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泪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7:2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一滴泪 她是一座小城中百花楼的头魁,风情万种,面貌倾城,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用在她身上也是不为过的。她见过太多的人情世故,冷暖自知。她很爱自己,有什么对自己好的吃的穿的,她都不吝啬,她知道
短篇鬼故事:一滴泪

她是一座小城中百花楼的头魁,风情万种,面貌倾城,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用在她身上也是不为过的。她见过太多的人情世故,冷暖自知。她很爱自己,有什么对自己好的吃的穿的,她都不吝啬,她知道只要自己身体好,保养好容貌,她才能在百花楼中继续待下去,稳坐花魁。

" 媚儿,快出来,张大人出了八百两的银子买你一夜春宵。” 老鸨双眼放光的看着手中的银子,还时不时谄媚的对着张大人拍几句马屁。媚儿冷眼的看着这一幕,这种情景每天都在上演,由刚开始的厌恶到习以为常,再过渡到现在的冷眼相对。媚儿熟练的敞着笑颜,“张大人,你都好久没来了,想煞奴家了。”媚儿双手勾着张仁的脖子,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张仁看。张仁看着眼前的尤物,吞了吞口水“媚儿,最近公务繁忙,所以没来看你,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当然,公务繁忙是假,家中母老虎不安生是真。但谁也懂得这其中的道理,也不会说破。“大人,你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了,怎么你就只给八百两呢?等下媚儿服侍你沐浴如何?”媚儿嘟着嘴,低着头说道。“再加两百两,这样总行了吧,媚儿,我们是不是该,,,”张生又拿出两锭银子放老鸨手中,老鸨用牙咬了咬,数了又数,“张大人,那我就去楼下招呼客人了啊”老鸨走之前还不忘给媚儿做了个大拇指的手势。张仁管也没管的就横抱着媚儿进了房间。

日子就这是这么周而复始的过了,媚儿每天都跟不同的男人喝酒媚笑附带陪睡着。她也渴望一个全心全意的爱着她的男人,包容她的一切,过着小日子。平时的她是冷艳的,不轻易说话的人儿,她的情绪只有在安静的一个人的时候才展示出来,可是在这烟花之地,很少有过安静,每天都要接触不同的人,她早累了,有时还要应付那些嫖客家中的夫人,泼辣点的就直接开骂了,比如这次的张大人,他家的那位可不是好惹的,好几次张生刚到百花楼,后脚他家的母老虎就来找了,每次来百花楼都直接开骂,更是直接骂媚儿是贱人,是狐狸乱发情,但每次都找不到张生,就算不解气恨,也不能再继续骂下去,但是她总是能想别的招,比如在张生衣服上撒一些致痒的药粉,当张生来百花楼找媚儿,抱着媚儿的时候,媚儿的脸总是能蹭到衣服上的一些药粉,脸顿时奇痒无比,而且抓挠的话,容易长痘并且抓花脸,没一两天是不能消的,那一两天媚儿只能带着面纱接客,当客人要求摘下面纱,媚儿只好找各种理由搪塞,好歹也就糊弄过去了,有了第一次二次的教训后,媚儿也不像往常那样作势扑怀了,并且会让张生沐浴,以防万一。

这一日,阴雨绵绵,百花楼客人不多,她终于又可以安静会了。百花楼顶有一小亭,在小亭可以俯瞰城内城外的风景,媚儿 安静无事的时候就会来亭中小坐。站在亭中,望着街上忙着躲雨的人们,如果,我也能过平民百姓的日子该多好。忽然街上一男子引起媚儿的注意,在这种天气下,他既无伞,也不慌张躲雨,而且走的比平常人快,而且他也好像注意到了她,对她报以一笑,然后人就不见了,媚儿擦擦眼睛,是幻觉吗?

