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归根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7:4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落叶归根 春去秋来又一年,这是临近高考前夕,在市二中的大楼上有一个醒目的倒计时牌挂在上面,距离高考的时间还有五十一天……
短篇鬼故事:落叶归根

春去秋来又一年,这是临近高考前夕,在市二中的大楼上有一个醒目的倒计时牌挂在上面,距离高考的时间还有五十一天……

然而全校许多的学生并不在班级里,他们都聚集在操场上,凝望着教学楼的上方,学校没有围栏的天台上能清晰的看见两名身穿校服的学生,在他们的身后则趴着一位哭泣的老师。

下面的学生们都在纷纷议论,更多的男老师聚集到天台。

那两名站在天台边缘的是一名男学生和一名女学生,女生拉着男学生的手慢慢向前走,一步……一步……

“小宇,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让我们好好在一起,非要阻拦我们?小宇我是真心喜欢你,我们一起去吧,就像书中写的那样,只有你和我……”女孩儿深情款款的看着男孩儿,不过更多的是被眼泪所掩盖。

男生开始哆嗦起来,听过女孩儿的话后,逐渐开始镇定。

“不要啊,你们不能这么做,你们的路还很长啊……老师不难为你们了,求你们下来……”说话的是趴在地上的田文君老师,她是毕业三班的班主任,也就是前面两个学生的老师。

“够了,你就是个恶魔!只知道让我们做卷子,做习题!你何时关心过我们……”女孩儿向田文君老师嘶吼着。

田文君老师由于年纪比较大还有惧高症,所以一动不动的勉强和他们做交谈。

男孩儿犹豫的向后面瞅瞅,他知道现在自己在做什么,他和同班女生小月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是由于其他的什么原因二人擦出了火花,并且向更深层次的关系发展,被班主任田老师察觉,怕影响这次高考,最后通知二人家长严加看管不让二人再有来往,特别是小宇的父亲连给儿子转学的心思都有。

不过在这关系到孩子的前途和命运的关键时刻,每一个抉择都会影响到自己的孩子。

“小宇,你喜欢我吧?”

男孩听到这话郑重的点了下头,身上不再发抖,更多了一份镇定。

“那么好,我们就离开这个阻隔我们的世界,去另一个没有人能分开你我的世界……”

此时后面更多的老师围了上来,几名男老师更是上前跃跃欲试准备拯救这两名学生。

其中一名老师大喊到:“小月,你可千万别干傻事……”

小月怒目圆睁的看着后面怒吼道:“够了,你们不会了解我们,什么都不重要,只要跟小宇在一起,小宇我先走一步……”

说完小月疾奔到天台边缘纵身一跃,就这样一条年幼的生命在此断送……

呆坐在原地的小宇泪水立刻倾泻而下,用那蓝色的校服擦拭着眼眶。

“小月我来了……”说完小宇站起身来也向前迈出一步,就在小宇即将要跳下去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该校的一名体育老师纵身一跃生生的将小宇抱住。

小宇获救,不过小月……再也回不来了。

之后田文君老师迫于多重压力,最后校方只能忍痛割爱将这位三十年来该校最优秀的老师劝退……

现在毕业三班的课程都交予给毕业一班的老师朴树叶,年仅二十多岁的她是学校另一名先进和敬业的老师,更是田文君老师的学生,看着自己恩师的遭遇到这样的事,朴树叶看的心里也不落忍……

在小月刚死的那几天,小月的家长以及亲戚更是大闹了学校一场,堵在田文君老师的办公室门口,还将田老师打伤,那天的朴树叶老师也是混在人群当中,护着田老师,将自己的身体盖住她的身体,自己的身体上也被打的满是瘀伤。

对于朴树叶老师来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她不敢忘记那句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作为田老师,就如同自己的母亲一样。

对于田文君老师的教诲更是历历在望,她也深知现在的学生不比以前,他们有着更多的主见,有着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有些观念比较极端。

现在的田文君老师已经躺在医院里,她的下半身瘫了,本来还是黑白参半的头发,一夜之间变的雪白,身体也消瘦很多……

疲惫于带着两个毕业班的朴树叶老师也多次来医院看望自己的老师,田文君老师更是把自己每位同学的不足以及辅导方法告诉了树叶老师,希望自己不在的同时也让学生得到更好的学习引导。

之后的一件事更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毕业三班的不少家长以及学生联名qing愿,希望田文君老师重回课堂……

这一幕幕更是让朴树叶老师看在眼里,她不禁为自己的老师感到骄傲。

后来学生家长自发组织打听到田老师在的医院,一起跪倒在医院的走廊里,请求田老师回去上课。

那天朴树叶老师也在,最后田老师的门打开了,当朴树叶亲自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田文君出现在各位家长面前,许许多多家长和学生一起哭了。

