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扣之柳树传情(上)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01:4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胭脂扣之柳树传情(上) 第一章 上吊的女人 “连就连,你我相约一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短篇鬼故事:胭脂扣之柳树传情(上)

第一章 上吊的女人

“连就连,你我相约一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一个女人幽怨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森林之中,那女人穿着一身艳红的衣裳,像是用人血染就的似得。

她面带悲伤的看着眼前的一棵树:“你也曾经那么爱我,如今却爱上了别的女人•••”她的声音回荡在这漆黑的夜空之中,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荒凉。仿佛是一把尖锐的刀,每一下都可以让人感到疼痛。

女人在一棵柳树上打了一个绳结,然后把自己的脖子伸了进去。她,是在上吊。

“连就连,你我相约一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歌声一毕,她便一咬牙,狠心一吊,将自己死死的吊在那颗柳树之上。

“额•••”女人挣扎了几下便断了气。只是兀自在夜空中摇摆,就像是孤独的钟表一般。

突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颗柳树竟然开始在吞噬起这个女人!慢慢的,女人的整个身子都被柳树给“吃”了进去。

接着,那颗柳树上慢慢的浮现了一张女人的脸。那是一张及清秀端丽的脸,却又不是刚才那个女人的脸。

那张脸看着满天的星子阴冷冷的说:“那些贱人都会不得好死····”

苏全和自己新婚的妻子幸福的躺在自家的床上,看着两人的结婚照。这是苏全的第二次结婚,结婚的对象就是他之前的小三。

他看着美丽的娇妻,想着之前那个又老又残的女人,不禁觉得自己做了全世界最聪明的决定。

忽然,他莫名的想到了那个女人的一句话:和你离婚我就去死。想着想着,他的脸上就浮现了一丝笑容。世上哪里会有这么笨的人,真的因为离婚而去死。

“老公,我先去个厕所。”他的娇妻向绾娇羞的说道。

看着爱妻的背影,所有的思想全都抛诸脑后。有的只是爱妻那柔软无骨的身子,如何完美的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过了好一会啊,向绾仍旧没有出来。苏全有点不耐烦了,便想到厕所去催催她。却只见向绾背对着苏全,一言不发的呆站着。

“你在干嘛呢?”苏全拍了一下向绾的背。向绾立马回过头来,却只见她本是美丽眼睛的地方只留下了两个血窟窿!

“啊••••”苏全吓得浑身发软,一声尖叫,一滩温热的尿便从他的裆部流到了地上。

“连就连,你我相约一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向绾说着举起了自己的眼珠,然后又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把那眼珠吃到了自己的肚子里面。

“咯咯咯。”她像是在咀嚼人间的珍馐一般的咀嚼起了自己的眼珠,而当她把眼珠吞入肚子里面之后。她那本是血窟窿的眼眶里,竟然生出了许许多多的柳枝来。

那些柳枝死死的缠着苏全和向绾的脖子,然后又蔓延上了天花板。

渐渐的,苏全就停止了挣扎。而那些柳枝也像完成了任务一般的回到了向绾的眼眶里面•••

林飞看着这两具尸体百思不得其解,他实在想不出到底他们是怎么死的。经过法医的检查,他们都是死于上吊。

但是现在的天花板哪里还有横梁,又怎么可能上吊?

就在林飞思考之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你们让我进去,我和你们林队是好朋友。”

是姬荣的声音,林飞好奇姬荣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但他仍旧摆了摆手,示意让他进来。

一见到这两具尸体,姬荣就不自禁的流出了两行眼泪来:“好熟悉的感觉,是你么?”

