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有张脸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2:04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身边有张脸 周烽准备搬家了,他跟好哥们王一龙说想让他这个周六帮他搬家,新家他已找好了,在隔着王一龙家有两条街的地方。
短篇鬼故事:身边有张脸

周烽准备搬家了,他跟好哥们王一龙说想让他这个周六帮他搬家,新家他已找好了,在隔着王一龙家有两条街的地方。

好哥们王一龙摸不透他,说道:“你想娶新新媳妇了??”

周烽摇摇头:“不是这样,我总感到,我老婆心语……”

心语全名佟心语,家里还算可以,原来她是前男友路风在一起的,可因为家人反对,她又很孝顺,只得跟心爱的男友分开。

她跟周烽结婚两年了,夫妻俩感情还算挺好,可不知怎么,佟心语和周烽到高架桥上玩,她不小心从天桥掉到水里,等周烽把她捞上来,她已经断气多时了。

周烽为此三天没怎么吃饭,每夜都是恶梦缠绕。梦里心语的脸出现在他的被子上,闭着的眼转瞬张开,仿佛一张有眼睛的面膜。她的嘴裂开,但没发出半点声响,他每次都被心语的恶梦吓醒,这些王一龙还不知道。

“心语怎么了?”王一龙问。

“原先住的那个房子,每个角落都有她的气息,我总感到她没有死……时刻在身边似的。”周烽面色沉重地说。

王一龙用惊异道:“不是吧,你老婆不都死了三个星期吗?”

周烽低头不语。

王一龙叹了口气,他估摸周烽是太思念他老婆心语了,才会有这种感觉。很多人不都是这样,自己身边最熟悉的一个人离开,他的气息一时不会消散。

王一龙准备有时间把带周烽出去散心,把他心里的阴霾都驱赶掉,另外天要把两个好友,岳麓和成亦建叫来,哥几个一块好好玩玩。想想工作两年多了,四个人都没怎么聚聚了。

周末转眼就到了。午后,王一龙开车到周烽住处,帮他把东西抬上别车。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有点灰暗,像是要下雨的样子。好在王一龙开来的是面包车,车里也就他跟周峰俩,不会挤,东西也不会被雨淋。

到了周烽的新家,二人又大费周折地把东西搬上去,不过周烽一个人过,他的东西都不超过五十公斤,也没费太多时间。

东西都搬完后,两个人累倒靠在沙发上,周烽顺手拿过茶几上的两瓶矿泉水,递给王一龙一瓶。

王一龙瞄了下周烽,跟他说:“把心语忘了吧,生活还有新的开始。”

周烽不高兴地瞪他,说道:“这个时候,能不要提这个吗?”

看好友情绪不佳,王一龙也不好再提,他转移话题说今天这个天气好差什么的。

中午,周锋就留王一龙留下吃饭,他特地到楼下的熟食店买来了一只烧鸡和几瓶干啤,简单地做了些米饭,弄了几个凉菜,就跟王一龙喝了起来。

周烽喝得最多,他的胆子大了起来,话也多了。他跟王一龙说:“一龙,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王一龙不以为意,挥了挥手,回答道:“那都是扯慌,世界上哪有鬼,我从来不信这个。”

王一龙说道这里,转而又猜疑到周烽话的含义,他反问道:“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看见鬼了?”

他希望周烽是开玩笑的,可他却郑重的点头:“我总觉得,心语真的在那旧房子里出现过。”

王一龙不语,他不晓该接什么话头,只得听周烽说下去。

说到心语,周烽目光有点恐慌:“我有时会在墙壁上看见心语的脸,不管是客厅墙壁,还是房间墙壁,或者浴室墙壁,总之整个房间墙壁都能看见她的脸。就连看墙上的圆挂钟都会变成她的脸!”

“不会吧,兄弟,是不是你太想她,出现了幻象。”

“不是的,我真的有看见她的脸。”周烽紧张地抓住王一龙的胳膊,他的眼神里写满惊恐。

由于周烽用了很大力气,王一龙胳膊都被他捏痛,他龇牙咧嘴道:“哥们,你先放开我好不,你这么大呼小叫的,邻居吵你扰民我可不管。”

周烽知道自己反应过大,放开了王一龙,安静了下来。

王一龙看他情绪稳定了些,问他:“你看到了什么?”