情况刚为稳定的田文君老师当天就请求出院,立即奔赴学校,誓死要送走这期毕业班学生。

校长在饱受舆论的质疑下破例让田老师回到学校。

由此师生二人又一次一起扛起了护送毕业班这一艰巨的任务……

三班的同学看见自己的老师坐在轮椅上面,心里不是滋味。不过这反而让一些顽皮的同学也开始积极的学习起来。

和其他老师不同,田老师和树叶老师还是坚持每天都看学生的卷子,有些不对的地方稍作批改,然后记录下来在第二天就会当作重点给同学们讲解。

这天又是很晚了,其他的老师都已经下班回去了,还是这师生二人坚持坐在办公室里翻看着学生们的卷子。

田老师在台灯下用一只蓝色的圆珠笔在卷子上圈着重点,难点,她这时喝了口茶水,提了提神,当再次拿起那根圆珠笔的时候。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那只原本蓝色的圆珠笔里,竟然渗出了红色的液体,田老师:“啊!”的叫了一声。

然后自己的手开始不能左右,仿佛有另一只手握着那根圆珠笔,与此同时,那股力量将她的手向卷子空白处划了过去,之后鼻尖开始移动,竟在卷子上面留下了三个字。

看完这三个字的田老师突然开始抽搐,浑身不舒服……

朴树叶老师赶忙过来扶起田老师,定睛在这卷子上一瞧,脑地立刻就大了,只见卷子上的三个字是“你要死!”

字迹扭曲,而且还是红色的,朴树叶知道老师一直对小月的死心里面有阴影。

赶紧推老师到一边,自己接替老师的任务,二人准备赶紧忙完再回家。

田老师在一旁说:“不管怎么样,小月的死我有责任,我想她是来找我了,我别无所求,只希望能把这批毕业班学生送走,我希望她能明白……”

朴树叶压根就不相信鬼神一说,她默默的看一眼田老师,可能吧,这段心结是不容易那么过去的。

不过就在她拿起笔的时候,方才知道事情原本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自己的手竟然也跟着那根笔开始动了,竟然也留下了一行字。

上面写道:“别管闲事,否则……你也得死……”

朴树叶老师将那根笔赶忙丢掉,和田老师对视了一眼,准备赶紧回家。

第二天有不少的学生在卷子上都发现了那红色的墨水,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在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惊魂的一幕……

那就是小月她回来了,以一个特殊的身份,就是鬼……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一件让朴树叶老师后怕的事情出现了。

自己班上的林小玉和张峰同学,在一段时间里朴老师略微感觉到二人之间似乎是存在一种莫名的感觉,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吧,不过后来被一桩事情激发出来,那就是林小玉的父亲来到学校告诉朴树叶老师自己的姑娘和张峰同学私下在一起产生了暧昧之情,还狠狠的打了自己姑娘一顿。

并请求朴树叶老师对自己的宝贝姑娘严加看管,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千万不能出事。

自从上次田老师的事后,朴树叶老师也对这种事情敢到后怕,一方面怕过于威逼之下学生会走极端,一方面是如果不进行思想教育孩子们的前程可能就会葬送。

林小玉的父亲因此事私自找到了张峰的家长,张峰的家长和他处理的方法一样,也是把张峰暴打一顿。

第二天张峰和林小玉看着遍身瘀伤的彼此,在学校一偏僻的树荫下抱在了一起。

“张峰,我爸打我,不让我们在一块……”

“为什么大人都这样?”

“我就是想跟你在一块,哪怕考不上大学也没关系……”林小玉在张峰的肩膀上哭泣着。

“这也不让,那也不让,也许只有……”

“只有什么?”

“你害怕么?”

“跟你在一块什么都不害怕……”

“也许我们也只能跟三班的小月一样……”

之后的一天,又一个触目惊心的画面出现了,类似于小宇和小月的跳楼世界,这次只不过换了角色,分别是林小玉和张峰……

他们在这些天受到了家庭里的严厉批评,以及身体上遭受的暴打。在这期间林树叶老师多次的要求双方家长停止家庭暴力,以谈判的方式跟他们交心,可是天不由人,他们的家长也讲不出那些大道理,更是怀着一颗恨铁不成钢的心仍是打了他们。

张峰牵着林小玉的手站在了小月之前跳下去的地方……

朴树叶老师闻讯急匆匆的赶到了楼上,看见两名自己的学生走上了绝路更是痛恨自己的教导无方。

“小玉,张峰,你们可别学小月他们做傻事啊!”

“朴老师,你别管,我知道这不关你事,是我们爸爸妈妈!我恨他们……”张峰对着朴树叶喊道。

朴树叶看见意志坚决的张峰,立刻在他面前跪倒说:“你们千万别那么想,老师我也曾经和你们一样在这个年纪就有了爱慕之情……”

“朴老师,我知道你是好老师,但是我不想听你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

这时候朴树叶只看见张峰的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了一只胳膊,而除了张峰和林小玉之外,又多了那么一个穿着校服长发飘飘的女生……

那个人就是死去的小月,她不断的指着前方,意思在教唆张峰:“跳啊,你倒是跳啊……!”

