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教学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06:3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灵异教学楼 王灿是一名高中生。他就读的学校坐落于郊区,是由一栋老旧民房改造的,整个学校就巴掌点大,连操场也没有,食堂也是由隔壁的一间民房所改建的,连上宿舍一共是三栋民房。宿舍与教学楼就隔着一
短篇鬼故事:灵异教学楼

王灿是一名高中生。他就读的学校坐落于郊区,是由一栋老旧民房改造的,整个学校就巴掌点大,连操场也没有,食堂也是由隔壁的一间民房所改建的,连上宿舍一共是三栋民房。宿舍与教学楼就隔着一条小巷子,正对着。学校不仅小而且很破,许多教室的墙壁都有裂缝,只是不明显,所以大家都没怎么在意。以前听说,校长将居民房买来后为了省钱,只是在外边重新刷了一层油漆,其内部结构还是原来那破损不堪的居民房材料。之所以来这学校就因为离家近,周末回去也方便。读职业学校的他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而是一直关注着一个叫小玲的女生。

小玲是隔壁班的一位班花,全校有许多人都在追她,但她都没有接受。长得是乖巧可爱的,学习又出众。但似乎就像上天安排的一样,一个长得漂亮学习好的班花偏偏喜欢上了不爱学习的王灿,两人很快就成为了情侣。只要除去了上课与睡觉的时间,他们几乎都腻在一起,几乎忘记了学校还有其他学生的存在。眼见着三个月过去了,有一天晚自习结束,王灿收到小玲的一条短信:我马上就来找你,你在教室等我。

王灿很高兴,他一直在教室等小玲。同学们陆续都回寝室去了。王灿有些着急,他想打个电话给小玲,却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关机了。他耐着性子一直等到十点熄灯之后,教室里黑糊糊的,课桌的抽屉深处更是透露出一种不同寻常的漆黑,王灿感觉自己的四周空气冷冰冰的,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不能在等了,他走出教室,突然听到一阵阵分辨不出方位的哭泣声,异常幽怨,很像恐怖电影中的女鬼的哭泣声,王灿脑海中浮现了一些女鬼的形象,吓得双腿有些发软。他顾不得是哪里传来的哭泣声,快步走回寝室。

呼,王灿长吁一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路上还以为会碰到女鬼,提心吊胆的。看来真的是恐怖电影看多了。

隔天发生了一件怪事,小玲不见了!他去教室找她没找到,问她的同学都说不认识小玲这个人。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着急。他准备打电话给小玲,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里根本没有存小玲这个人,连昨晚的那条短信也不翼而飞了。

王灿感到莫名的害怕,冷汗从他的后背不断渗出,他拿着手机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打颤,他楞了一会,抬头一看,发现自己已经坐在教室里了,老师也正在讲课。而他手里还拿着手机,他清醒过来赶紧收起手机。自己这是怎么了,王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下课后,他发现学校周围开来了几辆挖土机,他觉得很奇怪,周围并没有什么建筑要拆或者要新建。但他无暇顾忌这些,他一心想找到小玲。

王灿几乎找遍了整座学校都没有发现小玲的踪影,小玲也一直没有出现,王灿开始整天六神无主,失魂落魄,他的脸色苍白如纸,眼窝深陷,瞳孔扩散,身体状况变得很差。同寝室的陈浩发现了王灿怪异的举动就对其说道:“王灿你最近怎么了?感觉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很累,透不过气来,再加上小玲,小玲突然就不见了。最近怎么这么倒霉。”王灿坐在自己的床位上捂着头说道。

“小玲是谁?”陈浩坐了起来,似乎从来就没听过这个人。

“还能是谁,就是隔壁班的小玲阿,我的女朋友啊。”王灿有点激动。

“隔壁班是汽修班啊,好像没有女生的啊。”

“什么?怎么可能,你开玩笑吧。那这三个月我都跟谁在一起,你没有看到这三个月我身边的那个女生吗?她就是小玲啊。”王灿不相信陈浩所说的。干热的空气随着电风扇的转动慢慢的散了开来,陈浩脸色平静,双眼盯着王灿,他轻轻的说道:“王灿,你会不会是生病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这三个月以来我时不时的看你在自言自语,甚至去食堂的时候还会点上两份菜。我还以为你饭量大呢。小玲?小玲不会是你幻想出来的人吧。”

“不可能!”王灿睁大了眼睛看着陈浩,一切都显得那么不自然,不和谐,自己怎么可能幻想出一个人呢。可是,隔壁班的人确实说不认识小玲这个人。难道我真的生病了,精神分裂了?

陈浩表示自己很无奈,摇了摇头后又躺了下去道:“不信你自己去隔壁班问问,有没有一个叫小玲的女生。”随后用手指了指对面的教学楼,然后双手放在脑后对着天花板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自己好好想想,这三个月有没有第三个人参与了你们的事。你见过小玲身边有同学或者朋友吗?”

