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的养料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7:03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菜的养料 (一)无心菜 夜晚,张力踉踉跄跄走在马路上。今天是他小学同学聚会,不由自主就多喝了几杯酒。几个朋友想要叫部计程车送张力回去,但是他摇了摇头说不用。朋友们也就任他去了。
短篇鬼故事:菜的养料

(一)无心菜

夜晚,张力踉踉跄跄走在马路上。今天是他小学同学聚会,不由自主就多喝了几杯酒。几个朋友想要叫部计程车送张力回去,但是他摇了摇头说不用。朋友们也就任他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张力走进一条幽黑的小巷。走着走着,张力发现小巷前方有微弱的亮光,他觉得很奇怪,在他的记忆里这个地方是没有路灯的。

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张力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稍微清醒了一些,便朝着有亮光的地方走去。

一盏简陋的煤油灯,一张破旧的木桌,上面摆满了一株株新鲜的无心菜。张力拿起一株菜,打着酒嗝问:“谁在卖菜?”巷子里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平日里张力就有贪图小便宜的毛病,大到百元大钞,小到一块橡皮。如今有这么个大好机会能免费拿新鲜蔬菜,张力怎么会错过?他两只手各拿一株菜,再次看看四周确定没人,立马飞奔出巷子。

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寝室,张力将手上的菜放到桌上后,就坐到椅子上大口喘气。

正躺在床上打游戏的周华听到动静,放下游戏机调笑道:“怎么跑得这么急?后面有鬼追你?”

张力来不及解释,睡在上铺的李天探出身子说:“张力你是不是去偷菜,然后被人追杀啊?哈哈。”周华听完后也哈哈大笑。

此时张力早已清醒了大半,他面带不屑对着两个寝室友说:“我和你说,这菜是我从学校外的那条巷子口免费拿的。”

“什么?免费拿的?张力你是不是喝多了在做梦啊?”周华嘲笑道。虽然李天没说话,不过张力还是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一丝嘲笑。

张力见两人不信,便急忙将遇到摊位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本以为周华和李天会夸奖他聪明。谁知道周华李天两人面色难看,一语不发。

“你们俩怎么回事啊?脸色就像吃了苦瓜一样。”张力问道。

周华李天相互对视了一会,都叹了口气。就在张力要发火时,李天开口道:“你难道不知道?夜深人静,恶鬼从地下返回人间游戏。不过这需要一个中转站,那就是你今晚遇到的菜摊子。菜摊子总会静静地摆在在无人的巷口,上面放着一株株无心菜,而菜里面就是那些恶鬼。”

“什么?菜里面有恶鬼?”张力惊叫起来。

周华白了一眼张力,接下去说:“以前在这个寝室住着一个和你一样爱贪便宜的男生,他叫天洋。有一次他也带回了两株无心菜。”

“那天洋后来呢?”张力问道。

李天叹了口气继续道:“天洋将无心菜煮了,然后自己吃了。他的同学发现吃了菜后的天洋,就像变了一个人。本来胆小的他却变得异常胆大,而且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打人。”

张力急忙说:“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可是就在七天后,天洋离奇地死了。发现天洋的尸体的是学校管理大爷,当时天洋的脸色安详,但是胸口有个大洞,里面的心脏已经没有了,而且他浑身上下的血液也被抽干了。”李天说,“很快天洋的尸体就被警方带走了,但警方查来查去什么也没查到。最后校方出了一大笔钱,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可是,我们一些学生都认为事情不简单。”

“那你们怎么就这么肯定?”张力问。

周华一脸恨铁不成钢看着张力,无奈道:“都说你傻,你还不信。要是我想要挖你的心,你会不反抗?还会面色安详?后来一位懂点法术的同学,替天洋占卜。”

“那结果什么样?怎么样?”张力急忙问。

周华继续说:“那位同学占卜出来的结果是,天洋的心和血都成了恶鬼的养料。而罪魁祸首就是那株天洋带回来的菜,因为里面住着一只恶鬼。”张力吓得跌坐在地上。

周华李天两人看着张力害怕的样子,突然哈哈大笑。李天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周华笑得岔了气,说:“笨蛋,你还真信啊,我和李天吓你的,很晚了,睡吧。”说完,两个人变不再管地上的张力回到自己床铺睡觉。

直觉告诉张力,室友并没有在开玩笑。转过头盯着桌上青翠欲滴的无心菜,张力决定明天就把它们扔了。

(二)半夜访客

半夜,睡梦中的张力忽然闻到一股腐臭味,随着臭味越来越浓,眉头紧皱的张力终于忍受不了决定起来看看。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张力打算下床时,突然一张脸上都是蠕虫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张力下意识打算大叫,谁知道这张脸的主人用更快的速度用手捂住张力的嘴。腐臭味更加清晰地传到鼻子里,张力强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腐尸伸出手指放到嘴边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张力点了点头。腐尸慢慢松开了手,张力立马用自己的手捂住嘴,以免忍不住大叫刺激到腐尸。

腐尸缓缓走到熟睡的周华面前,温柔地抚摸周华的脸颊。张力恐惧地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突然,腐尸抬起头冲张力露出一抹笑容,张力还来不及回神,下一秒腐尸的手刺入了周华的胸口,周华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还在熟睡。

张力的神经再也受不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在昏迷的最后一刻,张力的耳畔模糊听到一句话,之后便陷入了沉睡中。

翌日中午,李天叫醒了沉睡的张力。张力“啊”大叫一声,从床上跌下全身瑟瑟发抖。李天疑惑地扶起张力,问:“你怎么了?”