突然后面一双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媚儿的肩膀,媚儿吓一跳,回过头来正想问谁,看到的却是那个在雨中行走却不慌张的男子,媚儿怔愣住了,这个男子五官平凡,但又觉得组合起来给人一种俊美,还带着一股子媚,但是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就是一种浑然天成的媚,他的笑让她感觉似曾相识,但又找不着印象,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子像是水做的一样,见过那么多美男子,别人都是世俗的美,而他却给人一种清澈透明。等媚儿反应过来,那个男子已经离她的嘴唇不足十厘米,她立即跳脚起来,“大胆登徒子,你来这干嘛?”没想到她也有脸红的一天啊。“我叫清雨,我来找你。”清雨轻轻笑着又向媚儿走近了一步。“你,,你,,你,,你别过来啊,等下我叫人了。”媚儿结结巴巴的说道,今天是怎么了,对了,他说是来找我的,呵呵,又一个想睡我的人,想到这,媚儿冷静下来,调好心态说道“公子是想跟媚儿度春宵吧。”媚儿冷笑,刚才还以为他会是特别的,没成想也是一个好色之徒。“别误会。”清雨解释道,“只是想跟你赏雨,仅此而已。”媚儿橫眼看向清雨,“好,我暂且相信你一回。”媚儿看他眼神清澈,不像是在说谎,也就没多说什么了。这次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静静的看着亭外烟雨,这一看就看了许久许久。雨快停了,“我要走了,媚儿。”清雨定定的看着她,“嗯”媚儿避开他的眼神,独自走下了楼。他一直看着,直至身影隐于楼间。媚儿下楼后,陪客喝酒掩饰刚才的尴尬,眼睛偶瞥楼口,过一会都不见他下来,跑向顶亭,他的身影已不见。有一点失落,但是很快就消逝,一个路人而已。

后来的日子中,每到下雨天他都会出现,然后去顶亭等她一起赏雨,她也会在那安静之处小坐。有时他也会带她去别的地方赏雨,比如成排的梨花树下,比如山水之间等。她承认她动情了,她肯定了现在的生活就是她想要的,他也很知趣的没提她身处烟花地的伤疤,给她温柔如水的关怀和快乐,就是不知道他对她是否也动了心思,她有些羞涩的鼓起勇气问他“不知公子觉得媚儿如何?”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微笑着看着媚儿,她知道他话不多,很清冷,但她更多的认为他不说话是拒绝她的。忍着泪,微笑着说“公子别多想,媚儿只是觉得这些日子很开心,谢谢公子陪我,媚儿愿意报答公子这些日子的陪伴。”“趁雨还没停,我送你回百花楼。”“公子似乎有武功,看雨都没能淋湿你的衣裳”清雨笑笑不说话。

百花楼后门,“公子送我回房间可好?”清雨看了看雨势,点了点头。媚儿带着清雨轻车熟路的绕过了大厅回到了房间,媚儿是有私心的,她怕别人看见清雨会跟她抢,所以出去跟清雨赏雨都是走的后门。来到房间后,“公子,帮我梳发可好?”媚儿坐在铜镜前,清雨把媚儿头发放下来,用木梳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梳着,媚儿笑了,清雨也轻轻的微笑着。媚儿看着铜镜前她和他的笑脸,终于知道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怎么来的了,原来是长的相像。她想这也许是一种缘分。梳好头发后,媚儿宽衣,“公子,今晚宿在媚儿房间好吗?让媚儿报答你。”媚儿满脸期冀的看着清雨。清雨把她的衣服轻轻披好在肩.转头就走,“公子,你是不是嫌弃媚儿?”媚儿带点哭音说道。“这几日不要外出,一切小心。”说完就走了。媚儿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蹲在角落哭的无不凄凉。

这天,下雨,媚儿等在顶亭,一直等到雨停也不见清雨来。失落的下楼,坐在大厅里跟着那些客人喝酒“来来来,这位大爷,我敬你一杯。”举杯一口闷了杯中酒,“媚儿姑娘好酒量。”那些客人说着还趁机乱摸一把。媚儿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却也没发作,身在妓院,靠的就是身体吃饭。等媚儿醉醺醺时,张仁又来了,这次什么都没说就直接抱着媚儿上楼了,别的客也不好说什么

第二日清晨,张仁的夫人又来找人了,这次直接抓现成的了。看见媚儿还跟张仁在床上,立马火大,吵吵闹闹的闹的百花楼鸡犬不宁,一哭二闹三上吊,张仁实在受不了了只好哄着自家老婆打道回府了,走之前,张王氏恶狠狠的对着媚儿说“小贱人,你给我记住,总有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媚儿眼泪直刷刷的掉下来,此刻她多想他在身边陪着,可同时也庆幸他没看到她此时的狼狈样。

