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手机号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7:23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阴阳手机号 深夜,窗外漆黑一片。 柏尼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部手机,双眼干涩的盯着手机屏幕,半点睡意都没有。
短篇鬼故事:阴阳手机号

深夜,窗外漆黑一片。

柏尼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部手机,双眼干涩的盯着手机屏幕,半点睡意都没有。

给喜欢的人打个电话吧,道一声晚安也好。

柏尼迅速翻开手机联系人,拨了安悦的电话。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半,难怪安悦关机了,这时间大多数的人都应该关机睡觉了。

柏尼百般无聊的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合不上眼,要不是睡前喝下的那杯茶,也不至于找不到法子睡不着,茶水对于他来说无疑就是提神剂。

无聊之下,他又无聊的玩起手机来,更无聊的是他不由自主的在拨号键输入自己的手机号,按了出去。

他嘲笑自己是不是有毛病,拨自己的号码无非就会听到该号正在通话的提示。

可是让柏尼想不到的是,电话居然接通了!

本来就没有睡意柏尼,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嘟”的声音,他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的,下意识的看了一遍手机号,没错,确实是拨通了自己的号码!

有人的手机号跟他的手机号一样,一个号码两个人同时实用,这怎么可能!柏尼一时思绪错乱,对于这个惊天的发现不知是兴奋还是害怕。

“喂”

电话接通了,一个幽幽的男音飘进他耳朵里,那声音就像是从地狱传出来的一般阴森可怖。

柏尼的额头冒出一层冷汗,手机从耳边滑落掉到枕边,他不由自主的扫了一眼黑漆漆的房间,好在什么也没看到。

“喂,说话……”

电话里,再次传出那个让柏尼发毛的声音来。

好奇心的驱使下,柏尼捡起手机放到耳边,他的手在发抖。

“你是谁?”

柏尼的声音同样在颤抖,汗珠如雨滴一般从脸颊滚落下来,他只想知道是谁和他用了同一个手机号。

“我是一个死去的人。”

男音没有一丝隐瞒,还说他在五年前就死了。

这么说来柏尼正在和鬼通话,不然呢?

“不、不好意思……我、我打错了……”

一股入骨的冰冷钻进柏尼的身体,他只想赶紧结束这通电话,哪有那胆量去了解鬼的太多事情。

“等等,我还没说完呢。”

和柏尼通话男鬼好像很有兴趣,不让他挂电话。

“我知道你没有打错电话,你是故意的,你要是擅自挂了电话,后果……”

男鬼的这番话让柏尼心底一惊,这话分明带着威胁,柏尼似乎已经想象到了那个可怖的后果,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听男鬼意犹未尽的说话,心里悔恨不已,千不该万不该拨打自己的号码。

“你在阳间用的号码,就是我在阴间用的号,正好啊,无聊着呢,你就给我打电话过来,嘿嘿。”

男鬼滔滔不绝说了起来,浑身瑟瑟发抖的柏尼啥也不敢说,只是听着电话不敢挂。

“这样吧,我有点事情找你帮忙,你要是肯满足我的需求,咱们以后就互不相扰。”

“我能…我能帮你什么…”

对着电话里阴森森的声音,柏尼不知道他一个活人能帮得上一个死去的鬼什么忙。

“我在下面没钱花了,你今晚到郊外墓地给我烧些钱来。”

好在男鬼的要求并不算难。

“好是好,但今晚太晚了,这时候出去恐怕买不到纸钱,等明天晚上我喊上女朋友一起去给你烧好不好。”

若不答应他的要求,只怕这个鬼会造反,柏尼只好小心翼翼的和他对话。

“你该不会是害怕所以找借口吧,哈哈。”

“那好吧,明晚十点,到墓地给我烧纸钱,一定要准时。”

柏尼最讨厌别人对他用这种命令带胁迫的口吻了,要换作是个人,柏尼还不一把捏死他,可他偏偏是个鬼,哪斗得过他,柏尼深知这一点。

谈妥后,男鬼才让柏尼挂电话,柏尼瘫软在床上,没想到和鬼通电话,这么要命,他头上的冷汗止不住的一直往下淌。

整夜,柏尼都没合过眼睛,终于熬到天亮,他给安悦打了电话,安悦的电话总算开机了。

“早安,柏尼。”

安悦甜美的声音让柏尼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微笑。

“早安,柏尼最心爱的安悦。”

几句传情的话过后,柏尼把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安悦,他想看看安悦是否真的爱他,晚上跟他去墓地给男鬼烧纸钱。

“你是不是发烧了说胡话?”

