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道之剜目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10:1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人间道之剜目 第一章 剜目 沈飞静静的看着自己家中的钞票,不自禁的嘴上浮起了一丝丝的微笑。他是一个发死人财的商人,所谓发死人财,意思就是盗卖死人的器官!
短篇鬼故事:人间道之剜目

第一章 剜目

沈飞静静的看着自己家中的钞票,不自禁的嘴上浮起了一丝丝的微笑。他是一个发死人财的商人,所谓发死人财,意思就是盗卖死人的器官!

他正看的入神,一阵敲门声把他唤回了现实之中。他略微有点不太高兴,便没好气的说道:“谁啊。”

“是沈老板吗?我找您有点事情啊。”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那是一个听起来十分柔弱的女子的声音,从声音来看,那人一定是个绝色美人。一想到这里,沈飞的心情没来由的更好了。

门打开,果然是一个绝色的美女。只见那美女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得体的衣裳站在门外。

“请进。”沈飞一脸淫笑的说道。

那女人也毫不客气,就像是进入自己家中一样,径直的走了进去。

一进入房中,那女子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坐在沙发上的女子笑着说道:“我有点口渴,可以给我泡杯茶吗?”

沈飞闻之笑道:“当然可以,你想喝什么茶?”

“随便。”女子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斜靠在沙发上,抚摸起了自己的眼睛。此刻沈飞才注意到女子的那双眼睛,那是一双十分美丽的眼睛。眼球里面反射着黑色的光芒,就像是玻璃做的一般。

沈飞忍不住的想要去抚摸亲吻女子的那双眼睛,而那女子却浅笑着躲开了。沈飞知道对方的用意,便笑着给那女子倒了一杯茶。女子看着里面的茶叶说道:“有那个东西吗?”

沈飞顿时来了兴趣,他没想到这女子竟是这么的开放,便笑着说道:“有有有。”他一边说着一边像屋内走去。

当他从屋内出来时,他看到那女子正在静静的注视着那杯茶,而那杯茶中似乎还放着别的什么东西。沈飞不禁好奇的问道:“那是什么?”

女子猛然抬头,看着沈飞说道:“眼睛!”

只见那女子本应是眼睛的地方变成了两个血窟窿,而那杯中所放的,则正是她的一对眼睛!

“啊•••”沈飞大喊着想要逃开,却被那女子一下挖出了一对眼睛••••

沈飞因为痛苦的倒在地上,而此时那女子则带着一脸的笑容,拿起一把刀子一刀一刀的切割着沈飞身上的肉来。不多时,沈飞就因失血过多而死。而那个女子则用手轻轻的捧着沈飞的那对眼睛,其温柔的样子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咯咯。”女子一边诡笑一边轻轻的舔舐着那对眼睛,之后更是一口将其吞入腹中•••••

林飞看着沈飞那两个已经变成窟窿的眼眶感到不寒而栗,那曾经是眼睛的地方此刻正显得无比的空洞。然虽空洞,却仍死死的盯着这世间的一切。

“死者好像是一个倒卖人体器官的贩子。”员警小车拿着一堆资料说道。

林飞看了一眼小车,却没有说话,意思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他是倒卖死人器官的,曾经还坐过几年牢。前段时间刚刚放出来。”

林飞点了点头:“看来应该是仇杀。你再继续找点资料,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关于被害者的消息。”

第二章 女人

言闯看着报纸上的报道不禁感到浑身的发颤,死的那个是他的好友,也是他的搭档。一看到沈飞那被挖出眼球的眼眶,他就像是见到世界上最恐怖的场景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就在他放下报纸时,门外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请问言老板在家吗?”

那女人的声音就像是有魔法一般,让言闯感到一阵的快慰。就连何时开的门,言闯都不记得了。

一进门那女子就用一种十分妩媚的眼神看着他,仿佛要把言闯的心给看软。

言闯看着女子的脸不禁忘掉了所有的烦劳,尤其是女人的那双眼睛,就像是偷来了天上的星星一般。

“你要不要来的咖啡。”

女人点了点头:“我不喜欢放糖。”

有人说喝咖啡不放糖的女人更具有诱惑力,言闯想这句话是对的。

当咖啡端来后,他发现那个女人似乎在把玩着什么。然他也没有在意,只是笑着说道:“不放糖的咖啡会很苦的,你受得了么?”

