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支烟 恶魔雨雯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0:3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第一支烟 恶魔雨雯 “你是恶魔吗?”雨雯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着。
短篇鬼故事:第一支烟 恶魔雨雯

“你是恶魔吗?”雨雯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着。

雨雯一个人住,客厅内却响起了脚步声,明明关好了门窗,却有微风在室内盘旋。雨雯走出了洗手间,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没有脚,悬浮在半空中,蓬乱的头发挡在她的面前,发丝间隐约可见的眼眸散发着阴森恐怖的红色光芒。

“鬼啊!”雨雯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指着女鬼,一时说不出话来,女鬼缓缓地靠近雨雯,“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雨雯神经质般的小声念叨着,“你就那么怕死吗?”女鬼幽幽地对雨雯说着。

“求你,别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了。。”雨雯仰着头,用饱含泪水的眼睛望着女鬼,“不杀你,也是可以的。”女鬼的声音带着点狡猾的笑意,它轻轻地飘落到地上,从白色的长衣下露出了更加苍白的脚踝。“你的新朋友,小利,还有他的男朋友大飞。”此时女鬼的情绪稍稍有些激动,“是小利,为了从我这得到大飞,害死了我!”看着情绪激动的女鬼,雨雯反而不在害怕,她站了起来。从容地将手搭在了女鬼身上:“继续说,要我怎么帮你?”

女鬼的样子不在恐怖,她继续说着:“小利身上有个护身符,我靠近不了她。。。”不等女鬼说完,雨雯竟一把将女鬼搂入怀中:“什么鬼嘛~这不跟人一样么。有着感情嘛,我会帮你。”本来想利用威胁手段来逼雨雯的女鬼却像一个乖孩子一样躺在雨雯的怀中。。

“不要离开我,在我骗下小利的护身符时迅速进入她的身体。明白?”白天,没人能看到女鬼,但雨雯能感觉到空气中她的点头

“小利,你的护身符真好看,可以给看看吗?”

“好啊!”小利毫无防备地取下护身符。就在此时,小利露出了不属于她的微笑,成功了,雨雯心里明白。将从小利手中接过的护身符一把丢在地上,踩个粉碎

“小利和我关系很好,一起吃饭,没人会怀疑。”雨雯拉着被附身了的小利的手,轻轻地说道。

奢华的餐厅,对坐的两人。“谢谢你帮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不等小利说完,雨雯伸出手,没让她继续说下去。

“我不知道你上小利的身,原本的目的是什么,但都请你放弃!”雨雯严肃地说着,小利则惊愕地看着她“昨天,我没遇到鬼,记住,你就是小利,这是属于你的人生,你是大飞的女朋友,未婚妻!不管你的初衷是什么,你看看你现在,已经拥有了你想要的幸福,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不要做任何愚蠢的事!”雨雯喝了口咖啡,稍微缓和了一下,继续说道“关于鬼神一说,我认识一个道士朋友,专业人,做专业事。”

小利看着雨雯,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这只女鬼,已经完全信任雨雯,心中还在盘算着如何报答她。

这天,小利和往常一样下班,和往常一样同雨雯漫步在同一条回家的路上。“你的男朋友大飞,真的是很不错的人呢~他重来不会瞒着别人做事情~”雨雯打趣地对小利说着。

“对啊,他真的重来不对我撒谎。”小利微笑地答着。

“对了,知道吗?大飞很会做饭的!有特级厨师的称号哦!”

“恩恩,基本上每天都会做给我吃。”

“大飞不仅是个富二代,自己也很有本事。”

“恩,给我买了很多衣服,很多礼物。估计大部分钱都用在了我的身上吧~”

这天,小利和往常一样,回到家中,可是大飞并没有回来。“大飞很会做饭的。。。”雨雯的声音在小利耳边划过,小利看着空空的厨房,锅碗瓢盆,静静地放在那里。这已经是第几天,大飞没有亲自下厨了。随着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大飞回来了,“对不起,回晚了,开会。”大飞进门解释着。“他重来不会瞒着别人做事。。”雨雯的话在小利耳边徘徊。“去做饭!”小利向大飞吼着。“你从来没这样吼过我。”大飞疑惑地看着小利说着。“少废话!快去!”小利的声音又提高了几个分贝。

“哈哈,对哦,就当是惩罚我回来晚了吧。”大飞为自己打着圆场,走进了厨房。“大飞不仅是个富二代,自己也很有本事”这句每天下班雨雯都会在自己耳边提起的话,又在小利耳边响起。对了,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小利想着,直接翻开了大飞的钱包,看着钱包里并不厚实的钞票,应该说是比她想象中要少很多,她又冲着厨房大吼道:“钱呢?!我的礼物呢?!”厨房里的大飞顿住了。不一会,抖锅炒菜的声音在厨房里重新响起“亲爱的,今天已经很晚了,我工作了一天,也很累,礼物的话明天给你好吗?”虽然嘴上叫的是亲爱的,但可以听出,大飞正极力地强压着自己的脾气。“今天的工资的话,有个项目要投资。。。。”“给我闭嘴!”小利以高分贝的吼声打断了大飞,“你明天给我早点回来做饭!每天做饭!”