而这一边,清雨正在跟一长相猥琐的老道在周旋。“一个小小的雨点,靠着一块玉佩这么快凝聚成了人形,但是也只是凝聚没多久而已,敢跟我斗,哼,我随时随地就能要你消失在这世上。”老道面带轻蔑的看着清雨。“你若敢伤她一分,我与你同归于尽也要保护她。”清雨严肃而认真的说着。“那就让你尝尝苦头。”老道拿出一道火符,单指结咒“燃”,火符燃起了绿火,老道念咒,火符立在空中,随着老道的手势飞向清雨,清雨本能的躲避,却还是被烧到,烧到的地方腾起一道白雾,清雨忍着疼痛,知道不能再躲,必须出击,“水起”清雨大喝一声,接着地上腾起一道道水雾,扑向火符。“哈哈,你才刚聚人形多久,法力不高,再说现在阳光高照,你的法力可打了大折扣,我的火符你是扑不熄的。”这时的水雾已经碰到火符了,火还是一样大小,水雾却已经蒸发了大半,这时火符突然转到清雨身后,朝着清雨的背烧去,清雨立即矮身,险险的躲过。“这是你逼我的。”清雨这次没在刻意躲火符,朝着老道的方向而去,老道正因为轻蔑而哈哈大笑着,没注意情况,但就在那一刻,老道感觉不对劲,立马退后两步,清雨想绕在他身后引火符的计划落空,最后他下定决心,故意让火符烧在身上,一阵阵的惨叫伴随着一阵阵白色的水雾升起。老道因为刚才那事还有点顾忌,不敢相信清雨这么快就烧死了,又观察了一会,过了一会惨叫声慢慢的小了,老道才放肆大笑。可他殊不知,后面那个白雾腾腾的火团正在接近他,越来越近了,突然“啊”一道凄厉的惨叫响起,慢慢的就成了一堆灰烬。而那个白雾火球里的清雨身体越发透明,隐约可以看见他的额头中心有一泪珠状的小水滴在发光,慢慢的火熄灭了,可是那颗发光的小水滴的体积却缩小了一倍。

原来那天下雨清雨没去见媚儿就是看见了张仁的夫人正在伙同老道要害媚儿,等他知道后打算去除掉老道的时候,老道却早已掐算出他的来历,还一直拖时间,拖到太阳出现才正面现身在清雨面前,然后就有了上面打斗的那一幕。

清雨找了个地下河流疗伤,他已伤了命脉,但还是有可能恢复的,只不过时间要很长。又不能见媚儿了,他苦笑。希望除了老道后,她能安生一段时间,等他伤好就可以见面了。

那天从百花楼闹了后,张夫人一直在等老道的消息,等了两天硬是没等到,就想着,不管了,先抓了那个小贱人好好整整再说。这样想着立马行动,派了几个人去打听媚儿晚上没陪客,于是深夜绑了媚儿抓她到了地牢。一松开嘴,媚儿大叫救命,“呵呵,看你这花容月貌,啧啧啧,,,真美啊,要是我也能有你这样的美貌,张仁是不是就不会去百花楼找你消遣了。”张夫人摸着媚儿的脸,轻声说道,并且把媚儿的嘴又重新堵上。“抬工具。”不一会,下人们抬上来一个桌子,桌子上有一把匕首,一个空碗,另一个碗里盛放着黑乎乎的液汁,还有一些药材和一个药炉。她拿起匕首,“你知道吗?有一个人告诉我,如果想保持美丽,就要用一个相貌极好的女子的血和脸皮,熬药喝下去,为了我的丈夫回到我身边,你就是一个极佳的人选。”在说这些话时,张夫人已经动手用刀试图割媚儿的脸皮,媚儿眼里充满恐惧,大眼睛里无声的流着眼泪。张夫人一边小心翼翼的割着一边流着眼泪说“你知道吗?我跟我相公从小青梅竹马,我们彼此相爱,我们熬过了最苦的那段日子,那时候什么都没有,连吃的都要彼此分一半,后来他当官了,生活开始慢慢的好起来,但他还是待我如从前的那般好,我给他生了两个孩子,你知道吗?我年纪大了,人老珠黄,而他还是壮年,他往家里娶了几个小房,这些我都忍了,只要他把心放在这个家里就好。可是,却是因为你,他一次次流连在你那,甚至说要娶你做平妻,凭什么?就因为你这张脸!!!”越说越激动,手上的刀子也没层次的在媚儿脸上划着,“你说凭什么?”最后大吼着,手中的刀同时也狠狠的用力一割,一块不规则的脸皮展现在手中,而此时的媚儿脸上早已布满了鲜血,整张脸都是坑坑洼洼的露出了鲜红的肉,而张夫人笑着扯掉了她嘴里的布条,终于闷哼的惨叫响彻整个地牢,然后奄奄一息的晕了过去。夫人不紧不慢的把脸皮放在装着黑乎乎的东西的碗中,那个空碗则是装满了媚儿的鲜血,“来人,快把那些药材敷在那个小贱人的脸上止血,千万不要让她死了。”随后,一些下人颤颤巍巍的把药材碾碎敷在媚儿脸上,他们简直不敢看那张脸,怕看上一眼就会噩梦不断,他们更没想到一向平和温慧的夫人是这么的狠毒残忍,他们想到以后若是夫人也这么对他们,他们不敢往下想,双腿一直打颤。而张王氏正在用那碗黑乎乎泡着脸皮的液体和那晚鲜血倒进了药炉,再往里放了点药材,熬了半个小时后,看着那碗又黑又红的药,张王氏闭着眼一口吃下,"处理好那个小贱人的伤了吗?”“好了,夫人。”“把她扔到大街上去。”“是。”