安悦觉得柏尼的话很荒唐,但柏尼一再强调他说的话是真的,安悦拗不过他,只好答应柏尼晚上和他一起去郊外墓地烧纸钱。

到了晚上,柏尼和安悦带着一些冥币搭了一辆计程车来到郊外下车。

司机不解的看看他们一眼,虽然没问,但他的眼神分明在说,怎么晚上到这里来,司机调过车头就走了。

两人朝墓地的方向走去,柏尼既开心又害怕,开心的是安悦大晚上陪他到墓地,足以证明她是爱他的;害怕的是要是到时那鬼出来了,他承受得住惊吓吗。

安悦紧紧拉着柏尼的手,四周的墓碑让她感到害怕。

“你说真的会有鬼吗?”

安悦的声音很小,但柏尼听得很清楚。

“别害怕,有我在呢。”

虽然他也很害怕,但总不能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的那么胆小吧。

“我在这里烧,你站在那边等我。”

十点整,柏尼拿出纸钱烧了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我给你准时烧纸钱了,求你放过我。”

烧完纸钱后柏尼和安悦离开墓地,柏尼把安悦送回去以后他回到自己家,心想着这回纸钱也给男鬼烧了,总算完事了。

来电铃声这时候突然响了起来,柏尼拿过手机一看,是男鬼打过来的。

这个夜晚的气氛随着那串号码变得阴沉诡异。

纸钱也给他烧了,不知道男鬼给打电话有什么事。

就在柏尼考虑接不接电话的时候,电话居然自动接听了。

“哈哈哈,你还在害怕我是不是,我想说你挺守信用的,钱我在下面准时收到了,只不过,我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柏尼以为只要他给男鬼烧了纸钱以后男鬼就会放过他,谁知这男鬼这么多要求,难缠。

“其实嘛,也没啥不好意思说的,我想让你明晚给我烧个美女下来陪我。”

原来鬼也有好色的,不答应他又怕他提出什么“后果”来,柏尼再次答应了他的要求。

同样是晚上十点,柏尼带着安悦第二次来到墓地,十点准时在昨晚烧钱的地方给男鬼烧纸人,烧完后回家。

柏尼拿着手机静静的等着,似乎他早已经预料到男鬼会给他打电话。

果真不出所料,男鬼的电话打过来了。

这一次是柏尼自己接通的。

“不错,有进步,比上次胆大了。”

柏尼不知道男鬼这话是嘲笑还是挖苦,他只知道,只要是这个号码打过来的电话,他都十分害怕,还没等柏尼说什么男鬼就开口了。

“唉,不瞒你说,你今晚给我烧的女人不够漂亮,我要一个十分漂亮的。”

柏尼差点就没忍住对男鬼大骂一通,但每次想到他是一个鬼,柏尼的火焰就灭了,取代的是一阵冰冷。

“麻烦你把所有需求都说出来,我好一次性给你烧来。”

柏尼跟男鬼说。

“哈哈,其他的没什么需要的了,再给我挑个最漂亮的女人就好,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就冲着这最后一次,柏尼在次日买了很多纸人,他想这次,无论如何男鬼肯定会满意了。

这第三个夜晚来到墓地安悦有点不高兴了,晚上老带她来墓地里,她觉得有些害怕又觉得十分无聊,柏尼在烧纸人的时候她坐在一边无味的玩着手机。

安悦没看见,柏尼烧纸人的地方突然钻出一个骷髅头来,她也没有看见此刻柏尼被骷髅头吓得魂不附体,想呼叫却被一截从地里伸出来的干枯爪子抓住了他的嘴。

“我想对你说,这些纸人我都不喜欢。”

“我喜欢她。”

骷髅头另一个爪子指着玩手机正进入状态的安悦。

男鬼的声音很小,就像是前两个晚上柏尼边烧边念叨的那样。

于是柏尼的人皮被活生生的剥下来套在了整个爬出地面的一具残骸身上,男鬼变成了柏尼的样子,失去人皮血肉模糊的柏尼被按进了土里去。

“只怪你不该打这个号码,还有,你不该我说什么你都听,那样你或许不会死,至于这个号码我不会再用,你慢慢等会不会有人再给你打电话吧。”

“柏尼,好了吗?”

“好了,我这就过来。”

“你的手怎么变得好凉柏尼。”

“有点冷嘛,没事。”

“对了,你刚刚在玩啥呢我最心爱的安悦。”

“我打算试一试用自己的手机号拨打自己的号码,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安悦饶有兴致的说。

“最好别试!”

柏尼铁青着一张脸,拉着安悦离开墓地回家去了。

〔全文完〕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