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之谜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7:11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血之谜 武汉的江滩,宁静和谐,但一到夏天的夜晚,她就改变了自己的容貌,惨淡的月光,漫天的蝙蝠,就像一个吸血鬼的圣域一样
短篇鬼故事:血之谜

武汉的江滩,宁静和谐,但一到夏天的夜晚,她就改变了自己的容貌,惨淡的月光,漫天的蝙蝠,就像一个吸血鬼的圣域一样

“又来了,只要咖啡吗?反正中午不是还要点一份套餐的么,建议您还是办个会员好吗?”一个头戴三角纸帽的女孩向我询问着,我点头默认,她是这家咖啡厅的店员,而我每天都会来这家咖啡厅“上班”,早上在公司打卡后就直接来这,大约估计下班的时候我再回去。

免费的WIFI,特制的黑咖一直是这家店的卖点,而在这个夏天最流行的莫过于是可以露出股沟的低腰裤和横扫武汉的江滩吸血鬼事件,而被吸血鬼光顾的则是流浪在江边外滩的老者,他们和其他城市的流浪者一样,到老无依,只能在类似江滩的公众场所,捡几张报纸躺在江边的长凳上,或是在大桥下搭个简单的帐篷将就着他们的每一个夜晚,我也曾看到过几个染发青年拿着棒球棍棒追赶着他们的事,总之,吸血鬼事件的对象就是他们这种社会底层的人。。

这时,我抬头看见了咖啡厅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年轻的女性,即使是如此炎热的夏天,她还穿着一件长长的紫色斗篷,戴着让人看不到脸的兜帽,就像暴雪游戏中的吉安娜一样,COSPLAY吗?她仿佛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匆忙地离开了,应该还可以再见到她把,因为回来的路只有这一条,而前方修路,死路一条。

出于无聊,我就在咖啡厅里等待着吉安娜的再次出现,可却迟迟没有看到她的踪影,出于好奇,我走出了咖啡厅向吉安娜离开的地方看去,蓝色的施工用挡板,还有一位流浪的老者躺在那里,死了?我拨打了求救电话后,赶紧冲过去。流浪汉还有呼吸,应该只是中暑晕倒,而在我扶起他的时候。脖颈主动脉处,两个类似齿痕的伤口,触目惊心。

不久后老者被送进了医院。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黑暗再次笼罩了整个城市,广场舞的大妈们离开后,江滩恢复了她的宁静。为了预防犯罪,路灯将整个江滩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只有那带着湿气的温度提醒着我,已经到了深夜,我信步走在江滩上,真的有吸血鬼吗?这时一个男人跌跌撞撞地从树丛中窜出来,这个男人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破旧的西装上沾满了泥土,他上下打量着我,“小伙,我认识你,你就是打电话救了老陈吧,我看到了,老陈他很想当面谢谢你。”我伸出手回绝了他,因为我看到了吉安娜,她如同鬼魅一般,就在我的前方晃动着,我追了过去,却和另一个男人撞了个满怀。

“哟,九尾太,这么晚了还在逛江滩啊。”

我抬头望去,这个男人是哲雄,我高中时期的同学,现在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头子。在他的身后还有两染发青年各自手持钢管作为他的跟班。虽然拥有正当工作的我并不想跟这类人扯上关系,但出于好奇心,我还是决定向他打听点什么。“哟,哲雄哥,”我看着他挤出了一点笑容“您今天怎么有雅兴带着小弟逛江滩啊?”“去去去,你以为老子跟你一样闲得蛋疼啊。”哲雄的声音依旧还是那样的粗犷“老子是来收保护费的!”哲雄向他身后的小弟使了个眼色,那两个小弟互相一笑,机灵的回应了一句“谢谢哲雄哥。”便跑开了。哲雄一把搂住我的肩膀“来,九尾太,好久不见,老子请你去喝几杯,让你看看现在老子的场子有多大!”

“你不是要去收保护费么?”

“交给那两个小崽子了,每次不是老子带着他们,他们总会收多些当成是自己的零用,老子总睁只眼闭只眼,今天算是给他们点福利,遇见你小子了,老子高兴!话说,这么晚了你小子来这干嘛,不知道现在江滩不安全么?”

“我只是对江滩吸血鬼有些好奇。”我尴尬地笑着说着

酒吧中,哲雄跟一群身上雕龙刻凤的青年们打着招呼,相对于他们来说,我觉得哲雄身上还算是比较干净的,随后,我们找到位置坐下,我点了几杯不含酒精的饮料。

“老实说吧,老子没看到过吸血鬼,也没见过你说的什么吉安娜。”哲雄几杯酒下肚,带着醉意说着,但他原本干净的手臂上出现了一条龙,一条血色的巨龙盘踞在了他的胳膊上。

哲雄看到了我疑惑的眼神,哈哈地笑着说道:“知道吗?新开了一家纹身店,有一种就是这样的,”说着,他高举着那条纹有龙的手臂“用的是鸽子血,一旦碰到喝酒或者洗澡,能促进血液循环的事,就会显现出来,平常就跟没有一样。”

这时候,一个小混混模样的青年跑了过来冲着哲雄耳边说了点什么,哲雄的脸色突变,然后严肃地对我说:“不好意思,我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走了,你玩得尽兴点,如果对那样的纹身感兴趣的话,随时联系我。”说着,丢下一张名片便和他的那群小混混们急匆匆地离开了

