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与谋杀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4:3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爱情与谋杀 1. 不安 星星一点一点的照着地上,街上没有一个人,似乎都睡着了。静静的,有着一种恐怖的味道。
短篇鬼故事:爱情与谋杀

1. 不安

星星一点一点的照着地上,街上没有一个人,似乎都睡着了。静静的,有着一种恐怖的味道。

一个人影被灯光拉的很长很长,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只见一个女人捂着包小心翼翼的走着,一步三回头,像是害怕有人跟着她一样。

她叫做段定,是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唯一不普通的,也许就是她的上一段恋情。

她的前男友叫做山本小泽,是日本人,或者说是日本的贵族。他是山本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却不知道为何会喜欢上这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女孩。

然而他们的爱情也是那么的俗套,最后免不了分手的结局。可就在山本小泽回日本之前曾经放话,要杀死她!

所以她无时无刻不格外的小心。

今天她打工的饭店下班晚了,她本来是想打电话给自己现任男友徐文亮的,希望他可以来接自己。

可男生宿舍现在已经关门了,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一个人回去。

这里的夜可真黑,黑的像是墨水一样,而更要她头疼的,竟然是没有车,只能步行。

忽然,一个人影闪了一下,却又突然不见了。

“谁••••”段定的声音都在发抖,她警惕的像是老鼠一样东张西望,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也许是我看错了吧。”她安慰自己道。

“咯咯、咯咯。”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一阵高跟鞋的踢踏声音,这个声音段定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猛地一下,段定摔了一跤,但她知道,那绝不是自己摔倒的,而是有人在后面推她!

可一回头,却又看不到任何的人影。

段定只好爬起来继续走,而那个声音似乎也消失了一样。她急急忙忙赶回宿舍,一回到宿舍就立马把门关上,任凭室友怎么问,她也不说话。

第二天,段定一见到自己男友就立马说道:“他的人来了。”

“谁••••”

徐文亮沉思了一会又说道:“你多心了吧,或许他只是说说呢?”

“不是的,昨天有个人跟着我,还推了我一把。”

“也许是你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呢?”徐文亮说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听到高跟鞋的声音了。”段定此刻看起来很着急,五官像是都拧在了一起似的。

徐文亮看着她的表情不禁蹙眉,可随即又安慰道:“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怎么只是推你一把呢?也许只是恶作剧而已啊。”

虽然男友这么说,可段定却仍旧十分的不放心,就连晚上的打工,她也没去。

晚上的时候,她的室友全都出去了,就留她一人在宿舍里面,兴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紧张了,所以她很快就入睡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她感觉有个什么毛绒绒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一睁开眼睛,只见一个诺大的娃娃放在自己的脸上面。

那是个熊娃娃,却满身是血。

“啊•••”段定尖叫着把娃娃丢到了窗外,而在丢下去的那一刻她才看清楚了那个娃娃,那是山本小泽以前送给她的礼物。

2. 来了

段定盯着娃娃被丢下去的地方看了好久,直到半响才回过神来。回过神的她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看看手表,现在是凌晨两点,宿舍里面只有她一个人,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叮叮叮••••”

段定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一接,只听见里面传来恐怖的鬼嚎声。接着便是一个男人的哈哈大笑。

她吸了一口气说道:“小泽,是你吗?”

“不,我不是小泽,我是带你进入地狱的使者。”那人的声音传来,听起来无比的狰狞可怖。

“你疯了。”说着段定就把手机摔到了地上,她静静的盯着那个手机,直到好久。

第二天,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徐文亮,徐文亮听了眉头皱的很紧:“报警吧。”

“没用的,山本家有钱有势力,何况我们也没有证据,怎么报警?”段定一边叹气一边说道,“要不,我不住在学校,你和我一起出去租房子吧?”

徐文亮想了想,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他们搬入了自己的新家,看着房间里面的一切段定似乎觉得很放松,她想:“现在你们找不到我了吧。”

然而她想错了。

就在他们住在新家的第三天,有人就送了一封信给他们,只见信上写道:“小宝贝,我会看着你去天堂或者地狱哦。”

上面的字体看起来很娟秀,那是山本小泽的字。

晚上徐文亮看着纸上写的内容:“我们报警吧。”

段定咬了咬牙齿,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可就在他们第二天打算去报警的时候,那张纸竟然不见了!

“怎么回事,这个家里除了我们没有别人啊!”段定说道。

“难道••••”徐文亮欲言又止,表情看起来很是担忧。

“难道什么?”

