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之恐怖披萨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1:0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食人魔之恐怖披萨 有一个叫幽灵社区的最近有一个文章火了起来,说是在镜泊镇有一家新开的西餐厅,名曰的幽魂馆,这家餐厅只在晚上十一点半过后营业,到凌晨一点打烊。白天没人见到过,还有很多人找不到它
短篇鬼故事:食人魔之恐怖披萨

有一个叫幽灵社区的最近有一个文章火了起来,说是在镜泊镇有一家新开的西餐厅,名曰的幽魂馆,这家餐厅只在晚上十一点半过后营业,到凌晨一点打烊。白天没人见到过,还有很多人找不到它的位置,据说这个社区的社长的老家就是镜泊镇的。

幽魂馆的披萨最有特点,开西餐厅的的李老板说,吃了这里的披萨,不久就能遇到自己命中的那个人,并携手一生。

可与此同时,这个人定会减寿十年,那些吃过披萨的人,证实了李老板说得话,他们果然都遇到了自己的心上人。

幽魂馆的披萨不论在外表上还是味道上,都与其他披萨不同,别的披萨都是黄色,外硬内软,味道香甜酥软。

幽魂馆的披萨却是整个都是松软的,呈暗红色,披萨里镶着几颗红彤彤的圣女果,咬上一大口,含在嘴里慢慢嚼咀,满口会有淡淡的腥甜,还有一种说不出来让人回味无穷的肉香。

这独特的披萨,吃了披萨的人人都好象着迷似的,不出三天,还想回来吃,这样一来幽魂馆吸引不少回头客。

连外国游客都慕名而来,只为亲自尝一口着美味的披萨。这家幽魂馆还有一句朗朗上口广告语,“夜宵吃什么?吃啥不如去吃披萨,吃披萨不如去幽魂馆。”

当然,导致这家西餐厅火爆的原因并不止这些,还有就是这家店有一个怪癖,不管是谁吃完餐都不给打包的,所有服务更是没外卖这一项。顾客都是现吃现做,吃完抹嘴走人,走时服务员给每桌赠送一包纸巾。

杨雨桐无聊浏览到网页,不经意进了幽灵社区,看到了关于这家店的介绍。杨雨桐活了这么大,披萨也没少吃过,可头一次听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好吃的披萨。别说吃了,她感到从网页文章字里行间都能飘出一阵肉香。

她仔细搜查了这家店的地址,系统显示就在她坐在城市临近郊区的一处地方,当她看到这家西餐厅就在自己所住的城市时,心里激动不已。那个披萨的味道怎么样呢?吃了它就能遇到有缘人,那她吃了就会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吗?真是这样的话,别说减寿十年,五十年她都愿意。

傍晚,杨雨桐独自坐出租车,前往网上提到那家西餐厅所在的地方,与她坐同一车的,还有一个女孩,长得挺稚嫩,显然小她两岁的样子。

那女孩主动开口同杨雨桐说话,她说:“你好我叫杨雨。”

杨雨桐惊异地回应:“好巧,我们的名字好像,我叫杨雨桐,比你一个桐字。”

杨雨也说好巧,她对杨雨桐说她去找一家叫幽魂馆的西餐厅,杨雨桐说她俩真是有缘,她也是去找这家餐厅的,她们正好一同去。

两个女孩子到郊区天已经黑,出租者司机借口有急事把她俩扔在路边,一溜烟车开跑了,把杨雨桐她们仍在了镇南大街。

杨雨桐感觉有股阴冷的风吹来,只往脖颈里面钻,她往上提了下衣领,郊区的夜风有点大,她出来多穿点衣服就好了。

路上没有什么行人,周围除了人家,就是一些特色小吃店,小店门口的矮柳树在暗处形成一个人站在那里。

不知那家店还放着二胡演奏的《梅花三弄》,婉转动听的旋律飘出很远。

杨雨说她晚上还没吃饭,就拉着杨雨桐到一家小吃店先解决肚子。幽魂馆餐厅十一点半多才开门,现在是八点半,还有三四个小时。

杨雨桐陪杨雨吃完饭,就又去找那家西餐厅。她们越往里走路越窄,路面变得凹凸不平。

两个女孩子为了以防崴脚,就手拉着手向前走,她们走到了县城边,迎面走来一位陌生男子,杨雨上前问他:“请问幽魂馆在那条街?”