经陈浩这么一说王灿也开始反思了起来,似乎真的是没有第三个人跟他们共同在一起过。

“难道小玲真的是不存在的吗?我到底是怎么了。”王灿心里想着,头转向了一旁的教学楼。王灿所在的寝室是在四楼,而他们所在的教室也正好是四楼,所以他正好能看到自己的教室以及小玲的教室。现在正处于午休期间,教学楼里没几个人在,大部分人都待在寝室。望着这破旧的教学楼,王灿进入了无限的遐想。

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开始上课了,自己也不知怎么地就已经坐在教室里了,周围都是同学传来的朗朗的读书声。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王灿决定在确认一次,他迫不及待的走进了隔壁的教室,但似乎一切是那么的陌生,放眼望去全是男生。他走向了一位邻近的男生认真的缓慢的问道;“同学,班级上有没有一位叫小玲的女生。小玲。”他说了两次小玲的名字。

那位同学低着个头,长长的刘海已经挡住了他的眼睛,头也没有抬的就回答道:“没有。”虽然声音很轻,但在王灿耳里是那样的清晰,这下他真的楞了,原本以为只是同寝的跟自己开玩笑,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不知不觉王灿又已经在寝室了。天色开始变暗了,这时的教学楼活看上去就像一座坟场,无比的寂静。伴随着晚自习的铃声,教学楼的灯光才渐渐变亮,但看上去还是那样的死寂。晚上陈浩帮王灿请了个假,让他在寝室里好好休息休息。王灿也想着自己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这一切或许都是因为自己太累出现的幻觉又或许是只是一个梦,睡醒就会没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灿也开始淡忘了这件事,小玲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一切又恢复了正常。那一切仿佛就像一个噩梦,梦醒后的王灿在周二的体育课篮球对战赛上还表现的过于勇猛,撞到了陈浩,致使陈浩断了一只右手臂,王灿就有点过意不去,每天都照顾着陈浩,就在事发的第三天晚上,王灿帮陈浩倒水回来时,偶然的发现陈浩在寝室居然用受伤的右臂在拿东西。这才受伤三天居然就可以拿东西了,王灿有点不解,但还是气愤的走进去说道:“好小子啊,居然装病蒙我。”

“这个….”陈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站在一旁笑,但那个笑容有些诡异,就像有人扯着他的嘴角往上扬。王灿觉得有些奇怪。

就在王灿不经意的将头扭向一边时,发现教学楼居然出现了小玲的身影,因为天色较暗加上有些远,王灿并没有看清,但他觉得那就是小玲。他也没顾什么,一下子冲了出去,一口气就跑到了教室,还没来得急喘气就找起了小玲,但却没发现任何踪迹。他转头看向四周,没有任何一个人,就连平常的巡逻老师在今晚也不见踪影。突然他听到走廊尽头处的校长室传出一些声音,他悄悄的走到门口,门关着,但里面传出校长的声音:“只要你肯,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

“不,我要走了。”

是小玲的声音。王灿猛然醒悟。他想将门打开,可是门已经被锁了。他听见小玲呼喊救命的声音,还有校长那猥琐的笑声。王灿拼命撞门,可惜怎么都打不开。

正在这时,有人突然拍了拍王灿的肩膀,他转头一看,居然是小玲。此刻只有微弱的月光为大地带来微微光亮,小玲的脸上也染上了一层月色,显得病态的白。

“小玲,你,你,你不是在里面吗?”

小玲的声音变得很奇怪,就像使劲从喉咙里挤压出来似的。“你不是已经把我忘了吗?”

“没有,我要是忘记你了,现在又怎么会在这里,我拼命在找你啊。只是没有人认识你,我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玲笑了起来,她的嘴唇特别殷红,就像刚喝过血一样。王灿有些害怕。

“也许以前你该怕我,但现在你不用害怕。因为你也已经死了,大家都死了。”

王灿睁大双眼,不敢相信,他认为小玲疯了。

小玲看了一眼他,继续说道:“校长室里发生的是两年前发生的,那里面就是我,后来我自杀了,但我一直在学校里游荡,以鬼的形式。后来我遇见了你,我让你可以看见我,跟你谈恋爱,但之后我认为这不是长久之计,于是离开了。这就是大家都不认识我的原因。我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了。”

王灿听了,只觉得胃里一阵阵抽搐,有想吐的迹象。但他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用害怕,你也已经是死人了,你难道没有照镜子看看自己吗?这座学校在几天前就已经坍塌了,又是那个人,他为了省钱,只是修了修表面。但他自己也死了,被坍塌下来的石头砸死了。”

“我……不可能的……那这几天我依然有在上课啊。”

“因为你们都是在睡梦中被砸死的,所以没有意识到,你寝室的陈浩也是一样,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你不觉得自己上一秒在上课,下一秒便是在寝室了吗?你已经死了,现在的你是鬼。”

“还不相信吗?我让你看看真相,小玲带着王灿走出了学校,王灿一回头,发现学校已经坍塌了,几辆挖土机停在路旁,石砖中有许多血迹。

“你的尸体在那。”

王灿茫然的看去,发现自己的身上有一块巨石,正好压在自己胸上,而头颅早已被另一块石头砸穿。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王灿流出泪水,他怎么也想不到真相居然会这样,自己原来已经死了。

小玲在王灿身旁看着这一切,这一片废墟下还有多少冤魂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死去。这里注定要变成犹如地狱一般的存在。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