看着段定着急的表情,徐文亮一时竟无法开口,直到一段时间后,他才吞吞吐吐的说道:“据说山本家族曾经和英国的范思雷特家族联姻过。”

听到范思雷特四个字段定几乎要崩溃了,这个家族她曾经在历史书上看到过,上面记载这是一个弥散家族。

所谓的弥散,其实也就是一种法术,而这个家族多以黑弥撒闻名。据说在百年战争的时候,这个家族就用黑弥撒对付过法军,而这也就是为何英军可以打压法国百年,直到上帝派贞德出现才溃败的原因。

3. 弥散

“难道他用了黑弥撒!”段定的嘴唇都开始变了颜色,而这时候她才想起来她听到的高跟鞋的声音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的。

那是第一次山本小泽利用弥散召唤精灵时,精灵的高跟鞋声。

“那我们怎么办?”段定看着徐文亮问道。

“我再想想办法吧。”说着徐文亮便走了出去。

而此刻在楼下,有一个人正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那人穿着一件不合时宜的黑色袍子,像极了欧洲画作中的那些中世纪的巫女。

徐文亮直到夜晚的时候才回到家中,而回到家中的他手中此刻还捧着几本书,看样子像是讲解欧洲弥散的书。

他看着段定带着几分兴奋的说道:“我想到办法了,书上说做弥散都需要媒介。我记得你说过山本小泽曾经做过一次弥散,那一次他用的媒介是什么?”

段定努力的回想着那段记忆,她记得上次山本小泽好像是在学校的后山做的弥散。

“是学校后面的山。”她说道。

“难道是那个?”徐文亮喃喃自语道。

而他所指的那个,是后山的一颗千年柳树。柳树本就是招鬼之物,何况已然千年,自然已经不是普通的柳树了。

那山本小泽就极有可能是用那棵树来进行的弥散。

“他是不是在一颗柳树的旁边做的弥散?”徐文亮问道。

“你怎么知道?”段定感到一阵的惊讶,她之前从未对徐文亮说起过。

“所谓的黑弥散其实是一种契约,是活人和死人签订的契约。活人给予死人好处,然后死人就替活人办事。但是做黑弥散需要媒介,没有媒介就招不来鬼怪。而一般媒介最好的东西就是童男童女的血、或者他们的器官。次一级的就是那些可以招鬼的物品,而柳树招鬼,所以我想应该就是那颗柳树没错。”徐文亮一字一句的说道,样子看起来很认真。

“那我们就去破坏他的黑弥撒!”段定说道。

“不过我现在只是大概的了解了一下黑弥撒,却还不知道怎么破除黑弥撒。不过你放心,他的黑弥撒不会那么快的,至少要七日,所以你现在还很安全。”

说着他便进入了房内,看起了手中的那几本书。

4. 女人

夜晚的时候,段定和徐文亮各怀心事的想着什么。而他们却都没有看到在他们的楼下此刻正站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的眉目看起来清秀无比,如不仔细观望,恐怕还会被人当作月宫来的仙子。

可仔细一看,她的眉目中有透露着点点宿杀,看起来是那般的阴狠且毒辣。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宽大衣服,和她的相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就像是一件黑色的丧服。

而她的手中此刻还带着一串檀香木制成的佛珠,却又像是她用来杀人的兵器一般。

“哼。”她的嘴角轻轻的向上扬起,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而段定则在回头之间对上了她的目光,却只是一刹,那女人便如闪电般的逃走。

“怎么了,你在看什么?”徐文亮看着发呆的段定说道。

“那里好像有个女人?”

“女人?”徐文亮顺着段定看的地方望去,却只看见一颗大树。

“没有啊?”徐文亮说道。

段定瞧了瞧外面,道:“好像走了吧,会不会是••••”

徐文亮没有说话,他知道段定的意思,也许那个女的不是人,而是弥散鬼。

“她是不是穿着一件黑衣服。”徐文亮皱着眉头,看着段定说道。

段定愣了愣,接着用颤音说道:“你•••怎么知道?”

“没什么,我猜的。”说着他便又把头埋入了书中。

••••••

在一个阴冷冷的房间里面,一男一女面对面的坐着,女的正是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女人,而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无比俊俏的男人。

男人轻哼一句道:“做的怎样了?”

“他们应该已经发现我了,呵呵,那个白痴。”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妖媚,却又有着夺命的味道。

男人微微点了点头,道:“嗯,多谢你了,表妹。”

原来那个女人是这个男人的表妹,而这个男人就是山本小泽。

“他们真的相信了弥散之说。”女人说道。

山本小泽微微一笑:“没关系,只要他们明天会来就行了。因为我们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一幕戏剧,名字就叫做死亡。”

说完两人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5. 柳树的秘密

第二天一早,段定就被徐文亮给叫了起来,此刻的徐文亮头发乱糟糟的,胡子似乎也长出来了不少,而他的眼睛里面更是有着点点血丝,看起来,他一夜没睡。

段定带着心疼的口气说道:“老公,你昨天没睡吗?”