朴树叶老师一边哭一边说着:“如果你们死了,老师就和你们一起死……,你们知道么?等你们毕业之后我就会和我曾经也喜欢的那个男孩儿结婚了,他就是我在中学时候的同学,虽然我们当时彼此有了爱慕之情,但是只有经过我们共同的努力我们才能走到一起……”

张峰拉着小玉的手,一闭眼睛,立刻多了两行泪水。

这时候一直不说话的林小玉说:“老师,我知道,我也明白,你能理解我们,但是我的父亲和张峰的父亲他们不会理解我们的……”

此时那个小月坐在天台的边缘上,看着二人嘴里仿佛在一直说:“跳啊……跳啊……”

张峰的身上已经开始颤抖,艰难的向前面挪动着。

“张峰,不要!”朴树叶看见张峰即将要迈出那轻生一刻,顾不得那么多,拼尽全力冲刺到他们跟前,就在张峰即将踏空这一步的时候,朴树叶老师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有了那么大的力气将他拽了回去,而自己的身体……她自己的身体已经控制不住踏了出去。

是的,朴树叶老师的身体坠落了下去,张峰和林小玉同时跪在边缘,歇斯底里的大喊:“不要啊,不要啊!朴老师……”

此时此刻时间静止了下来,看到两位同学安然无事,朴老师终于露出了会心一笑,终于能在最后一刻挽救回自己的学生,不过自己的身体还在下落……下落……

“老师,老师……”有无数同学在呼唤着,呼唤着自己的名字,也许自己作为一名老师,已经足够了,自己教师生涯到了现在一切得到了满足和肯定。

有的同学赶紧闭上了眼睛,害怕看到这一幕的发生,更多同学尖叫出来……

然而数十秒过去之后,在学校的地面上并未看见朴树叶老师……

当所有的学生们,向上望去的时候,发现朴树叶老师被挂在了学校的倒计时牌上面。

许久后朴树叶慢慢睁开眼睛,她早就做好了拼死的准备,可是没成想自己在下落的时间里,感觉有另一股力量阻止了这一切。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挂在了这上面,当然事情仅此这么简单么?

朴树叶环视了周围,只看见周围的同学都在此刻迸发出欢呼和呐喊,不过在那人群后面,朴树叶似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就是死去的小月,她将自己的右手高举着拳头,最后竖起一根大拇指之后,向后走去……然后消失。

获救后的朴老师立刻迎来了林小玉和张峰两人的抱头痛哭,二人纷纷都被朴树叶的这种举动折服了,便打消了轻生的念头。

然而朴树叶老师呢?在亲吻了二位同学的额头之后只是说了简短的一句话:“你们没事儿就好!”

经过此事的三班和一班的同学,学习气势更加高昂,尤其是张峰和林小玉,二人不仅在关系上发生了改变,更是暗自比较起来。算是回报树叶老师的恩情。

又是一年的毕业季,一班和三班的学生有许多都考上了重点学校,张峰和林小玉也是纷纷考上了名校。

二中作为全市的顶尖教育学府,又一次摘得输送状元最多的头牌学校。

毕业季期间,作为曾经带班三班的朴树叶和田文君老师一起跟三班的学生们合了影。

不过这却是田文君老师带过的最后一批毕业班,此后的她身体每况愈下,毕竟她始终对小月的死耿耿于怀。

二年之后田文君老师离世,作为田文君老师的学生,朴树叶老师铭记着老师的教诲“没有差的学生,只有差的老师!”

是的,林树叶曾经记得,自己当时的数学成绩并不好,就是在田老师的教导下才会考上大学,而自己当时只不过是资质平庸的学生,那会儿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站在教室里给学生们讲课。

而六年后的一天朴树叶拿着教案走出教室,只看见有一对青年男女站在自己面前,他们带着墨镜,声称是新来的教师。

当他们摘掉墨镜的那一刻起,朴树叶嘴唇抖动,感动的竟然说不出话来,那二人分别就是张峰和林小玉。

原来二人学业有成,又是高等学府毕业的高材生,本该享受优厚待遇的他们竟然回到母校来教书。

朴树叶老师不禁拉着二人的手问道:“你们这俩孩子,放着那么多好工作,回来作甚?”

此时的张峰和林小玉亲切的抱着朴树叶老师的肩膀说:“老师啊,这一切都跟您这名字有关……”

“喔?我的名字?”

“是啊,老师您不是叫树叶么,其实老师您就是这棵大树,我们这些学生就是您身上的树叶,得以在树干上萌生发芽,全靠大树的养分,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落叶归根”,我当时就希望学业有成之后也跟老师一样,将老师的教育传承下来,使得更多的人受益,所以我就准备回到家乡跟老师一样当名教师,我一问小玉她竟然跟我的想法一样,她还说当时如果没有老师您就没有现在的我们!”

之后朴树叶老师亲自在家招待了两名学生,她拿出影集翻看六年前的合影,当翻到一页的时候,朴老师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上面正是自己恩师田文君和那毕业三班的照片,而在那张照片上她竟然也看到了一张微笑的脸庞,那就是小月同学……

好的,故事讲到这里,一来向那些诲人不倦的老师致敬,二来是讽刺和挖苦那些不良的老师,收受学生家长的贿赂,对同学有别对待,更是把一些学生分成优良中差带有品阶,而放弃那些资质普通的学生,说到这里你只肯教一些资质聪明的孩子,根本不是你的本事,如果能让资质平庸的孩子学出好成绩,那才算是本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