那男子指着右边,声音不带一点温度:“从这条街直走,走到头往南一拐走看到了。”

男子说完,不等杨雨说感谢的话就急着走掉了,杨雨望着他的背影说:“这个人好奇怪呀。”

“他是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吧,我们赶紧走吧,这段路挺黑,我们两个女孩子不便久留。”杨雨桐说着,拉着杨雨顺着男子指的那条路走。

道路又逐渐宽敞起来,杨雨桐拉着杨雨加快了脚步,她们出了那条街,发现自己到了一片山包脚下,四处孤零零没几户人家,更别说有什么西餐厅。杨雨看看手腕上表的时间,对杨雨桐说道:“现在是十点十分,我们先找家旅馆休息一下,等十一点半再来吧。”

杨雨桐想也只能如此了,就和杨雨在最近的一家很破旧的小旅馆住下,杨雨桐进房间前还跟旅店老板打听幽魂馆的事情。旅店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耳朵不太好使,对他说话需要大些声才听得到。他用浑浊的老眼盯了杨雨桐一会,缓缓说道:“幽魂馆呀,今天晚上十一点四十营业,你要去哪里呀?”

杨雨桐点点头。

老头见杨雨桐对幽魂馆这么感兴趣,就滔滔不绝对她讲,这西餐厅的李老板原在这个县城摆小摊卖些包子馒头之类的早点,生意一直很冷清,一是他做的早点不是简大就是面硬,没几个人光顾他的小摊。

李老板挺灰心,小摊也不摆了,行李一卷去外地打工了,这样在外地呆了两年,不知遇到了那位高人,对他指点迷津,让他有了启发。年前,他又卷着行李回来,在离法中大街700米郊区处开了一家西餐厅,起名幽魂馆。开了几个月,李老板的餐厅就名声大噪,许多外地的人都找到这里来,吃幽魂馆的西餐。“杨雨桐问:”您知道幽魂馆的西餐为什么那么好吃吗?“老头摆摆手,回答:”我又没吃过那的西餐,再说我岁数大了,牙齿几乎掉光了,哪里还吃得动西餐。”停了下,老头又说:“不过,我想那的西餐一定是最好吃的,要不生意也不会那么好。”

“那您去过幽魂馆吗?”

老头说:“我刚才说了,我岁数大了,牙也不行,腿脚不方便,另外幽魂馆要半夜才营业,黑天下火的,我去那里干嘛?”

“听人说那家西餐厅白天找不到,为什么呢,他们不立牌匾的么?”

“这我就不清楚了,应该是那个李老板每次打样都把牌匾拿走,应该是保持它的神秘感吧。”

杨雨桐未再说什么,和老头打了声招呼就回房间了,她不知道她走后,老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自言自语道:“这下又有好货了。”

夜里是十一点二十分,杨雨桐的手机闹铃响了,她和杨雨被叫醒了,起身穿衣下楼,直往西餐厅所在地而去,没多久,她俩终于找到了那家西餐厅。

夜色笼罩下,“幽魂馆”三个大字闪动着绿莹莹的灯光,说不出的诡谲。

两个女孩子闻到从餐厅飘出的的各种香味,其中夹杂着那奇异的肉香,杨雨桐确定,这就是文章里描绘出的那种香。她握紧杨雨的手,迈步走了进去。李老板三十多岁,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整齐,他说话及微笑间都流露出男人应有的温文尔雅。