林飞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赶忙摸摸他的额头:“你没事吧。”

“没事,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姬荣一脸愧疚的说道:“不知为何,我最近总是在做一个梦。是那个梦指引我过来的。”

第二章 前世今生

姬荣的梦仿佛是他的前生,那是一段十分凄美的爱情故事••••

“你来抓我啊,来抓我啊。”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带着一脸稚嫩的笑容看着一个少年说道。

那少女有着一张绝美的容颜,而那少年也是英俊非凡。

“小惠,你小心点啊,不要摔倒了。”少年看着那少女笑着说道。

少年的名字叫做石默凡,是村中最英俊的男儿。而少女的名字叫做方小惠,是村中最美丽的姑娘。

少女一个不小心差点跌落在地,少年眼疾手快的一把把她抱入怀中。顿时,两人的脸都红了。

“我•••我娶你做我妻子,好不好?”石默凡说完便把头转过一边,不再说话。而方小惠的脸也像是熟透了的柿子一般。

只可惜誓言最终还是破灭了。

就在一天,村长前来提亲,为了他的儿子。其目的正是迎娶方小惠。

无奈当年婚姻大事皆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故而一个阴天,方小惠穿着一身的红衣嫁给了村长的儿子。

“连就连,你我相约一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方小惠在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唱着这首歌,穿着一身的红衣,画着一脸的浓妆,在一棵柳树上上吊了••••

“好凄美的故事啊。”员警小车不禁插嘴道。

“这故事的前半部分的确十分的凄美,可后半部分却是无比的惊悚!”姬荣仿佛不敢回忆那个梦,似乎那是他一生的梦魇。

当石默凡得知方小惠的死讯后,便心灰意冷的离开了那个村子。而之后那个村子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三章 村长儿子的死

村长的儿子叫做赵大庭,是个整天无所事事的混混。虽说他喜欢方小惠,可却也不是痴情之人。所以对于方小惠的死也不是十分的上心。

这天他又去赌场赌钱,也仍旧是输的精干。正在他心情不爽之际,忽然看到一个人影。远远看去像是一个女人的人影。

顿时他就起了色心,这都说赌场失意,情场得意。看来他是要走桃花运了。

“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个地方啊?”赵大庭色眯眯的看着那个女人。借着下玄月他总算是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长相。一张标准的鹅蛋脸,柳叶眉,樱桃口,实在是难得的美人。

“我脚崴了,只能在这里休息。公子一看就是好心人,可否送我回去?”

赵大庭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二话不说的背起那个女子就往前走。然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死亡正在一步步的逼近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姑娘。”赵大庭一边说着一边还不老实的伸着盐猪手。

而那个女子却好像不在意似的,仍旧是娇羞的说道:“我就做蕙蜎蜎。”

“哦,真是好名字啊,对了,蜎蜎姑娘,你家到底住在哪里啊?”

“我家啊,就快到了。”蕙蜎蜎仍旧是娇羞的说道。而此刻赵大庭的心却开始慌了起来,因为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当时方小惠自杀的地方!

“蜎蜎姑娘,还要多久啊?”他开始越来越心慌了,此时月亮也渐渐的隐没消失在了一片黑云的后面。

“就是那里啊。”蕙蜎蜎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的幽怨了起来,就像是来自地狱一般。

突然,赵大庭感到自己背着的蕙蜎蜎开始越来越重、越来越重,仿佛他背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颗树一样。

“怎么•••”

“怎么我很重,是吗?”蕙蜎蜎突然出现在了赵大庭的眼前。

“你•••你••••你到底是谁?”赵大庭此刻才发现自己背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颗柳树。此刻柳树的柳枝正死死的纠缠着他,把他绑的紧紧的。

“现在你是不是就认识我了?”蕙蜎蜎突然一变,变成了方小惠的样子。

顿时赵大庭明白了,原来蕙蜎蜎就是方小惠!

“你想干嘛?放开我。”赵大庭的呼喊此刻显得是多么的微不足道,而此刻方小惠的样子又是多么的狰狞可怖。

她一步一步的靠近赵大庭,带着诡异的笑容说道:“是你拆散了我们的,是你害死我的,我要你去死。”她每走一步身后就伸出一根柳枝,那些柳枝渐渐的纠缠着赵大庭。越缠越紧,越缠越紧••••

她看着死去的赵大庭的尸体不禁放声大笑,而笑着笑着,她的眼中又滑落了一滴泪。

第二天,众人发现浑身赤裸的赵大庭被人挂在一颗柳树上。被解下来后,他竟立马开始分崩离析了起来。当他的皮肉一点一点脱落后,众人发现他的那颗心脏竟然不见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