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彩票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09:0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阴间彩票 乐诗迷迷糊糊的往外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儿。在彩票的指引下,她居然来到了上次买彩票的店铺前。这次不同的是,店铺的外观和装修都很阴森。整个店都是木制的,褐色的木头上沾着零星的血迹
短篇鬼故事:阴间彩票

乐诗迷迷糊糊的往外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儿。在彩票的指引下,她居然来到了上次买彩票的店铺前。这次不同的是,店铺的外观和装修都很阴森。整个店都是木制的,褐色的木头上沾着零星的血迹,还有很深的刀痕。光是站在门前就让人不寒而栗。

走进去,她看到了卖彩票的老伯。此时的老伯不像当初那样什么都看不见,反而一脸的精明。乐诗已经完全清醒,看到老人跟之前不一样了,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小妹妹,你中奖了,开心吗?”老伯温柔的笑容,并未能让乐诗放下心中的戒备,反而更加紧张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卖我这张…神秘的彩票?”乐诗想装出很强悍的样子,可说起话来却底气不足。

“别急,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跟我来。”说着就把她领进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乐诗进了房间,就看到一个淡绿色的水晶球。她知道水晶球拥有神奇的力量,所以很是好奇,不知道老伯带她进来有什么目的。

“你很希望家里的时候环境变好是吗?如果因为这样你不得不离开家人,多年以后才有见面的可能,你愿意吗?”

听到老伯这么说,乐诗既开心,又纠结。因为他能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可为什么自己要离开家人?

“老伯,请问你为什么这么说啊?”

老伯笑呵呵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启动了后面的水晶球。水晶球里的景象就显露在他们眼前的布缦上。乐诗看到了他们家将来悲惨的生活。可镜头又一转,竟是一片乐融融的景象,只是镜头里再没有了乐诗的身影。乐诗很是讶异,没想到这个老伯居然有那样的本事。

“你如果肯拿10年的光阴作为交换,就能为家人换得一世的丰裕生活。在这10年里,你将呆在这里做我的奴隶。你会得到足够的磨练,将来会获益良多。这样你愿意吗?”老伯一脸正经的看着她,也不知道这样对她来说是好还是坏。至少能确定的是,这么做能让她解决现在的难题。

乐诗心里自然很是纠结。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她当然求之不得。可付出的代价就是与家人10年的分离,这样值得吗?

“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乐诗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老人凭空从空中抓来一样东西,竟然是乐诗妈妈锁在家里的一张医院诊断书,原来妈妈生病了,乐诗竟然不知道。

“能给我一些时间考虑吗?”乐诗这下相信了,纠结的问到。老伯却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时间不多了,你再不决定,这张彩票就要作废了。”

“等一下,我…我答应你。可是,你一定要让我的家人生活衣食无忧。”乐诗激动的抓住老伯的手说到。她不想妈妈再那么累,在担心中日复一日的过日子。她安慰自己,至少10年后还能和家人见面。

“很好,那么就在这张纸上签约吧。”老伯把纸和笔拿到她面前。

乐诗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颤抖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没有人知道,她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或许将来有一天,她会为今天做的决定而后悔。

窗外,天已经蒙蒙亮了,乐诗和她的家人,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乐诗兑了奖,心里总是很不安。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要和家人分离,更不知道如果分隔10年会产生多大的变化。所以从那天开始,她就尽可能的陪在家人身边,希望能珍惜这短暂的家人时光。

一个星期后,乐诗的生活要开始改变了。晚上睡着睡着,她被一个男人摇醒了。刚从睡梦中醒来,她看到那个男人,以为是遭了小偷,拿起旁边的戒刀就要往男人身上刺,却因为男人的话而停了下来。

“你不是兑了那张彩票吗,想家人以后的生活比较丰裕的话,就跟我走吧,10年以后,你就可以完全自由了。”乐诗知道和家人分离的时间已经到了,虽然很是不舍,还是乖乖的跟着男人离开了。

