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院的灵异故事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6:0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医学院的灵异故事 他叫于炎,是医学院三年级的学生,一个不爱说话,独来独往的人,说成绩,说相貌都是那种一抓一把的,他不喜欢自己的专业,因为要和死人打交道,他的专业中有一门课就是解剖。
短篇鬼故事:医学院的灵异故事

他叫于炎,是医学院三年级的学生,一个不爱说话,独来独往的人,说成绩,说相貌都是那种一抓一把的,他不喜欢自己的专业,因为要和死人打交道,他的专业中有一门课就是解剖。

他可不是因为害怕死人才不喜欢自己的专业的,若真让他选择,他宁可守着死人也不愿意和活人交往,他觉得和活人交往太累,每次上解剖课前他都会祈祷,因为看着那些完整而美丽的身体被他们一刀一剪破坏掉,他就有一种负罪感。

平时做解剖课,都是用别人用过很多次的尸体,很难遇到完整的尸体,因为乐意死去后为医学教育事业捐献尸体的人很少,所以这些可怜的医学院的学解剖的学生,只能长时间守着这些别解剖过无数次,被药水浸泡的走了行了旧尸体。

刚开始没有不吐的,可时间长了,他们都习以为常,就连解剖课上尸体偶尔坐起来都不会感觉到吃惊,因为他们知道人死后并不代表着神经也死去,只要受到一定的刺激,神经牵连的肌肉就会做出响应的反映。

他的家境不算贫困,可也不怎么宽裕,他是个独立懂事的孩子,学校假期里有勤工俭学他就参加,用不着补贴家里,也算给自己挣点零花钱,这个暑假他就留在学校负责守实验楼,不算苦差事,和他一起的还有个高年纪的男生――姚飞。

实验楼的地下室里是存放试题的地方,这里的尸体一般只供给本院做学术研究的教授使用,平时学生没有特殊许可是不允许进入的,但现在他们可以很随意的进出,因为要打扫卫生。

这天院里来了一具新的尸体,它被单独停放在一个恒温26摄氏度的房间里,这个房间需要特殊的照顾,每天要洒水通风,当然它没有被停放在阴暗的地下室里,而是实验楼一楼的一间实验室里,它是学院里那个有名的钱教授的研究课题。

“你干什么?”于炎看见姚飞正鬼鬼祟祟的在那间实验室里转悠。

“没干什么。”姚飞迅速的用白布把尸体盖上,他显的有点慌乱。

“姚飞,死人的注意你也打,你是变态啊!”“不,我只是好奇,想看看!”“算了吧,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真的只是好奇而已……”“那你就正面申请和钱教授一起研究啊!”“我不是不够资格申请嘛!”“那你也不能这样啊!”“人都死了……”“你要是死后被人这么对待你怎么想?”“人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算了吧,我清清楚楚的看见那个人的鬼魂站在你身后愤怒呢!”“你真的看见了?你别吓唬我。”“我吓你干什么呢?我们都是学医的,一向都用事实说话的,我要是不吆喝那一声怕是你……”

于炎说谎的技术不是很高,但由于姚飞做贼心虚倒是相信了,白天还好一到了傍晚姚飞就跑出去和在校外打工的女朋友一起住去了。

每天黄昏十分,于炎在检查完整个实验楼之后,都会到操场上去散步,以前有姚飞和他换班,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实验楼的值班室。

夏天的晚上,8点来钟还不是很黑,他又如以往出去散步,他刚要锁门,就听见有人叫:“别锁,别锁,还有人呢!”接着他就看见一个女生慌慌张张跑了出来,眼睛不太有神显的很苍白,但是面容却很美丽。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实验楼里啊!”“做课题忘记时间了。听见门响,才知道过了点了。”女孩羞涩的低着头,说话感觉像轻轻的风吹过。

“以后注意点。”于炎说完转身就走,但身后的那个轻轻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你也是这个学院的吗?”

“是啊。”

“那你怎么看起楼来了?”

“勤工俭学呗。”

“那你住宿舍还是这里呢?”

“住这儿,以前是住宿舍一天住这里一天。结果和我一起的哪个小子被我的一句谎言给吓唬跑了。”

“什么谎言?”

“别问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听了晚上会睡不好的。”

“还是算了吧。”“你要去哪儿?”

“散步。”

“那我能和你一起吗?”于炎看了女孩子一眼,她眼角挂着浅浅的笑,很友善,他不忍心拒绝这样一个即温柔又漂亮的女孩子,但他实在不善言谈。

“恩。”他想了好半天才轻轻的点了头。

“我叫许思然,很高兴认识你。”女孩向他伸出手。

“我叫于炎,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他轻轻握了一下女孩的手指,又细又软,只是有点凉,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青草的味道。

“你学什么专业啊?”女孩问。

“外科,你呢?”