餐厅里的顾客很多,几乎都满员了,看打扮都是从各个地方来的,他们津津有味得嚼着披萨,偶尔喝上一口红酒,那场景真是惬意至极。

杨雨桐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她带杨雨挤到角落的两个空位坐下,叫了两份圣女果披萨、两份水果沙拉,外加两杯红酒。

不几分钟,她俩要得食物都上来了,暗红色的披萨冒出那奇异的香气,直往杨雨桐的鼻孔里钻,她再也忍不住诱惑,立马大吃几口,细细品味起这人间美味,果然入口的肉香里掺杂着一丝腥甜,让人沉醉其中,吃多少都不腻。顿时,杨雨桐禁不住大声称赞:“哇,真是好吃极了。”

当然不会有人为她这这举动奇怪,因为发出赞叹的不止她一人。杨雨也在旁边不停地夸老板的手艺好,不去参加厨艺大赛就太可惜了。杨雨桐用筷子挑起一块皮萨,露出里面深红色的肉块,从颜色来看,倒像是上好的牛肉。

杨雨桐用眼瞄了一圈四周,趁没人发现,偷偷夹下披萨的一小块,装进衣兜的塑料袋里,以便拿回去也做这种披萨。

这时,一个长得很瘦,嘴巴很大但说话细小的女孩子叫了一声,“啊。”杨雨桐她们看过去,那女孩手里的叉子上叉着皮色里的一块肉,上面有几滴红色的液体,她张开大嘴不满地对李老板发牢骚:“老板,你看你的肉没有煮熟。”

大概是女孩嘴里含得食物太多,她说到“熟”字,由于用力过猛,喷出一块圣女果的残渣,刚好粘在她对面一个中年男子的脸上。

不过,他是女孩的熟人,也就没计较什么,只是绅士般地拿纸巾抹掉了残渣。

“真是不好意思,这都是后厨没注意,。”李老板赔不是,让服务员换了一盘披萨,他告诉女孩今天这顿餐免费。

对于这优待,杨雨桐不觉羡慕,直觉反胃。

她瞪大双眼,先挑出披萨里的肉,一块块吃,再吃掉披萨。杨雨说她真如同“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杨雨桐附身对她说:“你不觉得这家西餐厅很神秘吗?”

“是有点奇怪,是店老板有他开店诀窍吧。”杨雨合计。

“或许吧。”

杨雨提议:“要不,我们多住两天吧,我没吃够有幽魂馆的西餐呢。”

“好吧。”

两个女孩吃完晚餐,打着饱嗝满意的离开了。她们回到小旅馆,继续回到睡眠中。

第二个晚上,杨雨桐两人再次半夜起身,去幽魂馆,到了那里,她们发现这次人比上次多了些。

两人仍叫了上次那几样,食物上来后,刚吃几口,杨雨就发出一声惊呼,杨雨桐问她怎的了,她微扬下颚,示意杨雨桐看她的披萨,杨雨桐低头看,见杨雨从披萨里查出的几块肉,还是半熟的。杨雨厌恶地干呕几下,未吐出任何东西。

杨雨不满意的巴黎老板叫过来:“老板,你看这是什么?你们店怎么重视出现这种低级的错误呢?”

李老板弯腰笑道:“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会好好调教后厨的。我再给你换一份吧。”

杨雨一扬手:“不了,我吃饱了,雨桐我们走吧。”

杨雨拉着杨雨桐离开了西餐厅,她们沿着小路回到小旅馆,杨雨嘟囔:“这什么破幽魂馆,还出名,我以后都不会再来了,明天我们回去。”

“好,时间不早了,睡吧。

夜里,杨雨桐有点口渴,她睁开眼想起身,一翻身见旁边的杨雨不在了,房间门敞开着,门外乌漆抹黑望不见一切。杨雨桐深感蹊跷,她穿好衣服出房间下了楼,旅店老头不在吧台那了。她眼睛的余光瞥到有人影从窗户旁闪过,她追了出去。

小旅馆不远的小路上,有几个人打着手电正抬着一件黑色的东西离开,鬼鬼祟祟的。这引起杨雨桐的好奇心,她蹑手蹑脚跟在后面。

她靠近那几个人,勉强听到他们的说在讲话,从声音来辨别,好像是旅店老头和李老板等几个人。

旅店老头认识李老板?他们这大半夜的,抬着东西要去哪?那东西又是什么?

