住了阮月和肖睿。

“我看见你的背后跟着一个孩子。”

听算命的这么说,可真是吓坏了阮月,她连忙转身一看,脸上难以掩饰的惊慌神色,一来她怕是那个被他杀死的孩子变成鬼跟在后面,二来似乎她杀人的这个秘密会被算命先生看破或揭穿,相比较之下她更害怕后者,杀人要偿命,她怕受到法律的制裁。

“你胡说什么,哪来的什么小孩,一边去。”

阮月拉着肖睿匆匆离开了,心虚的她连头也没敢回。

算命先生看着阮月远去的背影,他掐指一算,然后摇了摇头。

之后阮月就碰上了她现在的未婚夫秦宏,说来也巧,那天秦宏到酒吧谈生意喝得醉醺醺的从酒吧出来,恰好遇到阮月母子,秦宏一双醉眼仔细打量着美丽的阮月,两腿一软便倒在了阮月怀中,对男人施点媚术这可是她最擅长的,扮演好心的她照着地址把秦宏送回家,她才发现秦宏是个有钱的经商大老板,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还是单身,虽然慢慢的阮月发现他的人际关系很复杂也很花心,但不过从她怀上秦宏的孩子之后,孩子就成了她最大的筹码。

再说这个秦宏谈过的女朋友不计其数,但因为那些女人没有一个能怀上他的孩子,这也是秦宏直到现在还单身的原因,当然,这女人不孕的原因就是在于他了。

如今阮月破天荒的怀上了他的孩子,这下可套牢了秦宏,理所当然的搬进了秦宏给她买了新别墅,让她只管安心养胎。

阮月靠在软软的真皮沙发上休息,眼看窗外天渐渐黑下来,她让肖睿去洗澡上床睡觉,肖睿是个很听话的好孩子,他最听妈妈的话了,这让阮月省心不少。

肖睿回房间睡觉之后,就只有阮月一个人坐在一楼的客厅里,空阔的别墅让她觉得有些孤单,白天秦宏告诉她晚上要去谈生意会回来的晚一点,像阮月这样聪明的女人,她怎么会相信秦宏说的话,她知道秦宏肯定背着她找女人勾搭够了才会回来,像他这种花花公子,是不可能对那个女人死心塌地的,但这些阮月都不在乎,她才是那个唯一对秦宏有价值的女人,可以为他生孩子延续后代的女人。

三、幻术

“后妈…”

正当阮月倒了一杯开水刚要喝的时候,她听到一个孩童的声音在别墅里虚无缥缈的响起。

阮月吓了一跳,手中的水杯掉在地毯上。

“谁?”阮月四处看,什么也没有,静悄悄的夜半点声音也没有。

“后妈我在你背后啊…”

那个空洞阴森的声音再次响起,吊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阮月再次回过头的时候,她看到背后站着一个孩子的身影。

虽看不清孩子的面孔,但她觉得,这人影很熟悉,就像被她扔下窗台的小男孩,阮月惊出了一身冷汗。

“你为什么要杀我…你好狠的心…”小男孩张牙舞爪的就朝阮月走过来,阮月在此刻吓得不敢动,眼前的一幕实在太可怕了,她尖叫了起来。

“妈妈,你怎么了?”

灯光恢复了正常,肖睿穿着睡衣从自己的卧室走出来,他刚刚听到妈妈的叫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此刻正一脸担忧的看着阮月。

眼看除了自己的儿子哪有什么小孩,她这才松了口气给秦宏打电话让他回来,理由是她肚子不舒服,这样才会见效,秦宏肯定立马回到她身边来。

躺在秦宏怀中,她还在想着那个模糊的小身影,莫非真如算命先生说的,那死孩子一直跟在她后面,还是因为这句话,让她的心里产生了阴影,她只是告诉秦宏听到一些怪声音她害怕,具体的她没有说,这中间可是涉及到一条人命的,秦宏对阮月说这可能是怀孕精神紧张出现的幻觉,让她多休息好。

刚开始阮月也觉得自己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出现幻觉,这期间她也去看过医生,医生建议她不要紧张,多休息就好。

可是后来,阮月的幻觉加重了,她时不时的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还隐约看到那个被她杀掉的小孩一闪而过的影子,她不得不相信算命先生说过的话,那孩子一直死跟着她。

“嘿嘿,后妈,我在你背后…”

在一天晚上,孩子恐怖的声音再次从阮月背后传来,那时阮月怀孕六个月了,她一手抚摸着凸起的肚子,动作有点缓慢的转过背,灯光在这时突然熄灭,她背后又是那个孩子的身影,透过窗口照射进来的月光,她看到那个死去的孩子静静的站在她背后,他的整个脑袋四分五裂,有脑浆不停的往外流出来,就像是摔死时的模样。

阮月又惊又怕,这个孩子扰得她寝食难安,她就快要崩溃了,恐惧产生暴力,她拿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就要往孩子刺去,她就不信,杀得了他第一次会杀不了他第二次。

可是在阮月刺向孩子的时候,孩子竟然消失了,只有一个恐怖的笑声从二楼传来。

“你别躲,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

阮月此刻就像是一个凶恶的泼妇一般,她拿着刀走上楼梯,她要找到那个阴魂不散的小孩杀了他安稳过日子,可是就在阮月跟随着小男孩的背影从她和秦宏的卧室经过的时候,她却听到从卧室里传出一阵男欢女笑的声音。

阮月感觉很奇怪,秦宏什么时候回来了,还明目张胆的带女人回来鬼混?在仔细一听:“我怀孕了,你把那女人撵出去吧,我来给你生孩子好吗。”

一个女人撒娇的声音。

“当然好了,那女人人老珠黄,哪比得上你。”那是秦宏的声音。

一团怒火在阮月心里狂烧,她握着刀冲进卧室一刀一刀往被子上捅下去,直到那男人的惨叫声越来越弱她才肯罢手,可是接着,她又听到那个孩子的笑容响起,那是从她肚子里传来的,她开始用刀子捅自己的肚子。

一盏盏吊灯发出耀眼的光芒,卧室里,只见身上捅了数十刀的秦宏死在了床上,阮月躺在地毯上抽搐着,血淋淋的肚子不停流着血。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小男孩出现在卧室里看着这罪恶的一幕,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小男孩不是别人,她正是阮月的儿子肖睿,所发生的这一切都和他有关,是他精心策划的。

他为什么这么做,那要从他爸爸死去的时候开始说起,他看到妈妈对着爸爸那具尸体笑的时候他的心就在那一瞬间变冷了,后来他又看到妈妈把那个喊他叫哥哥的小男孩扔下楼,他吓坏了,心灵也随之变得扭曲。

肖睿没有想到那个算命先生居然会幻术,当然只要给算命先生足够的钱他就可以把幻术传授于人,于是肖睿学会了,他只需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就可以让人在他的声音控制下出现幻觉幻听,这种幻术十分可怕。

阮月经常会听到一些怪声音和看到死去的小孩包括那个床上和秦宏对话的女音还有最后她肚子里发出的声音,这些都是肖睿对她使用了幻术。

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学会他妈妈的冷血,看着那鲜红的血液流满一地和妈妈痛苦的表情,他笑得更肆意,就像是在他看到他的爸爸和他的后爸死去是时妈妈看着尸体那样的笑容,他真的学会了。

“妈妈是个坏女人。”

话音刚落,就有另一个男孩的声音接着说道:“哥哥做得真好。”

整幢别墅里,除了肖睿和那两具尸体之外再也没有别人,那说话的孩子是谁?

〔终〕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