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殇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8:03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梨花殇 这篇故事里的女主角和《悲情之花》里的女主都有着同样悲惨的命运,只不过,两个人,两个不同的故事,换而言之,今晚写的《梨花殇》也是《悲情之花》的另一个版本,读者们可以结合起来看。
短篇鬼故事:梨花殇

这篇故事里的女主角和《悲情之花》里的女主都有着同样悲惨的命运,只不过,两个人,两个不同的故事,换而言之,今晚写的《梨花殇》也是《悲情之花》的另一个版本,读者们可以结合起来看。

女主人翁莉曦十七岁那年,她的命运发生了一次巨变,一场瘟疫毫无预兆的降临到她的家乡,很多人死的死病的病,幸存者寥寥无几,或许是命不该绝,莉曦就是存活者的其中之一,还有一个是她的大伯。

为了防止瘟疫往外扩散,那个村子在一场大火中燃为灰烬,空气中残留着一股股尸体烤焦的味道,莉曦没能忍住眼泪,这场灾难让她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乡。

如此悲惨的遭遇,却没能得到官府的救助,官兵奉命烧了瘟疫村之后就走人了,哪能管活下来的人无田无地无钱以后该怎样生活,没把几个活下来的人一起扔到火堆里烧就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恩赐了。

因生活所迫,莉曦跟随着大伯东奔西走,四处流浪,在多少个风吹雨打的日子里,莉曦受冻挨饿,受尽了吃不饱穿不暖的凄苦。

某天大伯带着莉曦来到一个繁华的小县里,在经过一个挂着春满楼的招牌门口时,大伯停下了脚步,他牵起莉曦往里走了进去。

当莉曦明白大伯带她进去的意图后,她哭了,她求大伯带她离开,别把她卖给春满楼。

“曦儿,别怪大伯狠心,这样至少你和大伯都能有口饭吃,比饿死在街头强多了。”

大伯偷偷抹了两把眼泪,他接过老鸨给的银两头也不回走出了春满楼。

看着大伯舍她远去的背影,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明白自己只是大伯的一个累赘。

“春红、柳艳,带这个新买的丫头去沐浴更衣,晚上好接待客人。”

老鸨一口粗犷的声音唤来两个浓妆艳抹的美女子,两个美女子带莉曦去洗了澡,又帮她挑选了一套艳丽的衣服换在身上,此刻的莉曦就像是一朵开得最艳的梨花,光彩照人,引得两个美女子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

在春满楼这种地方,女子越美越有身份,哪个男子不是冲着美色来的,谁点名的人多捧的人多赚的钱多,自然就成春满楼的一颗摇钱树,那样连老鸨都把她当菩萨供。

当天晚上,就有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被几个拉客的姑娘拥簇进春满楼,谁知公子哥对身边的几个美女子都不感兴趣,他拿出一个金元宝往桌上一砸,开口道:“我要这里最新口味的,有吗?”

老鸨眉开眼笑,立马把金元宝揣进怀里,她当然明白公子哥话里的意思,连忙让姑娘们把公子哥带到莉曦的房间,没想到这道最新鲜的菜第一天来就赚了大钱。

姑娘们走后,房间里就只剩公子哥和莉曦二人了,她怯生生的看着那个很有风度的男人,不像其她姑娘那样主动献媚,反而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你过来坐,用不着害怕,和我说说话。”

莉曦以为进这种地方的男人都会很粗鲁,可眼前这个男人说话很温柔,看起来也挺斯文的,只是他目光让人琢磨不透,莉曦慢慢放松下来,听话的坐到桌子边。

“我叫少白,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叫莉曦。”

莉曦就这样认识了少白,从此少白每天都到春满楼指名找她,他深情款款向莉曦告白,他喜欢上了莉曦。

而莉曦也被少白的那份真情打动了,无依无靠的她把他当成依靠,沦落至此还能有一个真心相待的人,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种奢求。

谁知,世事难料,莉曦深信不疑的男人只不过把她当成手里的一颗棋子罢了。

那天,白少一如往常的来到春满楼找莉曦,在上楼的时候,他附在老鸨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还多给了老鸨几个大元宝。

老鸨见钱眼开,接过大元宝连连点头。

“陪我喝杯酒好吗?”

少白温柔的话语让莉曦不忍拒绝,哪怕她从没喝过酒。

她将少白给她倒的那杯酒喝下之后,就觉得一阵晕眩,目光里,少白笑意很深的看着她倒下…

莉曦醒过来的时她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床上,床边坐着一个陌生的男子。

“少白的这份礼物,本官还真是喜欢,你看你美得像朵梨花似的,味道肯定很独特。”

男子一脸淫笑的看着莉曦,伸手就去解她的衣服。

莉曦想喊,可是她的嘴被堵上,任凭她怎样挣扎怎样反抗也无济于事……

就这样,阔公子少白为了巴结当地官员特意把莉曦从春满楼买下来送给县令,他早就打听到县令好这口,可是,在把莉曦送给县令时,他心里突然有那么一点点不舍,不过想到自己的前途,那种不舍的感觉就不复存在了。

那次少白去见县令,恰好见到莉曦正在花园里和县令寻欢作乐,莉曦看他的眼神十分冷漠,就像从来没认识过他一样,她的转变让少白觉得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的,她恨他,她装作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当着他的面和其男人玩乐,但是她心里的痛却无人知晓。

一年之后,县令有了新欢,莉曦被赶了出去,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为何如此波折,此刻的她流浪街头,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就如和大伯一起流浪漂泊的那些日子。

“小姐,给点钱吧。”

一个脏兮兮的乞讨者拦住莉曦的去路跟她要钱。

仔细一看,那人竟然是大伯,大伯似乎也认出了莉曦,两人就那样沉默着对视了几秒,莉曦从怀里翻出仅有的一点银两放进大伯碗里,然后她走了。

种种遭遇不就是为了生存吗,她多希望自己在那一次瘟疫中死去,为了生存,她活得好累…

莉曦闭上眼睛跳下了悬崖,故事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莉曦死去的当天晚上,她回到了县令身边,出现在他的梦里吓死了他,然后她又找到少白,在听着少白对她倾诉这一年来对她的相思之苦,请求她原谅,他一直爱着她这些话的时候,她长长的指甲刺进了他的肺腑,少白一脸痛苦惊恐的表情看着她,她却笑着流出了眼泪,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没有挽回的余地。

夜幕中,一个睡在路边的乞丐看到一个女子带着两个行尸走肉的男子从他身边经过,乞丐定睛看了看那抹身影竟有些熟悉。

“莉曦……”

只见女子回过头来,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冷冷的笑容,最后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终〕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