张力紧紧抓住李天着急地说:“我和你说,昨天晚上,周华……周华……”

“我怎么了?”从门外走进来的周华不解问。

“你!怎么没事?”张力高声尖叫起来。

周华生气道:“怎么难道你想要我出事?”李天好言劝慰周华不要生气了。

张力适时闭了嘴,他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向周华道了歉,沉默地坐回自己的床。周华似乎还没解气一边骂一边摔门而去。

李天故意调笑缓解气氛:“虽说平日里周华脾气也不怎么样,可也没像今天这么火爆。难道他今天吃了火药?”

张力没有被李天逗笑,他死死盯着桌上的无心菜声嘶力竭道:“我要扔了那该死的菜。”

“菜?什么菜?”李天疑惑地看着张力。

张力张大眼睛,指着桌上的无心菜:“就是我昨天带回来的无心菜!现在就放在桌上的!”

李天摸了摸张力的额头小声说:“没发烧啊,怎么尽说胡话?算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上课去了。”说完,便放下手离开寝室。

张力呆愣愣地坐着,难道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梦?都是自己醉酒后产生的幻觉?他木木地下床走到桌子旁,伸出手碰了碰桌上的菜。张力愣住了,这是真的菜,昨天的不是梦,昨天发生的是真的。可是为什么李天看不到,而自己却能看到还能摸到? 对了,还有昨天,腐尸的味道这么重,自己都闻到醒过来了,可周天却没有。

一个大胆的猜测出现在张力的脑海里,难道这所有发生的事都只是为了让自己知道?

(三)成为主人

张力决定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这一整天他都有意无意地观察着周华和李天。李天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不同,相反周华却有很多不同。周华的脸色渐渐发白,身体也慢慢变冷,一整天,同学们都不敢和他讲话。张力越发肯定周华的心被腐尸挖走了。看来,今天晚上要去那个菜摊一探究竟了,张力暗暗做下决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张力特地向宿管大叔请了假,如墨的夜晚更加衬托出巷子的幽黑。张力吞了口唾沫,走进巷子。可是这一次菜摊子却不见了,张力瞪大眼睛仔细将巷子走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菜摊子的影子,失魂落魄的张力慢慢走回寝室。周华和李天两人还在上夜修,所以寝室只有他一个人。张力将床底下的无心菜拿了出来反复查看,自言自语:“难道里面真的住着一个鬼?”

“什么叫住着一个鬼?我也是有名字的好不好。”细小的声音从无心菜里面,张力惊得甩手就把无心菜扔到了地上。

“喂!我有这么可怕吗?”一团黑雾从无心菜里冒了出来。张力吓出一声冷汗询问:“你......你是谁?”“咳咳,先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叫我小魂,如你所见,我就是个鬼,你把我从菜摊上带了回来,从此你就是我的主人了。”小魂回答道。

“这么说,我就是你的主人?我可以命令你做任何事?”张力不再像之前那么害怕,定了定心神问道。“主人,从理论上说是这样的。不过,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饭,要想我帮你做事就必须要负责养我。”小魂说。张力想了想,这个买卖不亏,只要负责养它,就可以命令鬼帮自己做事。于是张力点了点头同意了鬼的要求。“嘻嘻,主人,你知道喂养我的养料是什么吗?是活人的心和血液哟,而且是每办一件事,就要一份养料。”小魂笑嘻嘻回答。

“我答应你的要求。对了,昨天那具腐尸是你吧。你已经吃到了周华的,快点帮我办事!”张力连忙吩咐。“没错主人,是我啦。不过主人你的记性好差,我说的养料必须是心和血液,少一样都不可以。等到主人弄到血液再说吧,我先回去睡觉了,主人晚安。”话音刚落,小魂就迅速消散了。而与此同时,周华和李天也回来了。张力一言不发上床睡觉,脑中不断思考怎么样才能弄到周华的血。

午夜,张力偷偷起了床,盯着周华的背影眼中露出一丝凶狠。他知道周华平时睡眠质量不好,每天晚上都要吃安眠药才能一觉睡到大天亮。张力小心翼翼在不惊动李天的情况下,拖着周华到宿舍厕所里。一看到张力的影子,一团黑雾立马扑了上来说:“主人,我的养料呢?” 张力指了指地上熟睡的周华,然后瘫坐在地上休息。小魂兴奋地包裹住周华,十分钟后小魂回到张力的身边,说:“主人,现在我有力气为你做事了。”

