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教室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2 00:5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血色教室 4月11日晚,高三(4)班。 同学们仍如往常一般,正常自习,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短篇鬼故事:血色教室

4月11日晚,高三(4)班。

同学们仍如往常一般,正常自习,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确实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不过是每个人都维护了自己心中所认为的公平。

晚上8点整,不知为何,今晚的夜色特别浓,像是化不开的墨。

教室鸦雀无声,安静到,可以听到前方时钟的滴答声。

赵西文心中却很乱,完全静不下心来学习。她抬起头环顾四周,只见同学们正在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埋头学习,像行尸一般,疯狂地撕咬知识的血肉。

教室紧闭的后门悄然无声地开了,一个人慢慢走了进来。没有人注意到,但是分心的赵西文注意到了。

那人穿着白色的亚麻及踝长裙,低着头,长长的头发垂在胸前,看不清模样。

但,那分明就是谭琴韵!

怎么会?赵西文的大脑一片混沌。

突然起风了。夏天温热的风吹到身上,她却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个人定定站在教室后面,缓缓抬起了头。

赵西文不敢再看下去,她希望这是幻觉。但是她的头扭不动,身体僵住了!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孩将头抬起。

之前可能还会心存疑虑,但此刻,她完全惊住了,心脏像是突然堵住一块大石头,又硬又疼,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是那张熟悉的脸!苍白的脸颊,淡淡的眉毛,细长的眼睛。此刻她目光空洞,望向赵西文。

突然,她那张圆圆的又略带稚气的脸笑了起来,带着咯咯的声音,朝着赵西文走了过来。

赵西文用力将头扭转了回来。冷汗涔涔,不敢望向背后。

这是幻觉,一定是幻觉。她不会回来的,即使回来了,为什么她笑得那样大声,也没有其他同学发现?

可是愧疚感和恐怖感让她如芒在背。身后的那个人肯定就是谭琴韵,她正在直直地朝她走来。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发出骨架咯吱的声响,就像那天一样,咯吱咯吱的闷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西文感觉那种走路的声音停止了。她侥幸地稍稍转头,却猛然发现一张人脸正紧紧贴在她的耳侧!

还是刚刚看到的那张脸,只不过此刻这张脸上开始流满了鲜血,眼睛,鼻子,耳朵,嘴巴。

啊!赵西文吓得尖叫出声。

她疯了似地抓向同桌,拼命喊着:有鬼,有鬼!

整个教室的平静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叫喊打破了,一时哗然。

大家不明所以地看向赵西文这边。

同桌厌恶地甩了甩手,质问道:赵西文,发什么神经啊,你不学习我们还要学习呢!

赵西文语无伦次地说道:有鬼啊,真的,有鬼啊……

明明此时谭琴韵就站在她身侧,为什么同学们却都看不到她。她还在笑啊,咯咯地笑啊。

教室里没有一个人打算过来理会赵西文的无聊闹剧,只想着她什么时候能停下来,他们好安静学习。

赵西文看到谭琴韵对她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诡异又意味深长的笑,和那天的一样,让人脊背发凉。

她好像听到谭琴韵在说,西文,你知道没用的。不然,我怎么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呵呵,呵呵……

她拼命摇了摇头,乞求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谭琴韵对着她戚戚笑着,慢慢将手伸过来,马上就要够到她的脖子了。

赵西文心里害怕,但是求生意识让她再次扑向了同桌。

她马上就要高考了,马上就要解放了,她,不想死!

当她欣喜若狂地抓住同桌的手时,同桌缓缓转过了脸,却是谭琴韵那张还在流着血的脸!

“她”在冷冷地对她说:你想干什么?

她急忙放开同桌,跳出谭琴韵的范围,向班上其他同学呼救。

可是她目光所及的每个人都是同一张脸!

谭琴韵的脸,或鄙夷,或莫名,或愤怒,或担忧。也和那天一模一样。

谭琴韵慢慢地走向她。

她的脑子一片混乱,已经分不出哪个才是真的谭琴韵。她一步一步往后退,随手抓住课桌上的书本就扔了出去。

嘴里大叫着: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过来,不是我的错,不是!

身边的人开始全部往她靠拢,整个班级的“谭琴韵”将她围住。嘈杂混乱,那无数张嘴巴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她听不清。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死掉。谭琴韵马上就要杀死自己。

我要活!

赵西文这么想着,双手在身旁的课桌上搜索着,拿起什么,就朝“谭琴韵”扔过去。

突然,她的右手摸到了一个条形的东西,那是一把刀!不知道是谁的水果刀。

她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因为身边的“谭琴韵”已经开始将手伸向了她,要将她捉住。

她迅速将刀鞘拔出,锋利的刀刃就向最近的一个“谭琴韵”捅去!

她把刀子扎在了那个人的小腹上,鲜血汩汩流出。

她看到那张脸痛苦地皱在了一起,惊慌地将刀子拔出。

可是周围的人,更加躁动了,他们似乎更加要将她捉住,撕碎。

她完全失控了,将手中的刀子胡乱挥动,刺中一个,又一个。

周围的人散开又围拢。

她终于失去了力气,他们抓住了她,将她牢牢箍住,不得动弹。

她看到课桌上四溅的鲜红血迹,和教室里混乱的惊恐人群。渐渐清明,倒在地上的,惊声尖叫的,按住自己的,全部是班上的同学!