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江滩吸血鬼事件,COS吉安娜的女人,“去纹身店吧”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飘过,我一回头,吉安娜,那个COSPLAY女孩,她是怎么来到我家的,我记得我已经把门锁好,可惜,可恶,没能看清她的脸,眼前一片模糊,脑袋一阵晕眩。。。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在我的脸上,我睁开朦胧的双眼,似乎昨天晚上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那个吉安娜让我去哲雄所说的那个纹身店,事不宜迟,我拨打了哲雄留给我的名片上的号码。

纹身店里熙熙朗朗,当我和哲雄走进去的时候,店里的小混混看到哲雄仿佛看到了他们的君王一般,纷纷让道,让我们先进,哲雄便和老板攀谈起来,老板也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性,大概是为了招揽生意,也在身上纹满了各式各样的图案,店里还有一个小工和老板年龄相仿,除了染了一头黄发之外,身上倒是挺干净的,大概是出于对黑社会的恐惧,一直不敢正眼看我们,“老子现在对那个坏胚子吸血鬼有兴趣,”哲雄冷不防的来到我身边说着“昨天,你好像也说感兴趣吧,晚上一起来看看吗?”我点头说道:“请务必带上我。”

晚上,我和哲雄一起来到了江滩,路上,我从哲雄口中了解到了些许情况,原来昨天晚上,事情闹大了,死了人,一个流浪汉,失血过多导致心力衰竭,死了,由于出现了死者,在警察局内部也对吸血鬼事件的重视大幅度的提高,而哲雄这些黑社会则成为了重点怀疑对象,虽然哲雄本人一直不在乎警察,但有人在他的地盘上撒野,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一会功夫,几个流浪汉在那些小混混的指引下来到了我和哲雄的面前,其中被我救的那个老陈也在其中。“他们都是吸血鬼事件的受害者,”哲雄向我解释着。而那些流浪汉并没有等哲雄开口便纷纷地说了起来

“是啊,哲雄哥,昨天我都因为贫血晕倒了,要不是你身边的这个小伙。。。”

“哲雄哥,老李他,他死了是真的吗?”

“哲雄哥,我们可是交了保护费的啊,你可得保护我们啊。。”

“哲雄哥。。。”

众人一起叫囔着,听不清一句完整的话,哲雄周围那些小混子们看到了哲雄深锁的眉头,也识相的将那群流浪汉分开进行调查,没多久就有一个小混混跑了过来,看了看哲雄身旁的我,欲言又止,“没关系,自己人。”哲雄说着,小混混得到了哲雄的许可,马上就开始汇报了“事情是这样的,受害者大多是后背遇袭,就是在没人的时候从后面被人打晕,或者是在睡觉的时候直接被人迷晕,而脖颈上的伤口并不是齿狠,而是医院用的抽血的器材造成,凶手并不是专业的医务人员,通常要试到几次才能扎中血管,最多的应该是老李,脖颈上有五处,而最后的老王,只有一处,可见他的手法也逐渐成熟,而凶手没有选择手臂,而直接选择脖颈处,大概就是想用最短的时间获得最多的血液。。。。。”

在人群后面,我仿佛又看到了吉安娜的影子,我拨开人群,也顾不上哲雄他们,独自冲了过去,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在一个树林中再次把吉安娜跟丢了,我跟丢了吉安娜,却发现了两个人影,一个躺着,一个坐着,我拨开草丛,手机的灯光刚好照在了一个男人的脸上,白天在纹身店里看到的,那个染了黄发的小工,而他面前躺着的,则是一名流浪汉,脖颈处还插着仪器的管子,我赶紧拨打哲雄的电话,那小工想跑,但有看了看地上的仪器,索性拿出一块沾有药水的手绢紧紧地贴在我的脸上,此时,我感觉头重脚轻,眼皮感觉好沉重,我果然只是一个普通人,在迷药的面前我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小子,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不能,不能让你活着。。。”隐约中我听到了那小工的声音。沉寂,我等待死亡的到来“鬼啊!求你,别杀我。。。。” 依旧是拿小工的声音打破了沉寂,接下来,我就完全的失去了意识。

我睁开眼,视野依旧模糊,我发现我正靠在一棵树边,哲雄和他的小弟在我的面前清理着抽血用的仪器,应该是他们给我的解药把,哲雄看到我醒了,便走过来,递给我一支烟,“这种情况,你应该看到了凶手的脸了吧。”我点了点头

太阳还没升起的清晨,纹身店的门被一群手持凶器的小混混砸开了,老板和小工正在收拾东西准备逃跑,原来他们一直用的都是人血,为了纹身店的生意而将毒手伸向了无依无靠的流浪汉,尽管如此,我还是给了他们选择,要么去警察局自首,要么被哲雄大卸八块丢到江中去喂鱼,当然,他们选择了自首。随着今天中午午间新闻的播报,江滩吸血鬼事件也就结束了

晚上,我回到家中,打开门,看见吉安娜正站在我家的客厅里“吉安娜!”我不禁叫了出来,“谁是吉安娜?” 那位女子说话了,说着她转过身来,褪下头上的兜帽,黑色的长发,唯美东方女性的面庞,“我叫雅筑,女鬼哟。。。。”我感到一阵晕眩,又是这种糟糕的感觉。我再次沉沉地睡了过去。

作者寄语:虚构,武汉人都知道,江滩是没有流浪汉的。。。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