“我叫龙云,是你未来的负责人。”男人自我介绍完就不说话了,这种沉默让乐诗觉得很是尴尬,心里觉得他一定是个很冷漠的人。

“请问你要带我去哪儿啊?你们真的可以保证我家人的生活变好吗?”乐诗很想知道自己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现在的她充满了害怕,担心,不知道为了的路会不会很可怕。

龙云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她说:“其实你很傻,因为你将来的路可能会很难走。从这一刻开始,你要接受很严苛的训练,以便将来能帮忙将高危灵异罪犯抓住。一个不小心,你就会在训练甚至是以后的工作里你就会丢掉性命。”

正说着,乐诗就隐约看到有一个只有上半身的女鬼正恶狠狠的掐着一个男人的脖子,那架势好像要置他于死地。她害怕的倒退两步,却看到龙云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抓住了女鬼。女鬼拼命挣扎,散发着毒气的爪子不停攻击着他,每次都只差几毫米就能伤到龙天,看的乐诗胆战心惊。龙云当然不是好惹的角色,从手中抛出一个银色的链子,准确的将女鬼绑了起来。女鬼发出凄厉的叫声,眼睛变得通红,吓得乐诗不敢往前一步。

“过来,胆子别那么小。这样的事你以后会经常遇到,而且可能比这个难度高多了。”他一边说,一边带着她和女鬼来到了地府。

地府对乐诗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周围的建筑和人间是差不多的,只是到处都灰茫茫的,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她到处张望,想更多了解这个地方,却被龙云把她的头扶正,要她往前看。乐诗看到,前面有一个大大的灰色宫殿,走近后,温度比周围低了很多。宫殿的门前有2只凶猛的野兽,她也不知道那2只野兽是什么。

进了宫殿,她才感觉到光亮。虽然宫殿里依旧暗暗的,可至少有些烛火让她感受到光的温暖。宫殿里,还有几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生好像在等什么。

“人都到齐了,我长话短说。”龙云是个不喜欢废话的人,总是直奔主题:“从现在开始的1年你们要接受严格的训练,每个月会进行一次测试。一旦失败,之前的兑奖就会失效。”大家听了,虽然都很是不满,但为了那个得到的奖励,大家还是忍住了。

从第二天开始,她们每天6点就要起床。除了进行体能训练外,她们还要学各种道术和武打技巧。

一个月很快就到了,此时的她们站在地府的一片森林里,警觉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龙云告诉她们,这里随时会有不同的厉鬼出现,如果自己不能处理,就会直接死在这里。

正在这时,6个厉鬼出现在树林的不同位置,对她们展开了攻击。几人所在的地方,瞬间发生了变化,她们不仅被隔离开来,还看到了自己内心最柔软脆弱的场景。乐诗看到的,则是家人凄惨的画面,她瞬间就深陷其中。

“妈妈,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妈妈抬头看她的同时,乐诗看到她身上都是被虫子咬过的痕迹,血不停的流着,两只眼睛都被人挖走了。她吓了一跳,猛的往后退了几步,竟发现弟弟妹妹的状况也是如此。乐诗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理智。她很清楚,家人是不可能来到这里的。想明白后,她定了定心神,心中念起了龙云教她们的咒法,然后大叫一声:“破!”人就从幻境里醒了过来。

她的同伴们还处在昏迷中,5只厉鬼正在吸食她们的精气。乐诗挥动手中的武器,向着厉鬼冲去。厉鬼立刻将注意力转到了她身上,嚎叫着向她冲来。乐诗灵巧的躲开后,另外2个女生也醒来了。3人同时启动了武器中的绳索,将厉鬼抓住。不过这些厉鬼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大家已经竭尽全力,可厉鬼们的撞击让她们只能勉强支撑绳索形成的网,随时都有可能冲出来。

