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牙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0:48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血牙 我以为一切都只是梦,醒来就会回到现实,而恐惧也会随之消失殆尽,可为什么本来自于噩梦的匕首会真的插在我的胸膛?并不是鲜活的血,泛着赤黑的暗腥,让我不由瞪大了双眼,恐惧被无限放大,我几乎撕裂
短篇鬼故事:血牙

我以为一切都只是梦,醒来就会回到现实,而恐惧也会随之消失殆尽,可为什么本来自于噩梦的匕首会真的插在我的胸膛?并不是鲜活的血,泛着赤黑的暗腥,让我不由瞪大了双眼,恐惧被无限放大,我几乎撕裂了肉嗓呼喊救命,哦上帝,那个样子真是疯狂!

像是所有恐怖电影里都有的镜头,红衣如嫁,面色苍白,姑且称之为女子的家伙,手中的那把匕首在不停地往我身体最深处搅,然而我本身确实始终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这副残毁的躯壳仿佛并不是我自己的,甚至不知道它是否该是活人的肉体,一切都是虚空,然而恐惧却是真实存在的。

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邪恶力量,能把人的灵魂生生扯进地狱去,一股寒意从后脊梁向下扩散,凉阴阴流遍了全身,我依然不晓得过了多长时日,也不知道亲眼目睹了多少次或诡异或残暴的死法,无数次的我因恐惧而生,又无数次因它而死,反反复复的轮回着,无穷无尽,怎么也结束不了这场令人煎熬的噩魇……

我也不止一次试着在阴霾来临之前亲自了结了自己的“性命”,不过都是徒劳,恐怖的循环还是会继续延伸,我依然会在这样或那样的困境中"苏醒",然后将恐惧无限放大,最终再次"死去",周而复始,没个尽头。

这样下去,我以为我会习惯恐惧,会不在乎正经历的一切,变得麻木,最终都无所谓了,可是所谓恐惧便是无从重叠的,生于心,发于心,毫无防备。尤是这次,和以往都不尽相同,温馨的家庭,慈爱的父母,可口的早餐,或许我所经历的一切真的要结束了呢,当时的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囡囡,小囡仔!!发什么呆呢?快吃饭啊,吃完叫爸爸送你上学去啊。"是妈妈的声音,很温柔,很陌生。

一旁的爸爸正在看报纸,推了推他的眼镜,笑着说:"饭菜还合胃口吧?我和妈妈准备了一个早上,都是囡仔爱吃的菜。"是这样吗?可怎么我自己却都不记得?

难道是我经历了太多次恐惧,已然忘却自己身在何处,家是哪里,家里都有哪些人,而我自己又是谁呢?

低头看看盘中的食物,最平常不过的三明治,好久没有吃过这样普通的早餐了,于是二话没说,一通得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不论三明治还是牛奶,我都吃了个精光,什么都没有剩下。

"好了,囡仔,走,爸爸送你上学了。"

在车上,我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爸爸我一直想问他的问题:"爸爸,我现在正处在梦里,对吗?"

"梦?不,怎么会,最近课业繁重吗?我的宝贝,你该醒来了。"

"如果不是,原来我的现实是这么平常不过了。"像是松了口气似的,我总算又记得微笑了,"说真的,我爱死平凡了。"

"别说傻话了,昨天晚上做噩梦了吗?"

"哦天,我已经不知道了,噩梦似乎比现实的时间还要长,老爸,我是说真的,现在一点点风吹草动我都接受不了,你不会清楚恐惧这种东西有多可怕!"

"你到学校了哦,好好期待今天的晚餐吧,一定又是你最爱吃的菜。"

"老爸,即使有些陌生,但不要怀疑我爱你!"

接下来的一天,平常上课,是最普通人的生活,没有毒药,没有匕首,没有狰狞的罪恶,而下课后回家,我亲爱的爸妈就会烧一桌子我爱吃的菜,然后我们就其乐融融的享用晚餐,顺便聊一聊学校里发生的趣事。

这些天以来都是这样过的,虽然不曾有过后者,可是还能有什么比热乎乎的晚餐更让人心情愉快呢?每天下午六点我都会准时回家,没有早过也没有晚,爸爸从来不回来学校接我,然而每天早晨却坚持送我,即便我已经是个高中生了。

今天下课格外的早,我和同学约好都买了甜点回去打算给父母一个惊喜的下午茶,既然是惊喜那自然不能敲门了,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轻轻将钥匙插进孔里,旋动,门开了,屋子里却是一片昏暗,厨房里传来切东西的声音,一定是爸妈在给我准备我最爱吃的菜肴了,迫不及待,于是我赶忙跑进厨房。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我一时间回不过神来,狭小的空间里蔓着咸腥的血肉味,平日里温和友好的父母正拿着菜刀在片对方身上的肉,白骨连着皮肉的样子我见过很多,可从来不会有现如今这样的场景更来的诡异阴森了。

忽然意识到我的存在,爸爸妈妈同时转过头来,取下自己刚割下来的肉,嘴角咧着怪异惊悚的弧度说:"囡仔,吃饭了,看,是你最喜欢的饭菜哦!"

尖叫声将我强行扯离眼前这个令人作呕的怪异场景,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双人床上。

"醒了,亲爱的,宝宝找妈妈呢!"

一个陌生的男人将一个不足月的孩子塞进我的怀里,然后他也温柔的将我揽进他的怀里:"怎么,做噩梦了?别怕,有我在。"

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孩子那仅有一颗的利牙已然嵌入了我的脖颈大动脉里!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