在地底河疗伤的清雨,他感应到了媚儿的惨叫后,心神不宁,不顾伤势立即赶了过去。赶到的时候,媚儿已经血肉模糊的躺在大街上,旁边还有些路人被吓的不清,更有大胆的上去踢两脚。“走开,走开,全给我走开。”清雨像一头暴怒的雄狮守护着他的幼崽一样,路人看他不好惹也就散了。“媚儿,媚儿,你醒醒,我是清雨,你醒醒。”清雨急的哽咽,“媚儿,你醒醒,我求求你醒过来,对不起,我来晚了,没有保护好你。”天上开始响雷闪电,清雨知道一旦下雨,对他疗伤有利,但对媚儿这个凡人脸上的伤口,是非常不利的,他立马抱着媚儿跑进树林里的一间废弃的破庙里,清理出一片空地,平放好媚儿,他赶紧跑到庙外,等着大雨降临。清雨知道伤好的越快,对媚儿伤势帮助也就越大,他提起自身仅有的那点法力,“水起”地上出现一片片的白雾,慢慢升向上空,与雷声闪电乌云接引,瞬间下起倾盆大雨,他赶紧盘腿做好,运用灵力,集聚水中精华修补着伤口,以及额间的那颗发光的小水珠,可是水精华就算是一场大雨中都只有少许,疗伤都还少,但是主要的还是修复额间发光的水滴,虽然杯水车薪,但总比没有的好。

“咳咳咳咳,,,”清雨听到这声音知道媚儿醒了,起身往庙里走,抱着媚儿,“清雨”媚儿一睁眼看见是清雨,立马哭起来,连痛都顾及不了了。“别哭,我在。脸上肯定很痛吧”清雨心疼的看着媚儿,。清雨不说还好,一说,媚儿痛的直惊叫。“别动,我帮你止痛。”媚儿立即乖乖的,强忍着不叫痛。清雨动用着灵力轻轻的抚过媚儿脸上的伤口,一片白雾慢慢的贴在伤口上融化,直到布满伤口。"怎样?还痛吗?”

“咦,真的不痛了耶”“那就好”清雨摸摸媚儿的头。“对了,清雨你有镜子吗?”“没有”“我想看看我的脸。”“不要看了,你在我眼里永远是最美的。”“是吗?你第一次跟我说这种话呢,也是第一次说这么多。” “恩”“我还是想要镜子看看我的脸。”“好”

清雨走到庙外,用地上水坑里的水凝聚成了一面镜子,拿回来给媚儿看。媚儿看到那一瞬间“啊”响彻天地,随即捂着脸对着清雨说“你不要看我的脸,我好丑,不要看我的脸,不要看我的脸,我是丑八怪”。“媚儿,你听我说,我从没嫌弃过你,我有办法治好你的脸,真的。”“真的吗?”“恩,你要相信我,好好睡一觉,醒来后就好了。”清雨哄着媚儿,媚儿百分百的相信,随着轻哄声睡着。清雨看她睡着,松了一口气。在媚儿周围下了一个结界,随后去了张王氏那,直接手刃了张王氏,为媚儿报了割脸之仇。回来后看到媚儿平安无事,他放心了,随即使用法力把额间的水滴逼了出来,打散,慢慢的洒落在媚儿的脸上,最后还有丁点发光的水汽没落下,看来治媚儿的伤已经够了,重新凝聚回到了清雨的额间,而清雨的身体越来越透明,比上次打败老道还要严重。看着媚儿的伤势在慢慢修复,能在天亮之前就能治好,他也就微笑着倒下了。