那女人笑了一笑:“我有别的东西啊。”

“哦,是什么?”言闯此刻的心情就像是被一百只猫在娆一般,心中有着一种痒痒的感觉。

“眼睛!”说着那女子竟然从手中拿出了一对眼睛来,然后像是放入方糖一样的放入咖啡里面。而此刻她的那双眼睛竟然也开始慢慢的变大,不到片刻,就变得像是一个乒乓球一般。

而此时言闯俨然被吓傻了,只是死死的盯着那个女人的眼睛,半响也说不出话来。

女人咯咯诡笑道:“好大啊,就要爆炸了。”一语刚毕,她的眼睛竟然就真的像是涨到极点的气球一样,“碰”的一声爆炸开来。

而那眼睛似乎有着极大的能量,竟然飞射出了极多的碎肉与血液,那些飞射出来的东西落了言闯一身。而直到此时,言闯才反应过来。

“啊•••”言闯的叫声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却并未在这个小区激荡起太多的涟漪。只是随着这一声叫喊,他家的灯泡竟然也都跟着炸开了。

“我的眼睛已经没有了,就把你的眼睛给我好了。”那女人一边笑着一边把手指插入言闯的眼睛里面,瞬间剧痛便淹没了言闯。而那女子却不顾言闯的哀嚎,一下就把他的眼睛给挖了出来。

看着在地上打滚的言闯,那女子嘿嘿笑道:“你不是很喜欢挖别人的眼睛吗?现在我就把你的眼睛挖掉,好不好啊。”说着她便一口咬住了言闯的脖子•••••

当言闯死后,那些眼睛的碎肉竟然又变回了一对眼睛,那女子拿着那对眼睛像是观赏艺术品一样。然后又像是安装隐形眼镜一般的待在了自己的眼眶里面。

这是第二具被挖掉眼睛的尸体了,看着那尸体林飞不禁感到一阵怒气从胸口升起。那死人没有眼球的眼睛似乎还在盯着他,看起来就像是在质问他的无能。

“你查到什么了吗?”林飞看着小车问道。

小车一边翻阅着资料一边说道:“我查到了一些东西,这次的死者好像和上次的死者认识,并且还是搭档。”

“也是贩卖人体器官的?”

“恩,是,好像也坐过牢。”

林飞细细的思索着这些线索,难道凶手的目的就是专门猎杀那些贩卖器官的贩子吗?那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也可以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线索。

忽然,林飞看到了桌上的一杯咖啡,那咖啡里面似乎正漂浮着什么东西。林飞拿过来仔细一看,那里面漂浮着的竟然是一对眼球!林飞被这突然出现的眼球吓了一跳,竟差点把那杯咖啡掉落在了地上。

他看着那咖啡里的眼球说道:“拿回去化验一下。”

说着便把那杯咖啡递给了在一旁的法医小陈。

第三章 假死现象

化验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那对眼球是第一位死者的。看着化验结果林飞不禁感到心中阵阵的悸动,那感觉就像是有小虫子在撕咬他的心脏一般。难道凶手是故意留下的这对眼球吗?以及凶手为何要挖掉别人的眼球呢?

想着想着林飞不禁感到一阵的疲累,他就直接的就着沙发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醒了。来电显示是法医小陈,看样子像是关于案件的事情。

“我查到了一些事情,你现在马上来一下吧。”小陈的口气像是十分的焦急,看样子他像是查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一到法医家中,他便径直的拿出了一堆文件,放到了林飞的面前。

林飞看着文件不解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看看就知道了。”小陈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说道。

林飞仔细的观看了文件的内容,只见上面记载的是一起案子。是关于一起人身伤害罪的案子。

“这是?”林飞越发的不解了。

小陈放下了手中的咖啡说道:“这是五年的案子。”

“五年前?”

“是。五年前的一起案子,而案子的被告就是这次被杀的两位。”

林飞顿时来了精神,只见他目光炯炯的说道:“哦?你是怀疑五年前的事情和现在的这两起案子有关?”

法医点了点头:“他们在五年前曾经活生生的挖过一个女人的眼睛!”

一听到眼睛两个字林飞就顿时觉得不寒而栗,也许是这段时间他看没有眼睛的尸体实在是看的太多了吧。

“活生生挖了一个女人的眼睛!”林飞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唯有重复着法医的那句话。

法医小陈点了点头:“你应该知道医学上有种现象叫做假死现象,也就是所谓的微弱死亡。”

林飞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意思是要法医继续说下去。

“五年前一家殡仪馆就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位少女,而当时两名死者就和那个殡仪馆的一位工作人员互相勾结,贩卖人体的器官!”

“难道•••”林飞顿时知道了法医话的意思,但他仍旧想亲口听到法医说出那句话来。

“没错,他们以为那位少女已经死了,便生生的挖下了那少女的眼睛来!”

