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丝祸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4:1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烟丝祸 一缕缕青烟从房顶升起,周大头一脸倦意的走进建筑工地的一间厨房里。
短篇鬼故事:烟丝祸

一缕缕青烟从房顶升起,周大头一脸倦意的走进建筑工地的一间厨房里。

厨房里有两个人正围着火炉忙活着,其中年长的名叫旺叔,年轻的名叫贾文。

周大头是这里建筑房屋的包工头,旺叔和贾文来工地打工给建筑工人煮饭。

“周工头来了。”

看到周大头来到厨房里,贾文手勤脚快的给周大头搬了一张凳子给他,然后又回到锅边洗洗手继续忙活,贾文和旺叔蒸了很多馒头给工人们一会吃早点。

不一会儿,馒头都下蒸笼了,只需加把火,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馒头了。

“贾文,给周工头沏壶茶。”

旺叔吩咐贾文,他擦了擦手上粘着的白面从怀里拿出一个烟盒,打开烟盒给周大头撮了一把烟丝递给他,旺叔是个烟鬼,闲下来的时候总不忘叼上烟斗咂几口才过瘾。

这烟是他从乡下带来的,烟味很独特,周大头也喜欢上了这个味,隔三差五到厨房和旺叔蹭这种用钱买不到的烟丝抽。

只不过今天的周大头无精打采的,他心不在焉的用一块四方白纸包好烟丝,点了火抽了两口,眼睛从门口向外眺望,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贾文沏好了茶,往杯子里倒了三杯,其中一杯递给周大头。

周大头这才回过神来,接过茶道了一声“谢谢”。

“周工头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贾文喝下一口茶,查看着周大头发白的脸色,话语关心的询问道。

“咳咳。”

周大头干咳两声,他最近还真有些不舒服,只不过这不是关键。

“嗯,今天我打算休息一天,让阿宝监工。”

周大头没说几句话,他吐出一口烟雾,心里像压了一个大石头一般沉重。

就在他眼睛定定的看着外边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个女人的影子从对面的建筑房侧边一闪而过。

“啪。”

周大头心连同手微微颤抖,他手上的杯子掉在地上摔碎了。

他刚一眨眼,那个影子早已不见了。

旺叔和贾文不明所以的对看一眼,都不知道周大头为啥脸色突然变得那般煞白。

“周工头,那监工的事就让阿宝去做,你回工棚好好休息。馒头也该熟了,我这就给你拿几个。”

旺叔说着就要掀开蒸笼给周大头拿馒头。

“不用了,我这时不饿,先去休息了。”

周大头踩灭烟头,走出厨房往工棚的方向走去。

“旺叔,你说周工头这是怎么了?”

贾文拿来扫帚打扫地上的玻璃,他发现周大头近几天的神色都不太好。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生病了吧。”

旺叔看着周大头远去的背影,他吐出一口烟雾,整个厨房,都弥漫着一股香烟的味道。

周大头回到工棚躺下,身为工头的他,并不是和工人们住集体工棚,而是独自住在一个工棚里。

他若有所思的靠在床上,目光落在工棚上,他突然看到,工棚上趴着一个人影。

周大头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连忙跑到工棚外面,外面什么也没有,远远的可以看见,工人们正在建筑房第三层楼干活。

按理来说,要真的有人在外面,不可能这么快就不见了,工棚外是一片空地,这么短的时间除非钻地底下去了。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周大头看错了。

这大白天的真是见鬼了,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回到床上躺下,心里隐隐感到不安,这段时间,总看到一个女人的影子在他眼前晃,可问题那个女人早就死了,而且是被他亲手杀死的。

“莫非是她死前说过的话灵验了!”