在这紧急关头,其他女生也陆续醒来帮忙,网的稳定性也更高了。就在大家以为应该可以把那些厉鬼抓住的时候,其中1个厉鬼竟释放了鬼毒。中了鬼毒,就等于无药可救。乐诗擅长风的法术,于是连忙启动风阵,将鬼毒锁定在一定范围。可这也只能勉强支撑一段时间,如果龙云再不来,她们不一定能撑下去。幸好,龙云还是及时赶到了。三五下手脚就将它们收复在玻璃瓶中。

经过了这次事件,损失了4个同伴,大家心里都很是难过。乐诗也因为这次测试而受了伤,她很是挂念家里的亲人,可惜进了这个地方,她是不可能随便回家的。她只能更加努力练习,希望下一次的测试不光能完成任务,保护自己,也能保护更多的队友。

就这样,大家也不知道自己着这1年是怎么度过的,总之原本30个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了8个。而这一年,大家身上都落下不少的伤痛。但同时,她们也成长了不少。回想这一年遇到不同的鬼怪,有的只是面目狰狞,有的用人的脆弱加以攻击,有的甚至一口就可以把自己吞掉,真是惊险万分。可龙云却告诉她们,那依旧只能算是小儿科。

终于,在她们接第一份工作前,龙云同意让她们回家看看家人。只是为了不让她们的身份暴露,所以不能让任何人见到她们。

回到家,乐诗见到了久违的家人。家里的环境比以前好多了,弟弟妹妹都穿得比以前好多了,围在一起写着作业,妈妈从厨房里端出了甜汤给他们喝。乐诗也很想吃到妈妈煮的东西,可她知道现在只能忍着。一旦违反规定,现在家人所拥有的一切就会消失。呼吸了一下久违的空气,也是时候回去了。

回到地府,屁股还没坐热,龙云就下达了第一个任务,要乐诗,晴天和妙妙一起去抓一个刚从地府逃脱的厉鬼。这个叫阿明的厉鬼专门以人的恐惧为食,甚至会附在不同的人身上,直到将那个人的精气全部吸走为止。因为他最擅长东躲西藏,所以龙云将能专门搜寻它的法器交给了她们。3人带着各自擅长的武器和那个法器就离开了地府。

3 人来不及欣赏周围的风光,拿着法器就开始搜寻阿明的下落。不过人海茫茫,哪有那么容易找到的。找了3、4天,一点消息都没有。大家只好更努力的收集消息,希望能尽快找到阿明。黄天不负有心人,搜寻了10天,终于在一个小村庄里找到了他。一开始,大家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和他聊天吃饭,趁机观察这附人身的阿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到了晚上,几人开始制定方案。

“阿明人胆子很小,所以只要有风吹草动,就会立刻逃跑,必须要先断了他的后路,把他卡死,不然再逃就不好找了。”妙妙说着,从袋子里拿出几个早已画好的阵法,给她们看。她是3人中最擅长布阵的人,因此早就计划好要怎么困住他了。

“困已经决定好的话,剩下的就是抓了。不过我们一定要保证到时不会有人出现或误闯,不然很容易打扰到我们的。你们想想该怎么办吧。”乐诗不想伤害到无辜的人,在怎么避免有不明所以的人出现这个问题上,她觉得还真是挺伤脑筋的。

“也不难啊,知道在哪儿下手后,布下幻术,让大家都不敢靠近就好了。”晴天很喜欢幻术,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想法。

妙妙却觉得这样还不够:“还要设下个阵法让大家都进不来。谁知道会不会真的有人白目到一直想要闯进来啊,这个世界上白痴不少呢。”大家都有点无语,不过觉得她说的话还是挺对的。

最终,大家决定还是在他现在的家里动手。他家住在6楼,只要把把房间封住,再屏蔽声音和光线,大家就会以为他不在家,自然也就不会进来了。不过设下阵法阻止任何人进出,还是很必要的。