“医药。”“那你是在做医药合成的实验了!”

“那你以为是什么实验呢?”

“我是学外科的,你想我以为你会在做什么实验!”

“哈哈,哪个啊,我最怕了。”

“我倒觉得死人比活人好相处。”

“为什么啊?”

“因为死人没有思想不会伤害你,而活人就不一样,和他们交往真是累,真不知道要为这个少活多少年。”

“哈哈,你可真有意思。”

平时不太爱说话的于炎今天和这个女孩聊的很是投机。这一晚于炎失眠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这个刚刚认识不到两个小时的女孩子。以后每天傍晚8点半左右女孩子都会来找他去散步。他看的出女孩对他也有好感,于是在最短的时间里两人的感情火速升温。

“哎呀,宿舍锁楼了。”这天由于两人聊天聊的太晚了,竟然忘记了时间,忽然许思然才想起来,可是一看表,已经都11点半了,回不了宿舍了,这可怎么办呢?

“要么今天晚上住我那里吧。”于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许思然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他们在值班室里就这样面对面的坐了一个晚上,虽然于炎很想亲近她,可是他还是控制住了。

天际刚泛白,许思然就匆匆离去了。

“于炎,你知道那具新来的尸体的情况吗?”姚飞一脸神秘的看着正在拖地的于炎。

“这我上哪知道去啊!”于炎很奇怪姚飞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他就讨厌这个,人都死了,还被人议论来议论去的。

“我听说这个女的死了一年多了。”

“那又怎么样?”

“你不觉得奇怪啊?一年多的尸体不用药水泡着那还能不臭?可是这个尸体不但不臭还有香味呢!”

“你瞎说什么呢?小说看多了吧!”

“我没瞎说是真的,那天她刚刚运进来的时候,是我给整理的停尸台,她刚放上去,我就闻到一股青草的馨香,我以为是风,结果一看窗户都是关着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于炎听着姚飞的胡言论语很不耐烦。

“我听钱教授讲,这个女的,自从死到现在身体一直恒温26摄氏度,全身都是软的,跟活人睡着了一样,而且一年多她的头发还长长了10公分呢。”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都不奇怪,可是听人说她是自然死亡。年仅20岁啊!”

“这有什么?”

“20岁就自然死亡?也太玄了吧!要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我还不觉得奇怪,可是才20岁就自然死亡了,而且各身体器官都处在最佳生理状态,没有理由自然死亡啊!”

“所以钱教授才拿来研究啊!真不知道你怎么了!”在于炎看来,这一切都是正常的,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他觉得世界无奇不有,自然界虽然有法规法则,可偶尔有几个例外也属正常。于炎没有把和许思然交往的事情告诉姚飞,以为他们也是这两个月才认识的,他觉得没必要什么都和姚飞说。

这天许思然一脸郁色的来找于炎:“于炎,说话呀!”

“你不说话,我怎么说啊!”

“我知道你一定有话和我说,如果今天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许思然这么一提请于炎倒是明白了,虽然他们相爱着,却从来没说破过。他笑了,坐在她身边,拉过她的手,她身上那种清淡的青草的馨香又弥漫开来,她的眼神妩媚而深情,她粉红的小嘴微微张开着,他感觉到了她紧张的心跳,这一切都使他兴奋,他再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我是鬼,你还爱我吗?”恍惚中,于炎听见许思然说。

“什么?”

“我是鬼!”一句话,于炎清醒了过来。

“爱!不管你是什么我都爱!”于炎知道他不能因为她是鬼就否定了自己对她的爱。

“那你怎么死了呢?”

“我曾经爱过一个人,可是他死了,半夜里他托梦给我说他要去个很遥远的地方,我一着急就追了去,回来时发现再进不到身体里了,于是我就死了。我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我要找一个真正爱我的人,我要把自己的身体交付给他,然后再离开。”

“于是你就选则了我?”

“是的,于炎,忘记吧,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说完,许思然就消失了。床单上留下殷殷的一片处女红。

于炎起身寻找,头一下碰在了桌角上,他惊醒,发现只是在做梦,可是他一掀被子,那片处女红却真真切切的存在,还没干透,他起身拿着手电走进那间实验室,他拉掉尸体上的白布,停尸台上放着赤裸裸的许思然,下身还在淌着血,而她身上的清香已经消失,体温也开始下降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