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话连篇之千年之念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4:58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诡话连篇之千年之念 夜幕悄悄降临,下班回到家的诡话受不了一个人在家时的寂静便离开家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不知走了多久,直到远远的看到昏暗的路灯下有些一个佝偻的身影。
短篇鬼故事:诡话连篇之千年之念

夜幕悄悄降临,下班回到家的诡话受不了一个人在家时的寂静便离开家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不知走了多久,直到远远的看到昏暗的路灯下有些一个佝偻的身影。

远处的的身影在路灯下一动不动,仿佛时间定格一般。

这是一条诡话从未走过的路,要不是在家太无聊他也不会瞎逛而走到这里,眼前的景象让他觉得有些诡异,两人仿佛在对峙着一动不动。

诡话是一家分期公司的职员,平常下班回到家的他总会在鬼大大网站里写一些恐怖故事,也算是一种释放压力的方法,但是今天回到家的他打开网站却不知道该写什么,我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缺乏灵感吧,走出家的他不知去哪,便漫无目的随处走走,直到看到现在的一幕。

正当诡话与黑影对峙时诡话突然看到路灯下的黑影貌似抬起了手臂对着他招了招手……那场景就像他昨天写的鬼故事《诡话连篇之梦中美女》中的场景那样十分诡异,诡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是他不想动,只是他的腿已经被这场面吓软了。

路灯下那个黑影似乎看透了诡话的处境,便一步步朝他走开,当他走到离诡话七八米远时,诡话总算看出眼前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老大爷,长胡子,白头发,脸上没有一丝皱纹,整个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仙风道骨。

这位奇怪的大爷走到诡话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奇怪的是这一拍仿佛充满了魔力,诡话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正常,诡话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大爷,您这是……”

面前的老人对着他摆了摆手,低声问到。

“你叫诡话,是一个作家对么……我这里有一个故事,你愿意听我讲讲么……”

诡话抬起头一脸错愕的看着眼前的老人,不知道面前这位老人为什么会认识他,但得知老人是要给自己讲一件故事诡话便和老人一同坐在路旁的草地上,静静地听着……。

老人的眼睛望向夜空,夜一般黑的眼睛闪烁着点点荧光,他缓缓张开嘴,讲述着千年之前的故事。

从前,已不知是何朝何代,有一个名叫白枫的穷书生要去进京赶考,全村的父老乡亲全都盼着白枫祖坟上冒青烟,考出一个状元出来,对于穷了一辈子的乡亲们来说村里出了状元全村人都能跟着沾光过上好日子。

说起来这个白枫的身世的确有些可怜,刚满十岁的时候父母不幸染上重病,因为家中太穷没钱医治最后爹娘双双身亡。

从小就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他幸亏有一群关心照顾他的乡亲们帮助他度过当年的难关才得以成人,为了报答乡亲们所以他决定进京赶考,考得状元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

这一日寒窗苦读三年的他收拾好盘缠与干粮便便踏上进京赶考的路,出村要爬山,说来也巧,当他走至半山腰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大雨迫使白枫不得不放慢脚步去寻找避雨的去处,就当他浑身湿透准备放弃时他突然看到不远处的树林深处有一户大宅,大宅里飘起阵阵炊烟惹的他的肚子不停的发出不满的抗议。

实在没有去处的他走到了大宅的门口抬起手敲了敲门。

“当当当……”

过不一会宅子内传来一阵脚步的声音,随后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大概二八年华的妙龄女子,女子探出头正巧和白枫四目相对脸上瞬时浮起一片红晕煞是迷人。

白枫此时已经看呆了,从小孤苦伶仃的他哪见得这么漂亮的女子,不禁看的有些入神,直到女子白了他一眼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失礼了。

“咳咳,抱歉小姐,小生名叫白枫,今日启程进京赶考不料天降大雨实在无处可去,想借小姐家赞助一宿别无非分之想,小姐家要是不方便小生就此告辞绝不为难,刚才小生有些失礼,实在是抱歉”

女子看到白枫为刚才的事连连道歉不禁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好啦好啦,看你一个书呆子也做不出什么坏事,本小姐心肠好,趁着我爹不在家你快进来吧不然让我爹知道我收留一个落魄书生进来又要骂我了。

白枫此时沉浸在女子那倾城一笑之中,后又听到会连累女子便赶忙摆手。

“不不不,小姐要是不方便小生这就走,不想惹得小姐遭罪,小生这就告辞”

说罢,白枫提了提手中行囊转身就走,可刚迈出第一步便被人狠狠拽进宅子里,还没站稳的他被这一拽打乱了步伐一屁股坐在冰凉的地上,扭头间他看到那位女子竖着柳眉怒气冲冲的看着他,青葱一般娇嫩的玉指指着白枫说道。

“你说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能翻起什么风浪,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让你住你就住,别跟姑奶奶这么多废话,你就在左侧那间房间好好休息,我去厨房给你端些饭菜过来。”

白枫被这眼前一幕惊得有些愣神,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才惹得女子生气,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低着头朝女子值的房间走去。

白枫走到门外慢慢推开厢房的门突然一阵香气从内传来,他打开门走进去才发现这分明是一个女子的房间,梳妆台,古铜镜,胭脂水粉尽在其中,甚至在那张精致的女床上还放着女子的亵衣……白枫脸上瞬间绯红一片,转身急忙就向门外走去。谁知刚走到门口便看到女子端着饭菜走来,看到白枫要走女子脸上又透出一丝生气。

“你要去哪!我不是让你在这等我么,你这么乱跑回头让我爹爹看到不是害我么,饭菜我已经端过来了,快回去吃饭!”