第二天早上,媚儿醒来就下意识的摸脸,真的好了,她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清雨,她推推清雨,可当看到清雨那透明虚弱的模样时,吓到了,此时的清雨微微睁眼,“媚儿,你怎么了”“我还想问你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媚儿哭着说。“没事,你的脸好了你不高兴吗?”“高兴,但你真的没事吗?”“没事,太累了”“那就好,你是怎么治好我脸的?”“家传秘方”

而张王氏被清雨杀了后,变成了恶鬼,头七那天找上了清雨,却看见媚儿脸伤已好,并且开始了新的生活,不甘和怒火,促使她在晚上向媚儿下手,她想在媚儿的梦里掐死她,于是媚儿的噩梦开始,她在梦里使劲的跑着,可张王氏总是能追上,但是却戏耍一般总是差一步,后来 张王氏还是追上了媚儿,掐住她的脖子,“还我命来,你这个贱人,怎么可以获得这么好”。媚儿脸红脑胀,呼吸不畅,虚弱的叫着清雨,救我。清雨灵力大损,警觉力已不如从前,但还是感受到了危机,连忙从另外间屋子里跑到媚儿身边,用力拉开张王氏,并打了起来,而媚儿也由此得到了呼吸的空隙,清雨知道以他现在的命危之躯是打不过张王氏的,也不想媚儿看见他最后的结局,于是挥手洒了一片白雾,白雾钻进媚儿的鼻子里,使正要睁开眼睛的媚儿再次昏睡过去。而清雨则迅速的拿起屋内的小油灯,死抱着张王氏的鬼魂,冲到屋外的柴堆上,用额间那米粒大的水珠使用灵力沟通了一丝雷电,并接引到自身,使之雷电威力加强,因有雷电的加持,点燃了那盏小油灯,并快速的燃烧在了柴堆上,张王氏一直反抗,可怎么也逃脱不了,是的,她怕火,尤其是雷火,那会让她魂飞魄散,再也没有投胎的机会,她终于知道这个男人不好惹,也知道他为了保护媚儿可以与她同归于尽,可是晚了,雷火吞噬了两人,张王氏鬼叫起来,而清雨则是哼都不哼一声,一直望着屋内的媚儿,清雨对着还在梦中的媚儿说“这是最后一次保护你,谢谢你给我那么多记忆让我记录下来,我爱,,,”话没说完,眼里的无奈伴随着张王氏一起消散,无迹可寻。

媚儿在梦中除了梦见张王氏那个噩梦,她也梦见了清雨,梦见了从小父母在一场火灾中散生,最后之际把她推出了火坑,她伤心的投奔叔伯,可是都嫌弃她是克星,把她转卖到了百花楼,见她年纪小就让她做脏活累活,一次阴雨天,她躲在角落仰着头哭泣,手握着爹娘给她的玉佩,恰巧此时一滴雨落在了她的眼中,尝着她眼中的苦涩,和着眼泪流在了玉佩上,而这块玉佩里灵气充足,从此这滴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的家伙就此住进了玉佩里,见证了媚儿的一生苦楚,那时已长大的媚儿被老鸨逼着多次接客,媚儿逃过几次都没成功,并遭来毒打,后来她学乖了,不再反抗,并凭相貌成了花魁,而此时的那滴小泪雨正好处于凝聚人形的阶段,看见媚儿好看,就按照媚儿的相貌化为人形,并脱离了玉佩,打算报答媚儿的恩情。那天下雨出去熟悉环境,正好看到媚儿在亭台外望着他,于是与媚儿相见,自称清雨。媚儿梦到了这一生中的回忆,她也知道了他的身份,包括他与老道打斗,为她治好脸伤等事情,她突然明白,爱并不用说出口,时刻都在。她是在梦中哭醒的,至此以后,看雨就是她的一生的怀念。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