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的鹅肝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2:43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美味的鹅肝 鹅肝是一道高级的美食,很多人都非常的喜欢吃鹅肝,肖老板也不例外。但是鹅肝是非常的昂贵的,所以他特意请了厨师,自己制作鹅肝,这样就会以最便宜的成本吃到美味的鹅肝了。肖老板自己开着一
短篇鬼故事:美味的鹅肝

鹅肝是一道高级的美食,很多人都非常的喜欢吃鹅肝,肖老板也不例外。但是鹅肝是非常的昂贵的,所以他特意请了厨师,自己制作鹅肝,这样就会以最便宜的成本吃到美味的鹅肝了。肖老板自己开着一家中餐馆,剩下的鹅肉还可以买个好价钱。

厨师是中西餐都能做的高手,面试的时候,做的一碗鹅肝酱,让肖老板回味无穷。肖老板立即觉得录用这名厨师,除了在店里做菜当大厨以外,还经常给肖老板做鹅肝吃。

每一只鹅的鹅肝只有不到手掌的大小,店里点鹅肉的人又少,自己不能为了吃鹅肝专门将鹅杀掉,再让客人吃冰冻的鹅肉吧,这样自己以后的招牌可就毁了。肖老板正在为此事发愁,厨师知道肖老板的心事,于是给肖老板献上一计。肖老板听了,连连叫好。

肖老板买了许多的小鹅,将小鹅们固定在一个架子上,每天三顿都用竹筒往小鹅们的嘴里塞吃的,直到小鹅们圆鼓鼓的才停下来。这个办法非常的不错,小鹅们都非常快速的长大了。厨师将被快速灌大的鹅宰杀以后,去除鹅肝,果然要比平时的鹅肝打了两三倍!

肖老板非常的开心,给了厨师不少的好处。从此以后就算是天天吃鹅肝也可以了,哈哈!肖老板联系到一家做卤菜的人,将鹅肉全部卖给他。

“老余啊,这个办法是怎么想出来的呢,多亏了你,我才有鹅肝吃。哈哈……”肖老板得意的笑道。

余胜笑道:“老板,这个方法还是一个朋友交给我的,他是专门做鹅肝的,我的手艺也都是跟他学的,嘿嘿。”

两人哈哈大笑以后便各自回家了。

晚上的时候,肖老板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小鹅,被厨师余胜拽住,抓在手里。肖老板想说话,但是发出来的全是鹅的叫声。

余胜将肖老板固定在一个架子上,掰开肖老板的嘴,将一根长长的竹筒伸进肖老板的最近,直到肖老板的胃里。肖老板觉得自己呼吸困难,竹筒刺激着自己的食道和胃让自己觉得说不出的难受,只想吐。但是肖老板还没有来得及吐,就被一些乱七八糟的食物灌进喉咙里,肖老板觉得自己的整个食道都胀痛难忍,哽咽不下,余胜拿起一个小竹片往里面塞。

肖老板只觉得一阵的天旋地转,差点背死过去。肖老板只起到这一切能快点的结束!这个噩梦能早点醒过来。

肖老板觉得自己的胃部都快要被撑破了,余胜终于停止了动作,将竹筒拔出来。肖老板很想吐,但是吐不出来,难受的要死。他的嘴边管着唾液,他艰难的想要举起手擦一擦,但是他只是举起翅膀扑腾了一下。啊!肖老板被吓醒了,他再也睡不着了,就这样愣愣的等着天亮,身体还有十分清晰的疼痛恶心的感觉。

早上,肖老板早早的来到店里,他来到养殖鹅的地方,那些鹅都是快要死掉的样子。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受着极大的痛楚,余胜倒是非常的勤快,已经开始给鹅喂吃的了。余胜看见肖老板来了,笑着打招呼:“你来了肖老板!”肖老板点点头,看着这些可怜的鸭子,它们肯定在求自己放过它们吧,肖老板想起昨天晚上做的梦,仍然心有余悸。

等余胜喂完这些鹅,肖老板说:“这些鹅太可怜了,以后还是别这样做了,等着它们自然的长大吧!”余胜不知道肖老板怎么会突然良心发现了, 他说道:“老板,你不吃鹅肝了, 我刚才还研究出了一种新的做法,按照你的爱好,这些自然长大的鹅肝都是不够的,而且你还和其他的店有生意,要是交不出货来,你不就不诚信了,以后谁还跟你一起做生意啊!这损失可是你不想承担的啊。”

肖老板想着,最后妥协了,他不在管余胜。

当余胜做好美味的鹅肝以后,他还是忍不住美食的诱惑统统的吃进去。余胜可以在这笔生意里面提成,他怎么会放过这样的赚钱机会呢?

这天,很晚的时候,肖老板看见余胜还没有走,还呆在养鹅的房间里面。肖老板是非常不愿意去这个地方的。但是他很好奇余胜在里面做什么。

肖老板走进去的一瞬间就呆住了。余胜正用一只大的竹棍插进自己的喉咙,将自己的食道撑得非常的巨大。余胜的嘴角已经溢出一些鲜血,竹棍还在慢慢的往下,已经伸进去很长的一段距离,看样子已经伸进胃里面了。余胜的样子非常的痛苦不堪,他身体在抽搐身体不断的在痉挛,看样子是想呕吐不成,只能干巴巴的做着这样的动作。

肖老板看着这诡异的一幕,第一反应就是,余胜中邪了。正常的人则呢么会这样的对待自己,肖老板想起前段时间做过的噩梦,吓得腿脚发软。

余胜动作僵硬的舀起一勺子鹅的食物往竹棍里面倒,余胜的眼睛瞪得老大,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了下来。他本能的不让这些食物流进嘴里,但是他的手好像是别其他人控制了一样。还在不断的往嘴里塞着。

余胜经历的痛苦,肖老板在梦中也经历过了。他知道现在的余胜经历怎么样的痛苦,也知道那些可怜的鹅们,每天都经理着怎么样的痛苦。

似乎是堵住了,食物在竹棍里面并不下滑,余胜拿起一根筷子,伸进竹棍里面使劲的往下通着。余胜的眼珠都快要爆出来了,脸上冒着豆大的汗珠,青筋一根根暴起,爬在脸上,看上去异常的恐怖。

许久都没有再下去,应该是已经满了,余胜此刻的胃部应该被撑得严严实实,会所不一定已经被撑破了。余胜的嘴角溢出越来越多的血液,夹杂着一些恶心的液体。

终于余胜将插进自己食道的竹棍抽了出来,余胜跌坐在地上,不断的干呕起来,由于胃部已经被塞得严严实实,余胜并没有吐出什么东西来。

余胜动作诡异的站起来,拿起一把刀,轻轻的划开自己的肚子,肚子上顿时冒出了鲜血。他咬住刀子,用力的将自己的肚皮撕开,余胜的眼睛已经有些涣散了,但是他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有怠慢,反而变得连贯起来,余胜已经放弃抵抗了。

只见余胜伸进自己的肚子里,将自己的肝脏扯了出来,他举着肝脏,摇摇晃晃的向着肖老板走来,肖老板想逃,但是他的身体也不收自己控制了。肖老板接过肝脏津津有味的吃起来……第二天,余胜被发现惨死在鹅的旁边,肖老板疯疯癫癫的拿着余胜的肝脏,那些鹅得救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