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禁地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06:5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宿舍禁地 在我们学校有一个禁地,那就是宿舍的六楼。我们男女生都是同住一栋楼的,楼房的设计很特别,在最底层的的中间部分挖出了一条不小的通道,通道的两侧分别是男女生寝室的入口,虽然同住在一栋楼里
短篇鬼故事:宿舍禁地

在我们学校有一个禁地,那就是宿舍的六楼。我们男女生都是同住一栋楼的,楼房的设计很特别,在最底层的的中间部分挖出了一条不小的通道,通道的两侧分别是男女生寝室的入口,虽然同住在一栋楼里,但毕竟是学校里面,男女生两边相接的地方都会有一上锁的门。

这事要从我同寝室的王斌说起,王斌是一位学生会的干部,平时和我的关系也还不错,人也是挺活泼的,他在学生会的主要工作就是晚上巡逻寝室,督促同学们早点睡觉之类的事情。记得那是一个周二的晚上,与往常一样,九点多王斌就出了寝室,每天所巡逻的时间大概是一个半小时,而那天王斌足足的提早了半个小时回来,我依稀还记得当然的状况。寝室门被王斌推开了,我是睡在靠窗的那一头的,面朝着门口,王斌一开门我就看到了,不过走廊的灯光很亮,他从外进来的时候只是一个黑色的轮廓,随着他关上了门,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也渐渐看清了他的样貌,脸色几乎像涂了一层白粉一般,煞白煞白的,毫无血色,似乎刚刚做过激烈的运动一般,额头处还有着米粒大小的汗珠。

“哟,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我上铺的胖子发现王斌回来了,跟他搭了句话。不过王斌没有理会,这有点不合常理,活泼好动的他一向都是主动跟人说话的,今天却是别人找他说话他也没理,就管自己上了床。王斌同我一样睡的是下铺,不过不是对头躺的。胖子见他没有理自己,也就管自己按手机去了,与胖子一同睡的陈鹏也发现了王斌的不寻常,开口调侃了一下王斌:“估计是被女朋友甩了吧。”

见有人说话了,胖子立马就活跃了,接上话道:“别乱说,他有没有女朋友还难说呢。”那晚就在那俩人的调侃声中过去了,自始至终王斌都没讲过一句话。

自打那以后,每次王斌巡逻回来,都会早早的把自己蒙在被窝里睡觉,时而我都能清楚的看到他的被窝在颤抖。终于有一天,他受不了。那天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11 点了,我还问他去干嘛了,他也没有回答我说的,那时我们都已经习惯了王斌的冷淡。谁知就在他坐在床上的时候,他开始开了口:“我很害怕,而且我能感觉得到那被掩埋的痛苦。”一时间所有人都坐了起来把目光投向了王斌。王斌低着个头,开始进入了回忆:

那天晚上我到了五楼巡逻,虽说走廊里有许多日光灯亮着,但那一条条长长的走廊摆在那里,还是会让人莫名其妙的心生恐惧。更何况是五楼,五楼以前也从来没有人巡逻过,因为那里住的人都很少,晚上大家都很安静。自打学校招收人数多起来以后,不得不开始启用那些多年没用过的房间了,人一多自然也就吵闹起来了,也就需要人上去巡逻了,而我正好抽到了这一楼,重点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刚开始我也不以为然,只是觉得变的在高层处巡逻了,应该和楼下的也没什么区别。但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错的,五楼并没有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王斌开始把头抬了起来,四下里都很暗,不过我还是看清了王斌的脸,依旧是那样的煞白,白的毫无生气,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后继续说道:“我上了五楼后,气有点喘就在楼梯口坐了来,休息了一会,以前从未上过五楼,也不知道原来五楼前往六楼的楼梯是完全封死的。封路的只是一块三合板,从五楼的地板一直到五楼的天花板,封的是一点缝隙都没有。我也只是随眼看了看,稍微休息了一会,便开始了巡逻的工作。刚开始楼道里还挺热闹有同学来回的串寝,过了九点半以后就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不一会安静的我都能清楚的听到自己脚步的回声,时间仿佛被减速了一般,过的不知为何如此的缓慢。

“嗒,嗒,嗒” 就在我待在中间的路段的时候不知从哪里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听上去离的并不远,但走廊里除了我以外一个人也没有,我先是看了看前方被锁的那个通往女寝的门,似乎并没有异常,很快我将注意转到了头顶上上方,似乎就在耳边走动一般,我就一直死死的盯着天花板。猛然的想起楼上根本是没有人住的,就连道路都是封死的,出于害怕我就一口气跑了回来。”

“怪不得看你那天怪怪的,还以为你做贼去了。”胖子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王斌说的话。

王斌没有回应胖子,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那还不算最怪的,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会在巡逻的时候听到高跟鞋的声音,而且时不时的还会有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最为关键的是,大家似乎都睡的很安详,好像就只有我能听到一样。”听着王斌的描述,就如同再看恐怖电影一般,我们三个听的是目瞪口呆的。我心想着会不会是有人跟他在恶作剧,我的想法还没说出来,王斌又开始了。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他突然把声音压低了一个分贝,让恐怖的气氛变的更加的紧张:“就是今天十点半过后,很庆幸今天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我以为是哪些同学在跟我恶作剧玩腻了,但事实再一次的提醒了我,就在我将要下楼的时候,传出了两个人的吵架声,具体听到是这样的:

“你找死啊?”