周烽见王一龙一时还不信,又不想说了:“算了,可能是我胡思乱想吧,以后会好起来的。”

“但愿吧,来,干最后一杯。”

周烽跟王一龙都喝醉了,两人分别躺在沙发上和床上睡去了。

客厅里很静得只剩下两个人的鼾声,天越来越阴沉,外面起风了,什么东西被吹下坏了,哗啦掉下来。时间指向了九点一刻。

“别过来!”周烽猛地大喊一声,惊醒了,他看了一眼天花板,又叫一声,他的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王一龙也被他这一嗓子喊醒,也坐起身,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周烽不停的喘气,大汗直冒,他嗓音在发抖着:“我又梦见心语的脸了……在我头顶上的天花板上…”

“那现在梦醒了,一切都不存在了。”

“不,她还在的,刚才我睁眼的时候,看见她脸……还在天花板上的。”周烽黑色的瞳孔慌乱地转动,没有目标点。

王一龙走到他身边,杨头仔细的看了会儿天花板,然后拍拍周烽的肩:“兄弟,天花板没有什么脸呀,我怎么没看到?”

周烽身体轻微颤抖,他硬着头皮又看向天花板,那里没了心语的脸,刚才他真的有看见呀。

他从床上跳下,围着整个房子的上下墙壁看了一遍,确定没有异样才回到客厅。

这会子,王一龙电话响了,是他老婆发来短信,问他晚上回不回去,他看后对周烽说:“你没事吧,我该回去了,要不你去我家住两天吧。”

周烽还心有余悸,他语气有些哀伤:“今晚你能不走吗?陪我住一晚。”

王一龙看了他一眼,说道:“好吧,正好我也享受一下这新家的感觉。”

当晚,周烽打开电脑低音炮,插上麦克,跟王一龙疯狂k歌,直k到邻居真的敲门他才停止。他们又看了会电视,后来到凌晨扛不住才睡去。

周烽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快亮了,他起身,一个类似小纸片的东西从身上掉下来,他捡起来看,竟是心语的大头贴,说是头贴,整张贴上只有她的脸。

周烽如碰到瘟疫一般,把大头贴揉成团,扔到马桶里,冲了下去,王一龙在客厅跟他说:“兄弟,我有事先回去了,早饭你自己吃吧。”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王一龙在家跟几个朋友打牌,大门被人敲震天响,王一龙的牌友跟他开玩笑说他的债主跟他讨债来了。

王一龙打开门,门外站的是周烽,他脸色阴沉的对王一龙说:“我在你家呆会儿可以吗?”

“这说的什么话,咱是好哥们,你在这住都行。”他把周烽让进屋。

“一龙,我想跟你说说话……”周烽望了望炕上王一龙的老婆和三个打牌的,摆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王一龙会意,对炕上的人说改天玩,他们都明白,忙找借口离开了,王一龙老婆也抱孩子去东屋了。

“兄弟,有什么你说吧。”等别人走光,王一龙说。

周烽低头沉默了一下,开口道:“我还是会在房子上看见的心语的脸,有时睡觉的时候,她的脸还会出现在枕边,一张薄薄的脸皮躺在你枕头上,睁着眼对你笑,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

王一龙听得也心里发凉,却只是一瞬,他说:“不会吧,是不是你太想她了,精神有点恍惚才看不错了,明天我带你看看心理医生吧。”

周烽没说话,王一龙也没再说什么,两个人胡乱躺下睡了。

凌晨一点,王一龙被周烽的大叫声吵醒,他看周烽躲在被子里,哭嚎着。

王一龙推他,他把被子掀开,指着肚子处,无与伦比地说:“心语,心语的脸从……从墙上飘下来,粘在了我衣服上,我衣服脱不掉。”

王一龙打开灯,周烽的衣服上什么都没有,他这样告诉周烽。

周烽说:“不是这样的,心语不会放过我。”

王一龙问他为什么,他不说。王一龙就捶他,对他吼:“我们是兄弟,你有什么说出来呀,一个大男人颓废成这样。”

周烽忽地推开他,夺门而去。王一龙担心他做出什么事,也跟了出去,可却晚了一步,他亲眼看到,周烽被一辆货物车撞了一下,压在了车轮下,满地鲜血。

周烽被送到医院抢救,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他醒来一把抓住了王一龙,哽咽着说:“兄弟我也不瞒你了,我告诉你我老婆是我害死的,佟心语是让我给害死的,呜呜呜~”

“是你害死他的,你为什么这么做呢?”

“都是我的错,我有了别的女人嫌弃她了,一时起邪念把她推下了桥……”

周烽泣不成声了,王一龙听了这些事实让他深思,他一直以为男人同女人一样有钱了过得幸福,就会有段好姻缘。

从周烽的身上他悟出,幸福和美满并不都是金钱所能买到,美好的生活要源于一个人要有一颗真诚善良的心。

至于周烽说见到佟心语的脸是否真的,王一龙并不清楚,他只知道,心里有鬼的人,必定会收到惩罚。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