“我要钱,我要很多很多钱!”张力的眼睛里露出一丝疯狂。小魂无奈回答:“主人,您最多可以得到20万,不能再多了。”张力一咬牙点头,20万就20万吧,总比没有的好。“好的主人。明天你的卡上就会有20万。”说完,黑雾消失了。

(四)第二份养料

开心过后,张力瞥到地上的那干瘪的周华的尸体,又皱紧了眉头。这具尸体该怎么处理?思来想去,张力最终决定将尸体留在这里。回到寝室后,张力躺回自己的床,一想到明天会有20万,张力就兴奋地睡不着觉,突然他想了起来,他还有问题还没问那只鬼呢。算了,有什么问题明天再问吧,这样想着便翻了个身慢慢睡着了。因此张力并没有看到他身后那双突然张开的眼睛。

翌日一早,一声尖叫打破了整个宿舍的宁静。张力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只见寝室外已经围满了学生,李天面色惊恐,颤抖着手指着周华的床上。张力故意顺着李天手指的方向看去,也假装露出恐惧的表情。很快就有学生报警了,周华的尸体很快就被警察带走了。等到看热闹的同学散去,寝室里就只剩下李天和张力,李天似乎还没从刚刚的事中反应过来。张力和李天打了声招呼,便走出寝室。他现在要去好好疯玩一会,因为他的手机刚刚收到银行的消息提醒,有20万元钱入账。张华来到市内最大赌场,玩了一整天,很快20万元钱都被用完了,张华恋恋不舍地离开赌场。他决定了他要再找小魂帮忙。

张力跑回寝室,李天不在。张力反锁了门,拿出无心菜,对着它说:“小魂,快出来,我需要你的帮助。”小魂从菜里飘了出来,不满道:“主人,你好吵,我在睡觉呢。”“乖小魂,好小魂,主人我还需要钱。”张力急切地说。“学校后山墓地,带着养料去记住要活的,那里阴气重能增强我的能力。”小魂说。张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张华示意小魂去后山等他,小魂很快消失在原地。张力开了门,门外是失魂落魄的李天。走进寝室,李天就坐在椅子上,对着张力说:“我和宿舍员商量过了,明天我就搬走,这里我住不下去了,张力你也赶快搬走吧,这个寝室不安全。”张力点了点头说:“李天,我想你陪我去一趟后山。”“为什么?”李天疑惑问。“白天我去后山,东西落在那里了。我一个人不敢去,你陪我一起吧。”张力请求说。耐不过张力苦苦请求,李天为难地答应了。

“张力,我们还是回去吧。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一定要现在回来找?”在后山草地上蹲着翻找的李天对着前方的张力说。张力假装在草丛里寻找,回应:“我记得是在这里的再找找吧。”李天无奈低头继续仔细找。张力缓缓站起来,手指上拿着一块石头,趁着李天不注意,一掌拍了下去,李天倒了下去。“小魂,小魂,你的养料我带来了。”张力冲着天空大喊。“主人,我来了,别喊了。”小魂从一棵树后面飘了出来,“主人,挖出他的心,我要养料。”张力震惊地盯着小魂。“主人,刀都给你准备好了。”小魂说完一把刀就出现在张力的面前,张力捡起刀走到李天的面前,闭紧眼睛,狠狠刺入李天的胸口,颤抖着手伸进李天的胸口掏心。谁知,昏迷的李天突然张开了眼睛,张力想要抽回手,却惊恐地发现手好像被固定在李天的胸口,怎么也拔不出。看着面带恐惧的张力,李天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张力,你确定我有心?”

(五)真相

“小魂,快来救我!”张力对着小魂大喊大叫。李天懒散道:“好了,别白费力气了。小魂是我的鬼,它和你的遇见都是我设计好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力怒吼道。小魂嘲讽道:“说你笨还真的没说错,让我来告诉你吧。其实,我就是天洋。”“什么?你是天洋?”张力盯着小魂愣住了。

“事实上,我也是。”李天笑着说,“这一切都要从头说起,当初我贪图小便宜拿了那株有鬼的无心菜还煮了吃,菜里的鬼将我的心和血变成了它的养料。我不甘心就这么死了,所以我的怨念变成了鬼,从此我就住进了无心菜里面等待着主动送上门来的养料。其实若不是你们贪图小便宜你们会被我害吗?对了,我记得你还有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和周华在你拿回菜的时候记得,但是第二天就全不记得。现在我告诉你,我是装的,而周华则是被我下了咒忘记的。”李天笑着说。

“那......那你要干什么?”张力咽了口唾沫问。“做什么?当然是食用我的养料啊,小魂。”李天森然一笑。张力惊恐地看着黑雾想自己扑来......

(六)后记

“咦?这里怎么会有一个菜摊?好水灵的无心菜,不拿白不拿。”女人四下看看没人立马抱走两株无心菜。

在暗处看着这一切的男人笑对一旁的黑雾说:“真好,又有养料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