那谭琴韵在哪?

她惊恐地扫视了一圈,却看到谭琴韵站在最外围,七窍流血,咧开嘴静静地笑着。

赵西文绝望地摇了摇头,嘴里止不住地说:谭琴韵,谭琴韵,有鬼,有鬼……

周围的人这次听得清楚,她分明是说了谭琴韵这个名字。

皆是脸色惨白。这个名字将他们从紧张无杂念的学习拉到了恐怖又愧疚的回忆当中。

******************

十天前,高三模拟考成绩公布。谭琴韵班级第二。

平日里谭琴韵的成绩顶多刚好进前十五,这次最接近高考难度的模拟考,她居然排在了班级第二!

更巧的是,她的考试座位刚好在这次取得第一名的同学后面。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造谣,到后来全班同学跟风,纷纷猜测谭琴韵是抄袭。先是背地讨论,再是明面呛声,最后开始公然排挤。

考试抄袭放在平时,没有学生会把它当一回事。可是,现在是关乎水平摸底和学生信心的模拟考。模拟考的时候抄袭,就是对全年级同学的不公平。

于是全班都在有意无意,有声无声地讨伐她的“不道德举动”。

谭琴韵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生,平日里温顺柔弱。可是七天前,她终于受不了这种平白无故的冤枉和污蔑。

这天第二节课课间,又有两个在这次模拟考中没有发挥好的同学酸了她几句:谭琴韵,你抄的时候怎么不抄得聪明点,偏偏抄个第二名,这下,露馅了吧,啧……

这几句直白的话语,加上郁积了几天的气愤,使她冲上了讲台,拿起尺子震得桌面拍拍响。

全班同学都停下手头的学习望向她,或冷漠,或疑惑。

我郑重说明,我这次模拟考不是抄的。我没有抄袭任何人的,我是自己努力取得的成绩!

谭琴韵哽咽着说道,坚定又无助的目光望向了赵西文,她同一个宿舍的朋友。

西文,你可以跟大家说,我不是抄的对不对?你知道我这段时间有多努力对不对?

赵西文愣愣地张了张嘴,却没发声。

她当然知道谭琴韵的努力。

考前两周,谭琴韵连水都很少喝,生怕上厕所会占用她宝贵的学习时间;晚上熄灯后更是一个人在厕所里站着温书,一直到凌晨两三点;早上又是最早一个起床的。

可是,就算她知道她这么努力又能说明什么?她的进步怎么会这么快呢?老师都说这次考试的难度比较大不是吗?

看见赵西文的缄默,谭琴韵满脸失望。

她望向周围的同学,面上各式各样的表情,不屑,厌恶,漠视,可怜,同情。唯独没有相信。

那一刻,她感觉天地都昏暗了。自己辛辛苦苦取得的成绩,要被这样子怀疑,要被这样子挤兑,呵呵。她好像魔障了一般,突然冲到窗前,翻身就坐在了窗架上。

她对着赵西文和全班的同学摇了摇头,露出一个诡异又意味深长的笑,幽幽说道:我没有抄袭,我没有,为什么不相信我,我现在就向你们证明!我没有抄袭!

说完身子就往窗户外边倾去。

众人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听到楼下一声闷响,接着是哗然惊呼。

赵西文没来得及去拉住她。但是她仿佛听到了谭琴韵落地那一下所发出的骨骼咯吱的闷响。

她在众人的拥挤下,移到窗前。

四楼下方的水泥地上,谭琴韵长长的头发覆盖在脸上,却遮掩不住头上四处蔓延的血液。一身白色的亚麻连衣裙此刻也被沾上点点血花,安静地包裹着她骨折破碎的身躯。

谭琴韵用死亡证明了她的清白。

事后,学校以学生学业压力大为理由善后,并在校内大肆开展考前心理辅导,不过四五天的时间,学习氛围紧张的高三年级,甚至是高三(4)班,当将这件事情暂时抛下了。

每个人仍旧在争分夺秒地学习。准备下一次模拟考。准备最终的高考。

他们似乎忘记了,几天前还有一个被众人排挤的谭琴韵,一个已经死掉的谭琴韵。

******************

七天后,谭琴韵的头七。

她回来了,带着不甘心。

于是高三(4)班的教室里便上演了这样的一场戏。

赵西文被初步诊断精神状况出现问题,暂时住进了医院等待进一步观察。被刺伤的几个同学除了失血过多,没有大碍。

可是,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吗?或许会的,至少表面上会。但是想必他们的内心再不可能平静安详。毕竟,经此一事,他们或许会明白自己就是间接害死谭琴韵的凶手。

因为说得好听点,他们有意无意,有声无声的谴责与不相信,旨在维护考试的公平。可是他们内心真正在意的其实是谭琴韵抄袭并取得了好成绩吧。倘若她并没有取的好成绩呢,那么再怎么抄袭都是无所谓的吧。

谭琴韵用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么到底,谁应该为此赎罪?

或许班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负责。

因为哪怕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我相信你,而不是冷漠相对,她也不至于跳下去。

作者寄语:冷暴力和不信任,同样可怕。有时候自以为是的公平,不过是内心因为利益受损而生的幌子。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