“这个不重要,我已经找到破解黑弥撒的方法了。”徐文亮几乎是手舞足蹈的说完这句话的。

“真的吗?”一听段定也激动了起来。

“真的,原来他每天都要做一次黑弥撒,才可以控制弥撒鬼,只要我们明天在他施法的时候毁掉毁掉他的媒介就行了。”

听徐文亮那么说,段定又皱起了眉头,她说道:“柳树那么大,怎么毁掉?”

“你不用担心,只要把这个钉在柳树上面就行了,到时候我会缠住山本小泽,你一定要快。”说着徐文亮就像变戏法似得不知道从哪里变了一个巨大的钉子出来。

段定沉思了会道:“那做完之后呢?山本小泽会怎样?”

“会被反噬而死!”徐文亮带着阴冷的表情吐出了这几个字。

段定先是把头一低,接着又狠狠的说道:“他早就该死了!”

••••••

夜晚的时候,山本小泽果然已经到了后山,只见他摆着一个祭台,嘴里也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而此时的段定,则和徐文亮悄悄的躲在一旁,看着这一切。

突然,徐文亮一声大喊:“快点动手。”然后便扑到了山本小泽的身上,把他死死的压在了地上。

而此时段定则飞快的冲了出去,把钉子钉在了柳树上面。

“你们•••你们••住手。”山本小泽此刻的脸看起来像是关公一样的红。

就在这时,徐文亮又一次大喊:“快•••”

他的声音又响又长,像是故意说给谁听的似得。

而这时候,从草丛里面飞快的飞出了一个人影,那个人穿着黑色的衣服,正是山本小泽的表妹。

她冷眼的看着段定,像是要吃人一样。而此刻段定则显得有些慌张,只是呆呆的看着她。

“快啊,别怕。”徐文亮对着段定喊道。

猛然一下,段定和那女人同时出手,一人一把刀的刺入了徐文亮的脊背之中。

6. 太烦了

徐文亮睁大双眼的看着这一切,表情有着说不出来的疑惑与不解。而这时候,那女人开口了:“这都是为你准备的啊!”

••••

山本小泽有一个表妹,叫做许泽然,不过二十岁便长得貌美如花,惹得众男子垂涎。只因为她是山本家族的表小姐,从小锦衣玉食,故而眼高于顶,看不上一众俗人。

但是她看不上人家,人家就偏偏看上了她。

而这徐文亮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徐文亮家世相貌都不算好,这样的男人许泽然怎么看得起,可这徐文亮却日日夜夜的纠缠着许泽然,这让许泽然无比的心烦。

而恰好这次山本小泽与段定分手,故而许泽然有事要找徐文亮帮忙。而她要做的就是要徐文亮和她合演一出戏,而这出戏就是杀了段定。

试想,一个仅次于日本天皇的贵族家庭,又怎么可以容忍一个普通的老百姓甩了自己呢?山本小泽自然不会服气,而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要段定永远消失!

所以许泽然便要徐文亮假装追求段定,而她则扮作弥撒鬼婆来吓唬段定,其目的就是为了今天晚上把她引诱上来,然后杀了她。

虽然说段定和许泽然彼此都认识,但是隔得远了,又化了妆,段定也未必认得出来。所以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之后便是处理尸体罢了。

可徐文亮没有想到段定竟然会和许泽然一起把自己杀了。

“你一定很好奇这一切吧?”许泽然笑眯眯的说,此刻的她看起来那么的单纯,可谁想得到她竟然会是杀人的凶手!

也许是失血过多,徐文亮看起来是强打着精神。

“那我告诉你好了,我说过,做人要有尊严。我也说过,你这样的男人是配不上我的。所以啊,我便和我表哥,以及我未来的表嫂合演了这出戏啊。”

原来山本小泽没有和段定分手,这一切都是他们的计谋,其目的就是因为要除掉徐文亮。

他们假意找徐文亮商量除掉段定,其真实目的则是为了除掉他自己!

本来一直没有说话的段定此刻冷哼道:“其实你也该死,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你其实还有一个女朋友,你这么做的目的不止是为了泽然,更是为了山本家的钱。所以你该死。”

说着便狠狠的把刀插入了徐文亮的心脏。

做完这一切的山本小泽“嘻嘻”笑道:“我们就把他埋在柳树下面吧,滋养这颗帮我们演戏的柳树吧。”说着三人便一起动手挖掘了起来。

7. 故事外的故事

故事到这里看起来的确结束了,但实际上故事并没有结束。因为也许有一天他们三人会为了另外的小事开始自相残杀,至于,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