杨雨桐决定一路跟到底,说不定这里有西餐厅的秘密,李老板他们走一会停一下,时而拿手电照下周围,杨雨桐险些暴露,她安慰自己要镇定。

李老板他们抬着拿东西来到西餐厅的后院,杨雨桐在他们光顾搬东西的空踮脚进来,躲在院子一角的枫树下。

李老板把院子当中木头桩按着的灯打开,这让杨雨桐看清院子里的状况,李老板手里一直提着的东西,是一个很大的黑色塑料袋,他在旅馆老头的帮助下,打开塑料袋,拽出里面的东西,杨雨倒吸一口冷气,天呀,那竟然是杨雨,他们把她弄到这里是要干什么?

下面发生的事,给了杨雨桐答案。旅店老头放杨雨在地上,在她头前插上三炷香点燃,他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接着李老板从口袋的围裙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刀,在杨雨脸的上方比划了几下,然后一刀下去,杨雨没半点反应,杨雨桐惊叫:“啊……”

李老板和旅店老头同时转过头:“谁,谁在那?”

杨雨桐吓完了,翻墙跑掉了,虽然院子里的灯光不是很明亮,旅店老头还是从杨雨桐背影认出她。

李老板对旅店老头说:“这女人你处理,逃跑那个我去追。”

杨雨桐一直不停歇地跑,她不时回头,生怕李老板他们追来。她寻思着自己去哪,旅店是回不去了,那是杀人魔的窝点。

他们杀了杨雨,她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杨雨桐感觉自己跑到西餐厅的后山上,这里有很多坟包,她光顾跑没注意脚下,不小心绊倒了。她的头撞到那个东西上,手机也摔了出来,卡在了待机状态。

在手机的光亮下,杨雨桐看见,她绊到的,是那天的瘦女孩的尸体,或者说是只剩一张脸的骨架,她身上的肉都没了。

杨雨桐的头很晕,她迷糊闭上了眼睛。

等杨雨桐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看自己已经躺在西餐厅的后院,她身边是杨雨的尸体,她除了被挨了一刀的脸之外,其余的地方都只剩骨头。

杨雨桐挣扎着起身,脚部传来剧烈的痛楚,她低头看,自己的脚……竟被生生砍掉了。

“哈哈哈,这下看你还怎么跑。”院子里响起鬼哭狼嚎般的尖笑。

杨雨桐抬头,李老板与旅店老头站在自己面前。

“你们是谁,你们为什么杀杨雨。”

“哈哈,你知道西餐店的披萨为什么这么香吗?“旅店老头接李老板的话茬:“因为是人肉做的,人肉当然香了。”

杨雨桐怒吼:“你们,你们不是人。”

“你说对了,我们早已不是人了,要不怎么敢用活人的肉做披萨。”李老板满不在乎。

“你们是鬼?”李雨桐惊异。

“没错。”李老板狞笑,“旅店老头有跟你说吧,还有件事你不知道,我拍小摊那时,处了个女朋友,我是那么的爱她,她却跟一富二代过了。我恨她,自杀以后又杀了她,做成了披萨并开了这家西餐厅。”

“然后你又杀了那个瘦女孩和杨雨,把她们的肉做成了批萨?”

李老板恶狠狠的说:“你说的太对了,我要杀掉你们这帮女人,把你们的肉都做成披萨,哈哈哈哈。“

李老板走近,手里的刀无情地砍向杨雨桐……

她心里咒骂,咒李老板和旅馆老头在地狱倍受折磨,咒所有邪恶的男子都被做成披萨,然后他们的灵魂都魂飞魄散!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