“亲爱的,如果明天给你买礼物的话,我倒希望尝尝你的手艺。”

“住口!礼物!做饭!一个都不能少!还有钱,我帮你保管!”小利叫骂着,从钱包中抽出了所有钞票。

厨房内传来了锅子重重地摔在地上的声音。大飞从厨房里冲了出来,他满脸通红,已经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大飞一把夺过小利手中原本属于他的钱包,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信用卡,又把钱包丢还给小利,厉声对小利说着:“你要钱是吧?都给你!你要礼物是吧?现在给你去买!还有,我们分手吧!”

分手,犹如晴天霹雳“真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小利喃喃自语地说着“这就是我千辛万苦追求的幸福吗?该知道当初就应该洒脱地离开,也不至于惨死。”“你说什么”大飞疑惑地看向小利。而小利已经不再是小利,遮脸的长发,血红的瞳孔,尖牙,利爪。

大飞惨死在自己的家中

警局里,做完笔录的小利,来到了雨雯的身边悄悄地对她说:“大飞是我杀的。”雨雯机警地看了下四周,赶紧将小利拉出警局“大飞并不是我所想的好男人,但你永远是我的好姐妹。”小利继续对雨雯说着,而雨雯则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跟我来。”雨雯拉着小利,一路小跑,将小利带到了一个奇特建筑的奇特房间,而小利依然信任这雨雯,“我有个惊喜给你。”说着雨雯将小利送到了一个全玻璃制的隔间里。

“雨雯,谢谢你!在这种情况,还想着帮我。。”

“不,应该,我谢谢你。”雨雯收起了笑容“其实,大飞的父亲,有一处地产,我想买,可那老顽固不肯卖,说是要留给自己的儿子。”小利疑惑地看着雨雯,雨雯继续说道:“大飞必须死,在你来之前,我就是本着这一目的接近小利,只是你的出现促进了这一计划。”小利听后也没有了先前的笑容,脸也开始变得扭曲,而雨雯并没有理她,继续说着“你知道怎么样激化两人的矛盾吗?就是在一个人面前夸她的另一半,那样她的潜意识里,另一半就会变得完美。接着,她就会感觉到她的另一半变差了,不如以前的好了,其实呢,另一半没变,我只是改变了你另一半在你心中的形象,诱导你,将对他的标准提高。”雨雯顿了顿“大飞确实做得了一手好菜,但其实他并不喜欢料理。大飞虽然是富二代,但他的事业心很强,即使是以前的小利,也很少收到他的礼物,还有,他做事,真的不会瞒着小利。”雨雯说着示意小利看自己的手机。小利打开自己的手机,发现最后一条短信,大飞发的“亲爱的,公司开会,晚归。”

终于,小利露出了可怕的原形,尖利的爪子在钢化玻璃上吱吱作响,她向雨雯嘶吼着:“为什么要利用我,?为什么要告诉我真像?!”

雨雯只是静静地答道:“首先,你快要死了。其次不这样,你会露出原形么?”雨雯话音未落,一个道士伴随着金光从天而降,小利连同小利身上的冤鬼全都消散得无影无踪。

道士转头问雨雯“你到底用的什么道法看出她是鬼,并且逼她显出原形的?”雨雯只是笑了笑:“天机不可泄露,要不然也不会让你们在隔音室外面观察了。”

道士点了点头“恩,可以理解。朋友!”此时,又进来了一位老者,这是大飞的父亲,雨雯走了过去,掏出纸巾帮老者插去眼泪“叔叔,节哀顺便。。虽然现在有点不合适,但那块地,我愿意出两倍的价钱。。”老者摆手没让雨雯继续说下去,反倒是望向一旁的道士,道士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拍着胸脯说着“能使用让妖怪显出原形的道法的人,绝对是,正直善良的好人!”

老者微微点头,对雨雯说道“其实,我已经跟道长承若过,如果有谁,能找出杀害我儿的凶手,那块地,就是她的!”雨雯“啪”地一下跪在了老者的面前“爸爸!您虽然失去了大飞这个儿子,但多了雨雯这个女儿!”老者抱起雨雯痛苦,就连一旁的道人也不觉地抹起了眼泪,而在这泪水中,雨雯的嘴角扬起了微笑

“你是恶魔吗?”雨雯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着,而镜中的雨雯张开着一对只有恶魔才配拥有的翅膀。。“我居然还没死,就已经成了恶魔了。真是讽刺。。”雨雯自言自语地点燃了一支烟,在灯光的倒映下,她的影子也张开了那对翅膀。确实,恶魔杀人,不需要恐怖的外表和幻象,也不需要愚蠢的道具或者是尖牙利爪,他们要做的,只是在你耳边,轻轻地耳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