周大头脸色更加难看了,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身体不舒服,他干咳两声,那段罪恶的画面浮现上他的脑海。

就在前不久,周大头从外面招来一个从乡下来打工的姑娘,她的名字叫做小凤。

那会工地缺个做饭的,周大头让小凤给建筑工人们做饭,小凤十分开心,连连谢过周大头,她心想着遇上好人了,给她安排了一份好差事,工钱也挺高的。

她哪里知道周大头好心带她回工地不单单只是给她一份活那么简单,周大头一看小凤就是从乡下来的,人长得漂亮不说心思很单纯容易受骗,周大头这才想到利用给她安排活这样的方式把她带回建筑工地,实则是垂涎她的美色。

渐渐的小凤也发现了周大头对她图谋不轨的心思,一口一个“小凤妹”叫的她头皮发麻,周大头也像小凤表白过让小凤做他的女朋友。

可是小凤不肯答应,她觉得周大头和她的年龄差距,都可以喊他叫叔的辈分了,还有小凤不喜欢周大头,她在乡下早有喜欢的人了。

在遭到小凤的拒绝后周大头很不甘心。

“我呸,不就是乡下来的一枝野花吗?”

在一天傍晚,小凤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给工人们做晚饭,就在这时候,喝得醉醺醺的周大头闯到厨房里随手关上了门,酒后的周大头不顾小凤的意愿,一把将力量薄弱的小凤推倒在桌子上施暴。

“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为了不让小凤喊出声被人发现,他连忙用手死死的捂着小凤的口,等他发泄完酒醒了一半后,才发现小凤被他捂没气了。

情急之下,周大头在厨房里找了一个严密的地方把小凤的尸体藏了起来,对于小凤的失踪没有人会在意,也没有人会发现,因为一般的人吃了饭后都不会停留在厨房,周大头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小凤不想干走人了,就这么瞒天过海隐藏了这个杀人秘密。

他在杀人的当天夜里就把小凤的尸体拿到山上埋了,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咳咳……”

周大头的肺腑一阵难受,忍不住咳了几声,他最近每天晚上都看到工棚外小凤的影子,害他睡不着觉,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但是他又不能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那种害怕只能独自承受。

也不知何时,周大头睡着了过去,得正迷糊,他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召唤他的名字。

“周大头,周大头。”

周大头立马清醒了过来,工棚外,正趴着一个黑影,而那个喊他的声音正是那个黑影发出来的。

那是小凤的声音,周大头吓得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那个黑影居然穿透了工棚,一步步的朝周大头走过去。

她真的是小凤,还是死时的那副模样,两眼翻白,脸色发青,样子十分吓人。

“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小凤冷冷的说着,伸出手要往周大头抓去。

周大头只觉得肺腑一阵难受,他咳了两声,从嘴里喷出一口血……

有人发现周大头死在床上,经过法医检验,周大头得了肺癌而死。

“旺叔,我们回乡下了。”

贾文整理着东西说道。

“嗯,是时候该走了。”

旺叔掏出烟盒抓出一撮烟丝轻轻抖了抖装在烟斗上,只见一些细细的粉末从烟丝里抖出来落在地上。

在烟丝里添加一点这种粉末可以让烟味变得很好,但如果要是加多了,吸食过量就会致命,例如,导致肺癌。

“小凤,我和旺叔替你报了仇,你安息吧。”

贾文小声的说道,眼泪从他的眼里滚落下来,他的女朋友小凤几个月前到外地打工,两人说好攒点过日子的钱就结婚,谁知小凤遭遇不测,被人杀害,小凤曾给贾文带过信,她到建筑工地给工人煮饭,包工头正是周大头,后来小凤就没有音信了,小凤的父亲旺叔和贾文才找到了这里给工人煮饭,一边查找小凤的下落。

从几个工人只言片语中旺叔和贾文猜测到,小凤肯定遭遇了周大头的毒手。

借助周大头喜欢抽烟,他们就用烟丝加过量毒粉末害死了他,而这一切没有人会发现。

“闺女,我们回乡了。”

旺叔对着空荡荡的建筑工地说,泪水模糊了他混浊的双眼。

两人没发现,他们的身后跟上来了一个女子,仔细一看,她竟就是死去的小凤。

〔终〕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