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妾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2:5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鬼妾 有一个姓单的大官,一天,他骑着白马从一片树林经过,忽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哭声传进耳朵里。
短篇鬼故事:鬼妾

有一个姓单的大官,一天,他骑着白马从一片树林经过,忽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哭声传进耳朵里。

单大官让在前边牵马的马夫停下来,他连忙从马背上下来,走进树林,朝传出哭声的地方走去。

“这树林里怎么会有女子的哭声?”

单大官疑惑的说道,脚步不停的往那个哭声走去,他身后还跟随着马夫。

“小人也不知啊。”

让马夫纳闷的是,他什么也没听见,可单大官却说听到女子的哭声。

马夫跟随着单大官进入到树林深处,只见一个身穿大红色衣裙的女子蹲在地上哭泣,她背对着单大官和马夫,身体因为哭泣而微微颤抖,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马夫看到女子才知道确实是有人在树林哭泣,他觉得这女子出现在荒山野岭的,总有些不对劲,只是身为一个小小的马夫,他不敢多话,生怕惹得单大官不高兴。

“姑娘为何在这没有人烟的山林哭泣?”

单大官问起女子话来。

女子听闻有人和她说话,她停止哭泣,转过背来看着单大官和马夫。

那一袭长裙落地,乌黑的头发披散在双肩,美艳的容貌让人心动。

单大官顿时被女子的容貌迷住了。

“小女子名叫樱儿,父母在一场火灾中死去,樱儿无父无母无依靠,以后不知该怎么办。”

女子数到这又抹起眼泪来。

“樱儿莫哭,不如这样吧,你随我回家去,以后就住在我家里。”

单大官安慰道,心想要是能白捡个大美人回家做小妾,那可求之不得。

“真的吗?大人愿意收留樱儿?”

樱儿擦干眼泪面色转忧为喜。

“当然是真的,就不知道樱儿可否愿意与我回家。”

单大官目不转睛的盯着美女子看,巴不得立马就把她抱上马回家。

马夫见状,连忙阻止单大官,“大人,我看这女子来路不明,还是别带她回去的好。”

“我就说了,怎可能会有人可怜收留我呢。”

女子在这时候又开始抽泣起来。

“你一个马夫多什么嘴,这事我决定了,本官说要带樱儿回去就一定要带她回去。”

好心提醒反遭一顿臭骂,马夫没敢在插嘴。

单大官把女子背出树林在抱上马背,马夫则牵着白马回官府。

坐在马背上的女子,她看马夫的眼神十分冰冷。

单大官把女子带回了官府,当晚就封她为小妾,迫不及待的要和他洞房。

单大官的老婆眼盼着夫君回来,谁知盼到的是夫君带回一个小妾,她十分难过,没想到自己的夫君有钱有势就变得朝三暮四,曾一起吃苦许下的承诺早就烟消云散。

一气之下,单大官的老婆连夜离家出走了,下人把这事禀报单大官,正在和从山里带回来的女子寻欢作乐的单大官全然不在乎,此刻他心里眼里只有美艳绝伦的樱儿一个,哪还有心思去管去顾那走掉的糟糠之妻。

自从把那名叫樱儿的女子带回来做小妾以后,官府就开始不断的死人。

先是那个马夫,接着是那些下人。

可单大官对死人的事不闻不问,一门心思扑在美人身上,完全被她迷惑了心智。

一天晚上,睡得正香的单大官被女子喊醒。

“怎么了美人?”

单大官迷迷糊糊的问道。

“我饿。”

女子勾魂的目光,娇滴滴的看着单大官说。

“那,我让下人给你做点吃的。”

“来人啊,来人。”

任凭单大官怎么喊也没有人进来。

“没有人了,不用再喊。”

单大官还未听明白女子的话,女子一张红唇就吻住了他的嘴。

原来她饿了是这个意思,单大官一把搂住她的腰和她亲吻。

但是他发现,女子的舌头伸进了他的胃,单大官想在这时候推开女子,可惜已经太晚了,女子把他的内脏全部吃掉,最后才肯把单大官的尸体推开。

后来人们发现,整个官府的人全都死了,只剩下一具具空壳,而那个小妾,早已不知去向。

〔终〕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