顿时林飞眼前又浮现出了一个少女没有眼睛的样子来,但他仍旧有着几分的迷惑。难道说这一切是少女的家人的复仇?那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下一个会被杀害的就是那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了。

第四章 诅咒

夏海迪一想到自己的两个搭档的死就感到不寒而栗。看到他们那没有眼球的眼眶他就想起了五年的那个少女,他记得当那少女的第二只眼睛被他们挖出来后,那少女竟然自己坐了起来。

直到那个时候他们才知道那个少女并没有死,也直到那个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不过好在夏海迪有关系,这件事情到最后也没有怎么追究他,只是给了个处分,然后继续把他留在了殡仪馆。至于警察那方面,因为塞了钱,也没有怎么追究了。

但现在那两个人都死了,他不得不感到害怕。他想也许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了吧。

就在他继续害怕时,忽然传来了一阵咳嗽的声音。虽然微弱,可他却也听得清清楚楚。那声音断断续续的,像是从太平间传来的。

要知道太平间里面的可都是尸体啊!

难道是•••他不敢往下想,只能装作没有听到。

而他越是不去想,那声音却来得越是强烈。

就在他闭着眼睛想要逃避那声音时,却又感觉到有人在抚摸他的眼睛。那人的动作很是轻柔,就像是对待自己的爱人一般。

猛然,夏海迪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只见眼前站着一个容貌清丽脱俗的女子。那女子面带笑容的看着夏海迪:“怎么害怕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呢?”

夏海迪看着女子那清秀美丽的脸,不禁感到心中一阵的恐慌,那张脸自己隐约像是在哪儿见过一般。

“你想起我的样子了?对吗?”那女子突然变出了一副凶狠的面容来,而她的眼睛此刻也睁得老大,就像是要从眼眶中掉出来一般。

“你•••你是谁?”夏海迪此刻全身已然麻痹,只能盯着那个女子发抖般的问道。

“如果是这样,你是否就会想起什么来呢?”说话间那女子竟然生生的挖下了自己的眼睛!丢到了夏海迪的面前。

看着那没有眼睛的女子,他猛然想起来了。这女子就是五年前的那个人,那个被他们活生生挖掉眼睛的人!

“你••••”夏海迪彻底的说不出话了。

那女子用那没有眼睛的眼眶看着夏海迪说道:“为什么你们只要坐几年牢就可以出来重新做人?而有的甚至连牢都不用坐。而我呢?一辈子都要在黑暗中挣扎,这样公平吗?”

夏海迪此刻瘫痪在了地上,一个劲的发抖。

那女子冷笑一声道:“我也要拿走你的眼睛。”说着便把手刺入了夏海迪的眼眶,只是一下,便剜出了夏海迪的眼睛来••••

林飞感到的时候那个女子还呆在那里,而夏海迪已然死去多时。只见夏海迪的尸体被人挖了一个大洞,各种器官全都流了一地,看起来恶心诡异到了极点。

“你最好不要想乱动,不让的话可是有苦头要吃的。”林飞看着那女子冷冷的说道。

女子浅笑一声道:“我已经报仇了,别的我都无所谓了。”

第五章 苏小浅

女子的名字叫做苏小浅,是一个很有绘画天赋的人。然这一切却在一年发生了改变。

那一年她失足跌落河中,几乎淹死,但是却没有被淹死。然她被人救上来时已陷入假死状态。没想到被送到殡仪馆的她,竟然会被人残忍的挖掉了眼睛。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那些人以为她已然死去。

当她从医院醒来后,要面对的竟是终身的黑暗。这对于一个热爱画画的人来说是多么的残酷啊。

她的父母为了治好她的眼睛债台高筑,而她父亲更是因为她不辞辛苦的在外面打好几份工。因为太过于疲累,她父亲在夜间开出租车时发生了意外,最后不治身亡。

而她的母亲,也经受不住打击一病不起,最终去世。

失去了父母依靠的苏小浅更像是浮萍一般,人生已然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和温暖。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些人,因为那些挖掉她眼睛的人。

那一刻她的胸口燃起了熊熊的仇恨之火,然她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去复仇了。

就在她绝望之际,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他告诉我,他有办法帮我。是他,用一种魔法让我得以重新看见,是他把死人的眼睛借给了我。”苏小浅的表情显得无比的狰狞,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

林飞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所以你就杀了那些人?还挖了他们的眼睛,对吗?”

“对,他们全都该死。他们挖了我的眼睛,我多疼啊,我多难受啊。我还记得我换眼的时候,那死人的眼睛就像是烈火一般的灼烧着我的眼眶。不过所幸从那之后我就可以随意换眼,而更诡异的是,我即使再次失去眼睛,也一样可以看见。”

苏小浅一边说着一边笑着那表情显得无比的诡异,林飞看着她那张扭曲的脸不禁感到一阵的悲凉:“不管怎么说,你被捕了。”

“是吗?你有那个本事吗?”说话间苏小浅的身体上面竟然长出了无数的眼睛,而那些眼睛竟然都开始膨胀,渐渐的变得像是气球一样大。而当那些眼睛膨胀到了一定的程度时,竟然“碰”的一声爆炸开来。

看着那一地的碎肉以及消失的苏小浅,林飞的心口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在他的内心深处也许也认为那三个人该死吧。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