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师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2:5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傀儡师 傀儡师称为木偶师也称为人偶师,现实中的傀儡师一般指用极细的线连接傀儡(木偶) ,操控者在傀儡(木偶)的上方,通过手指的动作,操控傀儡的动作,以达到木偶表演效果,一般常用于木偶话剧表演。
短篇鬼故事:傀儡师

傀儡师称为木偶师也称为人偶师,现实中的傀儡师一般指用极细的线连接傀儡(木偶) ,操控者在傀儡(木偶)的上方,通过手指的动作,操控傀儡的动作,以达到木偶表演效果,一般常用于木偶话剧表演。

不过,在现实中很少见罢了,而在这一本故事里的主人公叫做涵玲,涵玲出生在傀儡家世,从小爱木偶的她成为超一流的木偶师,她十分熟练于操作木偶,并且还可以借刀杀人,她也十分的爱卡牌,能用卡牌杀人,练卡牌时,她经常的入墙十分,但说最擅长的还是操作木偶来表演。

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灰暗的地上躺着一位男性尸体,他的表情十分的恐惧而且很痛苦,喉结那一圈被针线缝上了,不止这样,其他的部位也是一样,如手,脚等,而他的右胸脯活生生的被挖了一个大窟窿,他的心就在尸体的旁边……

梵天看着地上的尸体,不禁皱眉头,这样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不禁冷颤了一下。而一旁穿着白袍的法医意味深长的看着手中的报告,不禁说道:“死者名叫张浩,是某公司的董事长,经过报告检测,死者先是活生生的被缝,而后再是被挖心,但令我奇怪的是,现场根本没有人的脚印,并且死者身子也没有任何的指纹。”

这个法医叫做凌晨,跟梵天是生死之交之情,两人经常互相打闹,戏耍,但此时却是默契十足。

“棘手的案子,没有指纹,也没打劫财物,排除财物追杀,那么现在只剩下两种,1.情杀2.仇杀。”梵天讪讪鼻尖说着,他此时浑身起慢了鸡皮疙瘩,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狠辣的手段,又继续说道:“如果是情杀,也用不着花这么大的钱来解决死者吧,而且还把作案现场清理的一干二净。”

“不!一切的可能性都有,情杀,如果恨上了,人的黑暗那一面直接被激怒,但可能性十分小。”凌晨用手顶着下巴说出这一句。沉默之间,不知不觉的入了沉思.......

几天后,在冷清清的小道上又出现了一具尸体,与上一个案子的尸体一模一样,只不过在墙上多了几个血字,那上面写着:“不要多管闲事!”发现尸体的则是涵玲,此时的她吓的脸色煞白,一脸惊悚抱着自己的头,不停的呼吸着,几个医护人员便安慰着她的情绪。

“到底有什么仇?是情杀还是仇杀?”梵天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地上的透明而且又细长的白线,而一旁的凌晨却发现了,捡起了那一条线,拉了拉那一个线,此时的他邪魅的笑了,这可不是普通的白线,而是用牛筋经过特殊的材料制成的白线,这也是他在一部旧烂的书上看到的,而这一种白线可以用于表演木偶戏剧。

恍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笑脸僵硬起来,小声对着梵天说着:“去调查那个涵玲,这几天还要盯紧她。”梵天沉重的点了点头……

幽暗的办公室里,梵天和凌晨看着调查员给出的资料,不由的怀疑着涵玲,资料上写着,她是她家族中最厉害的木偶师,“我果然猜的没错,她果然很狡猾!”凌晨自言自语道。

“木偶可以杀人?”梵天说出心里的疑问,他第一次听到可以操作木偶杀人的命案,“呵!世界无奇不有……”凌晨冷冷的说着……

“丁玲……”门铃响起,涵玲冷冷淡淡的打开门,看见凌晨他们,又无辜的说着:“大晚上的,你们怎么来了?请进来坐坐。”

梵天和凌晨点了点头便跟着她一起进去,只见屋里十分精致,同时也有许多漂亮而精致的木偶娃娃摆放在各种不同的位置,随处可见。

梵天四处看了看,发现了唯一一个与众不同的木偶娃娃,那木偶娃娃与7.8岁的孩子一样大,微胖的脸蛋外加上血色的衣服,显得她十分漂亮,只是那眼神却是狠辣的。

“玲小姐,你是傀儡师?”梵天疑惑的说,他不相信眼前的女子是那样狠辣的角色,但是涵玲却是点了点头,“玲小姐,你为什么杀他们?”凌晨邪笑的问,涵玲闪过一丝疑惑:“杀?什么意思?你这是怀疑我吗?”

余眼却注意到了那个木偶娃娃,惊呼着:“这个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在这里?!”凌晨和梵天不约而同的像那看去,是那个大的木偶娃娃,不过此时的眼神比刚才几分钟所见到的更狠辣一些,梵天他们不禁想到:这个木偶该不是活的吧?!

灯忽暗忽明了起来,一下子灯熄灭了,整间屋子一下子黑乎乎的,“其实,你们不应该多管闲事!咯咯咯……”一个娃娃声响起,此时他们惊愕了,在场的人都没有发出声音,那么是不是那个所谓的鬼?!

“啊!” 一声刺耳的声音穿进他们的耳朵,那是涵玲发出的尖叫声,他们不禁紧张起来,到处在黑暗的房间里乱走,“咯咯咯,都说了你们不应该多管闲事,就是不听!如今,只好杀了你们!!”娃娃声再一次响起,“你到底是谁?!”梵天不知死活的说,“我是谁?当然是娃娃,同样也是涵玲的姐姐,涵月!”娃娃冷冷的说,最好的两个字,她是咬牙切齿的说。

“啊啊啊!你们,你们!”涵月痛苦的说,灯一下子亮了起来,眼前的“人”居然是那个娃娃!天啊!真不敢相信,只见涵月的衣服和脸都被弄上了硫酸,原本漂亮的脸蛋已经将近一半都血肉已凸显了出来,她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在,而在墙角里,只有四分五裂的涵玲,凌晨面无表情的看着涵月:“说!为何杀掉无辜的人?!”

“无辜?哈哈哈……要不是当初涵玲叫那两个男人毁我清白和性命,我还要放过他们吗?”涵月大笑着,面容却十分狰狞,她不甘!不甘心啊!

她望着他们往地上浇油,不禁面孔更狰狞了起来,“现在,你就好好的享受你的恶果!”梵天轻眉的说,眼神还得着得瑟,恍然之间,四处一片火海,涵月冷冷的站起来冷笑着,而墙角上的尸体早已经在涵月的面前,她拿起房间的一个娃娃,嘀咕着什么,突然的,那个娃娃说:“姐姐,那些警察真该死!”

“妹妹,既然他们阻挡我们杀掉花心的人,那么他们就该死……”涵月冷说着,没错,她说给他们的话全部都是假的,都是演戏而已。过后,她们身影才消失不见。

时间大概过了2年了,那些命案早已经从世人的脑海里摸掉,但却一度出现了,并且是在大街上,那也是男性尸体,但死者却是凌晨!跟那些命案一模一样的手段,先是在各处缝上线,最后挖掉心。

“莫非是她?她不是死了吗?”梵天望着前方嘀咕着,突然,他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看,是一个娃娃……(终局……)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