白枫看到女子脸上的不快红着脸走进房间,女子跟在后面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对他说道。

“你快吃吧,看你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想必你也饿了,这是我刚做的你尝尝合不合胃口”

白枫也不说话,拿起碗筷吃的极慢。

夜幕悄悄降临,白枫此时就在女子的房间休息,不知为什么吃过饭菜之后白枫总觉得心中燥热身上如有千百只蚂蚁爬过说不出的难受,渐渐的他的两眼慢慢变红脑中对女人充满无限渴望,就在他难以忍受时房门被推开了,一个曼妙的女子身影向他走来,突然那女子魔术般瞬间褪去身上衣物结结实实的把他压在床上。

白枫此刻脑中一片混乱但他还是看出女子正是今日送饭的小姐,此时小姐两眼含泪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别问我为什么,我也是有难言之隐”

小姐说罢看着白枫,樱唇吻上了他的唇……

一夜过去

白枫醒来的时候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异常难受,想起昨晚的事像梦一样那么不真实,白枫摇了摇头,或许这一切本身就是一场梦。

房门被推开女子从门外端着饭菜走了进来,脸上浮起阵阵红晕。

“你醒啦,快起床吃点东西吧,等下陪我去见我爹。”

白枫有些发愣,不知女子这句话什么意思。

“小姐此话何意,无缘无故为何要见令尊呢”

女子听到脸上又是一片红晕,满脸娇羞。

“别叫我小姐了,我叫石冰,你叫我冰儿就好啦,再说了……昨晚你都对我那样了,还这么见外,讨厌。”

白枫听到后脸色突然变得煞白,感情原来昨天发生的不是梦!

吃过饭石冰拉着白枫的手朝正堂走去,路上白枫心事重重,一是感觉对不起石冰玷污了人家清白。二是怕见了她父亲后会被石冰的父亲生吞活寡,但又想想,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就算人家要杀了自己,自己也只能受着。

石冰和白枫走到正堂,只见一身高八尺膀大腰圆的威武汉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当他们走进正堂时汉子的眼睛突然睁开紧紧的盯着白枫!白枫只觉得一种莫名的压力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汉子看着这一切目光转向一旁不屑的问道。

“丫头,这就是你说的使你已经破身的小子,你可要想好,你这么做可是没有回头路的!你娘走得早,只留下我们父女二人,为了这小子你连我们家的家规都不顾了么!你这样做会你和他都会有灾祸的!”

这人便是石冰的父亲石振,石冰看着自己的父亲,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不在乎你嘴里的家规!自从我娘生下我去世之后你就一直把我关在家里,你从不告诉我娘是为何而死,又仗着自己曾经是个道士在这山中布下了迷魂阵使其他人找不到我们!你为了限制我甚至还定下了只有我爱的人使我破身才肯让我出去,你明明知道没人能找到我们!现在我阴差阳错遇到了白枫和他同了房我就决定一定要出去,哪怕是为了他去死!”

石振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渐渐的变得柔和,整个人仿佛在一瞬间老了几十岁,他对着石冰摆了摆手。

“罢了……这一切都是造化……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白家小子,你以后若是敢欺负我女儿,我定不会饶你!还有……我们石家世代有个诅咒,凡是破身的石家女子皆会在三年后失踪……你们好自为之吧。”

白枫此时心中一片混乱,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守护好石冰,这个愿意为自己去死的女孩,虽然他不信真的会有诅咒发生……直到后来……

讲到这……老人突然停了下来……

诡话看到,老人家的眼里似乎有些泪光,他揉了揉太阳穴,问道。

“然后呢?难道诅咒发生了么?石冰真的消失了?”

老人闻言,慢慢的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了苦笑。

“是啊……他们最终难逃命运”

一年后白枫考得状元朝廷给他封了县令,此后与妻子石冰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直到到了第三年他们一起去山中游玩时……石冰不见了。

白枫像疯了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带人搜山却还是找不到石冰的踪迹……

后来,白枫辞了县令在山中盖了间草房只为等到自己的冰儿,或许是因为太深的执念,白枫死后仍在期盼自己的冰儿,就这样……过了千年。

老人讲完故事时已是深夜,诡话担心明天上班会迟到便匆匆告别老人,临走时老人告诉诡话他姓白,以后有时间希望诡话能多陪他聊聊天,诡话答应后便朝家的方向走去。

这晚,诡话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怪异,突然,他好像一切都知道了,老人没有影子,他和诡话聊天时总会现在阴影之中,诡话的心中浮起一丝酸楚,大概……老人就是已经等待千年的白枫吧……

作者寄语:有读者说诡话心理扭曲,前几个作品有些血腥。所以今天诡话尝试了一篇比较平缓的文章,借此机会也想提醒世人,失去的人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希望各位珍惜眼前人,不要给自己的将来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