第二天晚上,趁着大家都不注意,3人一下子就跳到了6楼,敲了敲阿明家的门。此时阿明正一个人在家里上网,见3人来了很高兴,说要和她们打牌。很显然的,虽然他是个厉鬼,力量算是比较强大,可脑袋瓜还是不够聪明,并没有发现3人是专门来抓他的。

妙妙选择最后一个人关门,趁着这个空挡就随手布好了一个任何人在3个小时内都无法出入的阵法。然后,晴天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又阻隔了这个房间里的任何声音和光源。在外人眼里看来,这个房间的主人并不在家。当然,她们不会傻到立刻动手,在还没完全摸清对方底细前,最好的方法就是智取。乐诗事先买好了饮料,里面下了能在不知不觉间降低厉鬼力量的东西,可喝的时候却又不会让他觉察到。几人聊了1个小时的天,3人估计药效发挥得差不多了,就准备出手。

“阿明,我的饮料喝完了,你再帮我到倒些吧。”乐诗说着就把塑料杯递给了他,杯子上却夹着一个驱魔咒。阿明没注意到,在碰到杯子的那一刻,手好像触电一样,瞬间收回了。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手已经有一部分被烧伤了。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攻击我。”阿明暴跳如雷,身上露出青筋,随时准备向3人展开攻击,却隐约感觉到自己不少力量都流失了。

“你从地府里逃出来,又害了不少人,你觉得地府不会派人来抓你回去吗?真实没脑子。”妙妙犯了个白眼,鄙视的看着他。

“原来你们是地府的人。”阿明并没有把3人放在眼里:“我既然能从那儿逃出来,说明那儿也不过如此。你们想抓我还不是件容易的事呢。”说着就放出了一股迷烟,想把她们困在幻境里趁机逃跑,却被妙妙的阵法挡了下来。

可惜他没料到晴天除了是幻术高手外,还能轻易驱逐掉他的迷烟。他还没来得及破阵,3人就拿着各自的武器向他攻来。但因为不想伤害到北他附身的那个人,所以只能先想办法把他抓住。

阿明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就范的,身上突然出现了成千上万只手,向她们抓来,每只手上都布满了毒气,一旦碰到很快就会一命呜呼。3人灵巧的躲开,并斩杀了不少手臂,可想要靠近阿明还是有难度的。乐诗的特点是擅长攻心,早在地府的时候已经了解了阿明的过去,知道最能触碰他内心的就是已经转世的女朋友。为了降低他的注意力,她决定骗他。

“阿明,你女朋友虽然转世,可将来的命运将会很坎坷,这都是因为你,你知道吗?”阿明当然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她是个那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在这一世命运坎坷。你要骗人也要搞清楚状况啊。”

乐诗冷笑了一下:“那都是因为你。她转世前为了你,原因用自己的下一辈作为赌注,希望能减轻你在地狱所受的刑罚。可你现在做了什么,根本就是让她的努力白费了嘛。”乐诗的话,阿明不知是真是假,可还是因为这样而分了心。就那一会儿的分心,他被妙妙的符咒打中,呼的被打了出来。

就那么恰好,他被打出来的时候碰到了妙妙事先设好的机关,瞬间就被符咒包裹起来。等这一切都结束后,3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大家不仅筋疲力尽,还都挂了彩。

接下来的那几年,大家依旧合作抓来不少鬼魂,甚至面对不同等级的精怪,每次都受了不少的伤。不过一想到自己的愿望,大家就又有了撑下去的动力。

10年终于过去了。完成最后一个任务的那一刻,大家都很是开心。吃完最后一顿饭,虽然不舍,还是道了别,各自往自己真正的家走去。

当乐诗出现在妈妈和弟弟妹妹面前的时候,大家都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知道乐诗叫了一声妈妈的时候,大家才惊觉这一切都是真的。乐诗,终于回到大家身边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