“我就找死了,有种你来弄死我啊。”

简单的两句话后,就听到了物品摔碎的声音,我闻声赶了过去,停在了504寝室的门口,当我离近时声音就已经消失了,我往里探了探乌漆墨黑的什么也没看到,随后就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反应我想应该是害怕被处分所以就没出声了,我又扭了一下门把手,门居然没有上锁的,我走了进去,里面居然是一间空房,四下非常的凌乱,我顿时就愣住了,头也没回的就跑了回来。

“这不可能把,也太不科学了。”陈鹏不相信王斌所说的。

“你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又怎么会跟你们开这种玩笑。”王斌的情绪变的有点激动。我又仔细回想了一下王斌最近的举动,他的确有点怪异,或许楼上真的有什么事发生。于是我就决定明日一同与王斌去巡逻。

次日的晚上,刚到九点我就与王斌上了五楼,寝室里另外的两位嫌自己睡眠不够称要早点睡觉就没来了。六楼也的确如王斌所说的一样,楼梯口是被完全封死的,走廊与楼下的也都没什么不同,唯一有点不一样的是这里的风有点大,被风吹的起了一片片的鸡皮疙瘩。我们俩就在走廊里来回的走着,边走边闲聊着。很快时间就跳到了十点钟,一切似乎都很平常。正当我有点打瞌睡的时候,真的听到了一连串的高跟鞋声。我立马清醒了脑袋,看向了王斌,王斌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过大的反应,天花板上的声音一直都没有断过从高跟鞋声慢慢的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这声音叫的是撕心裂肺听的我是毛骨悚然。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安静了下来,周围一下子静的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的到。

王斌看了一下表,示意我可以走了,我还是惊魂未定的感觉,仿佛整个人都不是自己在控制一样,正当我们俩走到楼梯口是,吵架声传了过来,我能清楚的听到的确是504所发出的声音。我们立马冲向了504的门口,但门是上锁的,王斌立马反应过来说下去找寝室管理员过来,我点了点头,决定留下来守着。没过多久吵架声是没了,里头响起了更加激烈的打斗声,我也顾不了什么,直接撞门冲了进去…..

结果,里头的确是什么也没有,只是一间空房,不过似乎床板上躺着一个人,我走进一看,那人居然是王斌….“这怎么可能,刚刚他不是说要下楼找寝室管理员的吗?”我立马跑出了寝室,向老师报告的这件事。

经过法医的鉴定,王斌在半个月前就已死了,这消息如晴天霹雳一般打在了我的脑门上,一时间,呆坐在了楼梯上,时间再次的接近了10点钟,我不知道头脑在想些什么,本能的迈着沉重的步伐来的了五楼,我惊奇的发现六楼的通道居然没有木板封锁着了,望着那神秘的楼梯,脚步也不自觉地向前迈去,六楼跟其他楼层也一样,只是所有的墙壁都格外的白,像是刚刚粉刷过的一样,楼道里漆黑无比,连楼道里的灯都没有,不知为何感觉这里是如此的熟悉,我走向了一个寝室,604就是这个寝室,我走了进去,这回我没有害怕只是呆愣在了原地,胖子居然死在了这个寝室里,全身都是暗红色的,应该是鲜血干了的样子,我已经奔溃了,回到了寝室里,面对着陈鹏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明明王斌前两天都还在巡逻,都还在跟我们说那些恐怖的事情,法医为何会判定他是死于半个月前的。”

“你没出什么事吧?王斌从来都没干过巡逻的,一直不都是你在干吗?,在说了他和胖子都失踪半个多月了那些你所说的什么六楼的高跟鞋声,什么凄厉的惨叫声啊,还不都是你告诉我的。。”陈鹏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我的头脑再一次的陷入了混乱,仿佛这整个世界都在骗我一样。

画面开始在我眼前跳转,我与王斌不知为了何事吵了起来,我们没过多久就扭打了起来,在推打的过程中,王斌的后脑勺不小心撞到了铁桌的尖脚上,血液瞬间就流了出来,就在此时胖子走了进来看到了这一幕,我本想和他解释但似乎他已经误会了我,想跑出去告诉老师,出于害怕,我又拿起水果刀将胖子给活活的刺死了,此时的王斌已经是失血过多没的救了,脸色也变的煞白,而胖子就这样被我活活的刺死了。

原来我是一直在逃避,用失忆来逃避这一切的发生。我一直都在寻找着真相,却不知道自己早就沦陷在了这个谜团当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